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三)轉機

 

  風樹凜恢復在葉雪凝身體裡的動作,只不過那是輕輕的抽動,他輕輕的抽動

身體,等待著葉雪凝的習慣,漸漸地他感覺到葉雪凝的甬道不再那麼乾澀後,才

開始律動起來。

  葉雪凝感受到風樹凜的溫柔,又感動的流下淚珠,一向堅強的她,此刻倒成

了名符其實的淚人兒,痛苦已經慢慢的過去了,一陣陣的快感向她襲來,她終於

明白原來男女交合竟是如此令人歡愉的饗宴,葉雪凝並沒有呻吟出聲,但是一陣

陣的喘息聲已足以撩起風樹凜的每一個敏感的神經,也隨著葉雪凝的嬌喘也發出

粗喘。

  什麼是天堂,葉雪凝和風樹凜此刻就在天堂,能得此溫香暖玉在懷,縱死有

又有何憾,只可惜他不能給葉雪凝什麼承諾了,「雪凝,妳往後的日子怎麼辦?」

他突然開始為葉雪凝而擔憂,淪落到要賣身葬父,想必她的日子也不好過吧!

  往後?葉雪凝還想不到那上頭,原本一切都沒有問題的,如果進了風府就算

當個ㄚ環也能溫飽了,可現在呢?今晚她就要讓那個禽獸來玷污她的身子了,她

還有往後嗎?即使風樹凜脫困之後,她不潔的身子還能回到他身邊嗎?想到此,

淚水又潺潺流下。

  「怎麼呢?別哭啊!」葉雪凝的淚水竟然能扯痛他的心。

  「沒事,我只是太感動了,想不到你這麼關心我。」夠了,能得到風樹凜的

一片情意,葉雪凝無怨無悔了,「你放心,你不是給了我一錠金元寶,我用的很

省,做點小生意應該不成問題。」葉雪凝心虛的說著。

  「啊!我想到了。」風樹凜附上葉雪凝的耳邊,「妳記清楚了,在風府的花

園裡有一座假山,在假山裡我藏了不少金銀財寶,妳找機會去取出來,那些金銀

財寶,妳就是奢侈一點,三輩子都吃不完,記得喔!」說完之後,風樹凜感覺到

放心不少,至少她已經不愁吃穿了,「找個愛妳的人嫁了吧!」

  聽完風樹凜的話,葉雪凝幾乎已經泣不成聲了,「樹凜。」葉雪凝緊緊的抱

住風樹凜,此生除了你,我絕不嫁作他人婦,葉雪凝在心中默默立誓。

  風樹凜抱著葉雪凝做完最後的衝刺,本來要抽離她的身體,卻因葉雪凝緊擁

著他,而不得不將熾熱的愛液射在她體內,「唉!」他嘆息一聲,希望不會因此

種下命根才是,雖然他死了以後,風家就絕嗣了,但是他也不希望雪凝一個人孤

單的扶養他的骨肉,聽天由命吧!

  風樹凜離開了葉雪凝的身體,用自己唯一還算乾淨的襯衣替她將胯下的精液

及血液擦乾淨,「穿上衣服吧!」

  「這件衣服可以送給我嗎?」葉雪凝抓起風樹凜用來替她擦身體的襯衣。

  風樹凜點點頭,把衣服摺疊好放在她手裡。

  二個人很快的穿好衣服,而獄卒也正好走了進來,「時辰到了,妳該走了。」

獄卒催促著葉雪凝。

  風樹凜給葉雪凝最後一個擁抱,葉雪凝踮起腳尖,在風樹凜耳邊輕輕說著,

「你會沒事的,不要忘了我,永遠永遠。」葉雪凝含著淚跑出了牢房。

  「你說什麼?雪凝。」風樹凜想要追出去,無奈被腳上的重枷給絆住。

  她說他會沒事,這是什麼意思?

    ※        ※        ※

  「見過舊情人了,在牢房裡待了那麼久,這麼難分難捨呀!妳放心,我不會

強留妳的,過了今晚,妳就可以離開了。」楊鑑無謂的說著。

  「離開?」怎麼可能?他只會要她一晚。

  當然不可能,只不過她不是他能留的住的,除非他的腦袋變的和風樹凜一樣

蠢,衛王爺要的女人他怎麼能留的住呢?霍眉兒的死讓衛王爺大發雷霆,他這條

小命隨時不保,眼前只是拿風樹凜開刀,誰知往後他會有什麼災難,但是要是將

葉雪凝送給衛王爺,她那酷似霍眉兒的容貌,應該可以平息衛王爺胸中的氣憤

吧!不過,反正她是風樹凜的女人,也不是什麼處女了,在送給衛王爺之前,他

可要好好享用一番。

  「你不會食言吧?」

  「當然不會。」只有傻瓜才會相信他的話,衛王爺要殺的人,他就是向天借

膽,也不敢放啊!可憐的葉雪凝還被蒙在鼓裡呢?

  「我命人備了水,妳好好洗一洗,把身上沾惹的晦氣洗掉吧!」

  「來人。」楊鑑吩咐丫環伺候葉雪凝沐浴更衣。

  梳洗打扮過的葉雪凝,更加明艷動人,與那霍眉兒更加相像,如果不是他已

知道她們其實是二個人,簡直是幾可亂真,相信衛王爺一定很滿意他的傑作。

  「想不到我的小美人裝扮起來,這麼美艷動人。」楊鑑輕挑的撩起葉雪凝的

下顎,「妳休息一會吧!晚上我再好好陪妳。」楊鑑春風滿面的走出廂房。

  葉雪凝望著鏡中的自己,她幾乎認不出鏡中人就是她自己了,「這是我嗎?」

她撫摸著自己的臉頰,「葉雪凝已經死了,此刻起世上再無此人。」

    ※        ※        ※

  「衛王爺,您來了,奴才有失遠迎,真是罪該萬死!」楊鑑一付小人諂媚之

態,真是令人做噁。

  「聽說你找到風樹凜的一名小妾,可有此事?」

  想不到消息這麼快就走漏了,「小的不敢隱瞞,卻有此事。」到嘴的鴨子恐

怕要飛了。

  「姿色如何?」

  「不過是一般庸脂俗粉。」楊鑑私心隱瞞。

  「庸脂俗粉?」衛王爺對楊鑑的話全然不信,憑他對風樹凜的認識,真要是

庸脂俗粉,他連看一眼的興致都沒有,「我能見見這位庸脂俗粉嗎?」如果真的

是,他到是想看看他的口味何時變了,既然變了口味,為何不肯將霍眉兒還給他?

  「當然可以,當然可以。」楊鑑唯唯諾諾道,「我這就去帶她來見您。」

  「慢著,你府裡的下人都是吃閒飯的,這等小事,要你親自去做?」把他當

白痴嗎?還不知他想耍什麼花樣。

  「是,是,楊三,去把那個娘們帶來。」楊鑑只有搥胸頓足了。

  楊三也就是楊鑑身邊的小廝,遵照主人的吩咐將葉雪凝帶到大廳上。

  「眉兒!」衛王爺一見到葉雪凝的反應和風樹凜一樣,驚訝的直盯著她瞧。

  眉兒?她究竟是誰?這個疑問一直存在葉雪凝心中。

  「王爺,她不是霍姑娘,只是有幾分相似罷了。」楊鑑在一旁解釋。

  「廢話我當然知道不是。」衛王爺推開一旁礙眼的楊鑑,趨步來到葉雪凝面

前,「請問姑娘芳名?」

  望著眼前這位氣宇軒昂,儀表不凡的男子,葉雪凝感受到他與楊鑑不同的對

待方式,「奴家只是一個孤女,沒名沒姓。」

  「世上怎麼可能有人沒名沒姓呢?」衛王爺的笑容宛如和煦的春風。

  「那就叫小奴吧!我是風公子收留的一名ㄚ環。」

  「小奴!」衛王爺端注了葉雪凝好一會,「實在太像了。」

  「小奴姑娘,隨我回府吧!」衛王爺欲牽起葉雪凝的手,卻讓葉雪凝給閃開。

  「這位公子,素昧平生,我為什麼要和你回去?」

  「為什麼?因為我要妳啊!」衛王爺說的順理成章。

  葉雪凝對這個男人的好印象因他輕浮舉止而大失所望,葉雪凝沒有回答他,

只是臻首低垂,若有所思。

  「難道妳想留在這裡?」衛王爺瞪了楊鑑一眼,「有人威脅妳嗎?」

  「不,是奴家自願留下來的。」為了救風樹凜,她必須這麼做。

  「妳...不知道我是誰?所以不肯和我走。」衛王爺依舊面帶笑容,「我和風..

公子是...好友,風公子遭逢此劫,我也甚感難過,妳既是他的人,我當然要善盡

照顧的義務,姑娘妳說是吧!」為了拐回葉雪凝,衛王爺撒下漫天大謊。

  「好友?公子您說您是風公子的好友?」雪凝的心有些雀躍,看楊鑑對他必

恭必敬的樣子,以及他的穿著,想必不是普通人,與其相信楊鑑,倒不如冀望他,

不對,有些不對勁,如果他真能救風樹凜,風樹凜就不會被問斬了,雪凝很快的

察覺出異樣,「我不相信。」

  「嗯?不相信?為什麼?」這個女人翻臉也翻的太快了吧!前一刻還十分雀

躍,下一刻就懷疑起他來。

  「如果公子真是風公子的好友,為什麼不搭救風公子呢?」雪凝問出她的疑

惑。

  「唉!風...兄犯的是殺人罪呀!更何況罪證確鑿,我是心有餘而力不足啊!」

其實衛王爺巴不得把他碎屍萬段,

  罪證確鑿,葉雪凝不斷的聽到這幾個字,難道她上當了,楊鑑真有本事可以

救風樹凜嗎?葉雪凝也開始懷疑了,她望了楊鑑一眼,只見他心虛的低下頭去,

葉雪凝心下一沉,那風樹凜不是沒救了。

  撲咚一聲,葉雪凝跪倒在衛王爺面前,他是一位王爺,剛剛楊鑑是這麼稱呼

他的,「王爺求求您就就我家公子吧!」

  「小奴姑娘,快快請起。」衛王爺被她的舉動一驚,連忙扶起她。

  「王爺要是不答應,小奴就長跪不起。」

  「哦!」衛王爺臉上的笑容頓失,又是一個癡情女子,可笑的是癡情的對象

都是他,一把無名火襲上衛王爺的胸口,「妳認為我能救他?」

  葉雪凝低著頭,並不知道衛王爺此刻的臉上已是霜雪凝結,她點點頭。

  衛王爺配合著葉雪凝蹲下身子,「做我的女人,我就放了他。」

  不知怎地,他說的話就比楊鑑的話來的可靠,當然他是王爺,葉雪凝輕笑出

聲,她頭一回覺得自己這麼有價值,用她的身體就可以解救一個罪證確鑿的死刑

犯。

  慢著,如果真是罪證確鑿,又怎能說放就放呢?莫非是他要他死,葉雪凝突

然跌坐在地,衛王爺即時扥住她,「妳怎麼了?」

  「王爺剛剛不是說風公子是罪證確鑿嗎?怎麼你說放就放?」

  衛王爺抱起她,「妳想知道嗎?」

  葉雪凝根本掙脫不了的懷抱,只能無奈的由他擺佈。

  「本王想殺誰就殺誰,想放誰就放誰,妳聽明白了嗎?」

  衛王爺狂妄的語氣回盪在耳邊,葉雪凝明白了,原來他就是想要致風樹凜於

死地的人。

  衛王爺俯身在葉雪凝唇上輕輕一吻,「我想要誰就要誰,妳懂嗎?」那個傢

伙竟然搶走他要的女人,他不會輕易放過他的,不過他暫時打消殺他的念頭了,

為了懷裡的這個女人,他要看看這個女人對風樹凜有什麼樣的意義,是不是足以

像他傷他一樣深。

上一頁

  回首頁

下一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