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Sorry, your browser doesn't support Java(tm).

 

五、春光外洩


   果然,在靖堯每天的美食攻勢下,我的腰圍和胸圍都增大了一吋,體重更是
暴增三公斤,照這樣的趨勢發展下去,離豬不遠矣!

  「我吃飽了。」看著整桌的美食,卻不能盡情享用,著實是一件相當痛苦的
事,可是為了我的身材著想,當忍則忍。

  「妳才吃了半碗就飽了?」仲耿訝異的看著我。

  「嬸嬸,是不是今天的菜不合你的胃口?」靖堯戰戰兢兢的問著,一雙大眼
迷惑的望著我。

  「菜很好吃,真的!只是……」口水一直在我口中增生,但我就是不能大快
朵頤。

  「是不是太鹹了,還是?」我的話只說了一半,靖堯還是一頭霧水。

  「你的菜沒問題,是我有問題。」

  「是不是胃口不好,會不會噁心想吐?」仲耿的眼睛裡突然閃耀著晶亮的光
芒,興奮的詢問我。

  胃口不好?噁心想吐?這不是懷孕的徵兆嗎?

  可惜我一項也沒有,仲耿會錯意了。

  「不是啦!」我話一出口,仲耿眼裡的光芒霎時消失,「好啦!好啦!我說
啦!」

  兩個男人同時睜大了眼等候我宣布答案。

  「我要減肥。」

  「減肥?」兩個人默契十足的異口同聲驚訝道。

  「靖堯的菜燒的太好了,我一餐都吃上兩碗,現在在公司裡整天坐著,又沒
什麼運動量,只進不出,自然囤積脂肪,想不胖都難。」

  「原來是這樣啊!害我白高興。」仲耿失望的說著。

  我望著仲耿無奈的笑了笑,結婚七年一直都沒有懷孕,三十三歲的我已經註
定邁向高齡產婦之路了。為此我們也去醫院檢查過,都說兩個人的身體沒問題,
但送子娘娘祂就是不降臨,我們也莫可奈何!

  「可是好像只有我一個人發福,你們怎麼沒變啊!」為了化解尷尬的氣氛,
我把話題轉移到他們身上。

  「我每天早上都會做運動,晚上睡覺前也會做做健身操,所以運動量應該是
夠了。」靖堯回答道。

  「難怪你看起來那麼結實!」我看著靖堯那不經意從袖口露出來的二頭肌就
讓人垂涎三尺了。

  「我也有做運動啊!所以不會胖啊!」仲耿也跟著搭腔。

  有嗎?我看他只有床上運動做的最勤,尤其是靖堯到他公司之後,幾乎成了
每天的例行公事。

  「真是羨慕你們,能吃又不會胖。」我忌妒,眼不見為淨,我站起身,離開
餐桌,再坐下去,我一定又忍不住動筷子了。

          ※      ※      ※

  躺在床上輾轉反側,就是難以成眠,原因正是飢腸轆轆。

  不行了,再這樣下去我明天一定變熊貓,肯定會被辦公室裡的同事笑話。於
是我決定到廚房去找點食物充飢。

  看著身旁因為縱欲過度而昏睡的仲耿,我一點也不用擔心會吵醒他,我看就
算地震也搖不醒他的。

  下了床,往目的地直接進攻。

  打開冰箱,才發現裡面什麼都沒有。

  怎麼會這樣?難道都沒有剩菜嗎?那兩個叔姪真是豬耶!就不能留一點「廚
餘」給我嗎?

  半夜十二點了,所有的商店都關門了,唯一的二十四小時便利商店,遠在二
百公尺外,晚上的治安又不太好,看來我只能為我的飢腸默哀了。

  什麼聲音?

  萬籟俱寂,唯一聽得到的只有我腸胃咕嚕的聲音,可是我剛剛明明聽到有異
聲的。

  不會有小偷吧!

  太可怕了,不把仲耿叫起來不行了。

  往四周探了探,趁我還沒被歹徒發現趕緊回房去。但是不能太明目張膽,於
是快速的繞到沙發後面彎低身子,小心翼翼的往臥室前進。

  一步一步的抬起腳尖,輕輕的移動步伐,臥室就在不遠處了。

  忽然一雙腳跑進我的視線裡,我想尖叫,卻發現喉嚨像卡住似的竟然叫不出
聲音,在這危急的時刻,我卻該死的想起那些竊盜不成反而殺人滅口的社會案件
來,更讓我不敢貿然出聲了。

  「嬸嬸?」

  「救命啊!」大叫之後,我才發現原來是靖堯在叫我。

  看清楚腳的主人,我這才鬆了一口氣,整個人放鬆的攤坐在地板上,幸好這
地板靖堯也拖的很乾淨。

  「嬸嬸,妳怎麼坐在這裡?和叔叔吵架了嗎?」

  「不是啦!我是肚子餓出來找東西吃。」坐在地板上看起來像個小可憐,難
怪人家誤會了,也該起來了。可腳可能蹲太久,沒個支撐怕是起不了身,隨手往
靖堯身上一抓。

  一條白色的大浴巾自我手中飄下,一團濃密的黑色絨毛竄入反應遲鈍的雙眼
中。

  「對──不──起。」遲疑了兩秒,我趕緊將手上的浴巾遞還給他的主人。

  「沒───關係。」靖堯十分窘迫的接過浴巾,轉過身去重新將浴巾裹好。

  真是太尷尬了!居然因為我的一時失手把人家最重要的部位給看光了,雖然
燈光有些昏暗,看的不是很清楚,但是這樣的情景實在太曖昧了,事後想起來仍
然覺得臉發燙。

  不過話又說回來,燈光太暗了,錯過了難得的猛男脫衣秀,想想也是挺可惜
的,看都看了卻沒看清楚,這是最令人扼腕的。

  「嬸嬸這麼晚了到客廳……」靖堯裹好浴巾後,隨即又轉正身子。

  嘩!這是色誘嗎?在昏黃的小夜燈下,蜜黃色的胸肌閃著水珠,那褐色的乳
頭上還有一顆幾欲滴下,看得我口乾舌燥,趕忙將視線上移。

  逐漸蓄長的頭髮,溼漉漉的貼著頭皮,還有幾滴水滴從他的面頰滑下,顯然
他是剛洗好澡,連頭髮、身體都沒擦乾,但怎麼就跑到客廳來?

  「你怎麼也到客廳來?」

  「我剛沖完澡,聽到客廳有奇怪的聲音,所以出來看看,原來是嬸嬸。」

  「我剛還以為你是小偷呢。」

  兩個人眼對眼,相視而笑。

  「那我回房去了。」反正也東西吃。

  「嬸嬸不是找東西吃嗎?」

  「是啊!可是沒東西呀!忍一忍明天早上再吃吧!不差這幾小時。」

  咕嚕∼

  在寂靜無聲的夜裡,一點聲音就顯得十分響亮,我的胃在這時提出抗議,表
示怕是忍不到那時。

  靖堯在聽到那一聲咕嚕後,忍俊不住發出了笑聲,「嬸嬸等我一下,我去穿
件衣服,一會出門幫你買。」說著沒等我回話便踩著既輕且快的步伐奔回客房。

  「其實不用──」本來我要阻止他的,誰知他的動作比貓還快。

  從來也沒捱過餓的我,還真忍受不了飢餓的感覺。

  真是一個體貼的男孩,我還沒開口,他就主動說要幫我買東西,靜靜地坐在
沙發上等候靖堯,想到他的善解人意,還真是窩心哪!

  大概兩分鐘左右吧!靖堯已經穿上一件白色的T恤,藍色的牛仔褲出現在客
廳。

  「嬸嬸想吃什麼?我去買。」

  「就買一根熱狗,一罐綠茶就好了。」已經很晚了,應該有吃點東西就足夠
了吧!

  「就這麼點?」

  「那再加個茶葉蛋好了。」

  「還有呢?」

  「還來呀!不要了,就這些夠了,麻煩你了。」

  「給我五分鐘。」說著靖堯向一陣風似的向門外飄去。

  「五分鐘?變魔術都沒這麼快。」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宵夜有了著落,胃肯乖乖的等待,還是因為剛剛的驚嚇
和刺激,眼皮越來越沉重,不知不覺便睡著了,等我醒來,我卻已經躺在仲耿的
身邊,緊緊摟著他的手臂舒適的睡著。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