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八)夜襲

 

  葉雪凝在畫眉軒裡枯坐著,天色漸漸暗去,心裡頭的恐懼就越來越深,衛雲

澤的反覆令她感到無措,他會怎麼對她呢?他又會怎麼對風樹凜呢?

  門窗都上了鎖,葉雪凝一個柔弱女子,根本無計可施,摘下鳳冠,她只能呆

坐在椅子上,滿腹無奈的靠著桌面,扥著腮幫子,凝望著牆上的那幅畫,「眉兒,

為什麼我們會如此相像呢?究竟妳與我有何關係呢?又為何妳種下的因要由我

來受呢?」雪凝想起未知的前途,不禁感到悲從中來。

  門突然咿呀一聲慢慢敞開了,雪凝不用抬頭也知道來人是衛雲澤,雪凝輕嘆

一聲。

  「又嘆氣。」衛雲澤在雪凝面前坐下。

  「你倒底要怎樣呢?」雪凝難掩心中的氣憤問道。

  「想怎樣妳不明白嗎?」

  雪凝搖搖頭。

  「他搶走我所愛的,我也要從他手裡搶走他愛的。」

  「他未必愛我。」這點雪凝有自知之名,他說過要試著愛自己,但只是試。

  「他都要娶妳了,妳還說他不愛你。」

  雪凝不想和他多做辯解,只是沉默以對。

  衛雲澤走到床邊拾起雪凝揭下的鳳冠,道,「真是可惜了。」

  雪凝明眸一轉,看著衛雲澤手裡的鳳冠。

  「人說春宵一刻值千金,怎能浪費這大好時光呢?」衛雲澤扔掉鳳冠,解起

衣衫。

  雪凝聽其言觀其行,粉臉唰地一白,驚呼道,「你要做什麼?」

  「脫衣服啊!妳看不出來嗎?」

  「不。」雪凝驚惶的站起身來退到角落。

  「妳放心,我會溫柔以待的。」衛雲澤外衣已經褪去,只剩一條褻褲,他面

露微笑步步逼近雪凝。

  「王爺,求求您放了奴家吧!」雪凝跪地哀求。

  「欸!跪著幹麼?」衛雲澤身手一撈將她打橫抱起,不管雪凝的掙扎,將她

身上的衣服一一褪去。

  「你無恥。」雪凝動彈不得,只能出口罵人。

  「我無恥,難道他就不無恥嗎?我來看看誰是正人君子。」衛雲澤意有所指

道,說罷扯掉雪凝身上最後一塊布料,雪凝晶瑩圓潤的玉乳,一覽無疑地在衛雲

澤面前展現,雪凝要伸手去遮,反讓衛雲澤將手扣在背後,他輕輕在雪凝背上使

勁,迫得雪凝胸部一挺,幾乎碰到他的胸膛,雪凝連忙吸氣,想與他保持距離,

卻是徒勞無功,衛雲澤一個挺胸,結實的胸膛覆上雪凝的玉乳,含笑的薄唇亦覆

上雪凝的櫻唇。

  「嗚!」雪凝死命的反抗著,卻只能任由唇舌被攻陷。

  衛雲澤舔舐著雪凝的貝齒,趁雪凝欲掙扎之際,竄入齒間勾住雪凝的丁香小

舌,正欲汲取雪凝口中蜜津之際,「啊!妳咬我?」衛雲澤的舌頭被咬了一口,

一股血腥味漫佈口中。

  「齷齰。」雪凝一句鄙夷。

  「滋滋,無恥也好,齷齰也罷,今晚我是要定妳了。」話落,衛雲澤的唇落

在雪凝的乳尖上,靈活的舌頭在乳尖上打著轉,柔軟的乳尖霎時挺立起來,衛雲

澤滿意的將之含入口中,盡情吸吮。

  雪凝被如此輕薄,簡直羞憤欲死,「求求您,放了我吧!我已經是風公子的

人了,您不能這般待我。」

  衛雲澤不理會雪凝的話,他早就猜出雪凝和風樹凜的關係非比尋常,不過既

然她講明了,他就省去那段猜測,對她就不用太憐惜,褪去自己的褻褲,早已昂

揚的火熱慾源抵上雪凝的玉穴。

  「不要。」雪凝驚聲尖叫,已識雲雨的她當然知道抵在胯下的什麼,「求求

你,不要。」雪凝拼命的掙扎著,孰不知此舉只會加深男性的慾望,「啊!」衛

雲澤毫不猶豫地將慾望送入玉穴之中,雪凝絕望的垂下肩頭,她已經不是清白之

軀了,雖然她早已非完璧之身,但她是屬於風樹凜的,可是現在她的身體竟然讓

另一個男人闖入,她還有何面目見風樹凜呢?

  「放開她。」隨著破窗之聲,充滿憤怒的聲音亦隨之傳來,一柄長劍抵在衛

雲澤頸上。

  雪凝一見他,唯一能做的僅是撇過頭去,她有何顏面見他,尤其是在這般不

堪的情況下,癮忍的淚水終於潰堤,傾洩而下。

  「你來了。」衛雲澤並未因此停下動作,反而加快抽送的速度,在這般的刺

激下,雪凝忍不住吟呼出聲,「看來你壞了我們的好事了。」

  「放開她。」風樹凜再次出聲,他之所以沒有一劍刺穿他,是怕他做垂死前

的反抗傷了雪凝,畢竟雪凝猶在他身下。

  「妳想我離開嗎?」衛雲澤的大掌撫上雪凝的玉乳,低聲問道。

  「風大哥你走吧!雪凝對不起你。」雪凝已經抱定必死的決心了,說什麼她

也無臉再回風樹凜身邊了,只期望他能全身而退。

  風樹凜將劍往衛雲澤頸部刺下,但卻無法刺入,原來衛雲澤早提氣以對,

「你...」風樹凜感到萬分驚訝,他竟然傷不了他,而衛雲澤趁風樹凜驚訝之際,

一掌發向他,將他打到牆角,仍舊若無其事的繼續與身下人兒交歡。

  「風大哥。」見風樹凜被打到牆角,雪凝一聲驚呼,衛雲澤卻故意一個深入,

引得雪凝一聲嬌吟,「啊!」儘管雪凝立刻咬住下唇,阻止自己發出聲音,仍是

吟出一聲。

  風樹凜嘔出一口鮮血,再次舉劍突刺,未觸及衛雲澤,又被其掌風所傷,彈

到牆上,重重的摔在地上,「不必費工夫了,我是刀槍不入的。」衛雲澤得意洋

洋的道。

  「求您放了風公子吧!」雪凝瞥見風樹凜口吐鮮血,只怕再受衛雲澤一掌便

要斃命。

  「是他不肯放過我,我可沒不讓他走。」衛雲澤推的一乾二淨。

  雪凝知道衛雲澤是故意羞辱風樹凜,只有轉求風樹凜,「風公子,你走吧!

不要管我了。」

  「不,我一定帶妳離開這裡。」儘管雪凝此刻在衛雲澤的淫制之下,風樹凜

只當雪凝是被迫的,他不會與她計較的。

  「好一個情深義重,一個被我玷污的女人你還要嗎?」

  「你閉嘴,是你強暴雪凝的,我要殺了你。」風樹凜又是一劍向他刺來,不

過衛雲澤卻只以手指夾住他的劍鋒,沒再出掌傷他,他也怕殺了風樹凜啊!折磨

活著的人可比一刀殺了他還要痛快,有了雪凝,他打消了殺了風樹凜的念頭。

  「雪凝,妳看清楚是他要殺我,我總不能不抵抗吧!」

  雪凝無能為力,唯有淚滿面,「殺了我吧!」

  「雪凝。」看到雪凝絕望的神情,風樹凜心如刀割,只恨自己沒能保護她。

  「你走吧!看在雪凝的份上,我不與你計較。」好一個慷慨的偽君子。

  風樹凜的劍被衛雲澤緊緊夾住,根本無法抽開。

  「我說過不要白費力氣,如果你肯乖乖的離開,我不會虧待她,要不然我把

你們二個一起捉起來,殺了你,再把她賣到妓院,這樣你可開心?」

  「你...」風樹凜怒火難遏,但卻無能為力,「你真會好好待她?」他相信他

說的到做的到,他死也就罷了,如果讓雪凝被賣到妓院,他怎麼對得起她。

  「你放心,我會好好“愛”她的。」

  風樹凜站在原地遲疑一會,道,「如果你敢虧待雪凝,我一定放火燒了衛王

府。」風樹凜望了雪凝一眼,含恨離去。

  風樹凜一走,衛雲澤放下指中之劍,低身俯上雪凝胸前,「妳一定想死對吧!」

  雪凝不看他。

  「如果妳死了,風樹凜將為妳陪葬。」衛雲澤在雪凝耳邊低訴。

 

上一頁

  回首頁

下一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