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魔 女 的 日 記

 

(三)新娘怎麼不是我

 

  2003年10月7日,星期二…

  真沒想到我能撐到第三天,如果不是發生了一件令我都難以置信的事,今
天恐怕是要交白卷。

  一早踏進辦公室,就聽同事們議論紛紛著,說經理要結婚了。

  經理要結婚了?傳言吧!千萬不可聽信謠言,我鄭重的告訴自己。可是當
我看到桌上那一張燙金的大紅帖子時,我不得不相信了。

  新郎──周宇開,新娘──方秋美。

  方秋美?她是誰?我聽都沒聽過,就算平常經理的女友來電都報英文名,
但是每一個人的中文名字,我事後都一定會打聽得到。方秋美,我實在陌生的
很,不妄加猜測,問準新郎最清楚。

  所謂黃鼠狼給雞拜年,就我現在這樣吧!我端著一杯熱咖啡走進經理辦公
室,在經理桌面的空位放下。

  「謝謝。」一聲道謝,卻連頭也沒抬,不會以為我專程泡一杯咖啡給他的
吧!

  咳咳,我刻意清清喉嚨想引起他的注意,果然奏效。

  「原來是妳啊!想不到我們的女王陛下會給小的伺候茶水,還是香濃可口
的咖啡呢!」還真是幽默啊!

  「你也跟外面哪些小鬼學這些啊!讓經理大人叫我女王陛下,我可承擔不
起啊!」

  周宇開笑了笑,那笑真是迷死人,經過這麼多年,我還是無法免疫。

  「我不是來跟你耍嘴皮的,恭喜你了,終於肯安定下來了?」我直接切入
主題。

  「是啊!妳一定要來喔!」

  「當然啊!花花公子要娶親,我又怎能缺席呢?」我接著道出我的來意,
「這個方小姐可真是幸運兒,怎麼認識的啊!」

  「相親。」

  「相親?」不要怪我一定要用高八度的音量來強調我聽到的這二個字,從
他口裡說出這二個字,打死我都難以相信。

  「不要懷疑,就是相親。」瞧他穩若泰山,絲毫不受影響。

  「不是吧!女朋友多到數不清的你,最後用相親來決定婚姻大事?」我用
相當疑惑的口吻問他。

  「家父的管教相當嚴格,我的那些女人,他老人家沒有一個看得上眼,為
了讓他開心,只好由他安排了。」他是既無奈但又挺認命的。

  「想不到你還是個孝子啊!」難道你就沒想過我嗎?我在你的眼裡就這麼
微不足道嗎?我雖然不是名門閨秀,但也是家世清白啊!

  「結婚嘛!不就這回事,該玩的我也玩過了,就娶個賢妻將來當良母就得
了。」

  「我看起來不像賢妻良母嗎?」這話一吐出口我就後悔了。

  「妳?當然是啊!」

  「那……」

  「可是妳可以有更好的選擇,我不是什麼好男人,不值得妳留念的。」

  我呆了,他知道我喜歡他,而他無視我的心意,原來是替我著想,我是該
感動嗎?

  「別太感動啊!妳年紀不小了,該找個對象了。」

  我靦腆的笑了笑,「你以為好對象那麼好找嗎?」我怎能在他面前露出窘
態呢?

  「是不好找,但是如果不去找,就肯定找不到,除非他從天上掉下來。」

  「你還真幽默呢?天上掉下來,虧你想得到。」天上掉下來,慢慢等吧!
「還是恭喜你,早生貴子,白頭偕老了。」

  「謝謝了。」

  踏出辦公室的腳步有些許沉重,他終於要結婚了,我是連一點希望都沒有
了。

  確實,如他自己所說,他不是好男人,至少對女人來講不算是個專一的好
男人。也許我和一般女人一樣,也只是看中他光鮮亮麗的俊美外表和優秀傑出
的工作表現,除此之外,我又了解他多少呢?

  他要結婚了,也許對我來說會是一個新的開始吧!至少我不會對他再抱有
任何的幻想了,這樣也好,解脫了,我終於解脫了。

  回到座位,我仔細的看了看喜帖,原來有新人的相片啊!看來這件事已經
進行很久了,保密功夫還真是到家啊!

  帥就是帥,永遠都是鎂光燈的焦點,相形之下,新娘就顯得遜色多了,不
過也勉強匹配得上這位大帥哥了。遮住新娘的臉,如果換成我的,那就是郎才
女貌了。這個念頭轉完,自己都笑了,還在癡心妄想嗎?

  哪一天要請客啊!我把目光移到喜帖上的文字區。

  【謹訂於XXXXX十月十八日于XXXX】

  十月十八日,嗯?這個日子怎麼有點熟悉,啊!是同學會的日期呀!怎麼
這麼湊巧,這……

  同一天同一個時間,同學會和經理的婚禮,我要如何抉擇呢?

  參加婚禮吧!一生只有一次啊!雖然現代人離婚率很高,但是我希望是,
只參加一次他的婚禮就好了。同學會隨時要再舉辦都行啊!就這麼決定吧!

  一大清早就給了我這麼重量級的打擊,害我一整天都沒什麼心思工作了。

        ※        ※        ※

  懶洋洋的度過了一個上午,差點趴在桌上睡著了。

  叩叩,怎麼有人敲我的辦公桌啊!抬頭一看,「經理!」

  「走,中午一塊吃飯。」

  什麼意思啊!我好不容易對他絕了念,又無端來吹皺我一池春水,我一臉
哀怨的看著他。

  「怎麼了?身體不舒服?」

  我心裡不舒服啦!「沒什麼?肚子不餓,還不想吃。」

  「十二點了耶!正是用餐時間啊!」他還把手錶秀給我看。

  「我減肥,不吃午餐。」

  「不用減了吧!妳這樣剛好啊!濃纖合度的。」

  你是真不懂還是裝傻啊!我真是又氣又好笑,「你要請我吃飯啊!」

  「我就是這打算啊!」

  真不知你安什麼心眼,「無端端的請我吃飯,是不是有什麼陰謀啊!」

  「冤枉啊!女王陛下,小的就是向天借膽也不敢對女王有不軌的企圖。」

  「得了,說的這麼溜,就賞你個光,走吧!」真是女王氣短,我怎麼拒絕
的了他呢?拿起隨身的皮包,隨著他的腳步離開了辦公室。

        ※        ※        ※

  他開車,裕隆的房車,雖然沒有雙B來的豪華,但也夠寬敞了。

  車子在王品台塑的停車場停妥。

  「吃台塑牛排?」

  「嗯,吃過吧!我很喜歡他的烤牛小排,走吧!」他鎖好排檔鎖,開了車
門下車,我也正要開門,倒讓他搶先一步替我開了門。

  我不是在作夢吧!如果他用這一招來追我,我一定投降的,別笑我,我也
是有著浪漫幻想的女孩子。

  老實說,我是頭一回到台塑牛排的,不為什麼?因為沒有人請,女孩子聊
天聚餐也不會挑這裡,我看了一下菜單,光一客牛排就叫價台幣一千元,誰沒
事來這吃啊!

  「二客牛排。」沒等服務生介紹完,他逕自替我決定了餐點種類。

  「今天不是我生日啊!」我一臉疑惑的看著他。

  「我知道,可是…是我生日啊!」

  「你生日?」我竟然忘了。

  「晚上和未婚妻一塊過,所以中午請妳。」

  「應該我請你。」

  「好啊!一會讓妳付賬。」

  「你是存心敲詐啊!如果是我請你,才不會來這麼奢侈的地方呢。」不是
我小氣,一餐就吃掉二千塊,實在不是我這個節儉的人做的出來的事。

  「開玩笑啦!怎會讓妳破費呢?」他的笑容永遠是那樣的迷人。

  「喝酒嗎?不如把這瓶紅酒開來喝。」他拿起放在桌上的紅酒問道。

  「開什麼玩笑,中午就喝酒,萬一喝醉了,下午還要不要辦公啊!」我一
臉正經的說著。

  「是開玩笑啊!酒也是要錢的。」他把酒瓶擺了回去。

  真是過分,就是笑我小氣了,「酒我請。」

  「呵呵,妳生氣的樣子好可愛。」

  糟了,我臉一定紅了,真是太可惡,存心要戲弄我是嗎?「誰生氣了,我
才沒有生氣呢。」

  服務生這時把水果沙拉送上來,「上菜了,用餐吧!」他說著。

  一如往常,我和他開開心心的用完餐,一起坐著車回到公司,然後又各自
忙各自的。困惑的是,我還是不知道他對我到底是什麼樣的感情。

  這麼重要的日子,至少生日對我而言是一個頗為重要的日子,在這樣的日
子裡應該是要和重要的人一起度過。他把晚上留給未婚妻,這是理所當然,那
中午也應該和他最喜歡的情人一塊度過啊!為什麼是我,我並不是他眾多的情
人之一啊!

  難道,在他的心裡,我有著一席地位嗎?

  不可能,我搖搖頭。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