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二)失蹤的日記

 

  『今天真不是我的日子,文文竟然說要和我分手…』文章開篇就這麼寫著。

  難道被我猜中了,哥哥真的和艾芠姐分手了,不會讓我一語成讖吧!再繼續

看。

  『說實在,如果妹妹知道我和文文分手,最高興的人應該是她…』

  我幹麼高興啊!這話說得讓我有點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我豈是那種幸災樂

禍的小人呢?

  『為什麼我會這麼認為呢?昨晚我又把妹妹藏在衣櫥堛熙祕~日記翻出來看

了一遍…』

  什麼?日記?這還得了,當下我便立刻打開衣櫥,在一堆衣服底下翻出一個

寶盒,說是寶盒,也不過就是個精美的喜餅盒,每次爸媽喝喜酒回來都會帶回喜

餅禮盒,漂亮的、精致的我當然就留下來了,爸爸還說,女兒真是賠錢貨,如果

是男方請客就不會準備禮盒了,什麼態度嘛!你們還不就我一個女兒,賠也就賠

這一回而已嘛!那一天剛好他們帶回的禮盒是鐵制的,鐵制的好,耐用,二話不

說當然我就先倒光媕Y的餅乾,拿了盒子先,不然被小桓看見又要跟我搶。

  有了這個鐵盒,我所有的小東西,包括一些情書啊!你知道嗎?從我上小學

開始啊!就有人寫情書給我了,不相信,我念一段給你聽聽,從盒子的底部翻出

一張泛黃的作業紙,小學生嘛!

  【柳青青,妳的辮子好可愛,我想和妳做朋友。】一張小小的紙條上寫的歪

七扭八的注音符號,“我的辮子好可愛”,你跟我的辮子玩好了,後來這個男生

在國小三年級就轉學了,這是我收到第一封情書,他要轉學的時候又寫了一封比

較長的情書,不過很可惜那封信不小心被我弄丟了。

  現在不是回憶的時候,我的日記,我要找我的日記,對著已經被我掏空的鐵

盒,我的日記真的不見了,一本記錄著我國中三年生活的日記不見了,真的讓哥

哥給偷走了,天哪!這不會是我的世界末日吧!我好想哭喔!

  回到電腦前面,繼續把“妹妹的衣櫥3”看完,以便查明真相。

  『【XX年7月4日,妹妹的日記上寫著,我最討厭哥哥了,還有那個叫文

文的女生,…哥哥是我一個人的,任何人都不能搶走…】,文文是我的第一個女

朋友,也是我到目前為止唯一的女朋友,妹妹國一的那年暑假,我和文文約好要

去動物園,沒想到被妹妹發現,結果她硬要跟來,竟然還動用媽媽的權勢,害得

我不得不低頭,媽媽是不反對我交女朋友,不過前提是我的功課不准退步,於是

在這個前提下,我繼續和文文交往,而從小就一直很黏我的妹妹,介入了我和文

文之間,一直到國二下學期有個男生開始追妹妹才讓我松了一口氣…』

  看著我都覺得好笑了,“哥哥是我一個人的,任何人都不能搶走”,難怪哥

哥要說她和艾芠姐分手,最高興的人會是我,哥哥,我已經長大了,知道兄妹只

能是兄妹,啊!糟了,要是哥哥也看到那一段…,哥哥已經看到了。

  『【XX年12月25日,我本來很開心的,今天爸媽帶回來的禮盒真的很

漂亮,可是爸爸卻說了一句讓我很傷心的話,說什麼女兒是賠錢貨,我真想告訴

他,那我嫁給哥哥不就得了,這叫肥水不落外人田啊!】,嫁給哥哥!真虧她想

的出來,這倒是個好主意,這麼可愛的妹妹我也捨不得她嫁給別人,誰能像我這

麼疼愛她呢?說歸說,我們畢竟是兄妹啊!倫理道德我還是懂得…』

  我要暈了,哥哥呀!那只是我一時的氣話,你可別當真啊!沒錯!我們可是

學過倫理道德的。

  『可是,昨天晚上當我拉著妹妹的手抱緊我的那一刻,背上那柔軟的感覺,

真叫人興奮,如果我可以…』

  「畜生!」我對著電腦咒罵一聲,關了IE,我氣昏了,我還以為哥哥是正

人君子呢?沒想到是個偽君子,哼!我得去把我的日記要回來,一想到哥哥從日

記堿搢鴔琱裐堜狾釭滲絞K,就覺得毛骨悚然。

  我氣呼呼的走到哥哥房門前,拼命的敲門。

  「青青,是妳啊!有什麼事嗎?」我好象在哥哥的臉上看到驚慌失措的神情,

我二話不說就沖進哥哥房堙A第一個看的就是哥哥的電腦,真可惜,沒有人贓俱

獲,先一步讓哥哥把螢幕關了,四下瞄了幾眼也沒看到日記的下落,「妳到底要

幹什麼?」

  哼!心虛了,「我的電腦又有點怪怪的,想借哥哥的電腦用一下。」冷靜,

冷靜,我不能太衝動,萬一打草驚蛇,就不好了。

  「不是才剛修好?」

  「我哪知道,又鏽鬥了。」我隨口說說。

  「那我去幫妳看看吧!」

  「嗯!不用了,明天再說吧!」孤男寡女共處一室,誰知道會發生什麼?爸

媽都已經睡了,而且電腦又不是真壞了,「晚安。」扔下一句晚安我就離開哥哥

的房間了。

  回到房堙A越想越不對勁,哥哥該不會真的對我起什麼歹念吧!好煩喔!躺

在床上,根本也睡不著,腦海堬b出現一些不該有的念頭,【青青,哥哥真的喜

歡妳,芠芠只是一個障眼法,其實哥哥愛的人是妳。】要不就是,【青青,讓哥

哥親一下吧!】停止,停止,我不能再想了,哥哥真討厭,沒事寫什麼“妹妹的

衣櫥”嘛!害我對哥哥的好印象全部都幻滅了。

  我來留個言好好的罵罵他,回到電腦桌前,我再次打開IE進入網站,要取

什麼昵稱好呢?

  “青頻果”嗯!就叫青頻果好了。

  【楊柳青青,偷看妹妹的隱私是不好的事喔!】先這樣好了,按下張貼鍵,

嘿嘿,先給他點警告。

  寫完留言,心媊控o滿得意的,管他是不是哥哥,偷看妹妹的隱私就是不好

的事。

  關了電腦吧!什麼也別想了,哥哥,這個打從我一出生就出現在我生活堛

人,我從來也沒想過要離開他,可是人總要面對現實的,就算他和艾芠姐分手了,

將來還會有另外一個什麼姊姊會取代這個地位,總有一天會有一個叫大嫂的人,

會完完全全霸佔我在哥哥心目中的地位,不知道如果那一天真的來臨時,我會給

哥哥祝福嗎?應該會吧!

  第一次見到哥哥帶艾芠姐到家堥荂A我是什麼樣的心情呢?好久了,是國一

吧!我都不記得了…

        ※        ※        ※

  三年前的夏天…

  「妹呀!妳等會要乖一點知道嗎?哥哥會帶女朋友來家堛情C」媽媽千叮萬

囑著,我們家的大人還真不是普通開明,才高一就可以公然帶女朋友來家堛情A

那等我高一的時候我也要帶男朋友回家。

  「妹呀!妳去巷口幫媽媽買二灌汽水。」媽媽又叫我了。

  「噢!幹麻叫我去買嘛!」外頭多熱啊!我心不甘情不願的嘟著嘴走了一趟

便利商店,就為了一個女朋友,竟然勞煩我這個千金小姐去買汽水,真是莫名其

妙。

  等我走回家時,門口多了一雙陌生的涼鞋,是哥哥的女朋友吧!

  「我買回來了。」

  「青青妳回來了啊!」哥哥看到我似乎很開心,「芠芠這就是我跟妳說的青

青,調皮搗蛋的小ㄚ頭。」

  「什麼調皮搗蛋的小ㄚ頭,你才是討厭鬼呢?」可惡,這是什麼介紹詞嘛!

就不能說好聽一點嗎?比如說活潑可愛啊!討厭,我最討厭哥哥了,不知怎的,

我突然好想哭,把汽水往茶几上一放,我就沖到樓上去,真的抱著枕頭哭了好一

會,哭停了連我自己都不知為什麼而哭了。

  「妹呀!妳幹麻?哥哥說妳…怎麼哭了?」糟了被媽媽發現我的眼淚,真是

糗大了。

  「沒有啦!哥哥怎麼可以當著別人的面說我是調皮搗蛋的ㄚ頭呢?」我都不

知道為什麼我會這麼在意這句話了。

  「哎喲!哥哥是開玩笑的,這妳也哭啊!哥哥買了蛋糕,下來吃吧!」媽媽

不論什麼時候都是這麼溫柔,為什麼我就不像媽媽呢?

  「嗯!」擦幹眼淚,我跟著媽媽一塊下樓去了。

  「小青青真的生氣了呀!」哥哥看到我竟然有些不好意思,其實不好意思的

人是我,就像媽媽說的只是玩笑嘛!

  「青青這塊給妳。」艾芠姐的聲音很溫柔,有點媽媽的味道,不過她當然比

不上媽媽,但是我開始有點喜歡她了。

  「謝謝。」接過蛋糕,她又倒了杯汽水給我,她的笑容也很甜美,想不到哥

哥會找到一個這麼可愛的女朋友,真是不可思議。

  「咦!那個貪吃鬼小桓呢?」我四處張望確實沒看到那個貪吃鬼。

  「哦!他去章佑平家了。」媽媽回答我。

  「算他沒口福。」我暗自竊喜,這下我不怕吃不夠了,呵。

  「好了,拿著蛋糕和汽水回房堨h吃吧!」媽媽走到我身邊好象是要我把我

趕離客廳似的。

  「我要看電視啊!」

  「那到我房堥茯搷a!」

  「好啊!」媽媽最瞭解我了,這一招一直都有效,因為我最喜歡爸媽的房間

了,寬敞又舒適。

        ※        ※        ※

  那是艾芠姐第一次到家堥茠滷●滿A之後她便成了我們家的常客,而我成了

他們之間的超級電燈泡。

  沒想到他們會分手,為什麼呢?是艾芠姐提出的吧!小說堿O這麼說的,那

哥哥一定很傷心難過了,我該去安慰哥哥嗎?還是裝做不知道,裝做不知道吧!

要不然哥哥的故作堅強不是就白作了嗎?

  突然覺得哥哥好可憐,這就是男孩子和女孩子不同的地方嗎?女孩失戀了,

可以光明正大的哭一場,男孩失戀了,就只能躲在暗地堶泣嗎?甚至還得裝著

若無其事,想想真是可悲。

  算了,不跟哥哥計較了,反正只是小說嘛!我想哥哥也只是在網路上舒發自

己的情緒而已,何必太認真呢?

        ※        ※        ※

  「妹呀!起床了。」隱約傳來媽媽的晨喚聲。

  起床?不會吧!我覺得我好像才剛睡著不是嗎?拿起手錶一看,天啦!已經

六點半了。

  「我不叫妳嘍!自己要記得起床喔!」

  「好啦!」

  六點半,還早,再讓我睡一下吧!十分鐘,十分鐘就好,縮回舒服的被窩裡,

我又繼續睡了。

  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不過我想也該起床了,下了床疊好被子,突然瞥見桌

上的萬年曆時鐘,七點十分,是七點十分沒錯,「哇!完蛋了。」我洗個臉換衣

服,最快最快都要十分鐘,可能不只,走路到學校要二十分鐘,用跑的至少也要

十到十五分鐘,更何況我是不可能跑的多快的,我的心開始慌了,怎麼辦?怎麼

辦?

  媽媽去跳土風舞,至少要七點半才會回來,爸爸七點就出門了,小桓也應該

出門了,就算沒出門也無濟於事,哥哥,對,就是哥哥,他通常八、九點才會出

門,噢!我親愛的哥哥,你是我唯一的希望了。

  三二步衝出房間,砰砰砰,這就是我敲哥哥門的聲音,沒反應,我又連敲了

最起碼有十下了,怎麼還沒反應,急死人了,偏偏我又尿急的很,「哥,哥。」

拜託拜託,快點來開門啦!「哥,哥。」正準備用腳踹開哥哥的房間,嘩!撲了

一個空,害我跌了一跤,幸好我的忍耐力還不錯,要不然真當場尿了一地。

  「妳幹嘛?一大早來拆我的房間啊!」哥哥把我從地上攙扶了起來。

  揉著快摔成二半的屁股,「誰叫你,叫都叫不醒,我才想踹開你的房門。」

我可憐兮兮的說。

  「說吧!要幹麻?」看來哥哥很為我吵醒他而不爽喔!

  「我...」我的天啦!這個人睡覺都不穿衣服呦!「你...就這麼光溜溜的睡覺

啊!」光溜溜是誇張了一點,不過哥哥全身上下大概就只有一件,藍色的小內褲,

害的我趕緊把視線移開,說是移開,到還真有些捨不得,哥哥什麼時候變的這麼

強壯,胸部那鼓鼓的二塊,不是猛男的胸肌吧!猛男的胸肌我也看過,不是很稀

奇吧!我也是會好奇的嘛!偶而在網路上看到一些猛男的胸肌還有二頭肌,想不

到咱家哥哥就有這樣的好身材啊!

  「什麼光溜溜?我好歹也穿了條內褲啊!」說的還真理直氣壯,那幹麻突然

躲到門後去,被我一說哥哥是真的躲進房裡,只探出個頭繼續和我說話。

  「哎喲!不用躲啦!我又不是沒看過,小時候看到不要看了。」話是這麼說,

小時候和現在不大一樣了吧!應該是很不一樣吧!

  「非禮勿視,妳到底要幹什麼?」

  「完了。」我突然間叫一聲,哥哥又跑了出來。

  「什麼事?」哥哥慌忙的問。

  「我快遲到了,你載我好不好?」正事要緊。

  「載你,現在幾點了?」

  看看手錶,我猛吸一口氣,「七點十六分了,哥,快一點,快一點,我要先

去尿尿了。」顧不得我淑女的形象了,衝進浴室,先解放一下才是要緊的,上完

廁所,順便就洗洗臉刷刷牙了,時間緊迫,我看洗面皂也省了吧!

  三分鐘,這已經是極限了,衝出浴室,再趕進房裡,套上制服,梳個頭,總

算搞定,背起書包,就算著裝完畢,看看手錶,七點二十二分。

  「哥哥,你好了沒?」

  「等著妳呢?」哥哥竟然已經著裝好,手裡拎著安全帽,好不瀟灑的站在一

樓樓梯口了,「趕快下來吧!」

  白馬王子啊!哥哥一襲白色的休閒服,春風一般的笑容,是因為他是我的救

星,所以覺得他今天特別的帥氣,還是,他一直都這麼俊逸,而我卻沒發現。

  「還呆在那,不是要遲到了。」哥哥的聲音打斷了我的胡思亂想。

  「喔!」三二步跳下樓梯,要不是哥哥即時扶助我,我八成要跌個狗吃屎了,

跌在哥哥結實的胸膛裡,一股淡淡的清香,這就是男人的味道嗎?

  「戴好安全帽,把門鎖好,我去發動車子了。」哥哥把我扶正,交給我一串

鑰匙,便往門外走去,我當然得依言行事,戴好安全帽,鎖上大門,跨上哥哥的

摩托車,突然好想緊緊的抱著哥哥,這次不用哥哥拉我,我知道要抱緊哥哥。

  「坐穩了。」哥哥提醒一聲,催動油門,噠噠的,摩托車已經騎出巷口,穿

梭在大馬路上,大概只花了五分鐘吧!

  到了校門口,安全帽都還沒脫,我只想著衝進校門,「噹噹噹噹。」鐘聲響

了,我也安全過關,這時我才想起,頭上的安全帽。

  「青青,放學我來接妳。」哥哥大聲的朝著我笑著說道。

  「嗯,哥再見。」我輕聲的說著,朝哥哥揮了揮手。

  脫下安全帽,只好拿著去上課了。

  哥哥變成一個男人了,他什麼時候偷偷的變的這麼有魅力了?寬廣的胸膛,

堅實的臂膀,迷人的笑容,還有...

  「柳青青。」

  我想的正入迷,就被人給打斷了,是巧婷在叫我,「什麼事?」我看著她問。

  「隔壁般的李正賢又來找妳。」

  原來她是來傳話的,「誰理他啊!」

  「妳在想什麼啊!叫了妳好幾聲,都沒反應。」巧婷有些微慍。

  「哪有好幾聲?妳一叫我就應了呀!」

  「是喔!我一叫妳就應?」巧婷把臉轉向她隔壁的淑雲,「喂,淑雲,妳作

證我剛叫了她幾聲?」

  「人家想男朋友嘛!沒聽見妳叫也是正常的啊!」淑雲語帶曖昧的說著。

  「妳胡說什麼啊!什麼想男朋友,信不信我扁妳喔!」我做勢要打她。

  「饒命啊!那妳從實招來,早上誰載妳來的呀!不是男朋友是誰?」

  「原來如此,妳三八,那是我哥,早上差點遲到,就叫我哥載我了。」

  「妳哥?我羨慕喔!」瞧她的眼裡好像冒著愛心呢,「有哥哥真好。」

  「羨慕吧!」有哥哥或許真的是值得令人羨慕的吧!至少在十萬火急的時候

有人可以救妳一把。

        ※        ※        ※

  不知怎麼?今天特別期待放學,當然我每天都非常期待放學,可是今天,這

個慾望特別強烈,為什麼呢?看著手裡的安全帽,難道是因為哥哥說要來載我

嗎?

  今天是我上高中以來,哥哥第一次載我,我的生活向來規律,從來沒有發生

過會遲到這種事,說起來這都怪哥哥,要不是他寫那個什麼妹妹的衣櫥,我怎麼

會胡思亂想,不胡思亂想又怎麼會睡不好,不是睡不好又怎麼會起不了床,總之

都是哥哥的錯,這麼想想,他載我是應該的了。

  說曹操,曹操就到。

  「上車吧!」哥哥的車已經在我面前停下了。

  「青青他就是妳哥啊!」巧婷通常都是和我一起搭車的,今早聽我說哥哥要

來載我,她和淑雲二個人非要看看哥哥的廬山真面目不可。

  『青青長的那麼標緻,她哥哥一定很帥。』早上巧婷就是這麼跟淑雲說的。

  『那我們一定要看看美女的哥哥是不是帥哥了,對不對?』淑雲也跟著瞎起

鬨。

  『說好了,不能賴喔!等妳哥來一定要給我們好好的看一看。』

  『看就看嘛!別失望就是了。』

  結果這二個人從下課鐘響就寸步不離的跟著我,直到現在。

  「妳同學嗎?」哥哥掀起安全帽的前罩問道。

  我轉頭一看,哇!什麼叫花痴妳知道嗎?她們倆現在的樣子就是標準的花痴

樣,不會吧!只不過看到哥哥的眼睛,她們就迷成這樣,那要是看到哥哥的長相

那還得了,於是我決定解開這個謎題。

  「哥,我同學說想看看我這個大美女的哥哥,是不是也是個大帥哥,你把安

全帽摘下來吧!」看來這二個人已經看呆了,我這麼說她們都沒反對。

  「呵呵。」哥哥爽朗的笑出聲,大概是笑我們這些乳臭味乾的小女生吧!不

過他倒是很乾脆的就摘下安全帽,不是對自己這麼有信心吧!

  哇!當哥哥摘下安全帽,甩頭髮的那一剎那,我竟然變成跟她們一樣的花痴

了,這真的是我認識了十七年的哥哥嗎?他是一夕之間變成這麼的英俊瀟灑的

嗎?我怎麼一點都不曾察覺。

  「真的好帥!」這句話出自二個女生的嘴裡,其實是三個,礙於面子,我用

僅存的理智來克制自己。

  「妳同學真可愛。」哥哥開朗的笑著。

  「是啊!她們一直都這麼可愛的。」不能讓她們繼續失態了,我捏了她們二

個人的手臂一下。

  「青青,妳幹麻捏我?」巧婷不甘願的說著。

  「我要回去了,再見!」戴上安全帽,我跨上後座。

  「有空來我們家玩,青青一個女孩子很無聊的。」

  不會吧!當我的面就泡起馬子啊!

  「我們常去,可是都不見哥哥啊!」巧婷的臉皮還不是普通的厚啊!

  「哦!下回來通知一聲,我一定好好招待妳們。」

  「哥。」真怕他們繼續聊下去,巧婷可是厲害的角色呢,我拍了哥哥肩一下,

打斷他們,「巧婷,淑雲再見了。」

  「哥哥再見。」巧婷和淑雲不約而同的說著,看來他們眼裡只有哥哥沒有我

了。

  「再見!」哥哥戴上安全帽載著我,就這麼在她們眼前揚長而去。

 

上一頁

回首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