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魔 女 的 日 記

 

(一)未署名的賀卡

 

  2003年10月5日,星期日,天氣晴,心情陰。

  早上九點起床刷牙洗臉,九點半著裝完畢,不,這裡要詳盡一點。

  脫下套在身上的鵝黃色小背心,身上只剩下一件水藍色的低腰內褲,我望
著鏡子裡玲瓏的身段,不禁得意的笑了一下。

  胸前二團鼓起的白嫩乳房上點綴著二顆嬌豔欲滴的粉紅色乳頭,房間裡的
冷氣有點過涼,粉色的乳頭已經巍巍挺立著,用手扥了扥極富彈性的乳房,我
滿意的離開鏡子前面,打開衣櫥,取出了和水藍色內褲同款的胸罩,36C不
是太大但也夠讓人羨慕了,不過妹妹34D的胸部卻是讓我又忌妒幾分。

  先把內衣肩帶穿過手膀掛在胸前,依序的扥起乳房完整的納入胸罩後,再
把手伸到背後把內衣扣扣起來,半罩式的內衣,讓鼓起的乳房呼之欲出,胸部
中央的乳溝讓乳房更加令人垂涎,只可惜這樣的珍品只能孤芳自賞。

  妹妹總說我眼高於頂,這個風度翩翩我說是登徒子,那個文質彬彬我又說
是偽君子,好像男人在我眼裡沒幾個好東西。尤其上了惡魔島後,這種情形就
更加嚴重,這個連我都有自覺,總感覺身邊所有的男人包括男孩都戴著有色的
眼鏡看女人,這下更慘了,繼續孤芳自賞吧!等到人老珠黃那就只能敝帚自珍
了。

  今天的天氣還不錯,我繼續從衣櫥裡取出一件水藍色的紗質洋裝,已經過
了中秋了,天氣還炎熱的像夏天一樣,這件應是屬於夏裝的洋裝到這個時候來
穿居然還挺適合的,荷葉袖口順著身體的擺動若隱若現的露出細滑的手膀,合
身的剪裁,正好顯現出我纖細的腰身,長及膝蓋的裙子,剛好只露出一雙玉筍
般的小腿。

  這樣的穿著打扮一點也不時尚,反而覺得有些復古,管他呢?我就是這麼
一個我行我素的人啊!看看牆上的鐘,已經十點了,我走到梳妝台前,拿起梳
子梳理一下頭髮,直髮就這好處稍稍梳理就很柔順了,過肩二十公分的長髮,
不長不短,正好表現一種飄逸的美感。

  看著梳妝台上五花八門的眼影腮紅,這些東西向來上不了我的臉,那些都
是妹妹買的用的。自然就是美,我一向不需要這些東西,望著鏡子裡,瓜子型
的臉蛋,微微上揚的眼角,雖還不到鳳眼的程度,卻讓二隻水汪汪的杏眼更加
精神。眼皮上一條細細的摺線,那是雙眼皮的標記,我摸了摸服順的眉毛,雖
不是十分濃密但作為一個女人的眉毛已經夠了。

  說到鼻子,我喜歡側著臉端看我的鼻子,那是一個挺俊的鼻子,讓柔美的
五官多了幾分英氣,我的眼角掃到妹妹昨天新買的口紅,那顏色太艷,不適合
我,我抿了抿我的唇,這粉紅的自然色澤,何需胭脂來點綴呢?真是感謝我的
父母把他們的優點都遺傳給我了,這一點是妹妹老喊不公平的,這我也沒有辦
法。聳聳肩,拿起櫃子上的水藍色手提包,再望一眼牆上的鐘,都十點半了,
可以出門了。

        ※        ※        ※

  在一位難求的情況下我從來不開車出門去逛街的,穿上也是水藍色的低跟
涼鞋,我漫步走到只有二分鐘路程的候車亭,這麼方便的大眾運輸工具不用,
然後去搶那稀有的停車位。我當然不這麼傻,只不過慢來了十秒鐘,眼睜睜的
看著公車呼嘯而去,只能再等十五分鐘了。

  也許是我的穿著太引人注意,除了一身的水藍色外,我還撐了把水藍色的
洋傘。雖說天生麗質難自棄,還是得作些防護措施,在烈陽下暴露自己是不智
之舉,儘管有些麻煩,但總比被曬黑的好。我早習慣這些不知是驚艷還是覺得
怪異的眼神,美好的事物還怕人來欣賞嗎?

  十五分鐘,一分不差,等車的人零零星星的散落在人行道上,可公車卻不
偏不倚的停在我面前,是因為我目標顯著嗎?我想那個站在站牌底下的中年婦
女,心裡一定很悶,收起傘,我優雅的提起裙擺踏上公車。

  我在司機後方的一個單人座位上坐下,我想這個座位司機應該是可以看見
我的,因為透過照後鏡,我看到了司機那雙色咪咪的眼神,嘴角還揚起淺淺的
笑意。哼,我心裡暗暗取笑著。

  二十分鐘後,公車開到了終點站了,等所有人都下車了,我才緩緩的走下
車子,臨下車前我故意朝司機笑了一下,「謝謝。」在我視線移開司機的前一
秒鐘,我看到司機笑的燦爛無比,這算是日行一善嗎?是吧!

  十一點多了,百貨公司已經開門營業了,在這種酷熱的天氣裡,逛百貨公
司是最恰當不過了。我朝百貨公司裡的書店走去,在玲琅滿目的書店裡,我找
尋我的目標──小說櫃,我喜歡隨意挑上一本然後花上一二小時,把整本書看
完。

  不過我只看到一半,肚子就開始咕嚕咕嚕的叫了,我都忘了我連早餐都還
沒吃呢?可現在是什麼時候啊!十二點多吧!正是大家用餐的時候,難到我要
去人擠人啊!當然不可能,還是繼續看完吧!等一點多用餐的人潮散去再去找
間店享用午餐吧!

  當我把書放回書架,應該是快一點半了吧!往百貨公司的地下室走去。美
食街的人潮散了些,至少我可以看見空位了,點了份速食套餐,在我相中的目
標位置上落座。

  我拿起一個雞翅就這麼啃了起來,這樣才吃的出原味。每次看見有些女孩
子秀氣的撕著雞肉絲慢慢放進嘴裡,心裡就有種噁心的感覺。做作,如果真那
麼斯文,乾脆就不要吃速食吧!

  十分鐘,我用十分鐘把一份二塊雞的套餐吃完了,用紙巾抹抹嘴,把殘餚
倒進垃圾桶,拿著我的小洋傘和手提包回到書店的樓層。

  想再回去看書,卻覺得有些無聊,隨意逛逛吧!

        ※        ※        ※

  走著走著已經走到家電區了,想想家裡好像沒欠什麼,那就隨便看看吧!

  十點鐘方向好像有個熟悉的臉龐,這個留著西裝頭,穿著白襯衫牛仔褲的
男人,我好像認識吧!可就是想不起來他叫什麼名子,那就算了吧!就算半路
認親戚,也該知道人家叫啥名誰啊!我正打算放棄。

  「沈吟心,妳是沈吟心同學嗎?」

  我根本想不起他是誰,即使他叫了我的名子,但是"同學"這個稱呼,至
少可以肯定的是他是我的某個同學,我靦腆的笑了笑,「你是……?」

  「妳一定不會記得我的。」

  他倒是有自知之明,可我總不能說,『對呀!我根本想不起你是誰。』這
種話吧!我想我的笑容肯定很尷尬,「給點提示吧!」

  「史奴比。」男人帶著靦腆的微笑說著。

  「史奴比?」這是什麼提示啊!我搖搖頭。

  「那就史艷文吧!」

  史艷文?除了雲洲大儒俠之外,我的腦海裡還閃過一個名子,雖然有點模
糊,好像是史彥博吧!「你是史彥博,是嗎?」

  「謝謝妳還記得。」

  「這沒什麼好謝的。」這是挖苦我嘛!「你在哪高就啊?」隨便問個話好
解除這種尷尬。

  「喔!」他沒有立刻回答我,就看他從牛仔褲的後褲袋裡拿出皮夾,然後
掏出一張名片,「這是我的名片。」他雙手拿著名片交到我的手裡。

  資訊工程師,好不響亮,老實說我恨死這個單位的人了,不過這是私人恩
怨,不能隨便遷怒的,「MIS喔!不簡單喔!」我客套的說著。

  「沒什麼。」他靦腆的笑了起來。

  看到這個笑容,油然升起一種親切的感覺,這種純真的笑容在男人臉上已
不復多見了,「這是你公司的資料,你的住址沒變吧!」國中畢業十年了,有
些同學移民的移民,結婚的結婚,有幾個還住在國中時住的地方呢?

  「我搬家了。」

  「哦!那方便留一下嗎?」我把名片再遞回給他。

  「方便。」他從襯衫口袋拿出一支原子筆,在名片的空白處,寫下新的電
話和住址,然後又遞還給我,「這是我新居的住所。」

  「新居?你買新房子了啊!那真是恭喜了,是不是已經有賢內助了?」不
知道為什麼我這樣問的時候,心裡頭有種酸酸的感覺。

  「是買新房子了,不過還沒有女主人啦!」他好像是要趕緊解釋清楚的樣
子。

  「那也是快要結婚了吧!」我似乎也是想問個清楚。

  「八字都沒一撇呢,沒有女孩子會看上我這種呆頭鵝的。」

  「忠厚老實的男人才好呢!那…有沒有喜歡的女孩子啊!如果不知道怎麼
約她,我可以指點你一下。」我幾時變成紅娘了。

  「這……」

  看他這麼支支吾吾的肯定是有了,「我看你的樣子不像是見了女孩就會發
呆的人啊!」從剛剛到現在他的表現都不像。

  「這……」

  「怎麼了?是不是對方拒絕你,沒關係呀!再接再厲就好了。」

  「她沒有拒絕我,是我從來沒有告訴她。」他一口氣說完這些話,我覺得
他好像是用最大的勇氣才說完這些話的。

  「那就是你的不對了,你沒說對方怎麼會知道呢?」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
監了。

  「無所謂,我只要知道她過的好就行了。」瞧他一臉滿足的樣子。

  「好吧!祝你好運了。」我還能說什麼呢?也許對方已經結婚生子了。

  「抱歉,我有點事要先走了。」他突然開口。

  「喔!好,慢走。」怎麼我覺得他好像開始想閃避我了。

  「再見。」

  「再──」我連話都沒說完他一溜煙的就跑走了。

  我看了看名片他補充的住址,好優雅的字體,即使是隨便寫在名片上的,
也能看出他的字是多麼優美,這年頭能把字寫的這麼好看的男人還不多啊!至
少辦公室裡的那些豬頭是不可能的。

        ※        ※        ※

  看了史彥博的字是勾起我寫日記的念頭,平常打電腦習慣了,根本沒什麼
機會寫字,寫寫日記練練筆吧!

  說到日記本,我好像還有一本日記寫了沒幾行字就被我扔到不知名的地方
去了。

  「唸心,妳有沒有看到我那本日記簿?」

  「哪一本啊!」妹妹用著很奇怪的發音說著,怎麼奇怪?她正在敷臉,嘴
巴不能作大動作的變形。

  「就有一本封面是……啊!不用了我想起來了。」我看她大概也是想不起
來,我打開衣櫥在櫃子的最上頭拿出一個鐵盒,「還在。」我拿到書桌上,把
鐵盒打開,面上的那層有幾張賀年卡,沒有署名的,也不知道是誰寄的,但是
每年我一定會收到。我之所以保留著是因為賀年卡裡的字實在寫的很好看,才
讓我捨不得扔掉,算一算一共九張。

  腦海裡突然交錯著一個想法,這個想法促使我打開了一張賀年卡,也拿出
了下午收到的名片,二相對照之下,竟然有個不可思議的發現,如果我沒有看
錯,賀卡的字和名片的字鐵定出自同一人之手,那麼也就是說這個未署名賀卡
的主人就是史彥博。

  等等,那麼那個他愛在心裡口難開的女孩,不會就是我吧!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