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十四)重逢

 

  當雪凝走近時,衛雲澤已旋過身伸出雙手迎接她。

  「真的是你?」雪凝驚喜萬分的看著他,「嗯!」衛雲澤如煦的笑容,溫暖

了雪凝的冷凝以久的心。

  「下來和我一塊洗吧!」衛雲澤走出水面向雪凝靠近。

  「等等,你站著別動。」雪凝可緊張了,除了不遠處的蘇勇外,還不知附近

又無兵士,衛雲澤上身赤裸,不用想浸在水中的下半身想必也是赤裸的。

  「怎麼了?」衛雲澤暫時先停住,就著月光看雪凝一臉尷尬,再往遠處一看,

蘇勇站在那,他就明白了,「蘇勇。」衛雲澤大聲一喝。

  「果真是王爺!」聽到熟悉的聲音,蘇勇十分振奮,便往王爺的方向奔去,

「王爺安然無恙真是太好了。」

  「我平安無事,你下去吧!還有,不准任何人靠近這裡,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衛雲澤的吩咐讓在一旁的雪凝臉倏地一紅,這分明是此地無銀三百兩,還不讓人

猜測他們在此做什麼嗎?

  「還不下去。」看蘇勇還楞在那,衛雲澤下起逐客令了。

  「是是,末將這就告退。」蘇勇識相的離開岸邊,同時也把在溪邊巡視的士

兵一塊帶走了。

  蘇勇一走,雪凝不顧一切的投向衛雲澤的懷抱,衛雲澤卻先一步躍出水面一

個旋身抱起雪凝,「不怕衣服弄濕?」

  雪凝欣喜的搖搖頭,「只要能再見到你,我...」說著說著,雪凝梨花帶淚的

哭泣起來。

  「別哭,別哭,看到妳時我就知道了。」衛雲澤萬般憐惜的將雪凝擁在懷裡,

俯首親吻去她面頰上的淚水,順著面頰往下滑移至唇,一記深情的吻纏繞著二個

人,彷彿只有他二人存在,雪凝的手緊緊的摟住衛雲澤的頸子,輕輕的向下滑移,

「你不冷嗎?」雪凝這才想起,衛雲澤應該是全裸的吧!原本就因情潮而泛紅的

臉頰,如今更顯紅潤。

  「不冷,如果妳陪我一塊洗就更好了?」衛雲澤輕輕解開雪凝的衣襟。

  「這不好吧!」雪凝纖纖玉手按住衛雲澤繼續解衣的手。

  「不用害臊,不會有人過來的。」衛雲澤輕輕推開雪凝阻礙的手,繼續脫著

她的衣服,就在雪凝半推半就下被脫的一絲不掛,雪凝羞的只能將頭埋在衛雲澤

的胸懷裡,衛雲澤抱著懷中的雪凝慢慢的走向溪中,「我會冷。」其實只是雪凝

的心理作用,衛雲澤以真氣溫暖雪凝,所以雪凝是感覺不到寒意的,「真的會冷?」

衛雲澤戲謔的詢問雪凝。

  「嗯!」雪凝這才注意到已經撫上她的酥胸的大手,「你好壞。」雪凝嬌嗔

道。

  「冷不冷?」衛雲澤用手撈了一點溪水,潑灑在雪凝身上。

  突來的冷水讓雪凝還是打了一個冷顫,「不要啦!」她嬌嗔道。

  「先適應一下嘛!」衛雲澤安撫雪凝,然後就把她放到水裡了。

  「啊!」雪凝尖叫一聲,逗的衛雲澤哈哈大笑。

  「還笑。」雪凝嘟起小嘴道。

  「不會冷吧!」逗是逗的開心了,不過衛雲澤還是怕雪凝真會冷。

  「我好冷。」雪凝故意抖著身子道。

  「真的啊!」衛雲澤趕緊將雪凝抱在懷裡,「還冷嗎?」

  看到衛雲澤這樣呵護她,雪凝噗哧笑出聲來,「回來了怎麼不來看我?」

  「看了,妳睡的太沉了,叫都叫不醒。」衛雲澤撫著雪凝的臉道。

  「我果然沒猜錯,你是回來過。」

  「想趁妳熟睡洗個澡,結果讓他們把妳給吵醒了。」

  「他們說有鬼,我猜就是你。」

  「所以妳就來了。」

  雪凝點點頭。

  「妳在夢裡說的都是真的?」衛雲澤想起雪凝握著他的手不忍他離開的情景。

  「我說什麼了?」雪凝對自己在夢裡說的話當然是有印象了,難道都讓他聽

見了。

  「真捨不得我?」雪凝說的並不多,但一聲聲“不要走”已蘊含了無限情意。

  「我...」雪凝凝視著衛雲澤,她許過什麼?只要衛雲澤一回來,她一定會告

訴他,她是愛他的,「吾今生摯愛唯伊人爾。」雪凝重複了一遍,蘇勇轉述衛雲

澤的話。

  「妳呢?」衛雲澤托起雪凝的下顎,看著她的眼眸問著。

  雪凝注視著衛雲澤深情的眼眸半晌,她沒有回答,但是她覆在衛雲澤唇上溫

熱的吻,已經說明一切。

  雪凝不是第一次主動親吻他,但是他知道這一回雪凝是真心的,他用他最深

情的吻回應雪凝,雪凝細滑的肌膚讓衛雲澤再也按耐不住生理上的衝動,放開了

眷戀的唇,衛雲澤沿著雪凝的頸子往下滑移到胸前,再度含住她的乳尖,雪凝鬆

軟無力攤倒在衛雲澤的懷裡,回味這令人心跳臉紅的碰觸,曾經她是那麼的厭惡

這種接觸,可此刻她卻是陶醉在這溫柔鄉裡。

  腹間傳來一個堅實的壓力,那是男性特有的象徵,象徵著一種佔有的慾望,

雪凝十分清楚接下衛雲澤所要做的,但是雪凝該讓他繼續嗎?她不知道她現在的

身體狀況能允許他這麼做嗎?可是她不想令他失望,她猶豫不決,「噢!──」

雪凝一聲不自主的呻吟,似乎想阻止也來不及了,衛雲澤已經提起她的一雙玉腿

架在他的熊腰二側,那堅挺的慾望已經挺入雪凝的花徑之中,正欲奮力衝刺,「不

行。」雪凝一聲疾呼。

  「怎麼?不喜歡?」衛雲澤緩下速度,甚至是靜止了動作,即使以往他都不

怎麼勉強她,除了那一次的瘋狂之外,此刻的他又怎能有絲毫勉強。

  「我...」雪凝支支吾吾著,她羞於啟口,雖然那不是一件會令他在衛雲澤面

前感到羞恥的事,但是她就無法啟口。

  「不是那個吧!」衛雲澤猜想是女孩家每個月來的麻煩事,他並沒有留意到,

要真是那...。

  「不是。」雪凝看衛雲澤一臉尷尬,大概知曉他猜什麼了,立刻否認。

  「那就好。」衛雲澤鬆了一口氣,「那為什麼?」可他還是不明白雪凝為何

阻止。

  「唉呀!」雪凝把頭埋入他的胸懷裡,「我...有了。」羞答答地說著。

  「有了?有什麼?」這一句沒來由的有了,衛雲澤真是一頭霧水,也難怪他

從來沒有這種經驗嘛!

  「我有身孕了。」雪凝乾脆講明了,省得含含糊糊更顯尷尬。

  「妳說妳有身孕了!」衛雲澤一個驚喜,全身一震,還在雪凝體內的分身也

跟著一雀躍頂到了雪凝的花心,「噢!──」一個喘息聲伴隨著呻吟而出,「你別

激動啊!」雪凝連忙提醒他,「所以...我們不能...不能...」

  「噢!」衛雲澤短促的一個發聲,「不能在這做了,不舒服的,我們回營帳

去。」說罷衛雲澤就要邁步離去,可是不對勁啊!他怎麼不放她下來就要走了,

「你放我下來啊!」雪凝驚呼。

  「我就這麼抱妳回去。」

  「你是可以抱我回去,可你不能就這麼...這麼...」雪凝怎麼說,說他該拔出

他的那話兒。

  「哈哈哈。」衛雲澤一陣狂笑,「害臊啊!」一提勁便登上岸,卻讓雪凝嬌

喘連連,他怎麼能這麼狂放啊!上岸後,衛雲澤腳一勾,散落地上的衣物全拋進

手裡,他先替雪凝披上袍子,以免她春光外洩,然後才把袍子披在肩上,「忍一

會,一會就到了。」話落,雪凝還不懂他說忍什麼,又一股勁得一陣快感襲來,

因為衛雲澤又提氣振起輕功飛向營帳,期間不過一眨眼功夫,可雪凝終於明白他

要她忍什麼了,她確實得忍住,才讓不呻吟出聲,要不,要是讓士兵們聽見,豈

不是羞死人了。

  直到回到營帳,衛雲澤將她放在床榻上,才稍稍的離開了她的身體,但隨即

又再次挺進她的花穴中,「我有身孕了你還...」雪凝嬌嗔道。

  「有了身孕,我就不能碰妳了嗎?」衛雲澤看著雪凝發問道。

  「我不知道。」雪凝雲英未嫁,再說也從來沒有人告訴她這回事,她只憑自

己臆測。

  「明兒個,我問軍醫看看。」衛雲澤說的多麼理所當然。

  「還問他,那...我...」雪凝已經語無倫次了,「不要問。」雪凝緋紅的雙頰

已分不出是情潮還是羞赧了。

  「說笑的,別怕,我會溫柔一點的,我想看看我的孩子嘛!」衛雲澤哄著雪

凝,「剛剛我看見他對我笑呢?」

  「誰對你笑?」雪凝一臉疑惑。

  「咱們的孩子啊!」

  「你胡說,他還沒出生了,怎麼對你笑。」

  「我還同他說話呢。」衛雲澤繼續逗弄雪凝。

  雪凝覺得奇怪極了,他到底在說什麼?忍不住摸摸他的額頭,「你沒事吧!」

  「我沒事。」看著雪凝慢慢垂下玉手,臉上的表情好像,沒事就好,衛雲澤

便偷偷的開始動了起來,說是偷偷的,可只要他一動,雪凝還會不知嗎?

  一聲聲的細聲嬌喘伴著粗聲低吟,二個分離多時的愛侶,終於在翻雲覆雨

中,得到滿足,「雪凝,我好愛妳。」衛雲澤以往是不可能把愛掛在嘴上的,可

歷經生死,他明白了適時的表達自己的愛意是必須的。

  「我也愛你。」雪凝受到衛雲澤的誘導,也不由自主的訴說對他的情意,衛

雲澤狂喜的俯身抱住雪凝,但仍小心翼翼的撐著自己偉岸的身軀,別說雪凝還有

身孕,就是沒有也經不住他的壓力啊!一個深情的吻再一次落在雪凝的唇上,他

在心裡發誓,他一定會愛雪凝一生一世。

  衛雲澤一聲低吼,在雪凝的花徑裡,灑下甘露。

  「妳還好吧!」衛雲澤不知道在自己縱慾的同時是否傷到了雪凝。

  「嗯!」雪凝羞答答的頷首。

  「我會克制自己的。」其實在得知雪凝有孕的當時,他確實有想停止的念頭,

但是一閃即逝,因為他實在太想念雪凝的柔情了,如今得到快慰了,才得靜下心

好好想想,他真的想去問問軍醫啊!這個時候他該怎麼做才好。

  「睡吧!你一定累了吧!」雪凝柔柔的聲音在他耳邊輕聲的訴說著,柔夷輕

撫上他的胸膛,衛雲澤立刻將之握住,雪凝睜大眼矇懂的看著他。

  「妳這麼摸我,我會受不了的。」衛雲澤解釋道,惹的雪凝羞澀的收回手背

轉身去,衛雲澤從雪凝身後環住她,把手放在雪凝仍然平坦的小腹上,「真是不

可思議,這裡頭有我們的孩子。」

  「是啊!」

  「雪凝,等我凱旋班師,我就娶妳。」

  「娶我?」雪凝的語氣裡滿是驚訝。

  「對,娶妳。」衛雲澤強而有力的承諾。

  雪凝轉過身看著衛雲澤,「你要娶我?」她似乎還不相信衛雲澤所說的話。

  「妳不信我會娶妳?」

  「我...」

  「我不是始亂終棄的的男人,至少對妳不是。」衛雲澤突然想起王府裡那些

日夜守候他的女人,心頭有些不忍,不過從今爾後,他只有雪凝。

  「我以為你只是要我做妳的妾?」

  「妾?不,妳是我的王妃,我衛王府的王妃。」

  「可是,雪凝是不潔的身子。」他不是她唯一的男人,在他之前她已經給了

另一個男人她的清白。

  「雪凝,不要這麼想,只要妳心裡只有我,妳就是最純潔的女人。」

  心裡只有他?雪凝低垂眼眸捫心自問,她的心裡是否只有他?答案是肯定

的,風樹凜已經不存在她心裡了,在這一個多月以來,風樹凜已經走出她的心裡

了,「我的心裡只有你。」雪凝很認真的回答。

  「那就夠了。」衛雲澤緊緊的抱著雪凝。

 

上一頁

  回首頁

下一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