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十三)思君

 

  雪凝又苦苦守候近月了,衛雲澤的行蹤仍是渺茫,蘇勇見她日見憔悴消瘦,

實在是於心不忍,卻又拿她沒有辦法。

  「姑娘,人是鐵飯是鋼啊!妳總是吃的這麼少,身體怎麼撐的下去。」蘇勇

滿心擔憂的說道,他允諾了王爺要好好照顧雪凝,他就一定會辦到,即使王爺不

曾託付他,看到雪凝對王爺如此痴心守候,他能不感動嗎?

  「我真的沒有胃口。」

  「是不是不合口味,我讓廚子煮點妳喜歡的飯菜。」說是這麼說,現在還有

糧食可吃已屬不易,真要弄點特別的食物他恐怕也無能為力了。

  「不,很合我的口味,只是我真的沒什麼胃口,活動量少吧!往後我的食量

減半吧!反正我也吃的不多,軍營內的將士們可比我更需要食物。」在蘇勇的關

照下,她所吃到的食物已經不知比其他將士們所吃到的精緻幾分了,而她這些日

子以來也習慣了這樣的伙食,只不過這幾天食慾驟減,她也不知為何?

  「是不是身體不適?前些日子我看姑娘的胃口還不錯,怎麼這幾天...」

  「我也沒覺得不舒服,只是不想吃而已,蘇將軍不用擔心,我一定會好好照

顧自己,我還要等王爺回來的。」

  「要真是身體不舒服,一定要和我說,千萬別瞞我。」

  「嗯!多謝蘇將軍。」雪凝本欲往營外走去,不料身子一軟,幸好蘇勇發現

的快,扶了雪凝一把,才沒讓雪凝暈倒在地上。

  雪凝身上散發出淡淡的清香直撲蘇勇之鼻,天啦!他從未在女人身上得到這

種感覺,難怪王爺如此寵愛她,蘇勇抱起雪凝,走向床榻,如此溫香暖玉,蘇勇

亦禁不住想一親芳澤,當此念頭萌生,蘇勇當即打了自己一個耳光,無恥!他怎

麼能有這種想法呢?放下雪凝,蘇勇立刻衝出營帳,阻止自己再有邪念。

  好端端的她怎麼會暈倒,蘇勇甩甩頭讓自己恢復理智,找軍醫才是他應該做

的。

  「她怎麼了?」蘇勇在一旁憂心的問。

  「這...」軍醫面有難色,可脈象確實無誤。

  「說呀!急死人了。」

  「她有身孕了。」原來她是女人,難怪王爺要將她藏在這裡,軍醫這才恍然

大悟。

  「啊!」蘇勇開心的笑了,「你沒看錯?」

  「蘇將軍是不信我的醫術?」

  「不不,真是太好了,王爺有後了。」蘇勇興奮的歡呼著。

  「不過這位姑娘身子虛弱,需要好好調理,才能保住胎兒。」

  「那你可要好好替葉姑娘調理調理。」蘇勇叮嚀著軍醫。

  「屬下定當全力以赴。」王爺生死未卜,就他所知王爺雖然有幾名姬妾,不

過尚未有子息傳宗,如今這姑娘受王爺寵幸,懷有身孕,恐怕是王爺唯一的骨血,

當然要竭心盡力了。

  軍醫離去後,蘇勇看著雪凝,欣喜萬分,總算好人有好報,王爺有後了。

  「蘇將軍,我...」不久之後雪凝緩緩甦醒。

  「姑娘躺著就好,妳方才暈倒了,我請軍醫替妳看過了。」

  「暈倒?」

  「恭喜姑娘。」

  「王爺回來了!」她有什麼好值得賀喜的事呢?除非衛雲澤回來了。

  「王爺還沒有消息。」

  雪凝一聽眼一垂,失望也在所難免了。

  「妳已經懷有王爺的骨肉了。」看她失望,蘇勇還是趕緊把話說清楚吧!

  「啊!將軍是說我有身孕了?」

  「沒錯,恭喜姑娘,不,我該稱您一聲夫人了。」

  雪凝搖搖頭,「我充其量不過是王爺的一名姬妾,不配稱夫人的。」

  「不,您懷有王爺的骨肉,將來母憑子貴,倘若王爺不測,衛王府就是這孩

子的...」

  「別說了,王爺一定會回來的。」雪凝激動的說著。

  「末將失言了,夫人好好休息,末將告退。」蘇勇匆匆的離開了營帳。

  雪凝輕輕的撫摸著還是平坦的小腹,「我有他的骨肉了。」,這是一種複雜的

情緒,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她本該恨他,卻愛上了他,既然愛上了他,卻還沒

來得及告訴他,卻已失去他,如今是上天的憐憫還是殘忍,讓這個孩子在這個時

候出現,本來她已經抱著必死的決心,如果衛雲澤有何不測,她絕不苟活,可是

卻在這時懷了他的孩子,她能不替他留下這個血脈嗎?

  「你在哪?為什麼還不回來呢?」她從不曾這麼渴望他,卻在他失去行蹤開

始,思念與日俱增。

 

    ※        ※        ※

  在一個幽暗的黑洞裡,就著一道曙光,衛雲澤看清楚身旁打盹的人兒,「雪

凝?」她怎麼會在這?

  「你可終於醒了。」女子說話了。

  「雪凝妳怎麼會在這?」他又問了一次。

  「我是雪凝嗎?你看清楚。」

  「眉兒?」是眉兒,他看清楚了,可是..「妳不是已經...」

  「死了?還是你親手葬的。」女子把他要說的話說完了。

  「妳?」

  「師兄,我確實是眉兒。」眉兒給了他一個明確的答案。

  衛雲澤半驚半喜,他仔仔細細看的清楚,她確實是眉兒,「你我為何會在這

裡,難道是我死了。」這才是正確答案,衛雲澤似乎明白了。

  眉兒看到衛雲澤絕望的眼神,知道他是會錯意了,「我們都還活著。」

  「活著?」衛雲澤摸摸身上的傷,似乎都已經好了,「妳救了我?」

  「這還用說嗎?」

  「實在是太離奇了。」他覺得不可思議了。

  「你以為匈奴那些笨傢伙能抓得到你嗎?是師父幫他們的。」

  「師父?」真是一頭霧水了,因為連他的師父應該也是一個死人。

  「噢!師父也沒死,不過他要匈奴的一樣東西,所以才答應幫他們。」眉兒

解釋道。

  「什麼東西?竟然讓師父對自己的徒弟下手。」

  「為了一個夜光杯。」

  「夜光杯?」

  「那不重要,漢將要敗了,不知道你有沒有能力力挽狂瀾,你的傷已經痊癒

了,你中的毒在你醒來時就確定完全清除了,你可以走了。」

  「走?那妳呢?」

  「背叛師父,還有什麼好下場呢?等死吧!」眉兒一副從容就義之態。

  「和我一塊走吧!如果師父要追究,我們一起向他老人家求情。」

  「你已經不愛我了吧!」眉兒突然轉移話題。

  衛雲澤點頭默認。

  「她叫雪凝?」他醒來之後喚的第一個名子。

  「嗯!」

  「好好待她,還有,我沒死,別恨風大哥了,他是無辜的。」眉兒從師父那

得知師兄要殺風樹凜的事,還有這後來所發生的事,她都知道了。

  「妳故意詐死?」

  「不是,只是我命大,師父救了我。」眉兒看師兄是困惑了,「別想了,再

想你的軍隊就全軍覆滅了,師父應該已經得到夜光杯了,我該走了,師兄保重。」

眉兒風一般的飄出山洞,一會就不見蹤影了,衛雲澤只好隨後也走出山洞了。

  走了一天有些迷失方向,不過就在天黑前他辨清方位了。

    ※        ※        ※

  李達接任元帥後,果然對匈奴展開如火如荼的攻擊,奇怪的是,匈奴竟然沒

有以衛雲澤來威脅他們,只有二種可能,一個是衛雲澤已死,令一個就是他已經

脫困,可是如果是後者,為何不見他歸來呢?難道他真的已經不在人世了。

  雪凝怎麼也不肯相信那麼強悍的一個男人會就這麼死了,生見人死見屍,沒

見衛雲澤之前,她絕不會放棄的。

  李達的領軍能力遠比不上衛雲澤,幾次敗陣,漢軍已經兵敗如山倒。

  「夫人快走吧!我軍已經撐不了多久了。」蘇勇勸雪凝先行離去。

  「不,沒有見到王爺我絕不走。」

  「王爺他...」蘇勇認定衛雲澤已死,卻不忍說出之真相。

  「他不會死的。」

  「我也不信王爺會死,可是這麼久了,王爺如果脫困一定會回來,他沒有回

來就表示...」蘇勇話到嘴邊,「夫人走吧!趁著匈奴還沒攻陷,我會保護妳離開

這裡的。」這是他對衛雲澤的承諾。

  「也許他就快回來了。」

  「那就再等一晚吧!明天我就保護妳離開。」看雪凝如此堅持,就讓她再等

一晚吧!可是早晚都要死心的。

  「好吧!」

  「夫人歇息吧!」蘇勇也不再多說,默默離開營帳。

  雪凝依舊站在營帳外等候衛雲澤的身影,入夜了,陪伴她的卻只有透骨的寒

風,拉緊披風,雪凝抖擻精神繼續等候。

  「夫人,夜裡風大,妳還是進去吧!我來等就好了。」蘇勇實在於心不忍。

  「不,我要在這裡等他。」雪凝倔強的說著。

  「這樣是不行的,妳現在的身子,可不同一般,要格外小心才是,進去吧!

王爺若是回來了,我一定第一個通知妳。」

  「這...」

  「就這樣,進去吧!」

  雪凝只好依從了,她的身影慢慢的隱沒在營帳裡。

  大半夜過去了,還是無聲無息,看來今夜希望又落空了,雪凝已經疲睏的沉

睡了。

    ※        ※        ※

  夢裡,雪凝緊緊的偎著衛雲澤寬廣的胸膛,好久沒有這麼舒適溫暖的感覺

了,好甜美的夢,真希望永遠都不要醒,雪凝是如此的渴求著。

  看著懷中人兒甜美的笑容,衛雲澤真不想吵醒她,可是他好想念她,好想親

吻她,好想...好想和她一起洗個鴛鴦浴,衛雲澤看見雪凝實在太高興了,也顧不

得一身的髒污,希望別把雪凝臭醒才好,想到這,衛雲澤輕輕放下懷中的雪凝。

  「別走,別走。」雪凝拼命喊著,「不要走啊!」

  「好,我不走,我在這陪妳。」衛雲澤拉起雪凝的手放在掌心裡,輕輕的撫

柔著,這才讓雪凝安下心來,她繼續的睡著。

  多真實的感覺,她彷彿聽到他的聲音,觸碰到他的感覺,握著她的手是那麼

的溫暖,可是無論如何她不敢睜開眼,夢醒了,就什麼都沒有了,蘇勇的幾番欲

言又止,都在在的暗示她,他已死的事實,她不相信,卻只是不敢面對,她盼望

奇蹟出現,可是那是多麼的渺茫啊!不如就讓她沉醉在這如夢似幻的夢境裡吧!

千萬不要連這小小心願都奪走啊!

  衛雲澤心疼的看著雪凝,她瘦了,憔悴了,輕撫她的臉龐,雪凝的手立刻緊

緊的按住他,「不要走,千萬不要走。」雪凝不停的語囈著。

  「雪凝,我回來了,我真的回來了。」看她睡的如此不安卻又貪戀,他再也

忍不住了,他要清清楚楚的告訴她,他回來了,他輕拍雪凝的臉頰,輕聲喚著他

朝思暮想的人兒,「雪凝。」

  「別吵我,我不能醒,醒了我就見不到他了,不要吵。」

  衛雲澤既心疼又不捨,可看看自己一副狼狽的模樣,他不想雪凝看了心疼,

就讓他再狠心一會,他輕輕的把雪凝的手拿開,取了牆上的便袍,便飛出帳外,

真奔小溪,他得先弄乾淨自己。

  手中的溫暖感覺沒有了,雪凝失望的張開眼睛,果真是夢,可卻是如此真實,

空氣中瀰漫著一股男人的味道,雖然不太好聞,可是卻好像有著他的味道,難道

是錯覺嗎?

  「不見了?」雪凝眼尖的發現牆上的便袍不見了,她驚喜的衝出帳外。

  「有鬼啊!」就在此時遠處傳來士兵嘈雜聲。

  「夫人,妳怎麼出來了?」蘇勇聽到了士兵們的聲音,衝出帳外,第一個想

到的是雪凝的安危。

  「怎麼回事?」

  「我也不清楚,好像是有人在溪邊發現什麼吧!」

  「河邊?」

  「是啊!有人說是在河裡發現...」王爺的鬼魂,蘇勇不敢往下說,其實過了

這麼久,全營上下早認定衛雲澤已經遭到不測了,只有雪凝一個人不肯面對而已。

  「王爺的鬼魂?」雪凝從蘇勇的遲疑中不難想出原因,「我要去看看。」

  「這麼晚了,也許是歹徒或是敵人。」

  「你陪我一塊去就不用怕了。」

  「好吧!」反正他本來就要去查看的,如果真是王爺的鬼魂,他也要見上一

見。

  蘇勇扶著雪凝向溪邊走去,果然見到一個健壯的男子赤裸著身子在溪中。

  「是鬼魂嗎?」雪凝不信,「是王爺。」雪凝就要往前靠近。

  「夫人。」蘇勇拉住她。

  「是他,我確定是他。」雪凝雀躍的說著。

  「夫人。」蘇勇也看見了,可是這代表什麼?如果王爺真的回來了,為什麼

不去見雪凝,卻跑到溪裡洗澡,他不是,說不定只是附近的居民吧!

  「蘇將軍,我一定要過去看看。」

  「我先過去查看吧!」

  「不,我要他第一個看見我。」

  「這...」沒有確定那人的身分,蘇勇實在不放心。

  「相信我,他就是王爺。」雪凝肯定的態度,讓蘇勇也有幾分信服了。

  雪凝推開扶著她的蘇勇,一步步走向溪邊...

 

上一頁

  回首頁

下一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