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五)悸動的開始

 

  結果我在客廳的沙發上足足等了十分鐘,才看見哥哥的身影。「我都快餓死
了。」

  「我就去買了,妳看一會電視我一會就買回來了。」

  「我看了好幾會了。」我嘟嚷著道。

  「好好,我快去快回。」

  哥哥果然是快去快回,不到十分鐘就聞到了香噴噴的牛肉味,趕緊出門去迎
接──我的晚餐。

  「你吃什麼呢?」我拎著手裡的麵問著。

  「炒飯。」

  把食物擺在茶几上,我已經忍不住要大快朵頤了。

  「吃慢點,像個餓死鬼似的。」

  「我餓嘛!」

  用餐完畢我繼續看著電視,播的是我愛看的卡通《櫻桃小丸子》,什麼?我
不能看卡通嘛!雖然我不是兒童但我就是愛看。

  哥哥呢?不會真去洗澡了吧!不是這麼急著想給我看吧!我也就剛才氣憤不
過隨便說說,不是當真吧!

  『我堂堂男子漢,還怕給妳看嗎?怕妳到時臨陣脫逃不敢看。』想起哥哥的
話,也想起我自己的誇口,我想打退堂鼓都不行了,看就看吧!又不是沒看過,
昨天在哥哥房裡就看過了,還不是都長的一樣,我怕什麼。

  說是這麼說,我卻開始希望哥哥別放在心上,他也怕我看就好了。

  半個小時過去了,還沒動靜,八成哥哥也想賴,那只要我不提就好了。

  「青青。」哥哥突然一叫我怔了一下。

  「幹麼?」

  「妳上來呀!」哥哥就在樓梯口叫我。

  「好啦!我看完這一段啦!」其實給哥哥一叫,我也看不下電視了,一種既
期待又怕受傷害的情緒已經開始蔓延,我到底該不該放棄呢?可是那樣的話不是
就讓哥哥給看扁了,不行不行,絕對不行,牙一咬,忍一下就過去了,反正就看
一眼,看過了就馬上離開,就這樣吧!走吧!

  什麼嘛!穿的那麼整齊,讓我看什麼呀!害我白擔心了半天。

  哥哥可是還穿著T恤、短褲坐在床邊,不是應該圍條浴巾就得了,這樣才對
呀!

  「是不是想賴呀!我看你澡也洗好了吧!」我真想扁自己一下,剛剛不是才
想如果哥哥要賴就讓他賴,我幹麼還激他,真是的。

  「我香水都噴好了,怎麼會賴。」難得看哥哥這麼嬌羞的模樣,男生也會害
臊啊!「妳把門鎖好,然後閉上眼睛。」

  「幹麻鎖門?還閉上眼睛。」

  「萬一有人回來怎麼辦?」嗯,這我能理解,那閉眼睛幹麼?管他,閉就閉
吧!鎖上門我就閉上眼睛了。

  好像是聽到哥哥脫衣服的聲音了。「好了沒?」

  「可惡!」怎麼聽到哥哥咒罵一聲:「等一等。」

  「脫衣服要那樣久嗎?」我已經有些不耐煩了。

  「等一下嘛!」我又等了好一會,「算了。」哥哥自言自語著,還摻雜了懊
惱的語氣:「妳張開眼睛吧!」

  我懷著忐忑的心情張開了眼睛,可是得到的卻是一個洩氣的結果,「你太沒
誠意了吧!還圍條浴巾,那有什麼好看啊!」雖然看到哥哥結實的胸膛也挺讓人
興奮的了,不過我期待的可不是就這樣啊!

  「女孩家這麼不害臊,真要脫光光給妳看啊!」

  「當然,我都讓你看光了,當然……」怎麼說著說著臉都發燙了。

  「我又不是故意的。」

  別裝的一臉無辜,我才不相信呢!「門是不是你故意弄壞的?」

  「冤枉啊!我只是急得想上廁所,誰知道妳會這麼早洗澡,門又一推就打開
了,我沒看到什麼的。」

  「騙人,我看到你時見你都二眼發直了,會沒看到什麼?」其實那時我嚇了
一大跳,哪知他有沒有二眼發直啊!反正就瞎說了。

  「沒有,沒有,我真的什麼都沒看見。」

  還想狡辯,「你敢發誓?」

  「發什麼誓啊!我向妳道歉不就得了,對不起。」

  哥哥倒是真的像我鞠了個躬,不過我怎麼會如此輕易相信他的鬼話,還有饒
過他:「好吧!發誓就不用了,讓我也看一下你的裸體就成了。」

  「還要看啊!男人的裸體沒什麼好看的。」

  「不會啊!看哥哥的胸肌多麼結實啊!」我還用手指在哥哥的胸膛上戳了二
下,真是硬得很,看來是有鍛鍊過的。

  「也就這胸肌好看嘛!妳好好的看看吧!」哥哥還挺自豪的。

  「看過了,我現在要看不一樣的地方。」趁哥哥不備,我正打算扯掉圍在他
下半身的浴巾,哪知他的手比我還快,我竟然失手了,多令人沮喪啊!「哼!妳
沒誠意。」

  「生氣了呀!」哥哥護著他的圍巾卻還是在意我的情緒。

  我當然生氣呀!竟然沒有成功,「算了算了,不給看,我就不看了。」說著
我轉身就要離去。

  「不是不給妳看,是……啊!」知道哥哥為什麼大叫嗎?「妳耍詐!」

  「兵不厭詐。」和哥哥搶著浴巾,我狡猾的說著。

  「我也不是好騙的。」哥哥死命的抓著浴巾不放。

  「哼。」我當然也不甘心放了抓在手裡的一截浴巾,我和哥哥就這麼拉著浴
巾在拔河。

  「放手!」哥哥喊道。

  「不放!」

  我們就繼續拉扯著,誰也不讓誰。可這麼僵著也不是辦法,我決定一股作氣
扯掉這礙人的浴巾,就一個動念,我拼了命的往反方向衝,誰知一個重心不穩,
竟然給跌到了哥哥的床上,而哥哥也同樣的仆了過來。

  「啊!」一個龐然大物突然撲了過來,最直接的反應就是伸手去擋,這一擋
剛好撐住了哥哥偉岸的身軀,不過就憑我這弱小女子,哪撐得住哥哥的身體,還
是靠哥哥自己用手撐住了自己的身體。

  「妳這個小ㄚ頭,沒想到力氣這麼大。」哥哥喘著氣說著。

  我本想開口說點什麼,可是撲鼻而來的清香,讓我忘了要開口,而我的右手
感受到哥哥紊亂的心跳,那速度快得嚇人,還有哥哥的喘息聲,搞得我心亂。

  「噢!」就聽哥哥叫了聲,整個人竟然給我壓了下來,我差點喘不過氣來。

  「哥哥,你沒事吧!」我被哥哥突然的舉動給嚇著了。

  「妳的手別亂摸就好。」哥哥又撐起身體說著。

  「亂摸?我哪有亂摸?」我不是就撐著哥哥的胸膛而已嗎?哪有亂摸啊!我
這會可真是給他亂摸了,故意在哥哥的胸肌上隨意的撫摸著,咦!男生也有乳頭
啊!不過看起來,不過就是在胸部上有二個黑點點而已,摸一下,哇!有點凸凸
的。

  「噢!妳又亂摸。」那相同的呻吟聲又自哥哥口中溢出,別亂摸?我正摸得
有意思呢!

  不過我越摸哥哥的喘息聲似乎越來越大,而這回他沒再垮了下來,我看了一
下哥哥的神情,似乎還很陶醉呢!

  「青青。」

  「嗯?」

  「青青。」

  好奇怪,當哥哥這麼喊我時,心裡頭總有一種奇怪的感覺,那種感覺我說不
上來,尤其當哥哥的眼神專注的凝視著我,剎那間我好像忘了要呼吸了,我也看
著哥哥,好像望進了哥哥寂寞的雙眼裡,哥哥應該是寂寞的,我是這麼認為的,
他和艾芠姐分手了,但是那只是我的感覺罷了,實際上我在哥哥的眼裡看到了另
一種東西,似水柔情,柔柔的情意,如果我沒看錯的話,應該就是,電視劇裡男
主角就是這麼情深款款地看著女主角的……

  為什麼哥哥要用這種眼神看我?難道……

  「啊!我不行了。」哥哥一聲懊喪的嘆息,然後緊緊的抱著我。

  你不行,我才不行呢!「哥,你怎麼了?我快喘不過氣來了。」

  「對不起。」哥哥的神色有些慌亂,他也急忙的想起身。

  「啊!」什麼東西呀!好像有個硬硬的東西扎了我一下。

  「怎麼了?」

  「我不知道,突然有個硬硬的東西稔了我一下。」

  「嗯?」哥哥的臉突然紅了起來,真是十分詭異啊!然後又神色慌張的坐了
起來,緊抓著浴巾不放掩著下半身。

  差點就忘了我要看哥哥裸體的,我坐起身來,就準備再扯掉哥哥的浴巾。

  「不要鬧了。」哥哥竟然對我大聲一喝。

  「幹麼那麼兇?」我也不客氣的喊回去。

  「一個女孩子這樣鬧像什麼話。」

  竟然訓起我來,「哼!」扔掉手裡的一角浴巾,我氣憤的跳下床。

  「青青。」哥哥竟然拉住我的手。

  你了不起啊!你是哥哥,還拉我幹麼?「你快放開啦!」我只想甩掉哥哥的
手。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這麼兇妳的,青青,啊!」你以為哥哥為什麼又大叫
嗎?當然是我趁哥哥不備以及我百折不饒的精神,再一次攻堅而且得逞了,在掀
開浴巾的那一剎那,我看到了我原本想看的東西,很可惜只看了一眼,就讓哥哥
又給遮住了,可是哥哥的臉好紅好紅。

  「我看到了。」我興奮的說著:「哇!還真是……」我都不知怎麼形容了,
而我的心跳只能用亂七八糟來形容了,哥哥的腹部前直立著一根長長的肉棒,那
模樣就跟我昨晚在哥哥的電腦裡看到的一模一樣,而這是哥哥的,那影像還殘留
在我的腦海裡揮之不去。

  「滿意了吧!」哥哥的語氣是很明顯的惱羞成怒,我還是先走為妙,反正我
的目的已經達到了,我正想一腳跨出去,「等等。」哥哥竟然攔住我。

  「幹麼?」

  「剛剛的事不要告訴別人。」哥哥一臉正經的說著。

  傻瓜,我當然知道這種事不能告訴別人啊!「你把浴室的門修好,我就不告
訴別人。」

  「什麼?妳竟然威脅我。」

  「要不然我怎知你什麼時候又要來偷看我?」雖然我已經也看了哥哥的裸體
了,可是看得不是很清楚,我在想什麼啊!萬一不小心給弟弟也看了我的裸體,
難道我也要看弟弟一回啊!才不呢!那個小鬼八成還沒有發育好,只有一個小雞
雞。

  說到小雞雞,我還點印象,最後一次和哥哥一起洗澡是在哥哥要上國中前,
後來哥哥說什麼也不和我們一塊洗了,從此之後我再也沒看過哥哥的小雞雞了,
沒想到經過這麼多年,小雞雞長那麼大了,而且形狀差了好多喔!

  「妳發什麼呆呀!」

  「沒有啊!」讓哥哥一叫,我好不容易恢復正常的心跳,頓時又咚咚的亂跳
起來。

  「沒有?!」哥哥一臉不相信的樣子:「不是嚇到妳了吧!誰讓妳嚷著要看
呢?」

  「我才沒被嚇到呢!」嘴上是這麼說,不過我真是被自己這麼大膽的行為給
嚇了一跳,做人真是不能太衝動,說了讓哥哥賴的,我偏偏又……唉!

  「嘆什麼氣啊!該嘆氣的是我吧!」

  「你有什麼好嘆氣的,讓人家看一下又不會吃虧;我不同,我就虧大了。」

  「妳虧大了?男人的清白也是很重要的耶!」

  瞧哥哥說的像什麼似的,「男人有什麼清白啊!」

  「當然有啊!對了!」

  「怎麼了?」

  「妳剛剛摸了我,我是不是也應該要摸回來呀!」哥哥突然露出一臉色樣的
說著。

  「我摸你什麼了?」讓我摸我還不肯呢!我那會摸他什麼呀!我肯定是一臉
狐疑的看著哥哥了。

  「別裝的一臉無辜了,我的胸部都給妳摸了,我也要摸摸妳的胸部。」說就
說還真的伸出狼爪。

  「哇!你變態。」不用說,我是嚇得落荒而逃了。

  慌張地逃出哥哥的房間,差一點就要失身了,好可怕,好在我的心臟夠力,
要不然怎麼經得起這一連串的折騰。

      ※      ※      ※      ※

  拍著還在砰砰跳的心口,我正要踱步回到房間,忽然聽見樓下好像有什麼聲
響,是爸媽回來了嗎?我走到樓梯口張望了一下,是我聽錯了嗎?好像沒有什麼
動靜,大概是我聽錯了吧!可當我又要走回房間,又聽到聲音了,此刻我的心裡
突然升起一種毛毛的感覺,不會是小偷吧!

  想到這我有點頭皮發麻,俗話說惡人沒膽,好像一點也沒錯,可也不能怪我
啊!我生的如花似玉要是這個竊賊不只劫財還要劫色,那可怎麼好,不該逞強的
時候還是小心點好。

  我放慢腳步走到哥哥房門口,這個時候哥哥就派上用場了,男孩子嘛!當然
要保家衛國了。我輕輕的敲著哥哥的門並喚道:「哥。」我原本想推門而入的,
可哥哥已經上了鎖了。

  等了一會沒動靜,「哥,開開門啊!」我心裡越來越害怕。

  「幹麼?」哥哥總算來開門了,但口氣實在差的很。

  「噓。」我怕打草驚蛇,要哥哥說話小聲點,「樓下好像有聲音。」

  「爸媽回來了吧?」

  「不太像欸!」

  「是嗎?」哥哥遲疑了一下,突然拉起我:「妳進來。」

  「幹麼?」

  「我穿一下衣服下去看看。」

  「怎麼你還沒穿衣服啊!」

  「在自個房裡穿什麼衣服啊!」說罷哥哥把浴巾一脫。

  有沒有搞錯啊!當我是隱形人嗎?還知道要背著我啊!可光是哥哥的臀部也
夠讓我覺得面紅耳熱了,又想起剛剛看到哥哥的性器官,我才稍微恢復正常的心
跳又開始亂跳。

  「走吧!」哥哥已經套上一件T恤和短褲了:「妳的臉怎麼那麼紅?」

  「是嗎?」我輕撫著臉說,「誰叫你突然就……」我說不出口。

  「哦!喔!妳不是都看過了,還怕羞嗎?」瞧哥哥說的像是多自然的事。

  「拜託!難不成你以後在我面前都不穿衣服了啊!」

  「我正有這個打算,穿衣服多累贅啊!」

  「……」我無言以對。

  「妳要待在這,還是和我一塊去看看。」哥哥從床頭櫃旁取來一根球棒,儼
然一副要追賊的姿勢。

  「一起去吧!萬一歹徒跑上來那我多危險。」

  「好,那妳站在我身後,真有壞人妳就趕緊打電話報警,知道嗎?」

  「嗯。」點點頭,我跟在哥哥的身後慢慢走下樓去。

  不是我說這個歹徒真的很囂張,嘰嘰嘎嘎的聲音弄得那麼大,不知道當賊是
要偷偷摸摸無聲無息嗎?

  「聲音好像從廚房傳來的。」我非常小聲的對哥哥說。

  哥哥點點頭,「妳在這我去看看。」哥哥吩咐完便舉起球棒往廚房走去,可
沒多久便看哥哥垂著球棒走了回來。

  「怎麼樣?」我焦急的問。

  「沒什麼,上樓去吧!」

  「聲音那麼大沒什麼,我去看看。」

  「別看了,上樓去。」

  不讓我看我偏要看,沒什麼那我聽到的聲音是什麼,沒理會哥哥我便往廚房
衝了去,哥哥想攔也攔不住。

  廚房裡到底有什麼?我不知道我是該後悔還是竊喜?

  好一齣真人上演的『A片』啊!我這對寶貝父母還真是恩愛,明明臥室就在
樓上,偏偏在廚房裡就……長這麼大,我還是頭一回看到我的父母做愛做的這回
事,我摸摸鼻子改緊轉頭,希望沒被他們發現我才好。

  「叫妳別去妳偏要去。」哥哥像拎小貓似的把我拎上樓,我也只好乖乖的聽
話。

  「哥,他們怎麼在廚房就……」我實在是想不透,這種事不是都應該在床上
嗎?在流理台上?怪怪的。

  「就怎麼樣?」哥哥的嘴角泛起詭異的笑容。

  「就……」我怎麼說啊!「你知道的嘛!」

  「我知道什麼?」還裝蒜。

  「你和艾芠姐沒做過嗎?」

  「妳這個小ㄚ頭,就會胡思亂想。」

  「說嘛!我不會告訴別人。」我幾時這麼八卦起來。

  「真想知道啊!」

  「嗯。」我點頭如搗蒜。

  哥哥猶豫了一會,貼在我的耳邊輕聲說著:「我還是處男。」哥哥的氣息吹
拂著我的耳鬢,我的身體一顫,當我回過神來,哥哥已經回房去了,我心裡頭怎
麼有種奇妙的感覺,就好像原本以為失去的東西現在又回到我的手裡。

待續...

上一頁

回首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