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Sorry, your browser doesn't support Java(tm).

 

十五、紅杏出牆

  在幽暗昏黃的燈光裡,我像是沉睡了百年的睡美人,在黑白交錯的斑馬線上
醒來。

  斑馬線?

  我不是應該倘佯在遍地楓紅之中,怎麼會是斑馬線?

  是不是剛睡醒還沒睜開眼,怎麼不見楓紅,卻看到了斑馬線,這是視覺上得
感受。另外有一股來自身體的觸感,彷彿有人正在吸吮著我的乳頭,還不時發出
嘖嘖的聲響。

  真是個大孩子了,還找媽媽吃奶呢,球球就是喜歡吸吮我的乳頭,我也很享
受乳頭被吸吮的快感,輕撫著他烏黑的短髮,把乳房湊的更緊。

  可不對啊!球球出差去了,一個機靈,想起了球球該是出差去了,那這是誰
啊?我慌亂的張望著四周,這又是哪?

  忽然間腦袋裡閃過一些情景,忙把懷裡的人給推開。

  「你……」這個被我推開的男人居然是靖堯!

  靖堯赤身裸體的坐在我身邊,頭髮凌亂,嘴唇微張,酡紅的雙頰帶著羞澀的
表情。再低頭看看自己,也是全身赤裸,高聳的乳房上綴著兩顆紅潤的乳頭,難
道那是靖堯的傑作?

  隨著餘光,瞥見靖堯下腹之間一叢黑茸茸的毛堆裡,矗立著一根堅挺的肉柱
子,上頭閃著晶亮的水珠……

  怎麼會這樣?我記得昨天我和球球在…… 一幕幕淫迷的畫面在腦海中播放
著,心口像被巨石壓著,該死的,我做了甚麼?

  「我的天啦!」我懊惱的驚叫著,抬頭再看到靖堯那一張含羞帶怯的神情,
腦子一下子清楚了,原來昨天我抱著的是靖堯,而他明明知道我喝醉了認錯人,
卻不加以阻止,還將錯就錯,看著自己和靖堯裸裎相對,一股羞憤的感覺湧上心
頭,我不自覺的厲聲責問著他。「你怎麼可以對我作這樣的事?」

  「我不是故意的……我……」靖堯張了張嘴想開口解釋,可最後還是沒有繼
續往下說,也許他已經知道自己犯下了不可饒恕的錯誤。看他的神情和語氣有些
悔過的意思,可他的眼神卻出賣了他,他依舊緊緊盯著我那潔白的身體,那只有
仲耿可以愛撫的身體。

  「你……還狡辯!」看到他得了便宜還賣乖,我不由得氣不打一處來,右手
不由分說的朝他那陽光般的臉扇了過去,只聽得『啪』的一聲,他的臉頰重重的
響了一下。

  挨了我一巴掌的靖堯,並沒有去撫摸被我掌摑的臉頰,仍舊睜著一雙無辜的
大眼睛凝視著我,那看似困惑的眼神,好像無言的抗議著,不認為他做錯了事,
這種不認錯的倔強,讓我的怒火更加上升,伸手又朝他的臉頰扇了過去,「啪」
地又是一聲巨響。

  「你有沒有羞恥心啊?書都白唸了,我是你嬸嬸啊!你明不明白?」我怒不
可遏的問著。

  靖堯點點頭,但一雙眼依舊盯著我的裸體,那雙帶色的眼,看的我渾身不自
在,我下意識的拉緊薄被遮住裸露的身體,「我看你一點也沒明白。」未曾從失
身的驚慌中清醒過來的我,不由自主的把手又朝靖堯的臉龐揮了過去,『啪』的
又是一聲,這下子我清楚的感覺到了我的手擊打在他的臉龐上,因為我自己的手
也感到了疼痛。

  好一個倔強的男孩,被我打了幾個巴掌,他連摸都不摸一下,只是繼續的凝
望著我,本來以為他是困惑的,是懊悔的,可他緊盯著我的眼神,讓我困惑了,
迷惘了,他究竟是怎麼想的,難道還認為是我勾引他。

  真是太可惡了!我還想伸手打他,可是突然感覺到手心裡傳來的刺痛,打的
我手都疼了,再看看他紅腫的臉頰,三個巴掌連續打在左頰上,俊俏的容顏都因
此變了形,讓我不由自主的泛起了一陣憐惜,一瞬間我竟然有些後悔手下得這麼
重。

  我是怎麼了?居然還心疼起他來,好像是為了證明自己並沒有心疼眼前這個
奪走了自己貞節的男孩,我揚起手又是狠狠的扇了他兩個耳光。隨著巴掌落下,
忽然之間,覺得整個人虛脫了起來,打人也是頗費力氣的,也許是氣急攻心,或
者是宿醉,覺得頭有些暈眩,我連忙扶住額頭,支撐搖搖欲墜的身體。

  「嬸嬸妳怎麼了?」靖堯關切的詢問著,手伸了又縮了回去。

  「不要你管!」我大聲的怒吼著,「你要是真在乎我,怎麼會做出這傷風敗
德的事來,你讓我拿甚麼臉去見你叔叔。」想到球球,一顆心更沉了。人家是擔
心老公到大陸出差會外遇,而我卻是在自己家奡N紅杏出牆了。

  「我並沒有對妳……我並沒有和妳做愛的。」

  「嗯?」這是甚麼意思?衣服也叫他給脫了,奶子也叫他給吸了,卻說沒和
我做愛!

  「我只是……只是吃了妳的奶而已。」靖堯羞愧的低下頭去。

  「那還不是一樣,你不該碰我的,再說,誰會相信你的鬼話。」雖說不怎麼
相信,可是心底好像稍稍鬆了一口氣,只要他沒進我的身體,我就不算背叛球球
了。

  但他的話我能信嗎?我把手往陰部一摸,只有一點點的濕潤,那是來自我陰
道的淫水,可這能證明甚麼呢,說不准他是帶了保險套,又或著要射精之前拔了
出來,這兩種情況都有可能的。

  「我真的沒有,可我想……」他欲語還休。

  我揚起手又想打他,可他刻意的又將臉湊上來,我卻下不了手了,「你該去
交一個女朋友了。」說著我連人帶被的站了起來,氣呼呼的想走回房去。

  誰知右腳讓棉被給絆住了,一個重心不穩,整個身體向前傾,眼看就要跌到
床下。我以為肯定要摔到床下了,大腿猛給人抓了下,總算沒有直撲撲栽到床底
下,可身體卻為背後一股強大的力道給往後拉下,倒進了一個溫暖的懷抱裡,乳
房被冷不防的給抱的死緊。
  
   「你還不放開我。」我大聲斥喝著,身子一陣熱,臉也像火燒似的,心跳更
是亂成一團。

  「不放,我不放,我要作妳的男人。」靖堯慷慨激昂的說著。

  「你胡說甚麼。」我怒斥著,身體拼命的掙扎著。

  「我是真心的,我喜歡妳,我要妳。」靖堯的話像一陣暖風在耳邊清拂過內
心裡一塊柔軟的地方。

  拉回差點失去的理智,我大聲喝道:「我是你的嬸嬸啊!快放開我!」我繼
續掙脫著,可是卻感到無能為力。他是一個男人,力量比我大了不知幾倍,只覺
越掙脫,乳頭與他的手掌接觸的更頻繁,身體越是敏感,彷彿又感覺到下體有股
濕熱的液體在流動,當臀部碰觸到他堅硬的陰莖正抵著我,那種搔癢的感覺又出
現了。

  「我要作妳的男人。」靖堯堅定的說著。

  「別鬧了,你說沒碰我就沒碰我,奶子也叫你給吃了,也該知足了,想做愛
就找個女友,昨晚的事就當沒發生過,我不會跟你叔叔說的,你就放開我吧!」
硬的不行,我就軟聲相求吧!只求保住名節。

  「讓我給妳一個孩子吧!妳一直想要的不是。」他的話打中了我的痛處。

  「你……很可笑啊!我要的是我和叔叔的孩子,不是你的。」對於他的話我
有些哭笑不得。

  「可你們結婚這麼多年要能生早生了,就是叔叔有問題,所以你一直沒能受
孕。」

  「也許是我的問題啊!那麼……」

  「妳沒試妳怎麼知道。」不待我把話說完他便搶著發言。

  「醫生說了我們都沒問題的。」我幹嘛跟他解釋啊!

  「讓我給妳一個孩子吧!我是叔叔的親姪兒,將來孩子就是DNA也驗不出
來的。」

  「你放開我,別做夢了。」

  不知為什麼,嘴上雖仍是反抗,可卻有那麼一點點心動,我和球球之間總覺
得少了點甚麼,也許我們想要的就是一個孩子,或許靖堯說得沒錯,這未嘗不是
一個機會,可是……我能這麼做嗎?

  「嬸嬸……」靖堯輕柔的聲音呼喚著我,搓揉著我的乳房的手更靈活了,一
邊揉著豐潤的乳房,一邊撥弄著挺立的乳頭,隨著他的撫弄,感覺到陰道口不斷
的有濕熱的液體流出。

  靖堯光滑的面頰貼著我的臉頰耳鬢廝磨著,「嬸嬸,我要妳……」

  他不停地刺激著我身體上最最敏感的乳房,又用這種讓人迷醉的聲音挑逗著
我,可惱海中殘存的意識,不斷地提醒自己,「不可以,我不能對不起球球。」
我想抵抗,卻只覺渾身酥軟,使不上力來。

  「不可以的。」我發現自己的聲音越來越薄弱。

  「嬸嬸……我只想給妳和叔叔一個孩子,叔叔一直想要的,不是嗎?」

  孩子,是的,我想要一個孩子,可是我要的是和球球的愛情結晶啊!但是結
婚多年,卻未曾有過懷孕的跡象,難道我真的無法擁有屬於我們的孩子嗎?

  「我和叔叔是嫡嫡親的叔姪,我又和叔叔長得很像,就讓我代替叔叔給妳一
個孩子,妳不說,我不說,沒有人會知道的。」靖堯不斷的說服我。

  「不行,不行。」我拼命的搖頭,奮力的想掙脫出他的懷抱,卻越加發現只
是徒勞無功。

  「珈珈……讓我給妳一個孩子吧!」靖堯改了稱呼,直接喊我的名字。

  「你不能這樣叫我的。」我糾正他。

  「就一次,像昨天下午一樣,把我當成叔叔,我現在是你的球球。」

  果真是這樣,我把靖堯當成了球球,對他做了不該做的事。

  「對不起,我以為是球球……」我內疚的說著。

  「沒關係的,我喜歡妳對我做的事,我要妳……」靖堯的臉靠得更近,柔軟
的嘴唇在我的面頰上親吻著,像片片櫻花落在我的面龐上,是那樣的輕柔舒適。

  他突然將一隻手抽離了我的胸部,他要放棄了?我疑惑著,忽然間感到一股
莫名的空虛,心頭有股衝動,想伸手挽住甚麼。未及動手,他已翻身伏臥在我身
上。

  他身上的男性氣息向我襲來,強壯的胸肌幾乎要和我的柔軟的乳房碰在一起
了,我下意識的想隔開距離,身子卻一下失了力的倒在床上,想再挺起身子,卻
正好貼上了靖堯硬挺的小小乳頭上,我忙又躺回床面,努力的憋起氣來,不讓胸
乳因呼吸的起伏,而碰觸到伏在我身上的胸肌。

  「靖堯,不可以,我們不可以這樣做的。」白痴也知道他現在的意圖,我無
法挪動身體,只能開口勸阻他。

  「我會很溫柔的。」靖堯的臉上掛著甜美的笑容,輕柔的說著,一個個吻落
在我的額頭、鼻尖上……,雄壯的胸肌也刻意的在我的乳峰上摩挲著,一直挺立
著的乳頭在他的磨擦之下,隱隱地產生了麻癢的感覺。

  「靖……唔……」我又要開口阻止他,卻讓他歹著空隙,一下子把舌頭伸進
我的口中,勾引起我的舌尖。

  「唔……」靖堯應該是沒有談過女朋友的,可是他接吻的技巧和球球如出一
轍,我竟有些微微失神的和他吻了起來。

  恍惚間,我忽然清醒,奮力的推起他的肩膀,舌頭使了勁的要把他擠出去,
但是他的舌頭也不干示弱,反而加深了我們在口中糾纏的強度,逼不得已,我只
好用牙齒喫咬了他的舌頭一口,但他並未因此而退縮,反而更用力的吸吮起我的
舌頭,忍無可忍,我只好就著他的唇狠狠的咬了下去,濃濃的血腥味立刻在口中
化開。這突來的疼痛,總算讓他退出了我的口中。

  「妳咬我?」靖堯一臉訝異的看著我,並舔了舔被我咬破的嘴唇。

  「是,我咬你。」我理直氣壯的瞠視著他,「我是你的嬸嬸,你不可以對我
胡來的。」我一邊罵著他一邊想坐起身來,可他還是倔強的壓著我,沒有絲毫鬆
手的意思。

  我們四目相交了一會,他低下頭又想吻我,我勉力的將頭撇開,「你不要這
樣!」我大聲喝道。

  儘管我抗議著,靖堯像發了瘋似的完全不理會,甚至用手來扼住我的下巴,
硬將我的頭轉正,一個勁的就用嘴唇將我的唇完整的覆蓋住,死命的吸吮著。

  「嗯──」我拼命地推擠他,他也無動於衷,甚至把我搥打他的雙手用他的
大手一抓,箍在了我的頭上,只剩下兩條腿在空中胡亂踢著,拿他一點辦法也沒
有。

  難道我就這樣失身於他?心理不禁納悶著,可是論力氣,我不是他的對手,
想講理,我此刻別說講話了,連呼吸都感到困難,內心感到無比的恐慌與無助。
可是我卻突然發現到,在這樣的姿勢下,靖堯大可以一舉入侵我的身體,但他卻
沒有,就像昨晚他也可趁我酒醉昏睡奪我清白,卻也沒有,他究竟是怎麼想的,
總不至於要我親口答應他才要動手,但以眼前的局勢來看,似乎又不是如此。

  俗話說:「女人心海底針」,男人的心更像天上星難以捉摸。

  「珈珈的嘴唇好甜、好香……」他終於捨得鬆開我的嘴唇了。

  「你……」我想開口說話,可嘴唇麻燙的有些疼痛,另一方面,我突然想到
一眛的拒絕他未必是最好的方法,或許讓他自己打退堂鼓,才能夠讓自己脫離虎
口。

  可是要怎麼作他才會打退堂鼓呢?我得沈住氣,靜下心好好想想,我稍稍喘
了口氣,並沒有太多的時間讓我思考,這時我更感覺到有一條火熱的鐵烙熨燙著
我大腿上柔嫩的肌膚,血氣方剛的他能夠忍受強烈的慾火沒有直接刺穿我的身體
已屬不易,但想要他放棄和我做愛的念頭實屬妄想,或許他是想用他的柔情來軟
化我,我又怎可以讓他稱心如意。

  在我的腦袋瓜轉過這些念頭的同時,他的唇繼續攻上我的乳峰,再想不出辦
法來擺脫他,我遲早要崩潰的。

  霎時靈光一閃,想起了球球一直不願做的事,如果靖堯也拒絕,那麼所有問
題就迎刃而解。

  「靖堯……」我輕柔的叫換著他。

  「嗯?」

  「你說我的唇好香、好甜,那麼你知道有個地方更香、更甜嗎?」

  「哦?哪裡呢?」

  「嗯……」真糟糕,如果要指出那裡,我非得張開雙腿不可,方才為了抵抗
他,我可是緊緊的夾住雙腿的。

  「哪裡啊?」靖堯並沒有完全停下動作,說完話,低頭又埋進我的的乳峰之
間,再一次用他靈巧的舌頭來在乳尖上回盤旋著。

  「啊∼你的舌頭真靈巧。」當他的舌尖滑過我的乳頭,身體微微顫了下,陰
道裡傳來一陣收縮,「如果這麼靈巧的舌頭在那邊的話……我……」本來是心底
的感嘆,卻不自覺得溢出口中,連自己都被嚇了一跳。

  「哪邊呢?」

  「就是那裡啊!」叫我如何啟口,我說了不是擺明接受他了。

  「這裡嗎?」靖堯的一隻手移到我的陰埠上,撫弄起上頭的細毛。

  最私密的部位被他這麼一摸,陰道收縮的更厲害了,甚麼時候身體變得這樣
敏感,「不是用手,用你的舌頭。」我居然這麼自然的說了出來,答案就要揭曉
了,不知怎地,突然有點捨不得了,如果他拒絕了,我真的要放棄嗎?可是不放
棄又如何?

  「用舌頭?」靖堯的語氣裡透著驚訝,強烈的失落感侵襲著我。

  「對,用你的舌頭親吻我的陰唇,就像剛剛吻我的唇一樣。」豁出去了。

  「嗯。」靖堯諾了聲,身體快速的往下移動。

  「你真的要……」我驚訝的抬起身體,還來不及反應,靖堯已經掰開我的雙
腿,把頭埋進我的兩腿間,當我反應過來,他的舌尖已經落在我的陰唇上,像一
道電流通過我的陰唇流向四肢,擊潰了我最後的一道堤防。

  靖堯用行動取代了言語的回答,我半抬著上身,清楚的看見他的舌尖在我的
陰部上舔舐著,雖然看的不是很清楚,可是由陰唇傳來的快感卻是不容忽略的。
看著他的舌尖來回的在陰唇上游移著,時而含住那凸起的小陰蒂含弄著,身體便
不由自主的顫動著,就連喉嚨也反射性的發出輕淺的喘息聲,「啊∼」

  也許是我的聲音和反應帶給了他鼓勵,他吸啜的動作更大,彷彿用整個嘴唇
覆蓋在陰唇上親吻著,調皮的舌頭甚至伸入陰道內,沿著陰道壁恣意的舔弄著。

  「啊∼啊∼」從未有過的異樣感受在陰道深處激盪著,雙腿不受控制的亂顫
著,我再也撐不住身體而仰躺下,輕輕的閉上雙眼,享受著靖堯給予的刺激,原
來對陰道口交是這樣美妙的滋味。

  靖堯的舌頭律動的速度愈來越快,我感覺整個人就像坐雲霄飛車一樣,快要
飛出去了,這種感覺讓我感到十分的恐懼卻又喜愛,這是我從未體會過的滋味,
我貪婪的享受靖堯的舔舐,可心底一個微弱的聲音突然又變得清晰。

  「他不是球球,他是靖堯。」這個聲音提醒著我不該再放縱了,就算靖堯願
意幫我口交那又如何,他仍然是別的男人。

  是的,我不該貪圖這一點享受,於是我挪動起身體,想趁著靖堯把注意力放
在陰唇之際抽身逃走。

  哪知他閒著兩隻手卻突然緊緊扣住我的雙腿,讓我動彈不得。

  此刻的陰唇整個籠罩在靖堯溫潤的嘴唇下,快感化作一波波的潮水從陰道裡
不斷湧出,彷彿聽到了嘖嘖的水聲從他的口中傳出,「天啦!」他在吸飲我的淫
水啊!

  「靖堯……」隨著身體的顫抖,就連呼喚他的聲音都跟著顫動著。

  「啊∼」聽到我的呼喚,他吸吮的動作變得更強烈,柔軟的舌瓣變得堅硬,
在我的陰道內來回抽插著,想不到短短三吋的舌頭,所帶來的快感不亞於那七吋
長的陰莖。

  此刻我的腦海裡一片空白,好像只剩下一個地方在運作,陰道裡不斷地湧出
熱泉,突然間一股巨大的能量,將熱泉噴發了出來,一道強烈的水柱噴薄而出,
身體激烈的顫動著,陰道裡強烈的收縮著、抽搐著。

  「噢∼」這不是我的聲音,而是靖堯的聲音。

  不知經過多久我的身體才緩和下來,當一切都平息後,發覺我的臀部浸潤在
一團濕熱的液體中,「那是靖堯的精液吧!」我心理想著。

  不對!靖堯的陰莖還沒插進我的陰道啊!那麼,這濕熱的液體又是甚麼,該
不會我撒尿了吧!那可糗大了。

  我連忙坐起身體,就看到靖堯一臉驚嘆的神情,兩眼注視著我的陰部,再一
看,他臉上都是透明晶亮的液體,透著房內昏黃的燈光微微發亮著。我從他的臉
上沾下一點液體,溴到鼻子前聞了聞,這液體無色且無味,應該不是尿液,那難
不成是我的淫水?再低頭看看我的大腿內側全是這樣的液體,一時間我不知該哭
還是笑。

  我居然潮吹了!

  弄清楚液體的來源後,我鬆了一口氣,但看到靖堯臉上的水珠正一點一滴地
從臉頰滑落,我不禁莞爾一笑,從床頭櫃上抽了幾張面紙,想幫他擦拭乾淨。

  「珈珈……」靖堯抓住我的手不讓我繼續。

  「你看你整臉都是……水,我幫你擦一擦。」

  「真的好香、好甜。」靖堯一臉滿足的笑著,還伸出舌頭把沾在嘴唇附近的
淫水舔進嘴裡。

  「呵呵∼」看到他的舉動可把我逗笑了,「真的好吃啊!那還有很多呢!」
說著我動動大腿,好像還有餘水又流了出來,我忙把大腿又闔上。

  「別,我來吃。」說罷,靖堯又一頭埋進我的腿間,開始吸飲這緩緩流出的
淫水。

  「噢∼你的舌頭∼噢∼我受不了了。」經他一挑逗,身體又酥麻起來。

  可正當我享受之際,他卻突然抬起身體,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企圖用另
一個頭來取代了舌頭。

  「你要幹嘛?」看著他腫脹的陰莖在眼前一晃而過,我驚慌的問著。

  「我要給妳一個孩子了。」靖堯笑咪咪的說著,然後抬起我的雙腿,低下頭
注視著我的陰部,眼神突然變得專注,表情也變得嚴肅,約莫兩秒鐘後,他把身
子往前用力一挺,或許是因為陰部過份濕潤,他的陰莖滑了一跤伏倒在毛茸茸的
陰埠上。

  經他這麼一衝撞,可把我從迷醉在口交的歡愉中給撞醒了,我怎能由著他再
繼續進行下去,我忙縮起雙腳,撐起雙手,我要逃走了。

  「啊!」他伸出大手一抓,抓住了我的大腿,一個使勁把我又拉回他身下,
我失聲大叫。

  「妳要去哪?」靖堯緊緊的壓住我的大腿,不讓我有脫逃的機會。

  「我……我要……」被他這麼一嚇,三魂少了七魄,一時間腦袋空白,竟然
啞口無言。

  鈴∼鈴∼鈴∼電話鈴聲在此時響了起來。

  「我要去接電話。」靖堯在電話響起的當口,忽然間鬆開了手,趁著這個空
隙,我像泥鰍一樣趕忙溜下床。

  「不要接。」靖堯突然又伸出手,他本想攔住我的腰,但滑了手,忙又伸手
一撈,就差一毫秒的時間,我被他伸手一拉,整個人又倒回到床墊上。然而電話
鈴聲仍持續的響著。

  「怎麼不接,說不定是叔叔打來的。」說著我堅持要去接電話,但他的手仍
緊緊拉著我不放。「靖堯……」

  「我要妳。」我赫然發現靖堯的臉上沒有了任何表情,「我要妳。」只是不
斷的重複著這三個字。

  我心底由然升起一股恐懼,身體打起寒顫,「我要接電話。」

  「我要妳。」靖堯不再只是說說,他轉過身子跳下床,便快速的抓住我的兩
條腿,橫在他的腰際,只見他將下腹往前一挺,直挺挺的陰莖便往前一撞,我慌
亂的抓著床單,將身子往後一縮,讓他又撞在我的陰埠上,但接連兩次的失利並
未讓他感到氣餒,反而更加抓緊我的大腿,以配合他的重新突刺。

  但意外的他減緩了速度,只是微微挺著下腹,用勃起的陰莖輕輕的碰觸著我
的陰道口,隨著他不規律的抖動,有一下沒一下的騷擾著我。

  電話鈴聲持續的響著,我卻沒辦法接電話,任由它繼續吵鬧著,可靖堯似乎
不那麼急切了,看著他的視線全匯聚在我的下腹上,隨時準備要衝進我的身體,
內心的恐懼便不斷的提高。

  「靖堯,你不能這麼作啊!」我在內心裡呼喊著,可是我不敢去破壞眼前短
暫的寧靜,只怕我一出聲驚擾了他,只要他稍稍一滑便要突破禁忌的。但是只要
他的陰莖待在我的陰道口,我就感受到威脅,所以必須先隔開彼此的距離,以策
安全。

  我小心翼翼的把手往另一個床沿伸去,緊緊的扣住,然後看了一眼橫在靖堯
腰上的兩條腿,從我剛才不再劇烈反抗後,靖堯抓著我的腿似乎也逐漸放鬆。這
不正是個機會,我只要藉著床沿的支撐,再迅速的將兩腿往他小腹一頂,我就可
以得到一個安全的姿勢。我想他只是一時衝動,只要有機會緩和一下,他不至於
再強迫我的,要不然昨天我不醒人事之時,他怎麼不動手。

  電話鈴聲仍在響著,我得趕緊動作了。

  輕輕的吁了口氣,緊了緊扣在床沿的手指,準備把兩條大腿往內一收,誰知
腳一軟,原本被靖堯硬撐起來的臀部,忽然往下一沉,失了重心,忽然間一個堅
硬灼熱的物體,噗哧一聲竟捅進了身體裡。

  「啊!」我和靖堯同時驚呼一聲,電話也在剎那間停止了。

  「我是妳的男人了。」靖堯微笑的看著我,一臉的喜悅。

  我還在驚慌失措中尚未清醒,剛才究竟是怎麼了?我不是要擺脫他,怎麼把
他引了進身體來,真是弄巧成拙,這下我是徹底的失貞了。我是一個不貞的女人
了,我對不起我最愛的丈夫,這一刻我想死的念頭都有,我頹然的閉上雙眼,彷
彿在期待這一切只是夢,當夢醒後能夠慶幸的說這只是一場夢而已。

  「珈珈……」靖堯開口呼喚我。

  「叫我嬸嬸。」我大聲斥喝著,我想責罵他,卻提不起勁,只能勉強堅持這
個稱呼了。

  「嬸……嬸……」靖堯本欲開口,可我橫了他一眼,他又把嘴閉上,連頭也
低了下去,卻把我兩條大腿又抓的死緊,不預警的便擺動起身體。

  「啊!」當靖堯一動,他的陰莖便往陰道內衝撞著,一陣快感惹得身體顫動
了下,「你快點放開我,我們不能一錯再錯的。」這顫動的感覺給我帶來了強大
的恐慌,更加的證明我已經失貞於他,但我又怎能放縱自己,繼續他身下婉轉吟
哦,放浪行駭。

  「不、我不會放的,我要給妳一個孩子,我要徹底擁有妳。」靖堯劇烈的搖
著頭,更加快了臀部的擺動。

  「噗哧……噗哧……」的聲音從兩人交會處不斷的傳來,像一波波浪潮襲向
身體的深處,我想要抗拒,可是身體卻不由自主的迎合著,好像臀部已經不是我
的,我想疏離它卻不斷的親近。

  鈴鈴鈴∼電話鈴聲又再度響起。

  「嬸嬸,電話。」

  我身體下意識的動了下,我想去接電話,可是……我……有何面目去見球球
呢?可是電話鈴聲忽然變得急促,讓人整個煩躁起來,一想到電話那頭是遠在異
地的丈夫,我怎能由著它響,如果再不接,只是球球要擔心了。

  「叔叔打電話來了,妳不接嗎?」

  「那還不放開我,我要去接電話。」

  「我抱妳去接電話。」靖堯毫無預警的把我抱了起來,然後便往客廳走去,
他每走一步,我就覺得陰道裡有個東西頂著我。

  當我回過神來,才赫然想起靖堯的陰莖還在我身體裡面,他竟然就這麼抱著
我走到客廳,還幫我拿起話筒直接湊到我耳邊,讓我連罵他的空檔都沒有。

  「喂……珈珈……」電話裡傳來球球的聲音,一聽到他的聲音,眼淚竟然就
從眼角滑下了,「喂,珈珈……還是靖堯?」

  「是我。」我抖擻起精神回覆球球,我不能讓他發現家媯o生了什麼事。

  「怎麼老半天不說話?」

  「剛剛喝水嗆到了,一下說不出話來。」

  「小心點啊!連喝水都會嗆到。」

  「嗯,你怎麼現在才打電話來?」我伸手抹去眼角的淚水。

  「我昨天有打啊!靖堯說妳睡了,我就沒讓他叫醒妳,現在中午了,我想妳
也該醒了,我從早上就一直開會開到現在,等會要和幹部們去吃飯,這邊是一團
亂啊!所有幹部全部停止休假,我也要趕快熟悉狀況,趕緊把問題解決,我就可
以回家了。」

  球球劈哩啪啦的向我報告他那邊的情形,而我的眼淚就淅哩嘩啦的落下來,
想止也止不住。

  「球球,我愛你。」我有些哽咽的說著。

  「妳怎麼了?」球球驚訝的問著。

  「沒有,我只是想……想跟你說愛你而已……」我忙將話筒拿遠些免得球球
聽到我吸鼻子的聲音。

  「小傻瓜啊!我很快就回去了,不要太擔心,這裡的姑娘啊!沒一個比得上
妳的。」

  「啊?你怎麼知道,難道……」順著球球的我故意的問著,我又怎麼可能去
懷疑球球呢。

  「昨天晚上江總給我接風,找了間豪華酒店,說起來真是恐怖了,每個畫的
花枝招展的,又很會獻殷勤,不過啊!對我是沒用,我的心裡面啊!只有我的老
佛爺。」

  聽到球球的心情告白,我的鼻頭又是一酸,我的身體此刻可是和靖堯緊緊黏
在一起的,此時此刻想擺脫他更是不易,雖然只能由著他抱著我,而且還是這麼
尷尬的姿勢,那麼我不抱他總行了,看他力氣有多大,手酸了總要放下我的。

  「對了,儀芬的老公不是在國外嗎?」

  「是啊!他怎麼了?」

  「他好像是作xx零件的,正好公司需要的量滿大的,我這裡沒他的電話,
我記得你有儀芬的電話妳幫我找看看電話。」

  以我目前的情形根本是寸步難行,看來只能晚一點在幫球球找了,「晚點我
找找看,再……」可我話未說完,球球便迫不急待的搶著開口。

  「現在就幫我找好嗎?等會我就可以跟他聯絡了。」他的口氣有點急,看來
是迫在燃眉。

  「啊?現在?」可我是有心無力啊!

  「嗯,妳把客廳的無線拿著,妳一邊找我一邊跟妳講話。」

  「好。」不好又怎麼地,我恨恨地看著靖堯,腦海裡轉了轉,通訊錄好像是
在梳妝台的抽屜裡,「好像在房間裡,我現在到臥房去幫你找。」說著捏了靖堯
的背一下,他抱著我轉過了身,絲毫沒有放我下來的意思。他一步步的往書房移
動,但是他每走一步,我就感覺到陰道裡有幾千隻螞蟻在鑽動似的奇癢無比,我
推著他,他卻絲毫沒有放我下來的意思,我卻有口難言,甚麼話也不能說,極力
的忍受,每走一步所帶來生理上的快感和心理上的痛楚。

  「昨天妳去看小表妹的兒子,可愛嗎?」球球問著。

  「嗯……可愛……可愛極了。」一說話差點就穿幫。

  「什麼時候我們也生個寶寶來玩一玩,昨天遇到到大陸的幾個台幹,說起他
們的孩子來各個笑得開心啦!還給我看寶寶的相片,亂可愛的,我們的小孩一定
比他們可愛百倍……」

  「真的嗎?你真的那麼想要一個寶寶?嗯?……」最後那一聲是我勉強化呻
吟為一個問號的,好不容易走到了房門口,陰道在這樣不斷的磨蹭下,我好幾次
都要忍不住的叫出聲來。

  「想啊!當然想啊!我還想……」球球的聲音突然變小,「還想吃妳的母奶
呢!哈哈∼」說還那令人臉紅的想法後,球球才放聲大笑。

  「你呦……」聽了球球的話,我格格的笑著。

  走進臥房裡,往右轉就可以看見我的梳妝台,看見諾大梳妝鏡裡,我和靖堯
赤裸裸相擁著,那清晰的畫面鐵證如山的指控著這個房間裡的女人背著老公偷漢
子了,而那個人還是她丈夫的親姪子,我羞愧的忙將頭轉向另一邊,如果可以我
真立刻逃離這裡。

  靖堯的腳步倒是一步也不停歇的往前走,直到梳妝台前才停了下來,我們兩
個人就側站在梳妝台前,本來我想把手一伸就可以拉開抽屜拿到我要的東西,所
以我連頭也沒敢轉過去,可手撈了個空,想是靖堯的個子高便把手再往下壓,這
一壓,身子忽然失去平衡,靖堯連忙扶住我的身體,而他的陰莖忽
然猛烈的在我身體裡頂了下,直攻我的花心,一聲不受抑制的呻吟就這麼出口。
   「啊……」

  「珈珈,妳怎麼了?」聽到我的叫聲,球球焦急的詢問著。

  「我……」身體突然一陣發熱,卻是出了一身的冷汗,我怎麼解釋這沒來由
的尖叫聲,「我……」豆大的汗珠從額上滑落。

  「怎麼了?」球球繼續追問著。

  「我……」我卻甚麼話也說不出來,難道要我據實以告,那可不成。

  「是不是跌倒了啊!」我未及回答,球球逕自猜測起來。

  忽然間眼角餘光看到了梳妝台的抽屜,方才就是要去開抽屜,所以身體才失
去平衡,「痛死了,我給抽屜夾到手了。」儘管球球看不見我這裡的景象,我還
是煞有介事的甩了甩手,可隨著手的晃動身體也連帶的搖動著,越發覺得靖堯在
我體內的那根肉棒插入的更深,驚的我忙停止動作。可靖堯卻忽然緊緊抓住了我
的臀部,讓我反射性的又尖叫一聲,「啊!」靖堯似乎還不肯罷休的連翻的把下
身往上頂了頂。

  「怎麼了?」球球又焦急的問著。

  「沒事,不小心把手甩到桌角了。」就在我向球球解釋的當口,覺得靖堯摟
著我的臀部的手鬆開了些,陰道裡擁擠的感覺好像也正逐漸的消失。

  「把手怎麼了?」

  心一慌連話都說不好了,「給抽屜夾到痛啊!我就甩手啊!沒注意到又給碰
到桌角……」我一邊解釋著一邊惡狠狠的瞪著靖堯,這會球球在電話那端,我是
有甚麼脾氣都不能發了,偏偏他還趁機吃我豆腐。

  球球這是引狼入室了,我心理暗問著,『球球啊!你可知道你老婆現在給你
最疼的姪子欺負了?』要是有一天球球發現這個秘密,不知道有多懊悔,到時只
怕殺了靖堯也不足以洩忿。

  殺?想到這個字,身體忽然打了個寒顫,忽然有一絲不忍,這時陰道裡好像
有股溫熱的液體,從我和靖堯的身體交合處流了下來。

  他不會是射精了吧!我稍稍抬頭瞄了一眼,靖堯的臉紅的蘋果似的,證實了
我的猜測,他仍然抱著我不肯放手,可下體緊繃的感覺逐漸消失,忽然有種空虛
的感覺,甚至還有點失落,對於自己這樣的情緒,感到莫名的恐慌。

  我快速的翻找著抽屜,總算在一本名片簿裡找到儀芬給我的名片。「名片找
到了,我念電話給你聽,xxxxxxxx。」

  「抄好了,我也得掛電話了,妳要擦藥啊!」球球還不忘叮嚀我要擦藥,真
是窩心啊!

  「嗯嗯,會的。」眼眶裡的淚珠又滾了下來,滴在我的手背上。

  「啵∼」在球球的飛吻裡結束了通話,掛斷電話後,把聽筒擱在桌上,緊繃
的神經稍稍得到放鬆,但心情卻無比的沈重。

  「還不放我下來,你要抱到幾時?」我沒好氣的說著。

  「不放,等我把孩子給了妳才放。」靖堯倒是依照順序給我回答了。

  「不要再胡鬧了,快放我下來,不然你以後休想我再理你了。」也只能這樣
了,又不能趕他走,那樣球球會起疑心的。

  「只要能完成妳的心願,就是一輩子不理我我也認了。」靖堯認命的說著。

  到現在他還是說他這麼作只是想給我一個孩子,誰會相信呢?

  「不用你雞婆,我和叔叔自己會生,再說……你剛剛已經……已經……」我
幹嘛跟他爭執呢,難道他自己不知道他剛剛已經射精了。

  「我……還要……」靖堯結結巴巴的說著,我感覺到陰道彷彿又漸漸的被撐
了開來。

  「你說只要給我孩子的,剛才就已經給了,你還想怎樣啊!」我真是哭笑不
得,最讓我難堪的是我的陰道好像收縮了下,把他的陰莖緊緊的環抱著。

  「我還要讓妳快樂。」

  「不要你多事,你快放我下來。」看著他厚顏無恥的說著,我大聲命令著,
身體也努力的掙扎著,「啊!」可每掙扎一下,陰道裡就像有根針扎到似的,胡
亂顫動著。

  「不放!」靖堯拗執的說著,把我的臀部摟的更緊。

  「算我求你了,放過我吧!你要喜歡做愛,你就去找個女朋友吧!我是你的
嬸嬸啊!我們不能作這樣亂倫的事來,要給人恥笑的。」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不聽
使喚的收縮、吸啜著靖堯不斷漲大的陰莖,好像在跟自己作對。

  「我只要珈珈妳,不要其他的女人,我們的事不會有人知道的,只有妳知我
知。」

  「妳……」我被他氣得說不出話來了,可不知怎地,想到他說『只要我,不
要其他女人』怎麼心裡竟有一種甜蜜欣慰的感覺,我是怎麼了?

  「珈珈……」靖堯的聲音輕柔的呼喚我的名字,雙手將我摟得更緊,他結實
的胸肌畫著大圓般的撫弄著我的乳頭,稍稍移動了身體,這一移動,又引起我身
體裡一陣騷動。

  「靖堯……我要怎樣才能阻止你啊!」多麼無力的問話,更像是助紂為虐。

  靖堯並沒有回答,托著我的臀部,轉過身面對著我的臥床前,提起他的一條
腿,單跪在床緣上。

  「你要幹嘛?」看著他的舉動我驚慌的問著。

  靖堯睜大了眼訝異的看著我,一臉無辜的模樣,讓人想把他痛扁一頓卻又捨
不得下手,看到他被我打的紅腫的臉頰,心底就泛起一絲不舍,該擦藥的是他。

  「你是不打算放我下來了,怎麼也不肯放是嗎?」

  「嗯。」靖堯點頭如搗蒜,陰道裡的小頭彷彿也跟著跳動著,引起了小小的
騷動。

  「不能在這。」我轉過頭望了身後的牆壁上,懸掛在上頭的結婚照,連忙羞
愧的轉回頭,我的身體已經不乾淨了,又怎能繼續玷污這一塊我和球球專屬的聖
土呢!

  「到我房裡。」靖堯似乎也明白我的想法,立刻收回了腿,摟緊了我,快步
的往他的臥室移動。

  「噢∼」要命啊!他這樣快速的移動著,任陰莖在我的陰道裡上上下下的跳
動著,一再的刺激著敏感的花心,抑制不住的呻吟,就一直從口中發出,「噢∼
走慢點,我受不了了。」

  「就到了。」眼看已經來到他的床前了。

  「可以放我下來了吧!」我有氣無力的說著,感到虛脫。

  「妳不跑我才要放開妳。」這小子還跟我談條件。

  「我跑得了嗎?」我沒好氣的說著。

  和他的目光交會了一會,他終於肯把我放在床上,然後退出了他的陰莖。

  「對不起啊!我弄的妳不舒服了。」靖堯內疚的說著,直挺挺的站在床邊,
連小傢伙也筆直的挺立在那一團黑茸茸的陰毛上,陰莖上還有晶亮的水珠。

  看他離我有段距離,我又興起逃跑的念頭,可身體卻不聽使喚,一動也不想
動,甚至有個地方空虛的不斷收合著,好像想要呼喚甚麼似的。

  「嬸嬸下面的嘴唇好像在說話啊!」經靖堯這麼一說,我才發現他還撐開著
我的腿仔細的瞧著我的下體。

  羞死人了,我忙想將大腿合攏,卻無法如願,只得伸手去遮擋住我的下體,
「看甚麼呀!」臉上一陣熱,心也一陣亂跳。

  「那我來了。」說話的同時他已經提槍上陣。

  「啊∼」不知道靖堯是故意的還是不小心,明明已經進去過,卻還對不准,
一個滑溜又過了頭,直撞上我的陰蒂,幸好淫水夠溼潤,只是稍稍擦過,非但沒
有造成疼痛,反而因為摩擦而造成快感。

  「呵呵∼」我忍俊不住的笑出聲來,我的小靖堯果真是一個小處男,不知怎
地,意識到這一點,莫名的開心起來。

  「再來一次。」靖堯可是一點也不開心,先是有些頹喪,但立刻重拾信心,
他又將身子一挺,準備衝刺,這一回可就不偏不倚的直直鑽了進去。

  「啊∼」當他的陰莖通過陰道口時,一種滿足感的填滿了我的身心,我再也
抑制不住的吟哦出聲。但雙手忙又伸了出去,想推開他,可他已經是登堂入室。

  罷了∼趕走心底所有反對的聲浪,頭都洗了一半了還能不洗完嗎?

  「噢∼」當他的陰莖直直插到了底,完完全全的進入我的陰道裡,靖堯發出
了呻吟,我瞇著眼偷偷的瞧著他,只見他雙眼微微半閉著,面上顯露出極其陶醉
的神情。

  他初時並不太敢有所動作,反而是我的陰道仍然持續的收縮著,一口一口的
吸吮著他的陰莖,他臉上的神情依舊是陶然忘我的,我突然有些期待當他達到高
潮時又會是怎樣的表情。

  我閉上雙眼,靜靜的躺著,由著他在我的身體裡緩緩的抽插著,但他始終是
不急不徐的,有時一下插的進來些,陰道裡便劇烈收縮起來,但有時又偏離了角
度,搔不到癢處,弄得我心癢難耐,渾身不自在,臀部便不自覺的調整角度迎合
他的動作,渴望得到滿足。

  做愛是人性的本能,當他感覺到我臀部的動作,他便慢慢地抽插起來,先是
中規中矩的慢進慢出,漸漸地,嚐到了性愛的美妙,明白陰道帶給陰莖的快感,
他抽插的速度便越來越快。

  「噢∼天啦∼原來做愛是這麼美妙的事啊!」靖堯一邊抽插一邊呻吟一邊讚
嘆著。

  「是啊!所以你該交一個女朋友了。」或許是習慣性的要他找女友了,竟然
在這個時候,他還在我身體裡面時,要他去找別的女人,鼻頭莫名的酸了下,他
終究是屬於別的女人的。

  「我只要珈珈,不要別的女人。」靖堯的語氣相當的真摯,讓我莫名的感動
起來。

  靖堯把我的腿放了下來,慢慢的調整姿勢,然後伏在我身上,他用雙手撐著
他的身體,像是伏地挺身的動作,一上一下的來回俯臥,「這樣舒服嗎?」他輕
聲問著。

  「嗯嗯嗯。」我連聲應道,豈只舒服,他這樣的姿勢,正好抵到了我的敏感
點,「啊∼啊∼啊∼」隨著他的一起一伏,我的身體又開始胡亂顫抖,「啊∼」
太刺激了,我連呻吟都來不及,忙抓著他的手臂,深怕自己會彈了出去。

  「我弄疼妳了嗎?」大概是聽到我那種既痛快又痛苦的呻吟聲,靖堯停下動
作憂心的詢問著。

  「不疼,不疼,你別……停啊∼」我在胡說甚麼啊!我竟然要他繼續。

  「真的不疼?」靖堯很認真的看著我再確認一下。

  「真的不疼。」甚至有種舒服的感覺,我已經身陷其中不可自拔了。

  「那就好。」他開始恢復了動作,但不敢一下子動作太快,一拍一拍的上下
伏動著。可這樣的動作太慢了,沒有了剛剛的刺激,我不自覺得伸出手,一把托
住了他的臀部,光滑細緻的觸感從手心直達心窩,讓我也愛不釋手,把另一隻手
也伸了過去,在他的臀部上來回摩挲著。

  「妳吃我豆腐啊!」靖堯戲謔的說著。

  「我不只吃你豆腐,還吃你的香腸呢。」說著有意識的把陰道收縮了一下。

  「噢嗚∼」靖堯反射的呻吟著,倒是如我所願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噢∼」那種扣人心弦的感覺又回來了,我緊緊的抓的他的臀部,隨著他的
持續刺激,抓著他臀部的力道也越來越大,彷彿指尖都以陷入他的嫩肉之中。

  「啊∼」也不知靖堯是因何而叫,是痛?還是快?

  他抽插的速度越來越快,而始終仍是保持著伏地挺身的姿勢,就這麼起起伏
伏不知做了幾百下,年輕就是本錢,球球知道這姿勢我最爽,可是到底是有點年
紀了,能作個幾十下,已屬不易,可靖堯竟然樂此不疲,絲毫沒有停歇的意思。
反而是我,連翻的刺激身體已經不知痙癵了幾回,只覺人已經虛脫。

  「我不行了。」我鬆開了抓著他臀部的手,四肢無力的攤在床上。

  「那我射了。」

  聽到他這句話,不知哪來的精神,我又抬起臀部迎合著他,刻意的收縮著陰
道,也不知管不管用。聽到他一聲聲急促的低吟,我凝視著他的臉龐,他緊緊皺
著眉頭,俊美的五官全糾結在一起,隨著最後的重力一擊,我彷彿也感覺到陰道
裡被一股灼熱的精液澆灌著。隨著精液的射出,他到達了高潮的巔峰,呻吟變得
緩慢,只剩下一聲細長的呼氣聲,然後停下了動作。

  我繼續注視著他,原本緊繃的表情已經全然放鬆,此刻的他應該是全身鬆懈
的吧!可他還是撐著自己的身體,調理著呼吸。

  我伸手摟住他,示意他伏在我身上,歡愛之後我最喜歡的就是擁抱彼此。

  「不行啊!我太重了,會壓痛你的。」

  我看著他搖搖頭,只是用再一次的施力暗示他,原來他是擔心會壓疼我,所
以一直撐著自己的身體,真是好溫柔的一個男人。

  「嗯。」他諾了聲,慢慢的伏下身體,但本能的還是施了點力支撐著,沒有
壓在我身上。

  我緊緊的抱住他,我生命裡的第二個男人,也許還是我未來孩子的父親,這
到底是命運的安排還是上天的捉弄?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