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十五)畫眉

 

  翌日清晨,當雪凝睜開雙眼,映入眼簾的是一雙溫柔的眼眸,衛雲澤已手肘

撐著頭,十分專注的看著雪凝。

  「你還沒起床?」

  「等妳一塊起床。」

  「我這就起床了。」說著雪凝便要起身。

  「不急,想睡就多睡一會。」

  「那怎麼行,我不起床你就不起床對吧!」雪凝張著慧黠的眼看著衛雲澤。

  「睡的好嗎?」

  「嗯!」雪凝點點頭,「起床吧!」雪凝正坐起身,衛雲澤也隨後起身。

  意似到自己一絲未掛,雪凝擰起被子遮在胸前,此舉惹來衛雲澤一陣嘻笑,「呵呵呵。」

  「笑什麼?」雪凝翹起小嘴問道。

  衛雲澤轉頭拾起枕邊的一件珍珠白的肚兜,一手扯掉雪凝擰在手裡的被子,

「你?」雪凝一聲驚呼,衛雲澤立即用吻消了她的音,同時也將肚兜覆在她胸前,

並將細繩繞過她的頸子,在頸後繫好,如此體貼的動作,雪凝感動的環住他的頸,

二人又開始一個纏綿悱惻的吻。

  吻結束後,衛雲澤輕輕挽起雪凝烏黑的秀髮,在手裡細細的撫摸著,他突然

伸出手自床邊的几台上取來一把梳子,認真的替雪凝梳起髮來,「想梳什麼樣的

頭?」這話聽起來沒什麼?卻讓雪凝輕笑出聲。

  「是不是我想梳什麼樣的頭都行?」雪凝笑問。

  「呵呵。」他可不是專門替女人梳頭的ㄚ環,不過他偶爾也看王府裡的姬妾

梳理頭髮,換個幾個花樣應該不成問題吧!「妳說說看。」

  「就梳你喜歡的髮式。」雪凝隨口說說,她不信他真能梳出個女人家的髮式

出來。

  「好。」他答的自信的很,雙手也開始梳理起,讓他給弄亂的髮絲。

  雖然費了不少時間,不過結果卻是令人驚艷的,「梳好了,妳瞧瞧。」衛雲

澤取來一把銅鏡交到雪凝手上,雪凝攬鏡一看,這不是她待在王府後,每天由ㄚ

環替她梳的髮式,她愛素雅所以即使衛雲澤送她不少珠釵金飾她都未曾用過,她

只愛用一只設計精細典雅的玉釵簪在盤在頭上的髮髻,而衛雲澤正是以此方式梳

理她的秀髮,令她驚訝的是,原本扮作男裝而使用男性髮簪,可此刻簪在髮髻裡

的竟是她平日裡用的那一支,「這?」雪凝指著玉簪問道。

  「喜歡嗎?樣式有點不一樣,不細看看不出來對吧!」衛雲澤得意的說著。

  雪凝本想取下一看,卻讓他即時阻止,「梳這頭挺花時間的,妳別弄亂了。」

他說的事實話,沒想到一個看起來如此簡單的髮式卻足足花了他半個時辰,也虧

雪凝有耐性由著他弄。

  雪凝莞爾一笑,打消了取下玉簪的念頭,「你替我梳這樣的頭,那我穿什麼

好呢?」自從離開王府,她一直是作男裝打扮的,雖身攜帶的除了貼身衣物外,

也都是男裝,難道讓她身著男裝卻梳個女子髮式,雪凝疑惑的看著他。

  「這有何難。」衛雲澤跨下床,在衣箱裡取出他當時刻意帶的一套女裝,「這

不是!」衛雲澤展開衣裳給雪凝看。

  一件鵝黃色的絲綢衣裳,映入雪凝眼中,雪凝驚喜的看著這件衣裳,在王府

中眾多的綾羅之中,她最中意的就是這件,雪凝本來要衝下床的,當她一離開掩

身的床褥,下身盡洩春光,惹來衛雲澤的注視,她趕緊抓過枕旁的褻褲穿上,才

敢從衛雲澤手裡接過這鵝黃色的絲綢衣裳。

  著裝完畢,衛雲澤的眼裡淨是讚嘆之意,看了月餘男子裝扮的雪凝,如今換

回女裝,值令他愛不釋手,他又在衣箱裡取出一個小錦盒。

  「這是什麼?」雪凝好奇的看著他手裡的錦盒。

  「打開看看。」衛雲澤將錦盒交給雪凝。

  雪凝迫不及待的敞開錦盒,「胭脂!」雪凝驚訝的看著衛雲澤。

  「雖然妳不用塗胭脂就足以傾倒世人,不過女人總是愛美的。」衛雲澤用手

描繪著她的黛眉,「妳坐下。」衛雲澤把雪凝手裡的錦盒攤開放在几台上,自錦

盒中取出一支眉筆,正欲替雪凝畫眉。

  「你要做什麼?」雪凝對他的舉動感到訝異。

  「妳說呢?」衛雲澤微笑著,眉筆已經繪上雪凝的眉,他輕輕的描繪著雪凝

的眉型,不需修飾,雪凝原有的眉型就很好看的,只是再錦上添花罷了,畫好一

邊,再換到另一邊,須臾,衛雲澤像是欣賞一幅畫一般,用心觀賞著眼前這幅美

人圖。

  看著衛雲澤幾近癡傻的模樣,雪凝笑逐顏開,微微噘起嘴,「還有這呢?」

雪凝指著唇道。

  「噢!」衛雲澤撫身吻上她的唇,「嗯,不是這樣啦!」他會錯意了,雪凝

不捨的推開他,「畫完眉,是不是該點朱唇?」雪凝忙道。

  看著雪凝緋紅的臉頰,看來是不用抹腮紅了,衛雲澤取來一張胭脂片輕輕放

入雪凝口中,雪凝輕輕一抿,粉嫩的唇變成了嬌豔欲滴的紅唇,雪凝取出胭脂片,

「好看嗎?」她問他。

  「好看極了。」衛雲澤稍稍退了二步,好把雪凝整個納入眼裡,「真是完美

無暇。」

  儘管明白這是衛雲澤“情人眼裡出西施”,可獲得讚美,哪有不開心的,雪

凝眉開眼笑,衛雲澤更是心花怒放,「真希望能早點和妳拜堂成親。」其實以他

們的關係而言,拜不拜堂只是一個形式,可是衛雲澤希望能給雪凝一個正式的名

份,來表達他對雪凝真摯的情意。

  「時候不早了,你是不是該...」望進衛雲澤深情的眸裡,雪凝含羞的轉移話

題,卻又讓他洪亮的聲音給阻了話。

  「用完膳再說。」衛雲澤披上外袍,走出營帳。

  看到衛雲澤披衣的動作,雪凝這才驚覺方才衛雲澤全是赤裸的站在眼前,可

她卻已習慣了,天啦!雪凝突然感到羞愧無比。

  須臾,隨著衛雲澤再度進帳,下兵送進早膳,說是早膳,可以時辰和菜色來

看,無疑是午膳了,下兵離去後,衛雲澤便要雪凝坐下,「餓了吧!」

  「還好。」

  「午膳就一起解決了,下午我會讓人送點心給妳,晚膳我就不和妳共用了。」

  「你忙你的。」

  「我或許會離開個一二日,自己多保重,我也會讓軍醫照料妳的。」

  「好,自己小心。」

  「我會的,妳...」

  「等你說完飯菜都涼了。」衛雲澤一句句的叮嚀與關懷,雪凝銘感在心,這

一回他是志在必得了,想必此番離開定是要給敵軍一個迎頭痛擊,雪凝只是一介

女流,用兵作戰她幫不上忙,唯一能做的就是讓他放心,讓他無後顧之憂,「我

會好好照顧自己。」話落便專心的吃起飯來,方才遇到蘇勇,蘇勇把雪凝胃口不

好的事告訴他了,看雪凝胃口這麼好,衛雲澤便放心了。

  用完膳後,衛雲澤著裝完畢後,便依依不捨的和雪凝道別,「多吃點,為了

我,也為咱們的寶寶。」衛雲澤叮嚀道。

  「寶寶?」從衛雲澤口裡聽到這麼可愛的話,真是讓雪凝感到窩心,「你放

心。」

  「那就好,等我好消息。」

  「嗯!」

  衛雲澤本來要一吻雪凝櫻唇的,不過怕沾染到胭脂,便改親雪凝的額頭,微

雲澤含笑離去。

 

        ※        ※        ※

  衛雲澤出敵致勝連潰匈奴,終於不負眾望贏得勝利凱旋而歸。

  因顧慮到雪凝的身體,回程時特地替她準備了馬車,而衛雲澤身為元帥,仍

舊和將士們一同騎馬行進,但是他對雪凝無微不至的照顧,莫不令將士們對王爺

另眼相看,想不到向來兇猛威武的大元帥,會是一個細心體貼的好男人,讓將士

們想起故鄉的妻子,情人,更巴不得早一點能回到家鄉,因此加快了軍隊行進的

速度。

  不過旬日,凱旋而歸的大軍已經回到洛陽了,皇上親臨城下迎接凱旋歸來的

大軍,回到朝堂後,各各論功行賞,衛雲澤這個大功臣自然少不了封賞,不過他

向皇上討了一道聖旨,御旨賜婚。

  回到封邑,衛雲澤首要之務就是他和雪凝的大婚儀式。

        ※        ※        ※

  「他竟然活著回來了。」風樹凜是唯一不替衛雲澤凱旋歸來感到高興的人。

  「聽說衛王爺要大婚了。」風府總管道。

  「什麼時候?」

  「十五。」

  「十五,再過五天,那不快點準備就來不及了。」

  「來不及。」總管不明白主子是什麼意思?

  「發落下去,十五日,風府要要辦喜事。」

  「什麼喜事。」

  「婚事。」風樹凜的嘴角揚起一抹邪佞的笑容,他一定要搶回屬於他的。

 

上一頁

  回首頁

下一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