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Sorry, your browser doesn't support Java(tm).

 

十一、以退為進

  秋高氣爽,每逢這個時節都正好是百貨公司週年慶的日子,也許是這樣的天
氣不那麼燥熱,人們多了一份閒情,又或者省吃儉用了大半個年頭,合計有些存
款了,趁機慰勞自己一番。不論是什麼原因,哪兒有拍賣,哪裡就有人潮。

  球球答應我再忙碌一週就告一段落了,這回果然沒叫我失望。難得的周末假
期,趁著百貨公司週年慶特賣活動,大肆採購了一番。

  秋意正濃,十月已入深秋,雖然今年的秋天來得晚,但是幾場雨下來,天氣
也逐漸變涼了,夏天的薄被似乎不夠溫暖了。我們夫婦兩手挽著手在百貨公司裡
來回穿梭著,一套粉橘色上拓著楓葉的床罩,勾起了我的購買慾。

  「球球,你看這套如何?」我立刻拉著球球上前,仔細的打量著展示床上的
床罩組,「這質料很細,摸起來好舒服。」

  銷售人員很快走了過來,詳細的介紹這組床罩的優點,其實不用她介紹我也
決定要買了。

  「怎麼樣?」球球只是看著沒發表任何意見,通常他也不會反對我買任何東
西,但我還是習慣性的詢問他,「好不好?」

  球球笑了笑,當他身旁的兩個女人都殷切的渴望他的回答時,他也不好意思
繼續保持沉默,「妳喜歡就買呀!」

  「小姐,我買兩套的話有沒折扣啊?」忽然想起家裡還有一個成員,那間客
房裡本來就準備了一套床罩組,但因為不常有客人來居住,只準備了一套夏季床
套,趁著拍賣不如也為靖堯添購一組吧!

  「不好意思啊!這已經是優惠價了。」小姐一臉尷尬的說著。

  「買一套就好了,幹麻又買一套啊!」球球在一旁扯著我的袖子說道。

  球球這話說的是時機,小姐不給我折扣,而我老公又沒買的意願,嘿嘿。

  「對呀!又沒折扣,還是買一套就好了。」說這話時,其實我的眼神專注的
凝視著銷售員的表情,那失落的神情一覽無疑。

  「我們公司的產品不輕易打折的,正好週年慶不帶兩套可惜了。」

  「可是我買兩套又沒打折,再去別家看看好了。」說著我挽起球球的手臂擺
出要離開的姿勢。

  「小姐,您看看喜歡哪一套,我給您算算,不買真可惜了。」銷售員這可是
鬆了口了。

  我得意的笑了笑,隨即把視線一到旁邊的另一套有海豚在海水中跳躍的水藍
色床套,「你看這組如何?靖堯應該會喜歡吧!」

  「妳要幫他買的呀!」球球訝異的說著。

  「嗯……是啊!」我幹麼心虛啊!好像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似的,嬸嬸給
姪子買點東西不是太過份吧!

  「呵呵。」球球笑了笑,望著水藍色的床罩瞧了一眼,搖搖頭。

  「怎麼了?不好看?」

  「妳拿主意就好了。」

  看他的樣子分明是不喜歡這套床罩組,但又不好意思掃我的興,「你挑挑好
了,不知道你們男生喜歡什麼,萬一挑的花色不討喜,還要每天看著挺難過的,
你們天天在一起,他喜歡什麼你應該比較清楚。」

  「不用了,妳挑的他一定喜歡。」

  「你挑嘛!」

  「不用。」

  「這有本目錄,二位不妨坐下來慢慢看。」銷售員適時的呈上商品目錄,結
束了我們的推託戰。

  「不用這麼麻煩,那邊那一套白底黑條紋的,我看挺合適的,就那套吧!」

  原來早就相中那一款,說不準正是他喜歡的款式,不過我怎麼看那套就覺得
樣式太單調,「花樣好單調喔!」男人的眼光和女人的眼光差距還真大。

  「男生嘛!樣式簡單就好,妳不是還要去逛秋裝,不用花費太多時間。」

  「好吧!」我斜睨著眼看著那套白底床單上的黑色線條,實在是提不起喜歡
的勁,「樣式是你挑的,到時候人家不喜歡,可別怪我。」嘴上是答應了,心裡
卻還嘀咕著。

  「咦?好像很勉強,那就買妳挑的那一款好了。」

  球球就是這點可愛,他的善解人意總讓人感到貼心,八成我臉上的表情表達
了什麼,讓他察覺出我對黑白床罩的喜惡。可是球球難得開口說喜歡什麼的,他
既然說了就表示了一定程度的喜歡,說不定真是就他對靖堯的了解所做的選擇,
我如果貿然的否決了,豈不是辜負了他的一番心意。

  「我相信你的眼光,就像你選擇我一樣,就這套吧!」

  球球伸過手來緊緊的握住我的手,感覺到一股熱情像電流般直達心口,如果
不是有旁人在側,我想他會興奮的給我一個擁吻。

  結束百貨公司的採買行程,在百貨公司頂樓的餐廳享用了難得的兩人晚餐,
彷彿時光又回到以往約會時甜蜜的光景。

  我怎麼會去懷疑這樣一個體貼窩心的老公呢?看著球球為我盛來一盤盤都是
我喜歡的菜色,心底暗笑自己的多疑。

  「笑什麼呀!」大概是發現了我在傻笑,球球坐下的同時詢問道。

  「沒什麼。」我搖搖頭,怎麼能告訴你呢。

  「不說──,看我晚上怎麼收拾妳。」

  「哇!我好怕呀!老爺你想怎麼收拾我啊?」說時還不忘擺出一臉花容失色
的驚慌模樣。

  「我也不說。」

  這小子居然學我故弄玄虛來了,我就看看晚上他還能搞出什麼花樣來。

          ※      ※      ※

  用完餐回到家已經十點了。

  「嘩∼∼好累喔!」逛了一整天,腿麻腳酸,一回到家,把自己放倒在柔軟
舒適的沙發上,真是人間一大樂事。

  「我的老佛爺,妳要在這睡啊?」球球把採買回來的衣服寢具全都收回房裡
後,走到我身邊,輕聲問著。

  「唔∼∼我好累啊!讓我睡一會吧!你先去洗澡。」

  「那回房間去睡吧!在這裡會著涼的。」

  「那你抱我,我走不動了。」

  「這麼大人了還要人抱。」

  「啊∼啊∼不管啦!你抱我,不然我就睡在這。」

  「真是的,調皮蛋。」球球的手指頭在我鼻尖上輕彈了一下,終究還是屈服
在我的撒嬌攻勢下。

  他把我打橫抱起,往臥室移動。我好喜歡他這樣抱著我的感覺,好像一個新
婚妻子躺在相公的懷裡,滿心期待著一個旖旎的夜晚。

  「你們回來了?」靖堯的聲音把我從夢中驚醒。

  真糗!竟然給他看到這景象,我掙扎著想跳出球球的懷抱,可球球卻是一付
怡然自得的神態。

  「我們要去洗澡了,你洗過沒?沒有的話就晚點再洗。」

  我差點就要暈倒了,這不是在告訴靖堯我們要做什麼事去了嗎?真是尷尬到
了極點,我都不敢抬起頭了,只好埋進球球的胸膛裡,裝睡吧!

  「好的,我沒那麼早睡的。」

  聽完靖堯的回話,我也已經被球球抱回房裡了。

  一進臥室只見白煙裊裊從浴室裡冒了出來,不是要把我清蒸吧!

  「一塊洗澡吧!」說著球球已經開始解起我上衣的鈕釦。

  「嗯。」我點點頭,像一個害羞的小媳婦,任由他擺佈著,看看他葫蘆裡賣
的什麼藥。

  他把我輕放在房裡的貴妃椅上,解除了我身上所有的束縛,同時也快速的除
除了他身上的衣物。

  赫然看到他黑絨絨的下體,心理居然有種小鹿亂撞的感覺,那已經讓我看到
不要看的東西,我的心臟竟然還會怦怦亂跳,當他的手掌觸碰到我的肌膚,全身
像被電觸到一般雞皮疙瘩四起,這種感覺真是奇妙!

  「妳的身體好燙,準備好被我寵幸了是嗎?」球球笑瞇瞇的望著我,腳步已
向浴室移動。

  原來他現在是皇上啊!那我該是誰呢?楊貴妃?我可沒那麼豐腴;趙飛燕?
我又沒那麼纖瘦,那麼……他心裡想的是誰呢?

  踏入浴室,氤氳的水氣迎面而來,還有一股淡淡的香草味,是薰衣草的味
道,剛才就隱約聞到了,仔細嗅嗅就更加確定。

  他把我輕輕放了下來,說道:「把身體洗乾淨了就可以進去泡澡了。」

  「你不幫我洗啊!」既然要玩當然要全套嘍!

  「小懶蟲,澡要自己洗。」

  「不要嘛!我要你幫我洗。」我將赤裸的身子緊貼著他,扭動起來,任由小
腹在他的下腹磨蹭著,原本柔軟的觸感,逐漸變成了硬實的牴觸,「這麼快就有
反應了?」我抬起驚訝的眼凝望著那一張陶醉的臉龐。

  「繼續啊!換妳幫我洗好了。」

  也好,看他那麼享受的表情,我又怎麼忍心拒絕呢。

  取來蓮蓬頭,將兩人的身子都淋濕後,在手心倒上沐浴乳,塗抹在他的胸膛
上,用我的乳房將它抹開,看在自己的乳頭在磨擦的過程中,逐漸硬挺,來自下
體的感應,忍不住將球球緊緊抱住,然後縱情的在他身上摩娑。

  球球也開始不安分的把手放在我的臀部上撫摸著,一隻手像泥鰍般滑進了兩
腿之間,在我的陰埠上游移著,要下不下的吊人胃口。

  我忽然突發奇想,把身子往下一蹲,柔軟的乳球正好將他堅硬的肉棍夾在中
間,眼看著殷紅發亮的磨菇頭微微顫抖著,堅硬的莖身似乎也在跳動著,托著豐
滿的乳球包裹著溫熱紅腫的肉棒,全身像要燃燒起來一般,有一股衝動想將那可
愛誘人的磨菇頭一口吞下。

  球球似乎已察覺到我的欲望,雙手撥開我濕漉漉的髮絲,微微施力將我的頭
往下按,好像在說:「吞下它吧!」

  「唔∼嗯∼」在他的壓迫下,我的嘴唇碰觸到了球球的龜頭,還未清洗乾淨
的龜頭,散發出一股淡淡的腥羶味,老實說,我不喜歡這股味道,下意識的撇開
了頭。

  但我不想破壞培養起來的氣氛,於是繼續用雙乳在他的莖身上繼續摩擦,用
拇指腹在龜頭的表面輕輕的撫摸著,揩來些許沐浴乳塗滿正個肉棒,改用靈巧的
五指,把用了一天的小雞雞給清洗的乾乾淨淨。

  看我已經把小雞雞清洗乾淨,球球不死心的再次按著我的頭導向龜頭,大有
非要我吞下的氣勢。

  但也許是心理作祟吧!我還是沒辦法接受,猛然站起了身子。

  「怎麼了?」球球一臉茫然的看著我。

  「換你幫我洗了。」

  「喔。」

  球球把我的一條腿抬高安放在闔上馬桶座上,讓陰戶半開著,他另外擠了一
點沐浴乳在手心裡搓揉成泡沫,向我的陰部伸來,用他的三根手指頭清洗著大小
陰唇。

  「嗯∼∼」當他的手指頭拂過陰蒂時,有一種酥麻的感覺從身體的中心向四
肢蔓延,雙腿忍不住往裡靠攏了些。

  「癢嗎?」球球說著,往陰道裡伸進一根手指頭。

  「哼∼」他突然的舉動引起我一聲不自主的呻吟,身子也顫抖了會。

  「呵呵∼」球球淫笑著,把手指更往裡頭深入,一會又抽了出來,然後好像
又多了根指頭加入,充實的感覺更真實。

  「壞蛋,那裡面不用洗啦!」我想撥開他調皮的作弄,他卻更變本加厲,快
速的在我的陰道裡搗弄著,「啊∼啊∼∼不要了,不要了,壞球球。」

  「就快洗好了。」球球絲毫沒有鬆手的意思,手指繼續快速的在我的身體裡
摳弄著,讓我感覺到全身乏力,似乎隨時會癱倒在他的懷裡。

  「躺進我懷裡吧!」彷彿聽到我的心聲,球球略帶沙啞的聲線說著。隨著聲
音落下,我已經全然放鬆的倒進他的懷抱,「抱著我。」球球托起我的一隻手勾
在他的頸項,待我攬住他後,手向我的膝窩移動,順手一攬,把我抱離了地面。

  一呼一吸間,我被放進了溫暖的熱水中,全身的毛細孔因著熱氣完全張開,
陰道裡的手指不知何時抽走了,取而代之的是粗壯的陰莖,填補了身體的空虛。

  置身在白霧茫茫的浴室之中,如臨仙境,球球的每一次挺進抽出,都讓我感
覺到欲仙欲死的享受。

  在身體一陣痙癵後,我已經昏睡過去,等我再次醒來已經是隔天的上午了。

          ※      ※      ※

  「老佛爺,肯醒了呀!」球球的臉部在我眼前放大。

  「幹麻呀!我怎麼睡著了。」

  「天都亮了,起來吃早餐吧!」球球把我從被窩裡撈了起來,一頭埋進我的
胸前,含住了其中一只。

  「我是你的早餐啊!」我輕靠著他的手臂,享受著他的貪婪,我最喜歡他在
假日時叫我起床的方式了。

  當他將兩邊都眷顧過後,把我像個嬰兒般用睡袍包裹好,從床上抱了起來,
輕輕放在床邊。

  「你怎麼不多睡會,怎麼早起?」

  「早晨空氣好,做做早操,最近老是忙,運動都少做了。」

  「是要好好鍛鍊,我也不能偷懶。」說著我站起身來,一眼看見衣櫃前的兩
套床組,「啊!新床罩還沒拿給靖堯呢,你拿去吧!」

  「妳拿吧!這可是妳的心意,我不搶功勞。」

  「這算什麼功勞呀!不過就是套床罩嘛!」

  梳洗完後,我穿上一套粉紅色的休閒運動裝,提著新買的床罩組走出臥房,
正好看見靖堯從房裡走出來。

  看見靖堯一身外出的裝扮,襯衫、西裝褲,他平常在家也和我們一樣只穿休
閒服。

  「要出門啊?」我隨口問道。

  「是啊!跟人約好了。」

  「那中午回來吃飯嗎?」

  「中午在外頭吃了。」

  「那你路上小心啊!」

  「咦!嬸嬸妳手拿什麼要不要我幫妳提?」這小子眼真尖。

  「正好是要給你的,差點忘了。」我把床罩組交到他手上,「你看看花色喜
歡嗎?要是不喜歡我再拿去換。」

  「只要是嬸嬸看上眼的一定不會差。」

  「瞧你嘴甜的,可惜不是我挑的。」

  靖堯聽完我的話眼睛一亮,自個就接下話來,說:「難道是叔叔挑的。」

  「嗯。」我點點頭,說道:「我想說男生的東西可能男生的眼光比較準確,
所以……」

  「謝謝嬸嬸,也代我跟叔叔說聲謝。」說著靖堯像中了彩?一般樂呵著,提
著床罩就回房去了,沒幾秒鐘又走出房間來。

  「怎麼樣喜不喜歡?」我好像非得得到正確答案不可,想著靖堯就要出門,
要是等他回來才跟我說答案,我一定鱉不住。

  「啊!嬸嬸還在這啊!」靖堯的臉上有些驚訝。

  「是啊!」他這麼問我倒顯得有些尷尬,是早應該離開才是,「我是想說看
你對花色有沒意見,要有的話趁假日,好去換。」

  「我很喜歡,叔叔挑的一定沒錯。」靖堯一臉興奮,看來是喜歡極了。

  「是嗎?」我倒是有些失望,那套花色明明不怎麼樣的,「那就好,一路小
心。」

  任務完成後我來到餐桌前,球球已經開始用早餐了,豆漿、蛋餅、燒餅、飯
糰,這是樓下巷口永和豆漿的早餐嘛!

  「永和豆漿買的?」

  「是啊!不喜歡嗎?」

  「喜歡啊!」在靖堯來到我們家前,我們一直也是都吃同一家早餐店的餐點
的,可自從靖堯接手廚房後,每天的早餐都是他親手烹調的,突然換口味,竟然
覺得不習慣了。也許是靖堯要出門,所以沒時間弄,只好買現成的。

  但不知怎地,沒有吃到靖堯做的早餐,心裡就覺得怪怪,嘴裡也有點食不知
味。

          ※      ※      ※

  球球結束了忙碌的工作,作息又恢復了正常,每天晚上都可以按時回家陪我
吃靖堯煮得香噴噴的晚餐,想一想我真是世上最幸福的女人了。

  可是幸福卻總是稍縱即逝。

  「叔叔、嬸嬸,有件事跟你們說一下。」席間,靖堯從寧靜的用餐氣氛中突
然開口。

  「什麼事?」我問。

  「嗯……」

  「什麼事就說呀!大家都不是外人。」看靖堯吞吞吐吐的,不是有什麼困難
吧!就算是借錢我想我也不會小氣的,雖然平常我就千交代萬叮嚀球球,絕對不
能和朋友有金錢上的往來……

  「我想搬出去住,房子我已經找好了。」

  什麼?我還來不及消化靖堯的第一句話,怎麼好像他已經做好決定了。

  「住得不習慣嗎?為什麼要搬出去呢?」我急忙問道。

  「嬸瀋說的對,住得好好的不是嗎?」球球也趕緊搭上話來。

  「我已經有了穩定的工作了,再繼續叨擾你們過意不去的。」

  「你這孩子怎麼見外起來,怎能說叨擾呢,大家一起生活都習慣了,你搬出
去我們才過意不去呢。」

  不知怎地我已經開始覺得這屋子如果沒有靖堯的氣氛肯定是冷清慘澹的。

  「我也是大人了,當初爸爸是不放心我初到台北人生地不熟,所以才託叔叔
照顧我,現在……」

  「現在翅膀硬了,要出去飛了,不需要嬸嬸和叔叔了。」也不知道哪來那麼
大的火氣,我居然在餐桌上翻臉了,丟下碗筷我便憤然離席。

  「嬸嬸……」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