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十六)終曲


  人逢喜事精神爽,衛雲澤每天都笑臉迎人的,特別是見到雪凝的時候,但
由於雪凝害喜的厲害,衛雲澤問過大夫,初期不宜行房,所以晚上衛雲澤只能
安分的抱著雪凝。

  「難為你了。」雪凝柔聲道。

  「辛苦的人是妳啊!聽ㄚ環說妳又吐了幾回。」衛雲澤心疼的說著,大手
輕輕的撫摸著雪凝微微壟起的小腹。

  雪凝的小手覆在他的大手上,「是我身體弱,沒辦法的。」

  「我會請大夫多開些補藥給妳的,妳可要多吃些,嗯?」

  「嗯,我盡量。」

  「睡吧!明天一天夠妳累的。」雖然婚事他都已經打點好了,不過還是有
些禮俗難免。

  「累的人是你。」

  「那我們都睡吧!」衛雲澤替二人拉好被褥,輕擁著雪凝入睡。

  雪凝依偎在他的懷裡,既溫暖又安全,很快的也入睡了。

        ※        ※        ※

  雪凝睡的沉,當她醒來已經晌午了,ㄚ環小雙已經在一旁守候多時。

  「小雙,現在是什麼時候了?」雪凝也警覺到好像睡了很久的感覺。

  「稟王妃,已是晌午了。」小雙恭敬的回答。

  「晌午了,我睡了這麼久,妳剛剛叫我什麼?」雪凝突然對小雙對她的稱
呼感到奇怪。

  「王妃啊!今天就是您和王爺大婚的日子,今後您就是衛王妃了。」小雙
開心的說著。

  「王妃...」雪凝淺淺一笑,她想都沒想過,竟然有一天她會變成一個王妃,

人的際遇實在是太奇妙了。

  「王妃,您肚子餓了吧!奴婢準備了一點點心您先用著,我這就去傳膳。」

  「嗯!謝謝妳。」

  「您別那麼客氣,這是奴婢應該做的。」

  「小雙。」雪凝輕輕喚著她。

  「奴婢在。」小雙恭敬的回答著。

  「在我面前不用自稱奴婢了,我看妳就像妹妹一樣,妳口口聲聲奴婢,我
好不習慣。」

  「可是...」

  「這裡就咱們倆,不用那麼拘謹。」

  「是,王妃,奴婢,不,小雙這就替您傳膳去。」

  雪凝微笑點頭,小雙便走出房去。

  「想不到妳是這麼善良溫存的人?」一個陌生的聲音傳入耳裡,雪凝的視
線立刻移到窗邊,來人的模樣讓她嚇了一跳,「妳...」雪凝一臉驚訝,不過還
算鎮定,並沒有因此而喊叫。

  「難怪師兄會認錯人。」想到在山洞時,師兄一見她喊的卻是雪凝,原來
真的如此相像。

  「認錯人?」剛開始時,他確實把她當成眉兒,難道她就是眉兒,可是她
不是已經...死了,雪凝心頭一顫,不可能,如果她是鬼魂,大白天的怎敢現身,
雪凝穩住自己的情緒,「妳就是眉兒?」

  「妳知道我?」

  「我怎會不知道妳呢?如果不是妳,我就不會有今日。」雪凝曾經很想知
道眉兒的事,可是衛雲澤對她的寵,讓她忘了很多事,忘了很多人,風樹凜在
她的記憶裡已經很淡很淡了,她想過了,也許她對風樹凜有的只是恩情,就算
有可能成為愛情,但是在尚未成形前,衛雲澤狂熱的愛已經進駐她的心裡,現
在在她的心裡只有衛雲澤一個人了。

  「想不到我這麼偉大。」眉兒嘻笑道,她是由窗戶進來的,跳下窗台,她
走到雪凝的面前,「妳叫雪凝?」眉兒再一次確認。

  「是的。」

  「看妳春光滿面的,妳是真的愛師兄了?」

  「師兄?」

  「就是妳的夫君啊!他是我的師兄。」

  「那麼妳愛的是誰呢?」這是雪凝一直想知道的,風樹凜和衛雲澤為了她
反目,而她究竟心繫何人?

  「我愛的是風大哥。」眉兒答的很乾脆,但是語氣裡卻透著些許無奈。

  「真的嗎?」她的無奈令雪凝起疑。

  「唉!」眉兒坐了下來,「我和師兄是青梅竹馬一塊長大的,他一直是我
的偶像。」眉兒開始訴說過往的事,而雪凝也認真的聽著,「可是不知何時起,
他變了,花天酒地,荒淫無度,再也不是我心目中的好男人。」眉兒惋惜道。

  「是從出征以後吧!」雪凝想起蘇勇的話。

  「出征?」雪凝的話讓眉兒認真的回憶,好像確實如此,五年前師兄隨軍
遠征,負傷而回,從之後就開始了他頹廢的日子,每出征一次,他就越荒淫,
終於,她再也看不下去了,而向來潔身自愛的風樹凜,雖然有點自命清高,卻
不失為一個正人君子,更何況他也是一個風度翩翩的佳公子,師兄二年前再次
遠征,偏偏在此時,她練功差點走火入魔,幸好是風樹凜即時相救,還耗去大
半功力替眉兒療傷,使得原本與師兄在武藝上不相上下的他,再也追不上師兄
了,不過卻因此讓她突然對風樹凜而傾心,可是災難就開始了。

  師兄受不了這個變故,他的摯友竟然趁隙奪走他的最愛,情何以堪?師兄
夜闖風府,故意要在風樹凜面前侵占她的清白...

  『師兄,你別這樣,眉兒不愛你了,你不能這麼對我』眉兒拼命的掙扎著,
她不是師兄的對手,卻只能任由師兄瘋狂的撕裂她的衣裳,任她的身軀赤裸的
暴露在師兄眼裡,師兄瘋狂的樣子令她恐懼,這不是她所認識的師兄,師兄即
使花天酒地,縱情淫慾,可對她始終是發乎情止乎理。

  眉兒終於明白了,正因為不願傷害眉兒,師兄把過多的精力消磨在煙花酒
樓,可她卻毫不珍惜,任由自己背叛師兄,愛上風樹凜,眉兒突然淌下熱淚,
「我對不起師兄。」

  「妳怎麼了?」雪凝見她流淚,關切的問道。

  「沒什麼?只是想起一些往事,心裡頭覺得難過。」雪凝遞給她一條手絹,
她擦擦眼淚,再次回到記憶裡...

  『衛雲澤你這卑鄙小人。』風樹凜聽到眉兒的叫喊聲,衝進眉兒房裡,就
見眉兒衣衫不整,衛雲澤也不見得整齊多少,更不堪入目的是,衛雲澤已經破
了眉兒的身,當時仍在她的身體裡。

  『風大哥。』眉兒看著風樹凜悲悽的哭喊著。

  『眉兒本來就是我的,你趁人之危奪走眉兒,我只是來要回屬於我的。』
衛雲澤憤慨的說著。

  『眉兒愛的是我。』對此風樹凜感到一絲愧疚,但是感情的事,難斷對錯。

  『可她現在此我的人了。』衛雲澤得意的說著,眉兒羞愧的推開了他,拉
住被褥遮掩裸露的身軀。

  『我殺了你。』氣憤當頭,風樹凜拔劍一刺,眉兒心一慌,當即推開衛雲
澤,擋下了這一劍。

  『眉兒。』二個男人同時驚呼。

  『傻眉兒,妳忘了師兄是刀槍不入的嗎?』衛雲澤抱著眉兒哭訴著。

  風樹凜當場愣住了,他竟然一劍刺傷了眉兒,而這一劍命中要害。

  『師兄,我...想和風大哥說──幾句話,請你──成──全。』眉兒自知
傷重不久於世了。

  『我答應妳。』衛雲澤打起精神,放開了眉兒,瞪了一眼風樹凜便下床離
去。

  『眉兒。』衛雲澤一離開,風樹凜就抱住眉兒。

  『風大哥──,眉兒──福薄,不能──』眉兒想說的話還沒說完就已經
氣絕了。

  眉兒的思緒回到現實,「告訴我,妳真心愛師兄嗎?」眉兒要親口聽雪凝
說。

  「是的,我愛王爺。」雪凝坦承她對衛雲澤的愛。

  眉兒露出欣慰的笑容,「那就好。」

  「妳為何...妳不是已經死了。」雪凝還是提出她的疑問。

  「說來話長,將來有機會再告訴妳,眼前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我必須告訴
妳。」

  「什麼事?」

  眉兒在雪凝耳邊訴說一個計劃。

        ※        ※        ※

  衛王府和風府同時舉行婚禮,這件事在城裡傳的沸沸揚揚的,當然衛雲澤
也有所聞,他最擔心的是舊事重演,本想加強畫眉軒的守備,但是以風樹凜的
武功除了他,還有誰能敵呢?說不定是他和眉兒重逢了,刻意挑了相同日子殺
殺他的銳氣而已,他卻在這心慌意亂,豈不是讓風樹凜笑話了,低笑一聲,還
是去看看雪凝吧!

  來到畫眉軒,他站在窗外,看見小雙正替雪凝梳妝,那是他的雪凝啊!好
端端的坐在那呢?哪會有什麼事呢?是他多慮了,再說,幾經波折,雪凝才有
今日的幸福,即使是風樹凜也不忍心破壞吧!衛雲澤放下一顆心,忍下想見雪
凝的心,往大廳而去。

  不過衛雲澤還是料錯了,當雪凝穿戴好鳳冠霞披,雪凝嚷著肚子餓,小雙
便離開了畫眉軒替她取點心,沒多久風樹凜就來了。

  「雪凝,我來救妳了。」風樹凜說的冠冕堂皇,但是當他從傳言裡得知衛
雲澤和雪凝是如何恩愛,一把怒火便熊熊燃燒著,為免不必要的枝節發生,風
樹凜還是決定先打昏雪凝再帶她離去。

        ※        ※        ※

  風樹凜得意的抱著雪凝回到風府,將她安置在新房裡,到了吉時,順利的
和新娘子拜了天地。

  但是有一個疑問在風樹凜心裡,新娘子能與他拜堂,表示她已醒,難道她
不知道自己曾被他帶走嗎?卻為何一點反抗都沒有,難道傳言是假,雪凝沒有
變心,想到這,風樹凜感到一絲愧疚及一絲欣喜,他怎麼能懷疑雪凝的志節呢?
風樹凜自嘲一笑,拿起喜秤掀起喜帕。

  新娘子眉開眼笑的看著他,那笑的感覺,讓風樹凜感到既陌生又熟悉,心
裡閃過一個名子,“眉兒”,但是不可能,眉兒已經...死了。

  新娘子張著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他,只是笑,卻不開口,讓風樹凜更加迷
惑,照說她是雪凝,這是無庸置疑的,可是感覺上她卻不是,他想開口喚她,
“眉兒”,但是如果她是雪凝,豈不是太傷人心了,風樹凜猶豫不決,罷了,
不論她是誰,她就是他的新娘子。

  風樹凜替新娘子摘下鳳冠,新娘子仍舊張著慧黠雙眼盯著他看,「眉兒。」
風樹凜賭上一賭,這麼俏皮的一雙眼,除了眉兒,不作第二人想。

  「我是雪凝,難道你的心裡只有眉兒嗎?」新娘子的笑臉一瞬間垮下了。

  風樹凜充滿信心的回答,「妳是眉兒。」

  「眉兒已經死了,我是雪凝。」新娘子依舊堅持。

  「妳是怪我不該娶雪凝?」

  「我怪你不該惦著眉兒。」

  這二個人各說各話,不過心裡頭卻是清楚無比。

  「我是惦著眉兒,我只愛她。」

  「你既愛她,為何娶我?」

  「我娶雪凝,是為了照顧她。」

  「哦!可是師...王爺愛我,他自會照顧我,你這樣搶了我來有何意義呢?」

  師,是師兄吧!眉兒向來慣稱衛雲澤為師兄,心一急難免露出破綻,風樹
凜更加確認她是眉兒無虞。

  「衛雲澤真的愛妳嗎?」風樹凜就將計就計了。

  「是的,不然今日的大婚因何而來?」

  「不過是為了報復我。」風樹凜不以為然道。

  「哦!你真這麼認為?」

  「他愛的是眉兒,不會是雪凝。」

  新娘子搖搖頭,「在他的心裡,雪凝已經取代眉兒的地位了。」她戚戚然
的說著。

  「在我的心裡,眉兒還是眉兒。」

  「是嗎?那我算什麼?」眉兒的心裡不能說不感動,但是還是得假裝雪凝
的不悅。

  「妳?」風樹凜露出帶著喜悅又無奈的笑容,喜的是眉兒重現,無奈的是
她要捉弄他,風樹凜搖搖頭,「妳要怎樣才肯饒了我?」

  「什麼怎樣?」

  「妳要裝到幾時啊!我的眉兒。」

  「說了我是雪凝。」眉兒噘著嘴道。

  「要我驗明正身嗎?」

  「驗明正身?」眉兒疑惑的看著他。

  風樹凜在眉兒身旁坐下,把手伸到眉兒的小腹上方,如果他沒記錯,那一
劍就是刺在這。

  眉兒的身體微微一顫,風樹凜的手正好不偏不倚放在那一吋長的傷口上,
「風大哥。」眉兒終於按耐不住,撲進風樹凜的懷裡。

  「眉兒。」風樹凜失而復得,緊緊的摟住眉兒,「沒想到妳安然無恙,我
真是太高興了。」風樹凜喜極而泣。

  「男兒有淚不輕彈啊!我這不是好端端的,你怎麼哭了?」風樹凜的淚讓
眉兒有些無措。

  「我是喜極而泣啊!我以為我失去妳了。」

  「我不會再離開你了。」

  「眉兒。」

  「風大哥。」眉兒輕輕的吻上風樹凜,風樹凜也回以熾熱的深吻。

  「告訴我這是怎麼一回事?」風樹凜好奇的問。

  眉兒微微一笑,「是師父救了我。」

  「妳的師父?」風樹凜感到十分訝異,「她不是已經死了?」

  眉兒搖搖頭,「師父是詐死的,只是我和師兄都不知情罷了,她成功的欺
騙了每一個人。」

  「可是那一劍...」但是眉兒的死,風樹凜回想當日情景,那一劍刺的可不
淺啊!

  「就差一點,師父說要是在差一點,就算是大羅神仙也救不了我。」

  「可是衛雲澤葬了妳的...」

  「我師父向來精靈,行事古怪,這還難不倒她,她假扮道士,在王府偷走
我,在衛家墓園裡的只不過是一副空棺罷了。」

  「原來如此,枉我在墓前流了那麼多淚。」

  「風大哥真想我躺在那嗎?」聽到風樹凜的埋怨,眉兒真是又氣又好笑,
一張小嘴噘的可高呢。

  「當然不想,我只想妳躺在這。」話落,風樹凜將眉兒擁進他的胸懷裡。

  「想不到你也這麼壞。」眉兒嘴上不依,心裡頭可是歡喜的很。

  「從今以後,我只對妳壞了。」說著說著,風樹凜的二隻手開始不安分起
來。

  風樹凜一隻大手穿入眉兒的霞披裡,往外一挑,眉兒身上的霞披讓風樹凜
順著肩慢慢的滑落,而風樹凜自己的喜袍,也以另一隻手俐落的褪去。

  「風大哥。」眉兒發出軟綿細語。

  「眉兒,叫我的名子。」風樹凜低聲道,風樹凜的唇從眉兒的下巴一直往
下游移。

  「樹...凜,凜。」眉兒在風樹凜的舌尖的挑弄下,酥軟的只能發出無力的
嚶嚀。

  「眉。」風樹凜靈活的舌尖隔著大紅色的肚兜輕舔著眉兒的乳尖,敏感的
乳尖因受到刺激而漸漸挺立,風樹凜突然離開眉兒的胸前,婉轉來到頸後,二
條紅色的絲帶結在眉兒頸後,他用牙齒咬住一端輕輕一扯,絲帶便鬆開了,失
去依附的肚兜,順著眉兒細緻滑嫩肌膚漸漸地滑落,眉兒本能的伸手去阻止,
卻不及已然回到胸前的風樹凜的唇即時含住她的乳尖。

  「唔!──」眉兒一聲輕吟。

  風樹凜將肚兜移開放在床邊,恣意吸吮著眉兒誘人的果實,嚐盡滋味後,
他的唇再度向下移動,滑下聳立的乳峰,他停在一個一吋長的傷疤上,心疼的
親吻著這個幾乎要了眉兒性命的傷口,「還疼嗎?」

  眉兒搖搖頭道,「不疼了。」

  「我太衝動了。」風樹凜深深的自責著。

  「不怪你,實在是當時的情況太難堪了。」眉兒想到當日所受的侮辱,不
禁流下淚來。

  「眉兒。」看到眉兒落淚,風樹凜的心便揪著疼,他伸手去拭眉兒的淚。

  「凜,你會嫌棄我嗎?我已經不是完碧之身了。」

  風樹凜急急搖頭,「不論妳變成怎樣,都是我愛的眉兒。」風樹凜緊緊的
抱住眉兒。

  「聽師父說,你和師兄在搶一個女人。」這個女人指的就是雪凝。

  「是的。」風樹凜坦承不諱。

  「你能忘了眉兒娶別人?」

  「不能。」

  「可是...」卻是不爭的事實啊!如果她真死了,屍骨都未寒,他卻已要娶
別人,眉兒想到這,不能說沒有一點難過的,雖然她已經知道,雪凝對他來說
也許只是一個替代她的人。

  「我...對不起妳。」風樹凜不知該如何解釋,她會信嗎?

  「我見過她。」

  是該見過,要不然她不會被他當成雪凝給帶了回來,「這是怎麼一回事?」

  「你先回答我,為何娶雪凝?」

  「為了妳啊!」

  「胡說。」眉兒當然知道原因,只不過想聽風樹凜說清楚。

  女人心真是難捉摸,醋勁一來,要是不解釋清楚,恐怕會沒完沒了了,風
樹凜輕喙了一下眉兒翹的老高的小嘴,「我招就是了。」

  「嗯,我洗耳恭聽。」

  「事情發生的三天前,我在大街看到一個賣身葬父的女人,本以為又是騙
人的把戲,卻意外發現那個女人竟然長的和妳一模一樣。」

  「哦!」確實是很像,眉兒也不得不承認。

  「所以一時心軟就賞了她一錠金子。」

  「嗯!人長的美就是有這好處。」

  眉兒確實美,不過從她口裡說出這樣的話,卻令風樹凜莞爾一笑,「是是,
人是挺美的。」

  「你笑我?」眉兒聽出他的嘲弄之意。

  「不敢。」

  「然後呢?」眉兒回到話題上。

  「那個女人說要跟著我,為婢為奴都好。」

  「那好啊!」眉兒在一旁搭腔。

  「好?」剛才誰莫名其妙吃起醋來,竟然回的這麼順。

  「是啊!我就要她以身相許了。」風樹凜故意逗眉兒。

  「你...」眉兒果然睜著杏眼瞪著他。

  「騙妳的,其實我當時是想利用她來騙妳師兄。」這就是當時他起的卑鄙
的念頭。

  「你當我師兄是蠢蛋嗎?」

  「反正試了就知道,只是...唉!」風樹凜長嘆一聲,「人算不如天算。」

  「師兄先下手為強了。」眉兒也感嘆道。

  「幸好妳沒事了。」這是最值得慶幸的。

  「聽說雪凝為了救妳和楊鑑達成協議。」這是師父要去搭救風樹凜時發現
的秘密。

  「哦!竟有此事。」風樹凜一臉詫異。

  「你不知情?」

  風樹凜搖搖頭。

  「你也知道楊鑑天性好色,雪凝落到他手裡會有什麼好下場,我想他是拿
你來作誘餌了。」

  經眉兒一說,他才恍然大悟,不經人事的雪凝,堅持要與他交合,就因為
明知要失身于楊鑑,所以寧可獻身于他,那一日,雪凝臨走前說,『你會沒事
的...』原來她要用自己來救他,為了一個陌生人,雪凝竟然要用女人最寶貴的
貞操來救他,而他今日卻差點壞了她的幸福,如果真如傳言,衛雲澤和雪凝恩
愛無比,那麼他豈不是破壞她幸福的劊子手。

  看到風樹凜眉頭緊蹙,眉兒正要開口,「妳在王府見過雪凝是不是?」風
樹凜先她一步開口了。

  「嗯。」眉兒點點頭。

  「她和妳師兄?」

  眉兒明白他要問的了,「我問過雪凝,她是真愛師兄的,我想師兄也是愛
她的。」在照顧師兄的那段日子裡,在師兄口中喃喃唸著的就是雪凝,如果不
是愛,又怎會心心掛念著她呢?

  「那就好了。」風樹凜欣慰的說著。

  「真是可惜了。」眉兒故意嘆息一聲。

  「可惜什麼?」風樹凜倒感到不解了。

  「今日的洞房花燭,不正是為雪凝而辦的。」

  「妳這醋吃的可大喔!」

  「誰說我吃醋啊!」

  「嗯,一屋子酸味。」

  「哪有啊?」眉兒還真嗅嗅呢,看著風樹凜憋笑的模樣才知上了當,「你
真是可惡。」

  「我才剛要可惡呢。」風樹凜堅實的男性象徵已灼熱的頂在眉兒花穴入口。

  「你...」眉兒羞怯的看著風樹凜的碩大,「我怕...」

  「妳放心我不會傷害妳的。」風樹凜輕聲細語著,慢慢地將他的堅實慢慢
送入眉兒的花穴之中。

  「不要啊!」眉兒嘴裡抗拒著,身體卻沒有任何的反抗。

  風樹凜以十分緩慢的速度進入眉兒的身體,他的舌尖再一次回到眉兒豐盈
的乳峰上,在眉兒一聲聲的嬌吟中,風樹凜的堅實已經抵達花徑深處了。

  「凜。」眉兒深深的體會到風樹凜的溫柔,漸漸地開始配合著風樹凜的律
動而扭動身子。

  「眉兒,我會用我的生命來愛妳的。」風樹凜傾訴著他的誓言及愛意。

  「凜,眉兒也一樣,眉兒愛你,生生世世...」

        ※        ※        ※

  在衛王府的畫眉軒外,一對新人卿卿我我的坐在花前月下,談情說愛。

  談情說愛?不該是在床上翻雲覆雨嗎?

  「王爺,委屈你了。」雪凝愧疚的說著。

  「王妃,辛苦妳了。」衛雲澤面帶笑容說著。

  「今晚是洞房花燭夜啊!」

  「我知道。」

  「可是我卻只能坐在這陪你聊天。」

  「來日方長,大夫說再過一二個月就沒關係了。」

  「你竟然問大夫這種事?」雪凝雙頰一片緋紅。

  「問清楚點,才不會傷到妳呀!」

  「你真是。」對於衛雲澤的體貼雪凝只有欣然接受了。

  衛雲澤緊緊的摟著雪凝,「今晚的月色真美。」衛雲澤仰望著夜空。

  「是啊!不知道眉兒和風大哥怎樣了?」

  「嗯?眉兒,妳...」

  「這是秘密,我和眉兒的秘密。」

  「呵呵。」雪凝不用說,衛雲澤大概也猜到幾分,眉兒一定會回來找風樹
凜的,他料想的沒錯,風樹凜就是故意和他同一天成親,也好,也許他又可以
找回往日的情誼了。

  雪凝看著衛雲澤笑著,把頭輕輕的靠在他的肩頭,這一次她真正的擁有幸
福了。

             ──《完》──

※ 後記:

  撲火的結局是美滿的,相信跌破很多人的眼鏡吧!不過也許你們早已料到
這樣的結局。
  柔情似水的女人,男人愛;柔情似水的男人,女人更愛,可是這樣的男子
又有多少呢?
  心得留給你們來寫吧!如果你們真的喜歡這個故事,就把你們的心得寫下

來吧!算是對淫心真摯的支持,
  謝謝你們這段時間的支持與鼓勵。

上一頁

  回首頁

寫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