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Sorry, your browser doesn't support Java(tm).

 

三、得力助手

   「公司最近比較空閒了是嗎?怎麼每天可以按時回家?」替仲耿解下領帶,
鬆開襟口,我隨口問道。

  「這我就不得不誇獎阿堯了,自從他來當我的助理之後,真是得神之助啊!
從前那些飯桶只會吃飯,事情都做不好,可阿堯啊!真是塊人才,什麼事一到他
手上肯定是迎刃而解,自然就早下班了。」仲耿說的眉飛色舞,對靖堯可是滿意
極了。

  「看不出來這小子還真有本事,可怎麼之前老換工作呢?」靖堯這麼能幹卻
老碰釘子,確實是件怪事,我還以為他工作能力很差呢。

  「那些豬頭不識貨。」仲耿很替靖堯打抱不平,所以當公司一有空缺他立即
就把他介紹進公司,也好向我大伯有個交代。

  「適才適所,算是你慧眼識英雄了,也還好別人是豬頭,不然你哪能撿到寶
呢。」

  「是啊!我才有多的時間跟妳……」仲耿色瞇瞇的看著我,將我小手一握,
擠到牆角,噘起嘴就要親了過來。

  「臉都沒洗哪!髒兮兮的我才不要呢。」我笑著撇開臉。

  「趁阿堯在炒菜嘛!那我們來炒飯。」仲耿嘴裡說著,手已經不安分的把我
的T恤往上捲,撥開胸罩,一口就往乳頭吮下去。

  「唉呀!真是的。」難得他那麼主動,我怎好掃他興呢。也伸手去解開他的
褲頭,將早已勃起的那話兒給釋放出來,溫柔的撫摸著。

  「噢!」仲耿低吟了一聲,迫不及待的掀起我的裙子,抬起我一條大腿橫在
他的腰上,連內褲都不幫我脫,直接撥開了就把火熱的肉棒戳進已經濕漉漉的小
穴裡頭。

  「嗯∼∼真討厭,這麼粗魯。」嘴上是這麼說,身體卻是百分百的迎合著,
在他一次又一次的撞擊下,感覺到身體的顫慄。

  鈴、鈴、鈴,掃興的電話鈴聲突然響起,我們兩個人此刻整打得火熱,誰會
去理會呢,也就任由它響著,時間到了自然就斷了。

  「叔叔,電話!」阿堯的聲音從房外傳來,腳步聲也越來越近。

  逐漸接近的腳步聲讓我焦躁起來,撇頭一看,房門竟留了一個縫,可仲耿似
乎還欲罷不能,怕是連靖堯的聲音他也沒聽見,仍不斷用他的肉棒頂著我。

  「你的電話。」我說。

  「叔叔,您的電話,接了嗎?」阿堯的聲音再度響起,但腳步聲卻停止了。

  「電話呀!」看見門縫外的身影,我的心臟都快要跳出來了,阿堯已經來到
房門口了,萬一……。

  不能有萬一,於是我第一時間的反應是抬起腿試圖把房門踢上,可仲耿卻在
這時抱著我往床的方向移動,然後兩人往床上一撲,我被仲耿壓在身下,他一邊
繼續抽插,一邊接起床頭櫃上的電話。

  「喂──」

  「阿堯啊!電話已經接了,麻煩你把客廳的電話掛上。」我趕忙回應阿堯,
免得他把門一推開,那就春光外洩了。

  「好,就這樣,晚點我再給你回電,掰掰!」仲耿很快的掛上電話。

  「誰呀?這麼快就說完了。」不是急事幹嘛這時打來,既掃興又害我嚇出一
身冷汗。

  「公司同事,我說晚點給他回電。」

  「喔!」

  「我們繼續。」

  「還繼續?」

  「不然呢?半途中止很傷身的。」仲耿煞有其事的說著。

  「好嘛!那你去把門鎖起來,我怕阿堯突然跑進來。」這是我一直擔憂的。

  「好──」仲耿應了聲,暫時抽離了分身,在我聽到房門鎖上的聲音後,他
又重新的進入我的身體,依舊是那樣的堅硬火熱。

  「噢──啊──」當可能的危機都解除後,我才能安心的享受做愛的樂趣。

  正耿站立在床邊,把我的腿抬到他的肩上,強而有力的腰身不斷的挺動著,
剛猛有力的肉棒則不斷的衝撞我的子宮,一次次觸碰著我敏感的花心,引得我總
會忍不住想呻吟出來,但心底仍隱隱擔心隔牆有耳,而未能暢快的吶喊。

  「想叫就叫啊!憋著難受。」仲耿斯乎看穿了我,居然開口引誘我。

  「不要啦!隔牆有耳。」

  「抽油煙機的聲音那麼大,哪聽得到啊!除非妳叫的比那還大聲。」說罷,
他很刻意的把肉棒抽離,在我感到一陣空虛時,突然一個用猛的插入。

  「啊唔∼∼」那種強烈的刺激,終於讓我無法克制的叫了出聲,「你這壞東
西,壞──噢∼∼」我一句話都說不完整,又因為他的刺激而呻吟,「啊∼∼」

  作愛的時候除了身體享受歡愉,我更喜歡看著仲耿的表情,有時候是一種陶
醉的神態,有時卻又像是忍受痛苦的扭曲模樣。我曾經問他是因為痛嗎?否則未
什麼會那樣的表情,他說那是因為我在吃他,因為我把他夾的好緊。

  仲耿做愛時多半是閉上雙眼的,隨著他的表情變化,我可以察覺他已經進入
什麼狀態,甚至我可以從他臉上發現自己是否已經高潮。就像此刻,我感覺到我
的陰道開始不由自主的抽搐著,喉間自然的發出吟哦,仲耿的臉已經開始扭曲,
既痛苦又享受的表情又出現了。

  他是一個體貼的丈夫,多半的時候他絕不會自己達到高潮就好,他一定等我
開始抽搐之後才會釋放出他的精液,讓兩個人都能在同時達到高潮。當然這不是
一朝一夕就能達到的境界,而是我們結婚七年所培養出來的默契。

  「老婆啊!我好愛妳啊!妳真是太棒了。」仲耿親吻著我的耳垂,在我耳邊
輕聲呢喃。

  「好了啦!還不去洗一洗,我都要換褲子了。」雖然很喜歡老公這樣迷戀我
的舉動,但現在這個時間……實在是太……

  「換什麼呀!脫掉就好了。」

  「你說什麼呀?」胡鬧,家裡又不是沒有人。咦!可我也不是沒穿裙子,低
頭看看,深藍色的棉布裙子應該不會透明吧!

  稍事沖洗一下,我果真光著屁股,有穿裙子啦!一開始有點扭捏的感覺,老
公看著我一直笑,我也笑回去,他也讓我逼著把內褲給脫了,現下外頭穿著西裝
褲,裡頭可是空無一物。我還好心的提醒他,別把小鳥鳥給夾到了,走出房間時
還故意吃了他一把豆腐,把小蛋蛋揉在手心裡把弄了會,他直笑我是色女。

  「叔叔,怎麼笑的這麼開心啊!」靖堯將飯端到仲耿面前時好奇的問著。

  「剛想起一件好笑的事,吃飯吧!」打太極的本事他可是一流的,靖堯一頭
霧水的看看我,我也只是笑笑。

  「你這小子,本領不小喔!連張董都在我面前誇獎你呢,看來下個月初你就
能升正式員工了。」我老公可是頭一回當面誇講別人呢。

  「是嗎?都是叔叔教導有方。」靖堯的臉色微紅倒顯得有些嬌羞,談吐倒是
十分得宜。

  「自家人,不提拔你提拔誰呢?」我也開心地說。

  「吃飯不談公事。」我家老公倒是很懂得煞風景,但這時誰也不會埋怨他,
我們開心的在靖堯的注視下,把他精心烹調的菜餚又吃的一乾二淨了。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