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Sorry, your browser doesn't support Java(tm).

 

六、撲朔迷離


   昨晚到底是怎麼回到臥室的,是我夢遊自己走回去的呢?還是仲耿突然睡醒
發現我不在身邊把我抱回房的?難不成是靖堯這小子把我抱進房的?

  不會吧!男女授受不親啊!

  難道真的是他?仔細回想,昨晚仲耿睡的像一頭死豬,我看連我出房間他都
不知道,還好昨天不是真的有小偷光顧,不然房子被搬走了他都渾然不覺。而我
從來也沒有夢遊的紀錄,所以說……我是不可能自己走回房間去的。那麼……

  要死了,這個臭小子居然敢抱嬸嬸,連我的豆腐也敢吃,莫非想回報我不小
心看到他重點部位……

  突然之間那模糊的畫面逐漸變得清晰,那一團黑絨絨下的小東西開始蠢蠢欲
動,慢慢的昂首起立……

  不行、不行,趕緊搖搖頭,大白天的發什麼夢啊!還是這麼淫穢的春夢,嘖
嘖,歐陽珈呀!人家只是一個毛頭小子,妳可不能對人家起歹念啊!兔子都知道
不吃窩邊草,怎麼能對家裡的晚輩有什麼念頭呢。

  不想了、不想了,來去各部門串串門子吧!

  藉著發送公文的名義,遊走在各部門的辦公室,三姑六婆的七嘴八舌最愛的
就是喝咖啡聊是非,不過也是大家在枯燥的公事之餘最好的消遣。

  平常過了午後,公事忙的差不多時,我最喜歡拿紙在上頭安排當晚的菜單,
老公愛吃我燒的菜嘛!即使每天都要等到七八點過後才能用餐,我也是甘之如
飴。可自從靖堯接下這工作後,我也不需要絞盡腦汁的想菜單了。

  可是啊!靖堯烹調的山珍海味我卻無福消受,想著都可惜,不知覺的唾液又
開始增生。中午餐廳那哪能叫伙食,叫豬食差不多,難怪我一直也沒發胖,中午
吃的不多,而晚上總是餓過頭了才吃,加上炒菜的燥熱,多半是陪著老公吃飯,
自己倒是取用的少了。

  不知道今天靖堯又準備了哪些好吃的,唉!我只能乾瞪眼了。

          ※      ※      ※

  球季又開始了,我們家球球又開始迷戀電視機了,沒看到結果他是不會輕言
離開的,罷了,以往他回家時球賽早就結束了,難得最近偷個閒,我也不要顧人
怨,就讓他專心看球賽吧!就算我不隱身,他也會當我是隱形人。

  看看廚房裡的大廚師吧!昨晚的事情我得調查清楚。

  「今天煮些什麼菜呀!」來個開場白吧!

  「今天的菜比較清淡,嬸嬸可以放心吃,不會增加脂肪的。」靖堯正把切好
的紅蘿蔔條放進鍋子裡汆燙,鉆板上有切好的黃瓜條,流理台還有一包紫菜皮,
旁邊則是已經放入糖醋攪拌均勻的糖醋飯。

  「吃壽司?」

  「少了油反而健康些。」

  這……,我有些感動的說不出話來,這孩子怎麼貼心到這地步。昨夜裡自願
去幫我買宵夜,今兒個又為了我改菜單,難道他對我真有什麼居心?

  「昨天晚上……謝謝你了。」

  「也沒什麼,我回來晚了,您都進房睡了。」

  「啊?」什麼意思?難道不是他抱我進房間的?

  「本來想把東西放冰箱,但想想隔夜了東西就不好吃了,等了嬸嬸一會,我
就自己吃掉了。」

  「喔!沒關係的,少吃總比多吃好,人家說吃宵夜更容易胖,不過還是謝謝
你,那麼晚了還去幫我買東西。」

  「這是應該的。」

  「真是乖孩子!」雖然他已經是一個二十四歲的大男孩,甚至可以算是一個
男人了,但我還是很刻意的把手放到他頭上摸摸他的頭,意思是,在我眼裡你不
過是個孩子,不該對我有什麼想法的,雖然我這個嬸嬸還頗有幾分姿色的。

          ※      ※      ※

  排除了一個可能之後,在剔掉我不可能夢遊,那麼就是仲耿抱我回房的嘍!
那麼他是什麼時候醒來的?

  在我聽到怪聲時?還是我大喊救命時?

  那我不小心扯掉靖堯浴巾的時候,仲耿不就也看見了!我的天啦!他不要有
所誤會吧!以為我和靖堯在客廳幽會,那真是跳到黃河也洗不清啊!

  早知道昨晚就不要貪吃了,搞到最後啥也沒吃到,還惹了一身腥。心情開始
鬱悶,到底仲耿是何時醒來?何時把我抱進房?重點是他看了那個曖昧的畫面了
沒?

  現在的心情一個字──煩!

  趁他現在看球興致好,旁敲側擊一下吧!

  「球球,我看我們家冰箱應該擺一點零食。」真是笨拙的開頭,說要減肥的
人還說要買零食,這不是自打耳光嗎?

  「應該買一點,不然老要阿堯半夜去買也不好意思。」

  這他也知道,完了、完了,他肯定全部看到了。

  「你怎麼知道?」

  「昨晚阿堯把東西買回來後,看妳睡著了,又不好意思叫醒妳,結果就來把
我叫醒,我就只好把你領回床上,然後趁機……嘿嘿,迷姦妳。」他笑的一臉邪
肆,還真有幾分淫賊的味道呢。

  「你好個大色狼,都不用上班啊!」

  「開玩笑的啦!我對死魚一點興趣也沒有,對死豬當然更沒興趣嘍!」

  「你才是豬頭啦!」

  「哇哇哇!全雷打,有機會,快跑快跑。」

  這位老兄一心二用的本事太強了吧!一邊調戲老婆,一邊還能關注球賽,最
厲害的是這對叔姪倆的口供,我完全對不起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