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魔 女 的 日 記

 

( 六)不合理的發展

 

  某年某月某日

  忘了歲月如何轉動,因為一切都超出了常軌。

  到底了出了什麼問題?

  如果可以,真希望此刻置身在玉山山頂,對著山谷大聲地吶喊。



  星期日凌晨,護花使者一路上的沉默,或許可以解讀為木訥的一種。

  星期日的下午,當你出現在我家門口,我的心雀躍著。

  你沒有忘了和我的約定,但我說要換件衣服時,你卻說我穿什麼都好。
也許這是你讚美人的方式,我欣然接受。

  到了飯店,找到了我的小『馬騎』,你卻只丟下一句令我整整錯愕了一
個星期的話──「那我先走了。」

  你還真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大好人,施恩不望報,我猜想要是換作常本項
那傢伙,沒有訛詐一頓,剛果都會下雪。

  怎麼會是這樣的結局,你走的那樣瀟灑,就好像只是在路上順便搭載了
一個路人。

  難道這是你的欲擒故縱?

  我不相信你是一個有心機的人,如果有,不會整整一個星期,不,是二
個星期……

  你就好像流星一般,一閃而過。

  我實在納悶,只要簡簡單單的一句話……

  我猜想常本項會這麼說:「我專程載妳來領車,難道沒一點表示嗎?」

  即使是他,我都不會吝嗇一杯咖啡或是茶的。

  可是……

  你卻選擇匆忙的離去……

  噢!不──,也許是從容。

  讓我連開口的時間都不給,唉……

  難道這回還是要我主動出擊嗎?可是你值得我這麼做嗎?我得好好想想
這個問題。



  埋怨完,騷著頭想著史彥博到底有什麼令人讚賞的地方。

  老實、木訥、敦厚的性格,以個性來講確實是一個不錯的人選。

  外貌呢?史彥博最大的特色是一雙炯炯有神的大眼上方的兩道濃眉,讓
人不禁聯想起一種北方漢子的粗鄺。英俊瀟灑用在他身上實在不太適當,我
想到一個名詞──性格,倒是滿貼切的。只不過,和在百貨公司時的那種靦
腆顯然就有所出入了。

  說實在,我對他的認識實在太少了,在高中三年的歲月裡,我幾乎不曾
仔細的觀察過這個人,只是知道班上有這麼一個男孩子,成績中等,表現的
也不特出,一個平凡的讓你幾乎感覺不到他的存在。

  也許這樣的男人才真實吧!

        ※        ※        ※

  屋漏偏逢連夜雨,史彥博超乎正常的行徑已經令人夠悶了,辦公室裡因
為經理請了一個月的長假,安排了一位代班協理,大家要是相安無事也就罷
了,偏偏這位協理大人吹毛求疵的本事已經病入膏肓了。

  小麗──行政助理,她花了一整個早上打出來的會議記錄,被退了五六
回,連累我也陪著她修了又修,也不知道是哪不合他的意,一會說內容太過
繁瑣,不夠精簡,一會又說寫的太簡單,不夠詳細,哇咧OOXX……

  「這樣不行啦!我的天啦!跟妳說這點帶過就好,這裡才是重點……」
如雷貫耳的吼聲從協理辦公室裡傳了出來,所有的人全部繃緊了神經。

  「吟心姐,我陣亡了。」小麗垂頭喪氣的走出協理辦公室。

  「又要修了啊!」

  「我還有好多事要作,全卡在這了,怎麼辦?」小麗愁眉苦臉的望著公
文堆積如山的桌面。

  「給我吧!」接過小麗手裡的會議記錄,我站了起來。

  「等等啊!還有地方要修改呢。」

  「改個頭。」

  「不行哪!」

  「妳忙妳的事吧!」投給小麗一個要她放心的眼神,我喝了口桌上的茶
水,捲起袖子,往前衝……

  一進辦公室,一疊報表紙便被我扔在眼前這名中年男子的辦公桌上。

  「嘎?改好了嗎?」

  「我認為這份會議記錄已經很完美了,不需要再作任何更動。」我中氣
十足的回答。

  「完美?我看是完蛋,真不知道周經理是如何教育妳們的,這種東西呈
上去……」

  「會殺頭嗎?」不待他說完,我便接了腔。

  「殺頭?」

  「不過就是一份會議記錄嘛!簡單明瞭就夠了,你以為每個人都像你這
麼閒嗎?你知不知道,我們有多少工作要作,有多少文件要趕,如果你真的
吃飽撐著,可以來幫我們列印文件……」越說我的火氣越大,算了懶得和這
種人廢話,再忍一忍我們可愛的經理就回來了。

  「請你蓋章吧!會議記錄我會呈上去。」

  「沈小姐,請問一下這裡是妳做主還是我做主?」顯然他也動怒了,想
用權勢來壓人嗎?

  「這種小事我作主就可以了。」

  「妳──反了反了。」就差吹鬍子瞪眼了。

  「請蓋章。」

  「妳──」

  「我想會議記錄你已經看了不下數十遍,內容是什麼應該很清楚,沒必
要浪費時間再看一遍吧!」攤平了記錄,擺在他面前,這場景還蠻像在「逼
宮」的。

  「我就不簽。」真是固執的可以。

  「隨你愛簽不簽。」不是只有你拗,姑娘我拗起來也未必輸你。

  留下報表,甩上門,我頭也不回的踏出辦公室。

  一出辦公室整個緊繃的神經便鬆懈下來,真不曉得剛剛哪來那麼大的火
氣,不、是勇氣,反正飆也發了,水潑落地難收回了。一抬頭便看見十幾雙
眼睛對著我瞧,我沒看錯吧!那眼神就好像看見英雄一般崇敬。

  等等,我看是準備替我哀悼吧!尤其是當那位二十九歲愛看色文的男同
事,好意的提醒我這位協理可是皇親國戚時,喪鐘已經敲響。

  死就死吧!怕什麼,反正我的偶像都已經死會了,這裡還有什麼值得留
戀呢?也許我該另謀發展,展翅高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