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九)出征

 

  錯一次就夠了,不希望再有第二次。

 

  一想起風樹凜猶如一隻鬥敗的公雞頹喪離去的景象,就讓衛雲澤不自覺得發

出勝利的笑聲,但看著身下人而痛苦的神情,一絲不捨竟然攀上心頭,不過是一

個代替品,一個他利用來傷害風樹凜的工具,為什麼他會有這種不該有的情緒,

是錯覺吧!只因為她長得像眉兒,一個他深愛卻得不到的女人。

  衛雲澤挺起身子,繼續未完的動作,扥起雪凝的玉臀,衛雲澤深深的挺入,

「啊!──」雪凝終究還是承受不住低吟出聲。

  「想叫就叫吧!不會有人再來打擾了。」衛雲澤擒著一抹淫邪的笑容看著葉

雪凝。

  聽他一說,雪凝再次咬住下唇,只想以疼痛來忘卻這種令人感到羞辱卻又興

奮的感覺,可衛雲澤怎能善罷甘休呢?他把手指深入雪凝嘴裡,「要咬就咬我

吧!」衛雲澤以指腹輕撫雪凝的唇,輕輕的抽出身體,再一個猛烈的挺進,雪凝

微微張口呻吟著,一聽到自己淫蕩的呻吟,雪凝又想咬住自己,卻叫衛雲澤的手

指給阻擋了,索性一口咬住衛雲澤的手指,「噢!在用力些。」衛雲澤非但不喊

疼,反而感到興奮,即使雪凝用盡力氣也不能使衛雲澤痛呼出聲。

  不是不痛,不過比起能聽到雪凝的淫聲浪吟,那又算什麼呢?衛雲澤不間斷

的律動著,雪凝很快的就忘了要如何阻止自己的慾望了,只能隨波逐流,由著衛

雲澤將她帶入高潮,衛雲澤給她的快感,甚至超越了風樹凜所給予她的,不,雪

凝在心裡吶喊著,他不能因衛雲澤而感到快感啊!可是身體卻不聽使喚的開始痙

攣起來,「噢!不。」

  衛雲澤明白雪凝的矛盾,不過他不給她喘息的空間,知道她已經達到高潮,

在同一時間他也開始衝刺,終於在雪凝體內灑下愛的因子。

  當一切歸於平淡,衛雲澤退出了雪凝的身體,卻驚見斑斑血跡染在身上,「妳

不是已經和他?」

  雪凝原不想理會他的,卻突然想起什麼似的羞澀的縮到角落,「你走開。」

  衛雲澤也似乎明白了什麼,站起身來,披上外袍,「妳好好休息,這幾天我

不會來打攪妳。」衛雲澤和煦的笑容竟然讓雪凝的心裡感到一絲暖意。

  衛雲澤走前將所有的窗戶解了鎖,「有空可以到外頭走走。」說罷他便走出

房間順便替雪凝掩上房門。

  「好奇怪的人!」對於衛雲澤的行為,雪凝感到困惑。

  雪凝起身處理好自己,走到窗台前,那沾染在衛雲澤胯下的不是落紅,而是

雪凝的月事來了,而他的理解,讓雪凝更是羞憤,那一句風樹凜將為妳陪葬,打

斷了雪凝求死的念頭,死也不能,她往後的日子要怎麼過,雪凝倚窗輕嘆,竟不

知不覺進入夢鄉。

  翌日,雪凝不是被灼人的陽光曬醒,而是叫一個輕柔的披衣舉動所驚醒,「你

不是...」雪凝正欲開口,她以為是衛雲澤。

  「對不起,小姐,吵醒您了。」原來是一個ㄚ環,正為驚醒她而抱歉。

  「妳是?」

  「奴婢名叫小雙,是王爺派我來伺候小姐您的。」小雙恭敬的說著。

  「伺候我?」

  「是啊!」小雙笑的無邪。

  雪凝輕蹙雙眉,此刻的她也只有任人擺佈了,明著是來伺候她,怕是來監視

她的吧!

  「小姐,洗臉水我已打好,我替您擦臉吧!」小雙道。

  「我想沐浴。」

  「是的,我立刻去替您備水。」小雙勤快的走出房門,去張羅洗澡水了。

  雪凝起身,發現床上的被單已經換成乾淨的了,想起昨日的事,真是令人羞

憤欲死,不知道風樹凜此刻是怎樣的心情,未過門的妻子,被人當面侮辱,這對

一個男人來說是極大的恥辱啊!想到這裡,雪凝的心有如刀割。

  沐浴完後,雪凝坐在花園的石椅上,小雙端著托盤向她走來。

  「小姐,您餓了吧!」小雙把豐盛的早膳,置於石桌上。

  「我不想吃。」

  「小姐,您就算不高興也不能和自己的身體過意不去啊!」小雙進言道,從

雪凝的臉上她看得出來她對王爺有恨。。

  「我沒有食慾。」偏偏這話一出,肚子咕嚕一聲,謊言不攻自破。

  「小姐,先喝點甜湯好了。」小雙裝了一碗紅豆湯放在雪凝面前。

  看到這碗紅豆湯,有種說不出的感動在心頭,再看看一旁尋常的早膳,就該

知道這碗紅豆湯是刻意另外準備的。

  「小姐,喝點甜湯會舒服些。」

  面對這麼體貼的小ㄚ頭,雪凝怎忍再拒絕呢?端起紅豆湯,一口一口的舀進

嘴裡,接下來連其他的早膳也吃的一乾二淨,因為她實在是太餓了,從昨天中午

用完膳之後,直到剛剛可是滴水未進。

  「小姐,還想吃些什麼?奴婢替小姐張羅去。」

  「我吃飽了。」

  「那小姐想到再告訴奴婢。」

  「嗯。」

  幾天下來,雪凝都不知道自已究竟身處何境了,早晚三餐不少,還有點心伺

候,更別提昂貴的補藥了,一些雪凝想都不曾想過的補品,全都叫她一一品嚐過

了,小雙無微不至的伺候更是讓她感到窩心,而她最擔心的衛雲澤確實這幾日都

不曾出現在她眼前了。

  可日子真的就如此過下去嗎?當然不,她有個預感,當她的月事結束後,衛

雲澤一定會再出現,可是已經又過了三天,他仍舊沒有出現,只因為他有要事在

身。

  「王爺,您真的要帶那女人上戰場?」衛雲澤身旁的副將蘇勇道。

  「我幾時說過假話?」

  「可是咱們是去打仗,不是去遊山玩水?」

  「錯一次就夠了,我不希望再有第二次。」衛雲澤喃喃自語像是說給自己聽

的,「下去準備吧!三天後出發。」衛雲澤是皇上欽點的征西大元帥,軍令如山,

蘇勇知道勸不動他,只有聽命行事了。

  二年前,衛雲澤奉命南征,一去經年,卻沒想到一回來迎接他的竟是不堪的

事實,眉兒已經琵琶別抱,也因此展開了他與風樹凜的爭風吃醋,二虎相爭的結

果是眉兒意外死在風樹凜手裡。

  也許是上天眷顧,讓葉雪凝的出現填補了他空虛的心,儘管她只是眉兒的替

身,他也不容許再失去她了,一但他離開王府,風樹凜一定會前來帶走葉雪凝,

為今之計,只有將葉雪凝帶在身邊,才能避免再一次的失去。

  八天了,照算女人的經期也該過了,衛雲澤終於出現在畫眉軒了。

  乍見衛雲澤,雪凝露出了驚惶的神色,讓衛雲澤的心一陣抽痛,「下去吧!」

衛雲澤摒退小雙,走到正在賞花的雪凝身旁,不過人比花嬌的葉雪凝,此刻已是

花容失色。

  「這麼怕我?」

  雪凝不搭理他。

  「不理我?」衛雲澤倒是不驚訝葉雪凝的反應,「日子長的很。」衛雲澤將

葉雪凝攬入懷中,雪凝也不做掙扎,想是掙扎也是多餘,衛雲澤撫摸著雪凝烏黑

的秀髮,「不知道妳吃不吃的了苦?」看雪凝沒反應他又自顧自的說下去,「我要

去打仗了,不過你放心我會帶著妳。」

  去打仗,還要帶著她,難怪問她吃不吃得了苦,雪凝只覺無奈。

  「我會盡量讓妳舒服些的,勿需擔憂,今晚好好睡一覺,明日一早出發。」

衛雲澤放開了葉雪凝。

  葉雪凝才鬆了一口氣,誰知衛雲澤竟將她打橫抱起,往屋內而去。

  「你...唉!」雪凝無奈一嘆。

  衛雲澤以腳踢開房門,進房之後,腳一勾門隨即應聲關上,衛雲澤將葉雪凝

輕放於床榻上,並將其外袍褪下,替她蓋好被褥,然後才褪下自己的外袍,躺在

葉雪凝身旁,衛雲澤僅是將葉雪凝擁入懷裡,輕輕拍撫著她,似乎只想哄她入睡,

不做他想,「睡吧!保持點體力,好應付未來幾日的顛簸之行。」

  如他所言,來日方長,再說他一向也不缺女人,這幾日他在小妾那已經需索

的夠了。

  葉雪凝靜靜的在衛雲澤懷裡入睡了。

  破曉時分,葉雪凝由小雙喚醒,替她換上一身的男裝。

  「為什麼我要這身裝扮?」葉雪凝問道。

  「王爺交代的,說軍旅之中,女眷隨行有所不便,所以讓奴婢替小姐穿上男

裝。」小雙解釋道。

  「原來如此。」

  忽然傳來一聲馬鳴,小雙推門一探,「是王爺來接小姐了。」

  「請小姐出來。」衛雲澤騎在馬上對小雙道。

  「是。」

  小雙正要回頭去喚雪凝,雪凝已經站在門旁了。

  「想不到妳扮起男人,比男人更為俊挺。」衛雲澤稱讚雪凝的男性裝扮。

  看著衛雲澤在馬上的颯颯英姿,有一煞那雪凝感到心迷神醉,但是很快的她

就清醒過來。

  「來。」衛雲澤伸出手迎接她,這聲音讓雪凝拒絕不了,不自覺得伸出手來

交付給他,衛雲澤一使勁,便將雪凝帶到身前坐下,待雪凝坐穩,雙腳一蹬,呼

嘯而去。

  馭風而行,來到校場,衛雲澤一聲令下,征西大軍浩浩蕩蕩的出發了。

 

上一頁

  回首頁

下一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