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Sorry, your browser doesn't support Java(tm).

唉呀呀!

實在是不好意思
我只更新了論壇的文章
網站裡的還未更新啊!
我說呢
怎麼老說我跳票呢
這就補上補上

那既然有人專在此看文
那也別忘了
在此回應喔!

祝大家賞文愉快!

 

             十八、篇名未定

作者:淫心
日期:2006.07.31

  「嬸嬸……妳看怎麼樣?嬸嬸……」

  「啊?怎麼了?」我竟然看的失神了,讓靖堯一喊我忙收斂心神,應該沒被
他發現吧!

  「我說我給妳送便當去公司好不好?」

  原來他問這事啊!我怎麼搞的呀!色咪咪的,跟個色狼一樣,居然盯著人家
的下身猛瞧。

  「這太麻煩了……」我加班是為了躲避他,如果還讓他送飯給我,那不是多
此一舉。

  「不麻煩的,就怕等下加熱好的餐盒變味了,妳吃不習慣了。」

  「應該不會差到哪去吧!」我對靖堯的手藝倒是滿有信心的。

  叮的一聲,餐盒已經熱好了,靖堯戴上隔熱手套,把熱騰騰的餐盒取出,並
為我取了付碗筷。

  「可惜沒有湯啊!」靖堯對著餐盒惋惜了一聲。

  「可以了可以了,天氣涼,你快去穿個衣服吧!免得著涼了。」當他裸露的
胸膛不斷的在我的眼前出現,我就感到有些不自在,一想到這樣結實的胸膛,曾
經和我柔軟的胸脯緊密的接觸過,體內就引起一陣騷動。

  「不會的,剛洗好澡還有點熱,透透風,涼快些。」靖堯倒是一點也不覺得
尷尬,還把餐廳的燈光給打開了,自在地拉開我對面的座椅坐了下來。

  他這麼一坐,我看的更清楚了,他胸前鼓起的肌肉隨著呼吸上下起伏著,兩
個小小的乳頭,好像逐漸硬挺起來,「不知道他的那話兒是否也是挺立的?」腦
海裡忽然浮現了這樣的猜測,我怎麼老有這些荒唐的念頭。

  「還是去把衣服穿上吧!你這樣看著我,我怎麼專心吃飯呢?」突然覺得沒
什麼胃口了,倒是胸口有些悶悶的,心情有些浮躁。

  「好吧!那我去穿衣服。」靖堯皺了下眉頭,有些心不甘情不願的說著,顯
得有些失落。他站起身來,走到我的面前來,「我去穿衣服了,妳要吃飯啊!」
真像個管家婆啊!還不忘叮嚀我。

  「呵呵∼」我笑了笑,自然的又轉頭看他,這一看不得了。

  我坐著他站著,當我的視線平移到他的身體上,發現在他下腹部份的白色浴
巾好像有些隴起,腦海裡立刻浮現出靖堯那雄壯的陰莖昂然的抬著頭。我眨了眨
眼,那地方依然是高高的隴起,而靖堯似乎沒有要走的意思,居然就這樣挺著下
腹,站在我身旁一動也不動。

  「你幹嘛呀!還不去。」我又催促了聲。

  靖堯並沒有立刻動作,仍然杵在原地,他呼吸的聲音越來越急促,身體也跟
著劇烈起伏,受到他的影響,還有在我腦海裡交錯出現的畫面,我的呼吸也開始
紊亂了起來。

  傻瓜也知道他的暗示,如果不是因為他曾經承諾過,只怕我已經成了他的盤
中飧了。

  「快去啊!會著涼的。」我怕再在僵持下去會演變成怎麼樣,我都不敢想像
了。

  「嬸……」靖堯仍就不死心。

  「去吧!」

  「唉……」靖堯輕嘆了一口氣,轉過身去。

  當他一轉身忽然覺得我的胸口一窒,有一種氧氣被捲走的感覺,我並不想他
走,我意識到內心裡有這樣的一個念頭,意隨念走,我突然伸出手拉住了圍在他
身上的浴巾一角,可靖堯已經踏出步伐準備回到臥室去換衣服,他走了兩步,浴
巾便脫離他的身體,靖堯光潔的臀部便裸露在我眼前。

  「啊!」我吃驚的叫了一聲,我居然把他的浴巾扯了下來,我像個犯了錯的
孩子,心一陣慌亂,忙將浴巾往一旁的椅子上扔去。

  「嬸嬸……」靖堯大概也察覺到浴巾被我扯下來了,訝異的轉過身來,驚喜
的凝望著我。

  「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怎麼會伸手去拉的浴巾,這……

  「那就是有意的嘍!」靖堯笑咪咪的說著,挺立在下腹上那個紅咚咚、硬梆
梆的小傢伙好像也很興奮的跳動著,腳步又往我這逼近了些,眼看已經兵臨城下
了。

  「不是的,不是的,我……我可沒允許啊!」對於他的反應和舉動,我慌張
的回答著。

  「不允許?」靖堯停下了腳步,一臉疑惑的望著我。

  「嗯,我可沒有允許你做什麼喔!我現在要吃飯了。」我只要咬著他的承諾
不放就行了,我忙轉過頭,扒起餐盒裡的飯菜。

  「噢……,嬸嬸,妳不能這樣對我啊!」靖堯的聲音聽起來很哀戚。

  「我哪有怎樣啊!」我不認帳你又奈我何?

  「妳扒光了我,還不想怎樣嗎?」

  「我……我說了嘛!我不是故意的。」我兩隻眼睛緊盯著餐盒,絲毫不敢亂
動。

  「呼∼呼∼」靖堯重重的喘著氣,「嬸嬸……珈珈……」靖堯繼續哀求著,
連稱呼都改了,「我要妳。」但最後三個字可是霸氣十足。

  他強悍的語氣讓我震撼了下,連忙接口道:「不行的,我說過了。」我的態
度也是十分強硬的。

  「那妳剛剛為什麼……為什麼把我的浴巾扯掉?」靖堯的語氣很有興師問罪
的意味。

  「我不是故……」

  「妳是存心的,因為妳也想要我。」他阻斷我的話激動的說著。

  「不是的,我沒有。」我拼命的搖著頭否認靖堯的話。

  「珈……」他的聲音又變得溫柔,也知道我向來吃軟不吃硬了。

  我繼續吃飯不理會他的哀求。

  「珈……」靖堯不死心的繼續叫著。

  「不要叫了,沒用的,我不會答應的。」我是吃了秤坨鐵了心了。

  「那我怎麼辦?妳把人家惹起來了。」靖堯的聲音聽起來有些埋怨了。

  「什麼怎麼辦?你自己辦啊!你不會打手槍嗎?自己……自己打就好了。」
我替他想的一個很妥善的解決之道。

  「嗯?」

  我突然很好奇靖堯此刻的反應,稍稍的把頭轉了過去,瞄了靖堯一眼,發現
他的臉紅的像蘋果一樣。這倒是奇怪了,剛才他剛轉過身來時已是一絲不掛,可
卻沒有絲毫害羞的跡象,可怎麼這會一張俊俏的臉倒像個害臊的大姑娘。

  「嗯,你就坐到沙發上去,我在這看你打手槍。」這樣的欲望倒是越來越強
烈。以前我月經來的時候,球球就只能打手槍發洩,倒是最近因為公司忙,就我
來月經來他也睡得自在,我已經很久沒見過球球打手槍了,想起星期一球球在電
話那那端打手槍的畫面,令人感到興奮無比啊!

  「嬸嬸啊!這我……」靖堯結結巴巴的不知想說啥。

  「去啊!坐在沙發上。」我繼續導引他。

  「快去嘛!誰讓你星期一讓我在叔叔面前差點出糗,要是被叔叔發現了,我
們倆都不要命了。」說著說著我的火氣倒是上來了,「趕快過去。」從誘導到命
令,我的口氣變得強硬。

  「真的要啊?」靖堯還帶著疑惑探問著。

  「當然啊!你不就想發洩嘛!去,在沙發上打給我看。」

  「嬸嬸真想看?」

  「嗯。」我興奮的點點頭。

  「那……嬸嬸要叫給我聽喔!」

  「還跟我談條件?」我大聲的吼著。

  「我想聽嘛!」靖堯被我一吼,像小媳婦似的小聲說著。

  「少囉唆,快點去。」

  靖堯面色為難又無奈的走到沙發前,面對我的位置坐了下去,那興奮的小傢
伙絲毫不受影響的依然挺立著。

  光線有些昏暗,僅靠餐廳的光源看得不是很清楚,我走到牆邊把客廳的燈開
的大亮,突來的強光讓靖堯瞇起了眼,隨後才又慢慢睜開了雙眼,那看似睡眼惺
忪的眼眸,更平添幾份慵懶的魅力,讓人一時不忍移開視線。

  「嬸嬸……,真的不和我一起做?」靖堯不死心的詢問著。

  「我現在只想看你一個人表演。」我雙手交叉在胸前,一付等著看好戲的模
樣。

  「那……我……開始了。」靖堯吶吶的說著,然後用右手握住了陰莖,緩慢
的上下套弄著,沒想到他已經一手握住陰莖了,卻還露出半截在外頭,不經丈量
還真不知道他的老二到底有多大,就這長度少說也有二十公分吧!

  靖堯的眼光先是盯著我瞧,可不知怎地突然閉了起來,是因為害臊嗎?真有
意思了,前兩回強佔我的時候,怎麼不知羞恥,現在卻害羞起來,真是搞不明白
啊!

  我緊緊盯著靖堯套弄著陰莖的手,他機械式的擺動著,只是一上一下的套弄
著,看了會我開始覺得有點乏味。

  「靖堯。」

  「嗯?」聽到我的呼喚,他睜開了眼,停下了手裡的動作,好像有股想站起
來的衝動,但隨即又穩住了。

  「別光這樣弄啊!摸摸那個……那個……」哎呦!怎麼說呢。

  「哪個?」靖堯一臉困惑。

  「就……龜頭啦!」好不容易把這個羞人的詞彙說出口了。

  「啊?這……」靖堯面露難色,稍稍遲疑了半晌,我也不好再催促,只好靜
靜等待。

  只見他又低下頭去,握起陰莖套弄了兩下,我正想糾正他,發現他已經伸出
拇指在光滑柔軟的龜頭上輕輕撫摸起來,「這……樣嗎?」靖堯吶吶地問著。

  「嗯嗯。」我點點頭,專注的看著他的動作,他持續的摸著,可是動作依然
單一沒有變化。「奇怪了,男人不是常常打手槍,怎麼摸槍的技巧就一種啊?」
我在心裡納悶著。看著他笨拙的動作,忽然有股想去撫摸的衝動,但他的動作雖
然單調,可我卻看的心馳神蕩,身子裡好像有把火燃燒著,覺得渾身都搔癢了起
來。

  靖堯繼續摸著那紅腫的龜頭,在他的撫弄下顯得越發光亮,他就時而套弄著
莖身,時而撫弄著龜頭,時快時慢,身體也從緊繃變得鬆懈,除了套弄陰莖的手
在用力之外,覺得他的身體全然放鬆的仰躺在椅背上,他雙目微闔,面帶微笑,
表情是那麼的怡然自得。

  看他如此的自在、享受,我竟忍不住伸出一隻手摸上自己的乳房,輕輕撫弄
著不知何時挺立的乳頭,這一摸感覺身體得到了一種滿足,卻又貪婪的像得到更
多,連另一隻手也撫上了另一個乳房,我邊摸邊留意著靖堯的舉動,一是繼續欣
賞他打槍的表演,一是以防他睜開眼發現我的動作。

  「嗯……」摸著摸著,一聲呻吟竟脫口而出,我驚慌的從迷醉的情緒中清醒
過來,慌張的看了靖堯一眼,發現他已經睜開大眼,直勾勾的凝望著我。

  「糗大了,不是叫他看見我自摸的動作了吧!」我心裡慌亂的揣測著。

  靖堯看著我沒有開口,卻鬆開了握著陰莖的手,然後將臀部抬了來抬,陰莖
也隨之晃了晃,好像在向我招手。

  面對如此誘人的勾引,我實在不想抗拒了,可是我又怎麼能一錯再錯。我連
忙轉開頭,不去看靖堯那結實的胴體,不看那勃起的男性象徵,可那雄壯威武的
巨蟒卻在我腦海中盤旋揮之不去。

  「不行了,我得找地方躲起來。」我警告自己,趕緊站起身來,可當我起身
的同時,靖堯也站了起來。

  我瞥了他一眼,便向臥室的方向直奔了去,可靖堯卻先我一步跑到臥房前堵
住了我的去路。

  「我……吃飽了,我想睡了。」我先開口解釋。

  靖堯沒開口,可身體卻向我逼近,為了避免觸碰到他,我連忙後退一步,他
卻得寸進尺,一步步的向前,我只得一步步的退後。

  「你要幹嘛呀?」我驚問著,可這不是明知故問。

  靖堯依然沉默,只是繼續保持前進。

  不知怎地,當他不說話時,恐懼就會油然而生,好像有一種無法操控的局勢
又要發生了。不行,我不能再讓這樣的事情發生了。可若我跑他一定又抓住我,
甚麼承諾怕是丟到腦後了。

  我一退再退,又退回了客廳,不知不覺已經退到沙發前了,他一個壓迫,我
一屁股坐進了沙發裡,他也跟著在旁邊坐了下來,把臉緊緊的靠著我。

  「別鬧了,我不跟你玩了,明天我們都還要上班呢,回去睡覺吧!」我嚴肅
的說著。

  「那天,妳就在這解開我的襯衫,妳還摸我的胸膛,還……」他突然停下話
來,卻將上身往上一挺,把那硬挺著的小小乳頭停放在我的唇邊,「還……舔他
呢。」猝不及防的他把乳頭往前一送,碰到了我唇。

  「啊!」我驚慌的一喊,卻正好一口含住了他的乳頭,舌頭竟然就直接舔起
他的乳頭。

  「噢∼」靖堯低吟一聲,身體也跟著顫抖了下。

  這酥人心扉的男性呻吟,徹底的瓦解了我一直以來的防備,我張開雙臂,將
靖堯緊緊摟住,縱情的吸吮著他挺立的乳頭,靖堯也將我緊緊的擁抱住,「我好
喜歡妳啊!珈珈。」一句深情告白在此時說了出來。

  雖然這是我早就知道的答案,可是從他口中第一次說出來,卻叫人感動莫名
啊!我鬆開了他的乳頭,輕輕的拉下他,在他額頭上輕喙了下,「小傻瓜,我怎
麼會不知道你對我的心意呢,可是我甚麼也不能給你啊!」對他我充滿了憐惜卻
也萬分無奈。

  「我只要能在妳身邊就好了。」

  「可你不可能一直留在我身邊的,總有一天……」想到這裡,不由得感傷起
來。

  「只要妳不趕我走,我不會離開妳。」靖堯信誓旦旦的說著。

  「我怎麼捨得趕你走呢?」我緊緊的摟著他,將嘴唇移到他的唇上,當四片
灼熱的唇碰在一起,再也毫無顧忌的親吻著、吸吮著、勾纏著彼此,靖堯靈巧的
舌頭再一次糾纏著我的丁香小舌,彷彿要吃掉我的舌頭似的,但卻又輕柔無比,
柔情似水。

  當四片唇緊緊相依,兩片舌交織在一起,我再也不能否認他已經進駐我的心
房了,當我酒醉將他誤當成球球時,就以註定了我們背棄人倫的命運,從今以後
我和他再也無法分開,卻又無法長相廝守,也許我該做的是珍惜,而不是逃避。

  纏綿過後,我們暫時鬆開了彼此,可是當我們四目相交,眼波流轉間,又忍
不住在一起親吻起來,直到肺裡的空氣幾乎用盡,才將這濃烈的情感稍稍的釋放
了些。

  「珈珈,我一定會好好愛妳的。」靖堯把我擁進他的懷裡,輕輕的撫摸著我
的秀髮,說著溫柔的誓言,這句話,球球也說過,而球球依然是愛我的,如今又
多了一個愛我的男人,我何德何能,竟然能夠擁有兩個男人如此濃烈的愛情。

  「堯,我也會盡力去愛你的。」在有限的相處時光裡,用我的熱情回報他的
深情,「在叔叔回來前,我都是你的。」

  「我要一輩子。」靖堯似乎還不滿足。

  「別說傻話了,叔叔回來後我們就不能再這樣了。」

  「為什麼?」靖堯像個小孩似的問著。

  「聽我的,我們有兩個月的時間,就這樣好嗎?」我能給他的就只有這些。

  「嗯……好吧!」靖堯同意的有些無奈,「那我想妳的時候……」我知道他
還顧忌著他答應我的事。

  「只要你想就可以。」老實說雖然對他兩次強迫的行為我十分不滿,可卻懷
念那種身不由主的性愛。

  「不過……」我突然想起一件事。

  「不過甚麼?」

  「別在我和叔叔講電話時……」

  「那如果叔叔想和妳在電話裡做呢?」

  經他一提,我的臉倏地熱了起來,「還說呢,都是你啊!要是給叔叔發現,
你啊!可以滾回台東去了。」我又羞又氣的說著。

  「別生氣了,下次不會了,除非妳要。」

  「還下次啊!」我噘起嘴怒嗔道。

  靖堯卻調皮的把我噘起的嘴整個含進嘴裡,恣意的吸吮著。

  「唔……唔……」我輕輕的推著他,他才肯鬆開了我的嘴,「調皮∼」我輕
輕的彈了一下他挺俊的鼻尖,「本來看你挺老實的,哪知是一個小色狼啊!」

  我想再老實的男人,在自己心愛的女人面前也會變得不守規矩,就連說話也
大膽起來,這應該就是「男性本色」這句話的真諦吧!

  「你說說看,那天我除了舔你這裡外……」我用食指尖在他的乳頭上輕輕畫
著圈,「還做了甚麼?」

  「你還……」說著他拉下我的一隻手,往他的胯下伸去,「摸了這裡。」他
把我的手掌按在他依然堅挺的陰莖上。我先是還有點掙扎,但隨即握住了他的陰
莖,那灼熱的溫度像電流一般迅速的在我的身體裡流竄,手很自然的開始套弄起
他的陰莖。

  「噢∼好舒服∼」靖堯低吟著。

  「真的舒服啊!」我看他一臉陶醉,加快了套弄的速度。

  「噢∼」隨著我的動作加快,他的呼吸也變得急促。

  「然後呢?我還做了甚麼?」我突然好想回味我和靖堯的第一次親密接觸,
雖然那次我是把他當成球球,可是卻是我們禁忌關係的開始,我要將他牢牢的謹
記在腦海裡。

  「然後……」他微微的張開大腿,「妳繼續往下摸著。」

  我有點印象了,我好像把手下移到他的睪丸,還玩了他的蛋蛋一會,然後我
想去插他的肛門,他卻夾緊大腿不讓我繼續。而今,他卻主動張開大腿,讓我的
手通行無阻,滑過睪丸來到的神秘的菊洞前,「可以嗎?」我用中指頂了頂他的
肛門。

  「妳不怕我會拉屎在妳手上啊!」靖堯戲謔的說著。

  「臭死了,我才不要呢。」聽他一說我忙把手收了回來。

  「怎麼不摸了。」靖堯似乎顯得有點失望。

  「我怕啊!」我還是把手握回他的陰莖,還是這根伸縮自如的陰莖好玩。

  「呵呵∼」靖堯笑了笑。

  「然後呢?」我繼續問著。

  「然後……」他的手撫上我的乳房,輕輕的揉捏著,還不時撥弄著已經挺立
的乳頭,「把衣服脫了好嗎?」靖堯提出要求。

  「你……自個脫啊!」我有些害臊的說著。

  「好啊!」靖堯笑著,把手伸到我的連身裙下擺,抓起裙襬往上直直一撩,
我配合著將臀部稍稍抬起,他再一拉連身裙便從我的頭頂一脫而出,靖堯隨即理
一理我有些凌亂的頭髮,雙眼便凝視著我一絲未掛的身體。

  「妳不穿衣服睡覺的啊?」靖堯驚嘆的問著,一雙眼仍舊直勾勾望著我豐滿
的乳房,乳頭因他的凝視巍巍站立著。

  我向來習慣裸睡,所以洗完澡後只套了連身裙,上床時脫了連身裙便可以睡
了。

  「看甚麼看啊!沒看過嗎?」我想到那天我醒來時他還含著我的乳頭,馬上
感覺到有股熱流流向陰道口,溫溫熱熱的淌了出來,我忙夾緊大腿,他凝視的眼
神也讓我下意識的環住胸部。

  「別啊!我想看。」靖堯開口阻止我,並將我的手重新放回他的陰莖上。

  「討厭!」我嬌嗔一聲,雖然有些害羞,卻十分喜歡他看我的眼神,專注且
癡迷,「然後呢?就只是看嗎?」

  「當然不是。」靖堯色咪咪的笑著,把手放到我的乳房上,用他的掌心頂著
我的乳尖,來回在我的胸前畫出一個大圓,交替的刺激著兩顆勃起的乳頭,「吃
我的。」說罷,他將我的頭輕輕按向他的胸前,我領悟到他的意思,便張口含住
他的乳頭吸吮著。

  「嗯……我好喜歡妳吃我。」靖堯陶醉的說著。

  「哦!」他的話更鼓勵了我,我用手鼓起的乳頭旁邊的胸肌,那雄壯的胸肌
放鬆之後,彷彿女性的乳房一般豐滿,我張大嘴想要容納更多,貪婪的想含住他
整個胸部,可畢竟他不是女人,我能含住的有限,弄了會手也撐得累,還是乖乖
的舔舐那越來越挺硬的乳頭。

  「然後呢?」感到嘴有點酸了,我鬆開了他的乳頭,繼續問著。

  他沒有回答,卻是俯下頭,一口含住我的乳頭,「啊∼」我輕呼一聲,該我
滿足了。他先是吸吮,然後用舌頭繞著乳暈畫著圈子,那種麻癢的感覺刺激著我
敏感的神經,陰道理好像又淌出一道熱流,從腿縫間流了出來。

  「堯,我要你,現在就要。」我想我的陰道此刻定是一張一闔的收縮著,像
三月不知肉味的母狼般飢餓。而我握在手心裡的小羊已是如此的肥美,正好讓我
大快朵頤。

  「嗯,我早就想要妳了。」他鬆開了我的乳房,托起我的腰,「來,坐到我
的身上來。」接著他坐正身子,把我抱到他的大腿上坐著。

  「要換姿勢啊?」我疑惑的問著。

  「妳忘了怎麼引誘我的嗎?」

  我搖搖頭,印象很模糊了。

  「妳……」靖堯靦腆的笑著,「妳在我的陰莖上頭磨蹭著,可是卻不讓我進
去……」

  我有印象了,我常常這樣逗球球的。

  「我知道了。」我一腳立在地板上,一腳跨在他的腿側,一手握著了他的陰
莖,身體慢慢的往下蹲,擺動起我的小蠻腰,用陰部在他的陰莖上磨蹭起來,靖
堯似乎也迫不及待的將下腹往上頂,想衝進我的陰道裡,可哪有那麼容易讓他得
逞呢,我的手還握著他的陰莖控制著他。

  「我要妳啊!」靖堯哀求著。

  「再等等嘛!」我的臀部繞著他的陰莖畫著圈子,時不時的碰觸著他的柔軟
的龜頭,有時候還故意套進半個,然後又脫離,看著他眉心緊蹙,欲求不滿的表
情,著實開心極了。

  「別逗我了,妳真調皮。」靖堯開始求饒了,我手心裡的小羊也不安分的跳
動著企圖掙脫。

  「那後來呢?都到這地步了,你怎麼還說沒和我做愛?」我想他第二天早晨
我醒來後,我以為他已經佔有我的身體,可是他卻說他沒有,有可能嗎?箭已再
弦上還能不發嗎?

  「後來……電話響了,我去接電話。」

  「哦!」

  「妳不肯放我,電話響了兩回我才去接的,等我講完電話回來,妳已經睡著
了。」

  「那是叔叔打來的電話吧!」就是我沒接到的那一通,忽然感到心有點沉。

  「嗯。」

  「為什麼不叫我接?」不知怎地,雖然已經接受了靖堯,可是如果可以我還
是希望這一切不曾發生。

  「我叫了妳的,可是妳已經睡著了,叫不醒啊!我只好跟叔叔說妳已經睡著
了。」

  「你真的有叫我?」我質疑著。

  「我從不騙妳的。」靖堯表情凝肅的說著,好像對我對他的不信任感到有些
氣憤,忽然感覺到手裡的小羊像消了氣似的逐漸縮小了。

  不知怎地發現這種變化,我慌了起來,努力的套弄起他的陰莖起來,「我信
你就是了。」

  也許是我給了他信心,手裡小羊又逐漸的壯大,他從背部將我的身體往前一
推,他將臉埋進我豐盈的乳房裡,光滑的面頰在乳房上磨蹭著,隨即便含進了一
只勃起的乳頭,用他的調皮的舌尖挑弄著這小小的蓓蕾,讓我的心花朵朵開。

  「噢∼」我情不自禁的溢出呻吟,扭腰的動作逐漸停了下來,陰唇正好輕含
著他的陰莖,我鬆開了他的陰莖,將臀部順勢下壓,肥美的小羊便一點一滴被吞
入狼腹之中。

  「啊∼」我和靖堯同時發出呻吟,這真是人間最極致的享受。

  靖堯托著我的臀部一上一下的擺動著,或許是角度的關係,每一下都頂到了
我的心窩,感覺到身體有些承受不住,卻又舍不得改變姿勢。

  「堯,抱我進房去。」當靖堯抱著我移動時對身體的刺激感,我意猶未盡。

  「嗯。」靖堯抓住我的兩條腿,稍稍一抬,他整個人也站了起來,就這個動
作,忽然感覺到陰道裡一陣劇烈的收縮,我居然迎來了今晚的第一次高潮,「啊
啊∼堯∼」我緊緊的摟著他,任由陰道不住的收縮著,靖堯似乎也感受到我的熱
情,配合著一下一下的往上頂著,於此同時,他加快了腳步往房間走去,每當他
跨出一步,我的身體就跟著抽搐一下,走不到幾步,我的身體已經不受控制胡亂
顫抖著。

  「我的天啊!」我胡亂的喊著,雙手緊緊的抱住靖堯,「堯∼啊∼」當我們
走到床前,我已經在連續的抽搐中結束了第一波的高潮,整個人虛脫的趴伏在靖
堯的肩頭上,輕輕的喘息著。

  「妳怎麼了?」靖堯忽然關切的詢問著。

  「還問呢,快放我下來。」酥軟的身子怕是已經抱不住他。

  靖堯讓我背靠著床緩緩的放下,卻托著我的臀部,單膝跪上床緣,而他的陰
莖仍處在勃起的狀態,只要稍微移動,我的陰道就會被刺激到,「還不肯放開我
啊!」剛歷經高潮的陰道顯得相當虛弱,我整個人也感到有些疲累,好像有點昏
昏欲睡。

  靖堯似乎沒明白我的意思,托起我的臀部便將下復往前一挺,「啊∼」我輕
叫一聲,「別∼」

  「妳不想要嗎?」靖堯有些懵懂的問著。

  「難道你剛剛沒感覺嗎?」我方才劇烈收的動作難道他一點感覺也沒有?

  「有啊!妳夾的我好緊啊!」

  「啊?!」聽他這麼一說,我臉又熱了起來,我也是最喜歡聽球球這麼形容
的。

  「我還要妳夾我。」靖堯貪心的需索著。

  「等等,現在不行。」我試著把身體往床裡靠,好暫時擺脫靖堯,可他似乎
察覺到我的舉動,反而將我又往他的身體一拉,那堅硬的陰莖一下子撞在敏感的
陰道深處,我反射的叫了一聲,「不行不行。」我忙搖頭說著。

  「為什麼呀!」靖堯可憐兮兮問著。

  「你躺在我身旁,我再跟你說。」我拍拍身旁的空位示意他躺下。

  靖堯一臉茫然的望著我,我再一次拍了拍床,他才心有不甘的抽出了依然堅
挺的陰莖,不情願的在我身邊躺下。

  「妳又想反悔了?」

  看著他一臉委屈的可憐模樣,真是我見猶憐,我輕輕摸著他的臉頰,一隻手
又往他的陰莖上握去,「小傻瓜啊!人家剛才……」我竟然羞於開口。

  「剛才怎麼了?我弄疼妳了是嗎?」靖堯慌張的問著。

  「不是的。」

  「那是?」

  「唉呀!你以後會懂得。」這叫我如何啟口,這要自己感覺的嘛!「先抱著
我。」靖堯依言伸出手臂將我攬進他懷裡,我的頭正好埋在他的胸前,看見那兩
個也勃起的小乳頭,忍不住又含住一只。

  「嗯……」靖堯輕輕呻吟著,手也伸向我的乳房,意外的是一向高潮後不喜
歡被觸摸的乳頭,居然沒有排斥感。柔軟的乳房在他的手裡像是棉花糖似的,又
像顆充滿彈性的水球,由著他搓來捏去,令人好不興奮,當他用指尖捻起那勃起
的乳尖,彷彿感覺身體裡有一道電流往下體流竄而去。

  「現在可以了。」那種自然的反應是不會騙人的,我知道我又準備好要迎接
靖堯的到來了。

  「可以?」靖堯的反應有些遲鈍啊!連我的暗示也聽不懂。

  我伸手去套弄著他的陰莖,還真硬呢,從剛才的間歇他居然沒有鬆軟,「怎
麼還這麼硬啊?」我不免有些驚訝的問著。

  我一問他居然就爬起身來,一下子跨在我身上,「妳是說我可以進去了?」

  被他這麼一問,我撲哧一聲笑出聲來,看他一副傻傻的模樣煞是可愛,真是
一點也不像前兩天那個蠻橫的淫賊。

  「妳笑什麼啊?」靖堯一頭霧水的問我。

  「笑你這小淫賊,呵呵∼」看他一臉茫然的模樣,竟是如此的迷人,「還看
什麼呀!」

  「那我來了。」說著便托起我的臀部,把下腹往前一挺,順著潤滑的淫水,
一下子溜進了陰道深處,這突然的刺激讓我不自主的哼了聲「嗯∼」,身體也不
聽使喚的扭動著。

  「噢∼」靖堯也跟著哼了聲,並加快了抽動的速度。

  他這一加速,我整個身體開始胡亂顫動著,「不要∼不要∼」我不知所謂的
亂叫著,想去抵抗這直抵我心窩的刺激,可又捨不得停止,但靖堯卻嘎然而止。

  「怎麼了呀?」我從迷醉中醒來,睜大了眼望著靖堯問道。

  「是不是我弄疼妳了?」靖堯看起有點憂心。

  「呵呵∼」大概是我嚷著『不要、不要』嚇著他了,這小子倒是有意思,頭
一回我可是很嚴肅的制止他,他可怎也不聽話,我這會胡亂呻吟的話語,他倒是
當起真來,誰說女人心海底針,這男人心底想啥,也是高深莫測啊!

  「妳又笑?」靖堯噘起嘴來有些氣惱的說著。

  「你呀!別偷懶呀!」我用腳後跟輕輕的踹了下他的屁股,他先仍是有點迷
糊,但很快的開始動作起來,想是明白我的意思了。

  「妳好調皮。」靖堯笑瞇瞇的說著,兩隻手把我的臀部又抬高了些,這角度
正好讓他的陰莖次次都直搗黃龍。他的大腿不斷的衝撞著我的臀部,兩個人交合
的地方更是因著他的陰莖在陰道裡連續的進出而發出噗哧噗哧的聲響,難道這就
是那天球球在電話裡聽到的聲音嗎?

  一想起當時的局面,心就抓了一下,整個臉也熱了起來,來自下體的快感幾
乎要將我拋到雲端了。我也抓起他的臀部,把下腹往上頂著,靖堯像是食髓知味
又貪得無饜的不停的衝撞著我的身體,那一次次的衝擊,竟然讓我的陰道又開始
劇烈的收縮起來。

  動作持續進行著,靖堯的喘息聲越來越大,「珈珈,我∼啊∼我∼啊∼」隨
著靖堯的低吟,感覺到他抽插的頻率越來越快,我知道他已經快要射精了。

  叮咚∼叮咚∼門鈴聲居然在此刻響起了。

  是誰呀!大半夜的還要來擾人清夢。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