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五)自由

 

  「王爺您真的要放了姓風那傢伙?」楊鑑再一次確認衛雲澤的意思。

   「我何時說過假話,我說放了他就是放了他。」

   「是...」對於衛雲澤的話他本不該有所懷疑,但是對於他竟然肯放了

風樹凜,楊鑑還是不太相信自己所聽到的訊息,「那風府的財產該怎麼處置?」

   「風府的財產?」衛雲澤思忖了一會,「還給他。」

   「什麼?還給他?」楊鑑是越來越不懂衛雲澤的心思了。

   「沒錯,既然人都放了,就表示他沒有罪了,既然沒罪,該是人家的就

還給人家啊!」

   你該得到的報應我也會還給你的,衛雲澤咬著牙輕聲的說著。

         ※        ※        ※

  衛雲澤遵守承諾釋放了風樹凜,風樹凜離開牢籠的第一件事就是奔回風府,

看到門上的封條,風樹凜憤怒的將其撕毀,進門後的第一件事,便是回到臥室。

  「不見了!」風樹凜瘋狂的喊著,隨即又在諾大的風府中穿梭著,似乎在找

尋什麼,最後他奪門而出再度回到縣衙。

  他要找一個人。

  「不是放了你,又來自投羅網?」楊鑑道。

  「你把人藏到哪去了?」風樹凜憤怒的問道。

  「什麼人?」

  「眉兒。」

  「人都已經死了,你還找什麼?」

  風樹凜抓起楊鑑的衣襟,「少說廢話,眉兒呢?」

  「有話好說嘛!被衛王爺帶走了。」好漢不吃眼前虧,楊鑑立刻據實以告。

  風樹凜扔下他便直衝衛王府,不顧守衛的攔阻,直闖進衛王府。

  「王爺,他硬闖進來,屬下攔不住。」王府總管怯懦的說著。

  「下去吧!」

  「眉兒呢?」這是風樹凜到這的唯一目的。

  「你是問哪一個?」衛雲澤一語雙關。

  「哪一個?難道還有第二個嗎?」嗯?第二個,他想起了葉雪凝,難道她也

在這,「我問的是眉兒。」

  「葬了。」

  「你憑什麼?」

  「就憑我是她師兄,就憑我是她的未婚夫。」衛雲澤大聲的說著。

  「你不配。」

  「你配?你別忘了眉兒是怎麼死的。」衛雲澤挑起了風樹凜的痛處。

  「是你害死她的,如果不是你她不會死。」

  「是嗎?如果不是你,我和眉兒早成親了。」

  「眉兒愛的人是我,不是你。」這是衛雲澤心中最大的痛。

  「說這些都太遲了,眉兒刺下那一劍的同時,你我都失去她了。」心裡的痛

被觸痛了,衛雲澤反而冷靜起來,「真想見她?」

  「她在哪?」

   「衛家墓園。」

   靜下心來,風樹凜才想到這個問題,「眉兒才死了幾天你竟然就把她給葬了?」

風樹凜怎麼也想不到他連眉兒最後一面也見不到了。

   衛雲澤蹙起濃眉他何嘗願意如次倉促的葬了眉兒,但是

         ※        ※        ※

   『王爺,恕貧道直言,明天您就把尊夫人安葬吧!』來替眉兒超渡誦經的道士

說道。

   『最起碼也得作完頭七吧!明天就下葬這未免太匆忙了吧!』衛雲澤顯然是反

對的。

   『王爺有所不知,尊夫人屬於橫死,依貧道所算除了明日之外,半年內無黃道

吉日,若是明日不將尊夫人下葬,恐怕會影響到尊夫人來世的命運,王爺,貧道非是

危言聳聽,王爺不可不信。』

   『這

   『貧道言盡於此,王爺您自己決定吧!』道士看著衛雲澤猶豫不決的樣子,嘆了

口氣,道,『貧道告辭了。』

   就在道士即將離開靈堂,衛雲澤叫住了他,『大師且慢,就依大師所言吧!』

         ※        ※        ※

  衛雲澤把原由告訴了風樹凜,「這就是我為什麼如此倉促葬了眉兒的原因。」

其實衛雲澤大可不必解釋什麼,只不過看著風樹凜哀悽的神情,他於心不忍。

  風樹凜本來還要說什麼的,可是說了又如何?於事無補啊!「麻煩你帶我去

給她上柱香吧!」

  「隨我來吧!」

  來到衛家墓園,衛雲澤在一個新墳前停下,墓碑上刻的是,『衛雲澤之妻霍

眉兒』。

  風樹凜什麼也沒說,只在墳前跪地一拜,深深一叩,他悲慟不已,衛雲澤悄

然離去。

  衛雲澤回到王府,又來到畫眉軒,葉雪凝倚著窗,觀賞著花園裡的花團錦簇。

  「小奴姑娘。」衛雲澤沒有再喊她眉兒了。

  「王爺。」葉雪凝欲起身向他請安,畢竟他是一位王爺。

  「無需多禮。」衛雲澤出言阻止她。

  「王爺有事嗎?」

  「我已經放了風樹凜了。」

  「真的,多謝王爺。」為此,葉雪凝非向衛雲澤行個大禮不可,衛雲澤只好

接受再將她纏扶起來。

  「想回風府嗎?」

  回?她根本就不屬於風府啊!雖然她幾乎要進入風府了,可是她如何見他,

她羞於見他,雖然她的身子只屬於他一人,可是她怎麼回去呢?他還會記得她

嗎?

  「想不想?」衛雲澤看出來她的猶豫不決。

  葉雪凝低頭不語。

  「留下來,做我的小奴吧!」

  「你的小奴?」

  「是啊!妳不喜歡做眉兒無妨,做妳自己就好了。」衛雲澤溫和的說著。

  葉雪凝仍是一臉為難,「您肯讓奴家離開這嗎?」

  「我尊重妳的意願。」

  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在葉雪凝心裡,衛王爺曾經霸道的將她自縣衙帶走,現

在又說要放了她,她覺得似乎有些反常。

  「不相信我會讓妳走?」衛雲澤看出她臉上的疑惑。

  「王爺真讓小奴走?」葉雪凝的臉上終於露出了光彩。

  看著葉雪凝閃著光芒的眼神,卻教衛雲澤感到心痛,為什麼這二個女人都因

離開他而感到開心,他真的那麼一無可取嗎?「妳走吧!」衛雲澤嘆了口氣,離

開了畫眉軒。

  葉雪凝終於展開笑顏,可以離開了,她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她沒有什

麼東西好收拾的,除了身上敝體的衣裳外,這裡沒有一樣東西是她的,隨著衛雲

澤離去的腳步,她離開了衛王府。

  可是天下之大,何處是兒家呢?去找風樹凜嗎?不,她已經不欠他什麼了,

她用自己的身體償還了,她已是自由之身了。

上一頁

  回首頁

下一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