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Sorry, your browser doesn't support Java(tm).

 

二、家有煮夫

  靖堯找了一陣子工作,期間也換了幾個,但總是不長久,正好仲耿的公司裡
有個缺把他給安排進去了。

  我想這也是值得高興的事,於是和仲耿商量到外頭吃飯慶祝,但靖堯居然提
議由他下廚來款待我們夫妻倆。

  好一個居家男人,平常都是我的助手,今天他讓我在客廳休息看電視,只要
給他二個小時,就會有一桌佳餚,我們夫妻倆半信半疑的坐在客廳裡拭目以待。

  「沒想到阿堯這麼能幹,居然還會燒菜!」偎在老公的懷裡,隨意的轉動遙
控器,仔細聆聽著廚房裡的聲響,嗅著傳來的陣陣煎魚香,更是感到飢腸轆轆。

  「是啊!但不知道能不能吃就是了。」仲耿看著電視說著風涼話。

  「沒信心啊!」

  仲耿老實的搖搖頭,轉過頭來,睜大了那雙有著濃眉的大眼,表情頗嚴肅的
問著我:「妳覺得我炒的菜如何?」

  「你有炒過菜嗎?」好像搜尋不到這樣的記憶。

  「有啊!」仲耿大聲的抗議,那股嚴肅的勁也消失無蹤,「你忘了上回個月
妳感冒我還炒了一個蛋炒飯給妳吃。」他很認真的舉證,表情煞是可愛。

  「你是說那個焦黑的炒飯嗎?」那我可有印象了。

  「唉!」仲耿嘆口氣,撇過頭,繼續看電視。

  「怎麼了?生氣了呀!」我最怕他突然沉默了,該不是傷到他的自尊了吧!
難得一回下廚竟是如此結果,他已經很氣餒了,我還落井下石,真是不應該呀!

  還是不說話?

  我蹭了蹭他的手臂,「喂!不是這麼小氣吧!」繼續磨蹭他的臉頰,撒嬌著
說:「嗯?」他還是面無表情,雙眼直視電視。我的餘光掃了一眼畫面,難怪不
理我了,去,電視正在轉播球賽。

  「靠!這麼那麼笨,連這種球都接不到。」

  突然一聲震耳欲聾的叫罵聲轟了出來,這個球痴,搖搖頭,我還是來去看看
靖堯需不需要幫手吧!我不希望晚餐沒著落啊!

          ※      ※      ※

  越走近廚房,香味越來越濃,胃腸已經蠢蠢欲動。

  「好香喔!炒些什麼好料啊?」我看著穿著圍裙的大男生忙碌的在廚房裡穿
梭著。頭一回看到男人穿著圍裙一副很賢慧的模樣,心裡有一種很溫馨的感覺,
如果是換成我家的大老爺,那肯定更有意思。

  「再等一會就好了。」靖堯正把煎好的魚盛進盤子裡,那是一條色澤金黃的
黃魚,魚身並未裹上麵粉去炸卻仍保持完整,這功力真是讓我自嘆弗如。我曾經
試過直接將魚入鍋油煎,可那下場絕對是慘不忍賭。

  「你居然把魚煎的那麼漂亮!」讚美的話脫口而出。

  「很簡單的,只要……」靖堯耐心的告訴我煎魚的要領,而這同時他不但完
成了糖醋魚,連帶一盤滑嫩順口的青椒牛肉也起鍋了。

  「原來這麼簡單啊!害我每次都要裹上一層厚厚的粉,才改下鍋煎呢。」

  「嬸嬸下回可以試試看。」靖堯端起兩盤佳餚旋過身子,那臉上掛著笑容,
甜蜜至極。這樣形容男生的笑容或許不太適當,但我就是這種感覺,那笑容像蜜
糖似的,不知道是不是餓昏了,突然好想咬他一口。

  這孩子平常都會衝過來幫我洗鍋子,趁他端盤子到餐廳之際,我也來幫他洗
洗鍋,拿起鍋子放到水槽中,正打算開水龍頭,突然一個急促的腳步聲,向廚房
急奔而來。

  「我來就好了。」靖堯從我手裡將鍋子取走,在水流聲中,快速地將鍋子清
洗好,第三道菜接著下鍋。

  「需要不需要我幫忙啊!」突然感覺自己像個廢物,平常靖堯根本不需要詢
問,就知道我需要什麼,可是我眼看著他移動著身影,卻不知道他需要什麼。事
實上,在我還在客廳的那段時間裡,他已經把材料都準備妥當,一盤盤裝好,只
等最後一道手續。

  「嬸嬸,妳去休息,好了我再叫你們。」靖堯專心的翻炒著鍋裡的雞塊,已
無暇回頭看我,我就聽話的回客廳裡去休息吧!

          ※      ※      ※

  「怎麼樣?督察的如何呀?」

  我說怎麼有空理我呢?現在是廣告時間。

  「靖堯不當廚師真是太可惜了,我看圓山的大廚手藝都沒他好呢?」

  「是嗎?妳吃過圓山飯店的菜了?」仲耿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根本是覺得
我形容的太誇張了。

  我吸了吸鼻子,把從廚房裡溢出的香氣全吸進來,「你看這三杯雞的味道,
這麻油的香味伴著九層塔的清香,哇!我口水都快流出來。」

  「不是快,是已經流出來了。」說著,仲耿還真遞了一張面紙到我嘴邊,替
我擦拭口水。

  「討厭啦!」好尷尬,居然真的流出口水來,「你不要跟靖堯講喔!很丟臉
的。」

  「怎麼可以不說呢?」

  「你敢說,我把口水流你一身,說著我把嘴湊到他的肩膀上,在他肩頭擦拭
著。

  「喂喂!妳不要弄髒我的襯衫喔!明天還要穿呢。」仲耿還真把身子給閃了
開來,就深怕我的口水會流了他一身。

  「髒鬼,穿了一天還不洗,我幫你脫下來……」

  「別──有人呢。」仲耿指指廚房的方向。

  能怎麼辦?安分點嘍!實在是有點掃興。平常這時候,仲耿的衣服早被我脫
光了,而我……,有外人在就是不方便,很多事不能太隨興。

  「叔叔、嬸嬸,吃飯了。」

  我們正襟危坐著,終於等到開飯了。

  這一餐勝過以往在外頭吃過的大小宴,好吃自然不在話下,我也對靖堯刮目
相看,要不是早已知道他唸的什麼科系,我真當他餐飲學校畢業的呢。

  「叔叔,還合您的胃口吧!」靖堯恭敬的問著仲耿。

  「真好吃。」簡單三個字,然後繼續扒飯。

  只見靖堯的臉上似乎有些失望。

  「你這人怎麼這樣,跟豬一樣,就光顧著吃,也不多誇人家幾句。」我小聲
的在仲耿耳邊提示著。

  「我用行動來證明啊!又不是拍廣告,還講究什麼說詞的,光看我添了幾碗
飯就知道了,要是不好吃,我早退場了。你說對不對?」他反問靖堯。

  想來這也是挺有道理,我們又不是美食專家,吃頓飯還要品頭論足,那多累
贅,用行動證明,不愧是我親愛的老公。看我們夫妻倆吃的津津有味,靖堯的臉
上也綻放了燦爛的笑容。

  靖堯這小子做菜做上癮了,每天一下班就往市場裡跑,然後就趕回家燒菜做
飯。我跟他說不用這麼麻煩,他卻仍然堅持,而且菜一定要買新鮮的,既然他樂
意,我也落得清閒。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