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Sorry, your browser doesn't support Java(tm).

 

九、打草驚蛇

  獨守空閨了一整日,就盼著良人早回家門口,但有時候當你越是滿心期待,
所得到的結果卻總是失望。

  時鐘已經又變成一直線了,隔壁鄰居家裡的飯菜香都飄了過來,為何還不見
那叔姪倆的身影。

  難道是路上塞車,但這不是連續假期,不太可能,如果不是塞車而是加班,
仲耿不可能一聲不響,連知會一聲都沒有。

  半個小時又過去了,打一通電話問問吧!

  我從沒有查班的習慣,除非有急事,否則上班期間我也不輕易打電話給仲耿
的,但他已經過了應回家的時間卻仍未到家,也許真的出了什麼狀況,難道是發
生車禍?

  莫名的恐慌揪住心口,但隨即被理智給安撫下來,好歹也是兩人同行,真要
發失什麼意外,總還有一個人可以打電話,應該不會是發生意外才是,別自己嚇
自己了,打個電話了解一下吧!

  「喂!」電話響了停,我又重播,這才接通,「你們在哪裡啊?還在公司裡
頭嗎?」

  「珈珈啊!是啊!在公司裡,準備要下班了,今天事多,忘了時間了,噢∼
∼」電話裡傳來了一陣怪聲。

  「你怎麼了?」

  「沒什麼。」

  「那你幹麼突然叫啊!」那聲音聽起來有點熟悉。

  「噢,剛剛有個資料掉下來砸到我的頭,我正在倉庫裡找資料。」

  「那你小心一點。」

  「會的,現在幾點了?」

  「都快七點了。」

  「這麼晚了!我把東西整理一下就回去了,你──換換衣服,晚上出去吃飯
吧!見面再說。」仲耿匆匆的交代後便掛了電話。

  不知道是女人的第六感還是什麼,有一種我說不上來的感覺,剛才仲耿在電
話裡的聲音有點喘,說話很急,尤其中間那一聲短促的呻吟,莫非……

  不祥的預感閃過腦海,難不成仲耿在外頭有女人,難怪晚上總是力不從心,
性趣缺缺。前一陣子還說有了靖堯這個得力助手,工作輕鬆許多,就連班也加的
少,可現在助手還在,他反倒比從前更忙碌,非旦每晚必加班,連假日也不得空
閒。

  想著一股火氣便冒出頭來,同事都羨慕我有一個老實的好老公,的確他也是
老實,我們大學時就認識了,直到畢業前他才敢向我告白,而之前也沒聽過他有
什麼緋聞,有時我都笑他木訥的沒有女孩想跟他說話了。

  幸好他服兵役兩年,加上出社會的歷練,稍稍鍛鍊了點口才,但平時還是一
個忠厚形象,但誰能想到,如此忠厚老實的男人,他也會有「七年之癢」。

  他是怪我沒給他生個孩子嗎?可這也不是我一個人的問題啊!說不準是他自
己的問題,要真是如此,他就是找了外頭的女人就一定生的出孩子嗎?

  真是飽暖思淫慾,男人手邊有點錢就會開始作怪,一個小地區的經理,了不
起了嗎?居然也學起人家搞外遇。

  越是胡思亂想,更是心亂如麻,七年的夫妻了,不會真的做什麼對不起我的
事來吧!家裡頭還住個親戚啊!真要有什麼紙是包不住火的,非要全天下人都知
道嗎?

  難道叔姪倆串通一氣,這靖堯幫著他叔叔一塊瞞著我,叔姪倆同進同出,拿
加班當幌子,就以為神不知鬼不覺,說到底人家總是一家人,這個嬸嬸換誰做都
行。

  『叔叔很喜歡嬸嬸嘍!』

  『那麼嬸嬸一定不會離開叔叔?』

  幾天前我和靖堯在廚房裡的兩句對話,快速在腦海閃過,難道靖堯早就在暗
示我了,而我卻渾然未覺。

  不知是屋裡冷氣太涼還是心寒,忽然覺得全身抖的厲害。

          ※      ※      ※

  二十分鐘後,我聽見大門打開的聲音,可我卻還愣愣的坐在沙發上,接下來
我該怎麼做?裝作若無其事,還是興師問罪?要真有什麼事發生,我連證據都沒
有,說什麼也只是打草驚蛇,還是先暫時按兵不動吧!

  深呼吸,緩和一下情緒,抿了抿唇,該面對的還是得面對,也許只是我多心
罷了。

  「你們可回來了,我等的肚子都餓昏了。」

  「那還不去換衣服,就穿這樣出門啊!」仲耿的表情看起來十分自然,沒有
絲毫破綻。

  「怎麼穿這樣不行嗎?」我低頭看看自己,一件休閒的棉質連身洋裝,雖比
不上正式的禮服,但僅僅是出外用餐,還不至於丟他的臉吧!

  「行啊!」仲耿邊說邊把我拉進房間。

  「幹麼呀!」

  拉拉扯扯的進了房裡,仲耿隨手把門給關上。

  「進來幹麼?」難道他想和我作愛嗎?這個念頭很自然的竄進腦海裡,在心
裡的某一個小小角落,彷彿聽到一個聲音在譴責自己,怎麼會去懷疑自己的老公
呢。

  仲耿的大掌果然如預期的撫上我的胸口,「這樣怎麼能出門呢?」他的中指
和拇指尖不安分的按住了我的兩顆乳頭,在他的撫弄下,兩個敏感的小東西居然
就硬挺了起來。

  「哎呦!你幹麼呀!靖堯還在外頭呢,你就……」說著我的耳根子就熱了起
來,一想到靖堯就在客廳裡,說不定此刻正在門外偷聽房裡的舉動呢,身體更是
一陣躁動。

  仲耿的另一隻手伸到了我背後,把洋裝的拉鍊往下一拉,一陣涼風拂過,但
隨即因他的手掌而溫暖,「沒穿內衣怎麼出門啊!」

  「那你幫我穿嘛!」我呶起小嘴,把身體依近他。

  「那有什麼問題。」說著,仲耿把我的洋裝往前褪下,伸手從五斗櫃裡,取
出了一件粉紅色無肩帶式的蕾絲胸罩。他直接將胸罩罩在乳房上,接著繞到背後
勾上鉤子,隨即便替我穿回洋裝,拉上拉鍊。

  「好了,走吧!」

  「就這樣?」我以為應該是巫山雲雨一番才是啊!

  「不是說餓昏了,我也餓的不行了。」仲耿拉起我的手便要走出房間。

  「我餓呀!所以要先吃你。」我雙手使了點勁道,把他摟的死緊,一隻手得
空了便往下探去,「你不是已經吃飽了所以不讓我吃吧?」潛意識裡疑惑伴隨著
調情的話語問了出來。

  「哪有吃飽啊!正餓呢。」

  仲耿說話的技巧是純熟多了,但那飄忽的眼神,還是讓我捕捉到了,也不知
是我疑心生暗鬼,還是真有蹊蹺。

  「那好啊!我們先飽餐一頓再出門。」

  「不要吧!我會被妳榨乾的,晚上吧!我一定捨命陪夫人。」

  「真的不要?」我拽著他底下軟綿綿的老二,也感到洩氣,「算嘍!」我噘
著嘴,掃興地走出房間。

          ※      ※      ※

  仲耿說辛苦了好幾天,要好好地犒賞自己,也讓我沾點光,找了一間氣氛優
雅的歐式自助餐廳用餐。

  這段時間靖堯已經成為我們的生活共同體,再說今天也不是什麼週年紀念、
生日的,當然也不好意思將他排除在外,只不過他成了一盞光亮的電燈泡。

  坐在餐桌前,我遠遠望著正在取食的仲耿,心裡一直被外遇的疑慮困擾著。

  我的球球真的會背叛我嗎?我不敢說我是一個超級完美嬌妻,但是我溫柔體
貼、善解人意,這樣好的女人上哪找呀!可男人要想變心,理由有千百種,但球
球真的會是那種人嗎?

  「嬸嬸,怎麼不去拿東西吃呢?」靖堯剛端了一盤滿滿的食物回到座位。

  我朝仲耿的方向看了一眼,他還在熱食區排隊等餐。

  「靖堯,我問你一件事,你要老實告訴我,還有……,不能跟你叔叔說我問
過你。」問他也許不是最正確的選擇,但是那種有顆石頭放在心裡的感覺真的很
不是滋味。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