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魔 女 的 日 記

 

(四)第十八號情人

 

  2003年10月18日,星期六……

  你沒有看錯,的確是歲月如梭,光陰似箭,一轉眼從7日跳到18日。

  從那天中午和經理一起用完餐後,我就很少看到他待在辦公室了,是和
舊情人一一道別嗎?這個我不得而知。

  今天是一個很重要的日子,對周宇開而言確實是一個相當重要的日子,
是他失去自由的紀念日。

  而我呢?託他的福,竟然讓我來當女招待,做什麼呢?當然是幫他應付
上門來準備鬧場的舊愛們。果然宴無好宴,那一餐價值一千元的牛排,不是
無條件奉送的,拿人手短,吃人手軟,這個差事誰願意幹啊!可我沒辦法拒
絕,只好硬著頭皮上了。

  做招待穿什麼好呢?我本來是一點疑慮都沒有,但是當我打開周宇開送
給我的一件短袖的高叉旗袍,我就開始困惑了。

  首先這件旗袍隆重的像是新娘才有的裝扮,我只是一個招待穿這樣會不
會喧賓奪主啊!

  合身的旗袍緊緊的包裹著玲瓏有緻的腰身和臀部,白皙的大腿隱隱約約
的展露出來,我對著鏡子轉了幾圈,果然我穿旗袍是好看的。

  旗袍是桃紅色的,喜氣洋洋的顏色,正好襯托我白皙的皮膚,不用上腮
紅二頰就已是白裡透紅了。

  好看是好看,可是總有一點不對勁,哪不對勁呢?從剛剛要扣盤釦時,
我就注意到了。

  想說只是試穿,而且盤釦有點緊,我僅僅是合上衣襟而已,當我抬頭挺
胸,縮小腹,翹起臀來,下半身是很合身,可上半身的衣襟卻大大的敞開。

  不會吧!難到我的上半身比較魁武嗎?可看看肩線的位置剛好;我的肩
膀也並沒有特別寬;腋下到腰際的側邊縫線也沒有扭曲,那問題是出在前襟
的乳線了。

  我仔仔細細的把胸罩調正,對準旗袍的胸線把乳房放好,終於發現問題
所在,原來是旗袍的胸部剪裁太平面了。這也難怪,東方婦女的胸部一般是
比較平坦的,像我這樣發育良好的女性,畢竟為數不多,不過從我們這一代
起,好像有越來越好的趨勢,扯遠了。

  好,上半身太緊,這是第二個問題點。

  其三呢?

  撇開上半身不管,我側身看著自己從旗袍開叉處露出的白皙大腿,哇!
又不是中國小姐選拔,有必要這麼暴露自己嗎?何況我只是招待而已,可不
是酒店公關吶!

  咦!這是什麼?怎麼旗袍開叉的地方,有粉紅色的布料露出來,這旗袍
的質料和樣式都是十分高級的,怎麼手工這麼差,還有內裡跑出來。

  我用手拉一拉粉紅色的布料,感覺怪怪的,我再稍稍用點力,天啦!我
怎麼把內褲給拉下來了。搞了半天原來露出來的是我的內褲,既然拉下來了
就先脫下來吧!

  剛剛就注意到了,因為旗袍太合身,內褲的痕跡十分明顯,現在再看就
是很順的弧線。

  可總不能叫我不要穿內褲吧!不成不成,這旗袍叉開的那麼高,要是動
作大一點,豈不是春光外洩。那可怎麼好?

  我想起來好像有種內褲叫丁字褲,除了正面有一小塊三角形的布料外,
背面就只有一條,不,二條細細的絲帶固定住而已。如果是那種內褲,應該
就看不出來明顯的痕跡了。

  可是,開什麼玩笑,那種內褲,穿了不等於沒穿,我還沒有開放到那種
地步。

  基於以上三個原因,我不可能穿這件旗袍出席婚宴的。

  我仔細的想想,這件旗袍壓根就不適合我,既不合身分,又不合尺寸,
該不會是拿錯了吧!把要給新娘的衣服,錯交給招待,幸好穿不下,要不然
到時候豈不是糗大了,打個電話問一下吧!

  「我的經理大人,你是不是……」

  「我正要找妳呢。」我話沒說完,周宇開倒先搶了先。

  「找我?」

  「不好意思,那個……嗯……」

  什麼呀!支支吾吾的,「是不是衣服拿錯了?」看來我們還真是心有靈
犀。

  「妳知道了啊!」

  「是啊!我剛試穿完。」

  「合身嗎?」

  「又不是給我的,怎麼能合身?」我用埋怨的語氣說著。

  「太大還是太小?」

  「反正不是給我的,大小有什麼關係呢?」

  「問問嘛!妳說說看,說不定可以送妳一件。」

  「太小了。」

  「妳腰太粗,屁股太大。」

  「喂,沒禮貌,腰身倒剛好,臀部曲線也不差。」什麼態度嘛!是嫌我
胖嗎?

  「哦!那挺合身的呀!妳怎說不合身呢?是哪裡尺寸不合?」

  怎麼非要打破沙鍋問到底啊!想知道是嗎?就說給你羨慕,這旗袍八成
是他新娘子的,「是胸部太小。」

  「妳胸部太小?不會吧!平常看起來挺豐滿的呀!」

  "平常看起來挺豐滿的",這小子原來也是這麼不正經,「喂!是你的
旗袍太小,姑娘我穿不下,你滿意吧!」真是氣死我了。

  「哈哈哈。」

  聽到他的笑聲,我怎麼有種被耍的感覺啊!不,是被調戲。

  「旗袍是嫂子的吧!」

  「是啊!」

  「不是飛機場吧!」我怎麼這麼惡毒啊!我竊竊的笑著。

  「不會吧!」

  怎麼這麼驚訝?「是不是,你不知道嗎?」我就不信你沒摸過,這話我
保留,沒有一併說出。

  「又不是我去訂做的,我怎麼會知道。」

  好一副無辜的樣子。

  「這和訂作有什麼關係?」

  「怎麼沒關係?我又沒看過她的胸部。」

  是啊!沒看過,難道沒摸過?「不會吧!你的女人那麼多,難道都只是
紅粉知己,沒上過……」可惡,想引我入圈套,沒門。

  「呵呵。」又是一陣取笑。

  「笑什麼?」

  「我的未婚妻很單純,我真的沒碰過她,反正她也跑不掉,不急於一時。」

  看來她是很清楚我要問什麼了,答的這麼詳細,「那你可憐了,從衣服
的尺寸來看,她不是很豐滿的,你這個一向喜歡波霸的男人,噢!」可惡可
惡,我的氣質形象全都沒了。

  「怎麼了?」

  「沒事,什麼時候要把衣服換回去?」談正事,再扯下去,我什麼話都
說的出來。

  「晚一點我拿到妳家去換吧!」

  「好吧!」

  他到我家來,以為會有什麼插曲嗎?沒有,一點都沒有,他用電話遙控
我到了樓下,搖下車窗換了另一袋衣服就走了。

  這是幾天前的一個小插曲,滿有意思的,所以紀錄下來。

        ※        ※        ※

  今天,我穿著很適合招待穿的一套粉紅色的二件式洋裝,無袖及膝的百
摺連身裙,短袖的小外套。這套洋裝真的就很合我的身,是因為我的身材好
搭配衣服嗎?還是……

  不要想太多了,看著新郎新娘在長輩的陪同下一一到各桌敬酒,跟個傻
瓜似的。什麼時候也輪到我當傻瓜呢?還早吧!到現在連八字都沒一撇呢。

  本以為會有什麼意外狀況,到目前為止還滿平靜的嘛!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新娘換了一套又一套的禮服,每當我發現新娘不
見時,就是新娘去換禮服了。二家都是門當戶對吧!周宇開的家境好像也不
錯,婚禮的排場不小,賓客更是不少,聽說席開百桌,這麼大的場合,可是
丟不起人。我想周宇開應該是把前女友們都安排的妥妥當當吧!也好,我的
壓力小了不少。

  場面又開始熱鬧起來了,新娘又上場了,這回換上的正是那件桃紅色的
旗袍,果然是為新娘訂作的,多合身啦!胸部的部分也挺挺的,當時說是飛
機場是有點誇張了,晚上新郎驗貨的時候應該不會太失望啦!

  時候也不早了,我也看過新娘子穿旗袍的樣子,看情形,也不會有人來
鬧場了,我可以功成身退了。

  看看手錶,已經八點半了,現在趕去同學會不知道還來得及嗎?通常都
會有續攤不是嗎?碰碰運氣吧!

  開車好呢?還是搭車?我看搭便車好了,市區通常一位難求,飯店的停
車場反正不收費,等散會再來牽車都行。

  打開皮夾,一張名片就迫不及待的掉了出來,"史彥博",好,就是你
了。

  他應該會參加同學會吧!不管了,先撥電話看看。

  「您的電話將轉接到語音信箱……」

  竟然沒開機,好吧!找常本項吧!

  「HELLO。」電話裡傳來一聲招呼以及十分吵雜的聲音。

  「常本項嗎?」我問道。

  「哪位啊!」傳進我的耳朵裡的幾乎是吼叫的聲音。

  「我是……」由於對方的聲音很大,害我幾乎也要用相同的音量吼了回
去,意識到場合不對,我趕緊掩著電話,跑到飯店外頭去。

  「誰呀!怎麼不說話?」

  「我啦!沈吟心,你們現在在哪?」

  「沈吟心啊!我們在KTV,妳要來嗎?」

  「好啊!可是我沒有交通工具。」

  「沒關係,我去載妳。」

  「好,我在XX飯店,你知道地方吧!」

  「知道,我十分鐘後到。」

        ※        ※        ※

  我站在飯店門口,吹著沁涼的晚風,等候著常本項,果然十分鐘後,有
個男人騎著摩托車來了。

  常本項掀起安全帽,認出了我,然後,交給我一頂安全帽,說道:「上
車吧!」

  「喔!」我快速的戴好安全帽,跨坐上他的機車。

  「坐好。」說話的同時他拉起我的手環在他的腰上。

  有沒有搞錯啊!我又不是他的女友,不是太順手了吧!我抽回我的手,
只輕輕的抓著他的皮帶,「我坐好了。」

  他突然摧了油門,機車就衝了出去,害的我一個勁的向後一仰,然後又
跌在他的背上,不用說我的胸部是撞上他的背了,可惡,分明是故意吃我豆
腐,我真是誤上賊船了。

  我不知道他是用多快的速度在行駛,在我感覺就像在風中馳騁一般,風
從我身旁呼嘯而過,我還得擔心我的裙子別飛起來,真是自討苦吃,回程我
一定要找一個更安全舒適的交通工具。

  車子停了下來,XXKTV的大招牌就在眼前,我趕緊跳下車來,總算
解脫了。

  等他停好車,我們便一塊穿過KTV的大廳進入電梯。

  「我以為妳不來了。」常本項先開口。

  你以為人人都像你一樣會爽約嗎?

  「公司同事結婚,非參加不可。」我客套的微笑回答。

  「同事結婚,那妳什麼時候結婚?別忘了廣發喜帖啊!」

  哪壺不開提哪壺,「還早呢?你呢?」

  「我?也還早。」

  打太極啊!行。

  「到了。」

  出了電梯,轉個彎就進入包廂。

  「沈吟心啊!好久不見了。」多親切的招呼啊!

  「是啊!」

  我向女生群走了過去,我環顧了四周一下,總共分成三路人馬,一群我
目前所處的女生群,另一群是情侶檔,共有三組,歸於同一路,還有一群是
男生群。可我仔細的看了看,沒看到史彥博的身影,突然覺得有點失望的感
覺。

  我有一個新發現,原來常本項對我已經不具任何吸引力了,要不然我的
心跳早就該亂成一團了,不過他剛剛惡劣的行徑,新仇加上舊恨,我是不是
該找個機會報復一下。

  我一邊和同學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著,一邊想著該怎麼整一整常本項,
我的耳朵突然一豎,一個悅耳的男音回盪在包廂裡。

  「想不到史艷文唱歌那麼好聽。」身旁的同學鼓起掌來。

  史艷文?他有來,空盪盪的心好像一下踏實了,這樣的同學會才有意思
嘛!

  我靜靜的聆聽史彥博唱完伍佰的"挪威的森林",不是新歌,但是,是
我很喜歡的一首歌,歌唱結束,我和同學們一起給予熱烈的掌聲。

  接下來唱歌的是常本項和他的女友,從他們親熱的態度來看肯定是的。

  情歌對唱,唱的馬馬虎虎嘍!

  掌聲落下後,他們倆好像不是很開心的走回座位,似乎起了一點口角。

  「你幹麼搶我的拍子,害我唱了亂七八糟的,討厭。」常本項的女友抱
怨著。

  「只是唱歌而已嘛!幹麼那麼認真。」

  「哼,還有啊!你剛剛怎麼沒看著我,我看你的眼睛東飄西飄的……」

  常的女友從下台後就一直不斷的抱怨著,打擾大家的氣氛不說,常本項
怎麼受得了這樣一個女人。

  我突然靈機一動,我有個一石二鳥之計,奏不奏效就不知道了。

  我站起身來走到常本項的身邊,旁邊的同學識相的讓出一個位置給我,
我也就不可氣的坐下。

  「笨象,這是你女朋友啊!」我開口問道,"笨象"是國中時常本項的
綽號。

  「是啊!」

  「第幾個?」

  「嗯?」

  我想很多人都很驚訝我這麼問吧!依我的觀察,常本項的女友不生氣才
有鬼。

  「第十七個。」我好意外,常的女友居然能如此鎮定的回答,「妳是第
幾個?」

  竟然反問我,不是和我槓上吧!「第十八個。」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這會常本項的臉沒綠,那就真有鬼了。

  「你……」常的女友忿忿的站起身來,「我就知道,哼。」常的女友起
身就要走,那是常本項拉住她不然她早就離開了。

  「那是開玩笑的……」常本項一面急著向女友解釋,一面回頭狠狠的瞪
著我,我立刻置身事外的聳聳肩,而他的女友已經掙脫他衝出包廂了。

  頓時,我覺得鬱積了十年的氣終於消了。

  而常本項此刻卻焦急的跟女友解釋去。

  「沒事了,大家繼續唱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