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十一)殺愛

 

  是夢嗎?怎麼有人在臉上親吻著,衛雲澤迷濛的睜開眼,「雪凝,怎麼了?」

雪凝輕顰淺笑,用唇堵住了衛雲澤的唇,阻止了他的問話,雪凝的吻雖然生澀,

卻足以燎原,衛雲澤的炙熱慾望已被挑起,雪凝即使想後悔也來不及了,衛雲澤

翻身到雪凝身上,繼續與雪凝的唇舌糾纏著...

  衛雲澤纏吻著雪凝的丁香小舌,大掌撫上雪凝的胸,溫柔的柔捏著雪凝的乳

尖,「嗯!」雪凝發出細細的嚶嚀聲,她開始後悔自己為什麼會以為這樣就能消

磨衛雲澤的體力,經過上一次的經歷,似乎只有她會疲累,而他卻可以從容的離

去,雪凝開始有了反抗的舉動,她想用手撥開正在撫摸她胸部的手,也想擺脫纏

吻她的舌的唇。

  「怎麼?後悔勾引我了?」衛雲澤察覺到她的反覆,「為什麼?」雪凝自是

無法回答,「可是來不及了。」衛雲澤用手支起身體,用膝蓋頂開雪凝的大腿,

儘管雪凝盡了力不讓他得逞,當然還是徒勞無功,衛雲澤的陽物早已挺立著,此

刻更是蓄勢待發,他俯身含住雪凝一只蓓蕾的同時,也進入的雪凝的體內,「啊!

──」雪凝一聲吟呼,讓衛雲澤隨即動了起來,前前後後不間斷的進出雪凝的身

體。

  這都是自找的,雪凝怨不得他,既然已經不能回頭,不如深陷吧!雪凝的手

攀上衛雲澤的頸子將他環住,此舉無疑是大大的鼓勵了衛雲澤,擺動的身體更趨

快速,「噢!──」面對如此的波濤洶湧,雪凝難以自禁的淫聲浪吟著,「啊!─

─,嗯!──」

  「舒服嗎?」分明是明知故問,衛雲澤抬起頭欣賞著雪凝陶醉其中的神態。

  「你看什麼?」雪凝本來是閉上雙眼的,但是當衛雲澤的唇離開她的乳尖時,

她便微睜杏眼,竟看到衛雲澤專注的凝視著她,惹得她原本就潮紅的桃腮更加紅

潤。

  「我在想妳是不是已經愛上我了。」衛雲澤不是懷疑而是肯定。

  「我...」沒有,雪凝突然停止想脫口而出的話,她何必急於解釋呢?就讓他

誤會,說不定可以找到更好的機會,殺他。

  「不承認?」衛雲澤看著雪凝一副口是心非的神情,「不急,來日方長,有

一天妳會認清這個事實的。」衛雲澤篤定的說著,然後慢慢的抽出,再一個猛力

的挺進。

  「噢!──」不會的,她絕不會愛上他,雪凝在心裡吶喊著,「啊!──。」

衛雲澤反覆的抽出挺入,雪凝已經無法思考了,只能隨著他的撩撥,不停的呻吟

著。

  看著雪凝沉醉其中,衛雲澤感到無限滿足,擁有過眾多的女人,卻無人能像

雪凝這般令他癡狂,他放慢動作,再次俯首吻住雪凝,當雪凝開始回應他,他便

一記狂抽猛插,再一次將他的愛液灑入雪凝的花穴裡。

  雲雨過後,衛雲澤輕輕的擁著雪凝,撫摸著她吹彈可破的冰肌玉膚,雪凝欲

迎還拒的矛盾,令他憐惜,「雪凝,相信我。」衛雲澤突如其來的訴說著。

  相信什麼?相信他真心愛她,可是她怎麼愛他,她怎能忘了風樹凜,那才是

她的夫婿,她的良人,「嗯!」雪凝頷首佯從。

  衛雲澤不疑有他,歡欣的緊緊摟住雪凝,而慾望又再一次升起,衛雲澤移動

著身體,細細的在雪凝的肌膚上點吻著,「雪凝,再來一次好嗎?」他詢問著,

不待雪凝回應,他已迫不急待的再次進入雪凝的身體。

  營帳內,春色無邊,狂喜的衛雲澤,一整夜在雪凝的身體裡的時間,多過在

外頭的時間,雪凝暗自得意她的計謀得逞,可是卻不知道她還能撐多久,他就像

有用不完的精力,而她早已四肢無力了,唯一剩下的僅是無盡的呻吟。

  晨鼓響起,衛雲澤才匆匆下床,「天都亮了。」他似乎還意猶未竟,而雪凝

卻感到鬆了一口氣,「我要走了,累壞妳了吧!妳好好休息,一會我派人送來早

膳給妳。」衛雲澤在雪凝的唇上輕喙了一下,替她蓋上被子,整理好自己的儀容,

便走出營帳。

  雪凝全身無力的癱軟在床上,她是很想睡了,眼皮也不聽使喚的重重垂下,

『一會我派人送來早膳給妳。』雪凝突然驚坐起來,意思是說一會會有個男人送

飯來給她,

雪凝掀開被子,她一絲未掛,要是讓人看見那還得了,不行不行,她不能睡了,

就是要睡也要穿好衣服,整理好儀容。

  她不敢深睡,只能坐在桌前打盹,而衛雲澤就算精力再旺盛,過了午後,也

撐不住坐在帥壇前打起盹來。

  「王爺,要不要小憩一會?」蘇勇問道。

  「不用。」衛雲澤勉強抖擻精神,「目前敵軍動靜如何?」

  「經過昨天的一場激戰...」蘇勇說的口沫橫飛,衛雲澤卻又開始打起瞌睡,

蘇勇只能無奈的聳聳肩。

  理完軍務,衛雲澤終於可以回營帳好好睡一覺,一進營帳,啪的一聲,衛雲

澤整個人就趴在床上。

  「怎麼你看起來好像很累?」雪凝走到他身邊問道。

  衛雲澤翻過身來,拉起雪凝的手,「還不都因為妳。」

  聞言,雪凝的臉當下泛起紅暈,「自己貪歡,還怪我。」雪凝嬌嗔道。

  「哈哈哈。」衛雲澤大笑道,一把把雪凝拉著倒進懷裡,「陪我一起睡。」

話剛落下,衛雲澤似乎就已入睡,微微的鼾聲規律的傳出。

  他累了,雪凝的嘴角揚起得意的笑容,那她更不能讓他睡了,雪凝大膽的脫

起衛雲澤的衣服,經過昨晚,雪凝已經不再如前般羞澀了,反正能失去的已經失

去,她還剩下什麼呢?雪凝一件件的脫掉衛雲澤的衣服,衛雲澤卻仍然睡得安

穩,直到雪凝脫掉他最後一件褲子,反倒是雪凝自個嚇了一跳,因為她從沒仔細

看過男人的那話兒,雖然他此刻就像主人般沉睡,可是那不同於女人的構造還是

令她臉紅心跳。

  「原來它平常是這個樣。」雪凝凝視了一會,竟然有股想去撫摸它的衝動,

她躊躅了一會,慢慢伸出手輕輕的碰觸了它一下,而它似乎動了一下,嚇的雪凝

連忙收回手,雪凝就這麼伸伸縮縮,衛雲澤的那話兒已經被喚醒,慢慢的抬起頭

來,雪凝目瞪口呆的看著它一吋吋的漲大。

  「妳在幹什麼?」

  「啊!」雪凝被衛雲澤突然發出的問話嚇了一跳,「你何時醒的?」

  「它都醒了,我能不醒嗎?」衛雲澤嗤笑道,「這麼快就想念它了。」衛雲

澤意有所指的說著。

  真是羞死人了,真想找個地洞鑽進去,雪凝退縮到床角。

  「雪凝。」衛雲澤輕輕的喚著她的名,將手探入她的衣襟,往二側一靠,順

著圓滑的肩頭,褪下了雪凝的外袍,白玉無暇的背部,裸裎在他面前,雪凝因他

的碰觸而微微顫抖,衛雲澤沿著背脊細細的親吻著。

  難道他還有精力與她交歡,雪凝由著他在背上撫摸親吻,他的吻橫過他的柳

腰,來到下腹,來到濃密的叢林前,衛雲澤沿著鼓起的小丘,往下游移,輕輕的

讓雪凝躺下,繼續向幾經受他雨露的神秘花穴前進,原來花穴前已經有潺潺溪水

流動,衛雲澤以舌尖撈取小溪中清澈的溪水飲啜著。

  「噢!──」雪凝倒吸一口氣,天啦!他的舉動,「喔!──」一種截然不

同感受在雪凝心底漾開,「呼──」雪凝不斷的輕吟著,衛雲澤感覺到雪凝的投

入與沉醉,更向小溪深處探進,突然有道泉水不斷向上湧出,衛雲澤欣喜的狂飲。

  「噢!--,你別再折磨我了。」雪凝無力的說著。

  「折磨?」衛雲澤抬起頭來,舔乾淨沾在嘴角的蜜汁,不過他當然懂這句話

裡的涵義,他向上移動身軀,迅速地將炙熱的陽物送進雪凝的身體裡,「我怎麼

捨得折磨妳呢。」話落一記充實的挺進,直抵雪凝的花心。

  「啊!──」為什麼她越來越喜歡這種感覺,她不該的,可是...,在此刻雪

凝已經無法思考,只能繼續放任自己,貪婪的享受這種淫慾。

  長夜漫漫,又是一個銷魂蝕骨的夜,直到晨鼓響起,衛雲澤還在雪凝的體內,

衛雲澤一陣懊惱,他不該這麼放縱自己的,顧不得尚未洩精,急急抽了出來,「對

不起。」匆匆下了床隨手替雪凝蓋好被子,整理好儀容,便衝出營帳。

  看到衛雲澤懊惱的神情時,雪凝的心裡閃過一絲不捨,可越是如此,她便不

容許自己有這種情緒產生,不能再這麼拖下去了,她必須快刀斬亂麻,就在此時,

她瞥見地上閃著光芒,雪凝走近一看,是一把匕首,雪凝拾起匕首,放在心口,

腦海中的念頭,令雪凝顫抖不已。

  二天不眠不休的歡愛,鐵打的身子也撐不住,衛雲澤為了不讓自己在部下面

前出糗,只能來回的在營外走動,像是在巡視一般,好不容易捱到晚上。

  回到營帳,二話不說一躺到床上,就是呼呼大睡。

  雪凝可是睡了一天,精神好的很,雪凝坐在床邊,用細細的髮絲搔著衛雲澤

的臉頰,不懷好意的笑著。

  「雪凝,讓我好好睡一覺吧!」衛雲澤帶著幾分哀求的聲音說著。

  「很快你就可以長眠了。」雪凝帶著一分心痛輕輕的說著,雪凝輕撫著衛雲

澤的面頰,想起二日來的歡愛與半個月來他的細心照料,雪凝心中感到不捨,可

是她不能辜負風樹凜,雪凝舉起匕首,對準衛雲澤的心臟,「我答應你,如果你

死了,我陪你。」雪凝心一橫,一刀刺向衛雲澤的胸口...

 

上一頁

  回首頁

下一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