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魔 女 的 日 記

 

(二)無緣的思慕的人

 


  2003年10月6日,星期一…

  興致勃勃的要寫日記,可是寫完日期後就腦袋一片空白了。枯燥乏味的日
子實在沒有什麼事情值得紀錄的,可是總不能第二天就放棄吧!努力想點什麼
來寫寫吧!

  今天真是夠忙碌的了,一大早進辦公室就被抓去當會議記錄,這是我應該
做的事嗎?

  「為什麼是我要紀錄啊!」我一臉無辜的看著經理。

  「因為…張小姐今天請假,辦公室裡就剩你一個女生…」

  「女生?誰規定會議記錄一定是女生要做的。」這是什麼謬論!

  「女生比較細心嘛!資料也整理的比較有條理,交給別人我不放心…」

  我服了他了,這張甜死人不償命的嘴我是領教過了,「好吧!好吧!你都
這麼說了。」

  一時心軟,我就得待在會議室裡聽他們談論無聊的議題。不過找我當會議
記錄,他們也舒服不到哪去,我一不倒茶,二不倒咖啡,拜託,我好歹也是一
個主任,小妹不在一切請自理。

  還有一點是他們最受不了的,不能抽煙。姑娘我最討厭有人在我的活動範
圍內抽煙的,所以他們平常開會如果我沒參加,他們肯定是人手一支煙,快樂
似神仙。可是只要有我在,想都別想,只要有人蠢蠢欲動,肯定會遭我白眼一
記。不過這是我最得意的時刻,一種勝利的感覺。

  看著坐在主席位置上的經理,我的目光有些不捨離去。

  整齊的頭髮,乾淨的臉龐,他說話的時候自信的模樣,在在都是致命的吸
引力。想起剛進公司的時候,他還只是一個課長。四年的時間,他憑著自己的
努力總算熬出頭了。

  這麼優秀的男人,難道不能讓我心動嗎?我確實動心過。

  他比我大八歲,那年我二十二歲,他剛滿三十。其實年齡上的差距對我來
說不是很重要的。

  進公司的時候,我才剛從學校畢業,一點實務經驗都沒有,全都是靠他一
點一滴的教導我,這也是無論他要求我幫他做什麼,我都不忍心拒絕的原因之
一。

  人家都說男追女隔重山,女追男隔層紗,所以我向來對自己看得上眼的男
人,也就會主動出擊。剛開始的時候我以感謝他的照顧為由,請了他幾頓飯,
說是請,但最後還是他付的帳。可幾次接觸後,我發現他對我應該是一點意思
都沒有。

  最後為什麼放棄?也是因為工作之便,聽到了幾通他和女孩子的對談,原
來一個俊俏的外表下,確實有著一顆浪盪的心,從對談的內容來判斷,他確實
是腳踏好幾條船的。既然如此我只好急流勇退,沒必要去淌這當渾水。

  決定放棄的時候覺得有點可惜,難道我不能征服這個男人嗎?我不知道我
有沒有這個能耐,但我可確信的是,如果我要堅持到底一定會傷痕累累,所以
我毅然決然的放棄了。

  四年了,每每我看見他略帶著憂鬱的眼神時,心裡頭總還有著一點點的心
動,但只是對著他俊美的外表難以抗拒,僅此而已,我不斷的這麼告誡自己。

  四年了,他仍然遊走在眾多女友之間,而且變成我和他之間公開的秘密,
因為我有時候還必須幫他擋掉一些無謂的騷擾。這樣也好,當我對他迷戀時,
一個騷擾他的女子的來電就足以將我喚醒,不致迷失。

  這樣令我凡心思動的男人,卻不是值得我依靠的男人,那麼,我又該去尋
找怎麼樣的男人呢?

  我的目光移到半年前才進公司的新人身上,一個留著小平頭,頭髮有點挑
染,二十四歲的年輕小夥子,待人也算誠懇有禮,可就是缺少一種成熟穩重的
感覺。常常在他的脖子上可見紅色的吻痕,想必也是一個風流小子吧!

  坐在他隔壁一個二十九歲的男人,平時沉默寡言,做起事來也有模有樣。
經理私底下跟我說還滿欣賞他的,問我對他有沒有意思,想幫我撮合。可我對
他就是沒感覺,他對我也從沒表示過什麼,既然如此還是還是不要自找麻煩的
好。

  可有趣的是,我總是看他很認真的坐在電腦面前,有時盯著螢幕看上一二
個小時,偶爾動一下滑鼠,卻從未打過半個字。有時候會匆匆忙忙的跑到廁所
去,不禁讓我聯想到,他不會是看了色文受不了,跑到廁所打手槍吧!

  我留心了一陣子,他多半在午餐後開始盯著電腦,然後半個小時後會跑到
廁所,從廁所走出來時臉上盡是滿足的神情,錯不了了,肯定是去打手槍了。

  該怎麼說呢?他肯定沒有女朋友的,因為沒聽說過。而我本來就對他沒有
感覺,發現他的這個秘密之後,就更不可能有任何感覺了。只不過欣賞他發洩
之後的滿足神情真的很有意思。只是不知道他看的都是誰寫的色文,總之不會
是我寫的。

  唉!辦公室裡就這幾個未婚的,其他的都有妻小了,那就不用花時間去妄
想了。

  我一邊敲打著鍵盤紀錄會議裡的重要事項,一邊胡思亂著。時間一分一秒
的過去,開完會都已經過了中午用餐的時間了,經理說要請大家吃飯,大家都
興奮的歡呼著。

  結果一出會議室,一通總經理的電話就把經理給叫走了,害得我們空歡喜
一場。只好匆匆跑到員工餐廳,看看還有什麼殘羹剩餚可吃了。

  過了一個無聊的上午,什麼事都沒做,說不定晚上還得加班,想到這不由
得我要埋怨了。

  用完餐稍事休息,整個下午我都陷入忙碌之中。

  接不完的電話,害的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我的工作依舊堆積如山,卻一點
辦法都沒有。

  鈴鈴鈴,拜託別再響了,連喝口水的時間都沒有,「喂!XXXX公司您
好。」儘管心裡煩躁,來電者都是客戶,還是得維持基本的禮貌。

  「請問沈吟心小姐在嗎?」

  「我就是。」

  「真是太好了。」電話那頭一個男人莫名興奮著。

  「請問你是哪位?」

  「我是常本項,還記得嗎?」

  常本項,記得,我當然記得啊!「是你啊!有什麼事嗎?」

  「老同學了,怎麼這麼冷淡呢?」

  「現在是上班時間,有話快說。」

  「好啦!下個週末,也就是10月18日,我辦了個國中同學會,妳一定
要來喔!」

  「10月18日,我現在不能確定喔!」

  「請務必排除萬難來參加吧!五年才一次的同學會,不會不想見見老同學
吧!……」他霹哩啪啦的說了一大串的理由,我只好投降了。

  「我暫且答應參加,如果沒有更重要的事我一定出席,這樣可以吧!」

  「好的,期待見到妳喔!」喀喳一聲,終於掛了電話。

  期待見到我?這是真心話嗎?我冷冷一笑。

  那一個下著滂沱大雨的下午,我也是期待見到"你"啊!可"你"卻爽約
了,事後卻只是淡淡一聲對不起,而我卻足足發燒了二天。

  常本項,國中三年來一直都是班上的資優生,也是班長的最佳人選,更是
班上少女們心目中的偶像,而我也是那群盲目少女中的一個。想來真可笑,我
竟然也這麼流俗過。

  同學會,我該去嗎?又為何要去呢?是去見常本項嗎?老實說我確實有點
想再見見他,看看他是不是還有令我臉紅心跳的魅力。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