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四)替身

 

  衛雲澤,也就是衛王爺,他並非真正的皇親國戚,不過他的父親卻是替國家

立下赫赫戰功的大將軍,他的父親被封為衛王,所以其父過世之後,自然由其襲

爵。

  衛雲澤將葉雪凝帶回到王府,安置在畫眉軒裡。

  畫眉軒,葉雪凝望著拱門上的石雕字,“眉”,她很自然的聯想到眉兒,在

二個男人口裡聽到的名子。

  「今後,這裡就是妳的住所。」衛雲澤說著,順便放下她。

  「眉兒是誰?」葉雪凝脫口而出。

  「妳。」衛雲則看著葉雪凝道。

  「我?」

  「沒錯,從此刻起妳就是眉兒,眉兒就是妳。」他得不到眉兒,那麼就讓這

個長的像眉兒的人來取代眉兒吧!

  「我畢竟不是眉兒。」

  「我說妳是妳就是。」

  霸道,他想殺人就殺人,想放人就放人,想要她就要她,現在還要她當眉兒,

簡直是太不可理喻了。

  「只要你遵守諾言,我就是眉兒。」罷了,只要能救風樹凜,要她做什麼都

行。

  衛雲澤的嘴角揚起一抹深不可測的笑容,「妳不只長的像她,連個性都像,

要不是我親手埋葬了她,我會真的以為妳就是眉兒。」

  「眉兒死了?」葉雪凝感到驚訝。

  「是的,她死了。」衛雲澤的眼底閃過一抹哀凄,「妳休息吧!」眉兒是他

心裡的痛,他需要找一個地方好好療傷。

  葉雪凝在衛雲澤離開後,進入了畫眉軒。

  畫眉軒裡有一幅女子畫像,畫像裡的人像她,但她知道不是她,應該就是眉

兒。

  眉兒,不只長的像,連個性都像,她到底是什麼樣的女人,似乎風樹凜和這

個王爺都與她有著糾纏不清的關係,而自己莫名其妙的陷入這個漩渦,會有什麼

樣的命運呢?

  當夜幕低垂,葉雪凝倚在窗邊望著天邊的一輪彎月,聽到一個沉穩的步伐逐

漸靠近,該來的還是要來,「唉!」葉雪凝嘆息一聲。

  「為何嘆氣?」一陣悅耳的男聲傳入耳裡,是衛雲澤。

  「怨嘆命運。」

  「怨命?」衛雲澤在桌前坐下,「妳的命不好?」

  「我一出生就沒了娘,你說我的命是不是很不好。」

  「沒了娘還有爹啊!妳的親人呢?」

  「我一向是與我爹相依為命的但是他在五天前過世了。」

  「節哀順變吧!」

  葉雪凝默默不語,也不知為何竟然會向他說這些。

  「妳放心,妳住在這裡,我會照顧妳。」

  「為什麼?」

  「妳過來。」

  葉雪凝猶豫了一會,還是走了過去。

  「因為妳是眉兒。」衛雲澤撫上她的面頰。

  「我不是...」

  「不要戳破我的小小心願。」衛雲澤幾近哀求的眼神看著葉雪凝。

  「人不能活在過去,你說她死了就是死了,人死是不能復生的。」

  葉雪凝的話惹腦了衛雲澤,一把把她推倒在地,「妳一定要這麼殘忍嗎?」

看到葉雪凝一臉驚惶的倒在地上,衛雲澤連忙將她扶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

的,眉兒。」

  「我...」算了他愛當她是眉兒,就是吧!葉雪凝不再和他辯駁,也許因為眉

兒的緣故,她可以免於被凌虐吧!

  可她錯了,他真的把她當成眉兒抱上了床,雨點般的細吻開始落在她的額頭

上,然後是鼻子,再來就是唇了,葉雪凝在衛雲澤的吻到唇上前把臉轉到一旁,

「別這樣。」

  「妳是我的,早該是我的了。」衛雲澤開始脫起葉雪凝的衣裳。

  「不,我不是你的。」葉雪凝大聲的喊著。

  「妳是我的。」衛雲澤回應她。

  「眉兒不愛你,你不能這麼對眉兒。」葉雪凝試圖利用眉兒來達到阻止他的

目的。

  「妳說什麼?」衛雲澤像突然被嚇醒似的,整個人彈了起來,『眉兒不愛你,

你不能這麼對眉兒。』這句話像符咒似的在衛雲澤的腦海裡揮之不去,衛雲澤握

緊拳頭,朝牆壁捶去,直到流出鮮血。

  葉雪凝嚇呆了,瘋了,難道他瘋了不成,「王爺,您何苦如此傷害自己呢?」

葉雪凝跑下床前去阻止。

  「眉兒從來沒有愛過我,從來沒有。」衛雲澤悲傷的哭泣著。

  他為眉兒落淚,昂長之軀,為一女子如此,眉兒呀!眉兒妳到底是什麼樣的

女子啊!

  葉雪凝不知該說什麼?如果她沒有遇見風樹凜,沒有把自己交給風樹凜,也

許她會願意成為他的眉兒,可是一切都太遲了,他只能看著他傷心流淚,她無計

可施。

  「小奴,對不起,我失態了。」小奴,他喊她小奴,不當她是眉兒了?葉雪

凝驚愕住了,而衛雲澤也離開了畫眉軒。

    看著衛雲澤黯然離去的身影,心頭有種說不出的滋味,但正如她所想,

她已經將自己交給風樹凜了,想不到世間也有這麼癡情的男子,雪凝望了一眼牆

上的血跡,是什麼樣深的情,讓一個男人如此。

上一頁

  回首頁

下一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