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Sorry, your browser doesn't support Java(tm).

 

一、不速之客

  「珈珈,有件事跟妳商量一下?」歡愛過後的丈夫,從平躺的休息姿勢翻轉
側身,表情有些嚴肅的問著。

  「幹麻呀!一付鄭重其事的樣子。」看著丈夫的神情,我覺得有些好笑。

  「中午我在公司接到大哥的電話,他說……」一向說話乾脆的丈夫,變得拖
泥帶水。

  「大哥說什麼?」

  「算了,我再跟大哥說吧!」他又把身子躺平了,自個把話又吞了回去。

  「到底什麼事啊!跟我說說嘛!」他倒是算了,可我卻是一顆心懸著了。

  「大哥說想讓靖堯來我們這住一陣子。」終究是按耐不住。

  「啊!」難怪他吞吞吐吐了,這可是關係到我們生活素質的事呢!

  「我就知道妳不會同意的,當我沒提吧!明天我找個理由回絕大哥吧!」

  「我沒說不答應啊!」但也沒答應,總要有時間讓我考慮一下吧!

  「那……妳的意思是?」掩飾不住的興奮在他眼中蔓延。

  「大哥從小就照顧你,這點小事都辦不到,還怎麼做你的媳婦啊!」

  「我就知道妳是我的好老婆。」丈夫轉過身摟著我,再一次揉進他的懷裡,
不安分的手又開始撫摸我的身體。

  不過就是答應幫大哥的忙,也值得他那麼高興,有時候覺得男人其實也很容
易滿足的。

          ※      ※      ※

  康靖堯是我大伯的長子,今年剛從部隊退伍,從小在東部長大,大學念的也
是東部的大學,準備到北部來求職,正好他的叔叔、我老公──康仲耿,在大台
北地區有一棟不小的房子,家裡的空房間還夠容納得下一個二十四歲的大男孩。

  傍晚,下班後,我和仲耿一塊到火車站去接這個姪子。

  「好些年沒見到阿堯了,不知道變成怎樣了?」我好奇的想像著。第一次見
到這個男孩是在我結婚那一天,後來有機會回東部時,他都剛好不在家,也沒碰
到面,他長什麼模樣我都不記得了。

  「還不是老樣,安靜的很,不怎麼說話,有點孤僻。」仲耿隨口說了幾個形
容詞。

  「啊!會不會有自閉症啊!那很難相處吧!」現在擔心會不會太晚了。

  「還好吧!」男人似乎永遠不會為這種事而擔憂。

  到了車站,遠遠的就看見一個個子高高的、留著平頭、皮膚黝黑的大男生,
提著一大包行李,站在火車站前的階梯上,眺望著遠方,直覺告訴我,他就是康
靖堯。

  仲耿讓我在車上等著,獨自一個人向那個大男孩走了過去,男孩的臉上露出
了靦腆的笑容,兩個人?了行李掙扎半?,最後還是由男孩提著他的行李跟著仲耿
向車子走來。

  看他們走了過來,我也開門下車。

  「嬸嬸妳好。」男孩很有禮貌的向我問好。

  「你就是阿堯啊!長這麼高了,要是走在路上我都認不出來了。」雖然記憶
中的他已經不復清晰,但是跟眼前這個至少有一米八的男孩出入肯定很大的。

  「上車吧!回家再聊。」擺放好行李,仲耿催促著我們上車。

          ※      ※      ※

  我把靖堯安排在書房隔壁的客房,和我的臥房的距離比較遠,這樣我就不用
擔心晚上會傳出什麼聲音讓他聽到了。

  家裡多了一個人,有時候還真的很不方便,比如不能在客廳吃老公的豆腐,
不能穿著睡衣或光著身子就在客廳裡走來走去,不能……禁忌越來越多,但這些
都在靖堯的體貼中化解了。

  沒想到這麼大個的男孩子心思相當細膩,每當我在做菜時,他都會在旁邊當
我的助手,雖然話不多,卻反有種心有靈犀的感覺,好像我想要什麼東西,還沒
說出口,東西已經到我手上了。

  我炒菜的空檔,餐桌已經擦拭乾淨,碗筷也備妥,每炒完一道菜,他總會及
時從我手裡接過剛乘好菜的盤子,迅速的端到餐桌上,然後趕過來幫我洗鍋子。

  偶爾調味時稍有個失手,讓菜變鹹或太淡,他也是把菜吃的一乾二淨,有時
真懷疑他是不是沒有味覺。

  吃完飯後,他二話不說收拾起桌上的餐盤碗筷,當然也順便洗乾淨了。餐後
,還會切好一盤水果,泡上一壺清茶。

  看著他輾轉忙碌的身影,就是再多的不便也因為他的勤勞體貼而消失無蹤。

  這麼好的男人,將來誰要嫁給他,一定是幸福的。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