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六)哥哥的秘密

 

  怎麼走回房裡的我都沒印象了,等我回過神來已經在書桌前發呆了半個小時
了,寫完作業後再複習一下明天的小考,都快九點了,覺得有些睏了,伸一下懶
腰,看到書桌旁的電腦,突然想起那個被我認定是哥哥的楊柳青青寫的《妹妹的
衣櫥》,幾天沒看了,不知道有沒有新的發展,會不會把這幾天發生的事都寫上
去呢?

  開了電腦,我敲打著桌面等候這煩人的開機過程,總算可以進到論壇了,妹
妹的衣櫥,我搜尋著,哇!已經到七了,我該從哪看起呢?接著看五好了。

  “我和文文已經是沒希望了,女孩子有時候下了決心是比男人還要堅定的,
意識到這一點我也沒有必要再做無意義的事,我盡可能的不讓自己露出破綻,沒
想到還是給晴晴這個小ㄚ頭發現了,晴晴就是我那個可愛的妹妹。”

  原來我的暱稱是晴晴啊!都到第五集了才報上人家的名,真是夠意思啊!哥
哥。

  “我對文文的離開或許就像和晴晴說的,『惋惜就能挽回嗎?』難道六年的
感情就這麼付之流水?可奇怪的是,是我太堅強了還是因為是男人,所以我心裡
真的不是那麼難過,還是另一個我自己也不確定的答案,而這個答案好像已經呼
之欲出了。”

  是什麼答案?我十分好奇的自問著,為了知道答案我快速的瀏覽內容,似乎
都還看不出什麼端倪。

  我看到哥哥被我整的很慘的那段我笑的特開心的,誰讓他恐嚇我啊!我心眼
也真夠壞了,明知道艾芠姐和哥哥分手了,根本不會來我們家了,我還故意逗哥
哥,我真是太頑皮了。

  當我的視線快速掃描的當口,差點漏了一段精采片段了,回頭看一下。

  “洗了個舒舒服服的澡真好,咦!我的房間門怎麼是開的?哪個不知死活的
傢伙亂闖我的房間。我心裡暗暗的罵著,給我逮到看我不罵他個狗血淋頭。結果
一開門,看到的是晴晴這ㄚ頭竟然端坐在我電腦面前。咦!她在看什麼東西?”

  “這個小妮子竟然看起我電腦裡的A片!我看著畫面上活色生香的畫面,幸
好我已經看過不下數十部了,要不然這會我早就豎白旗了。不過我還是升旗了,
這麼沒用啊!不是的,我想換作是各位也會受不了的。一個清純可人的妹妹,坐
在你的電腦前,看著一幕幕淫靡的做愛畫面,然後玉手輕輕的撫上她柔軟豐盈的
胸脯,細長的手指還隔著輕薄的紗質睡衣揉捻著她的小蓓蕾。”

  “雖然我沒能親眼看到那粉紅色蓓蕾亭亭玉立的嬌俏模樣,光是這樣想我的
下半身就已經受不了了。更別提那一聲聲讓人心醉神迷的呻吟了,『嗯─啊─』
我如果不極力的忍耐,恐怕就要一口把她給吃了,忍著下身的脹痛,我不作聲的
欣賞著這一出少女思春的好戲碼。我看著她的肩膀微微的顫抖著,我的旋轉椅也
跟著搖晃著,她揉捏著小小蓓蕾的手更加快速了,真希望那是我的手啊!”

  “我的手指用力的掐著我的手臂,兩條腿緊緊的夾著,這是酷刑嗎?讓我只
能看著,卻一點也不能怎麼樣。不行了,再這樣下去,我一定會做出令我後悔的
事,我慢慢的放鬆身體,告訴自己要忍耐,不管她再誘人都是我的妹妹,我深深
的吸了一口氣來吹熄在我胸中熊熊燃燒的慾火。”

  “『晴晴。』我輕輕的喚了她一聲,她驚惶的轉過身來,我實在不是故意要
打擾她,但是我必須打斷自己的邪念,我故作嚴肅的繼續說著:『這麼晚了,你
在我房裡幹什麼?』

  “『我…』看妹妹支支吾吾一副手足無措的模樣,我脹痛的下身才慢慢的鬆
軟下來,我倒要看看她如何辯解:『我在等你。』

  “『等我?』我故意裝做不在意的擦著頭髮順便用腳把門踢上,向她走了過
去,總不會是投懷送抱吧!我心底暗暗嗤笑著。”

  “我故意站在她身後,緊緊盯著螢幕,『啊!─唔!─』妹妹驚叫一聲,這
就好像被人捉姦在床的感覺,『我…』她又想找什麼理由替自己開脫了吧!”

  “『你對A片也有興趣?』我故意問著。

  『誰對A片有興趣啊!我只是等你等的無聊,想說有沒有什麼好聽的,隨便
聽聽,我才剛剛打開,什麼也沒看到。』還真是此地無銀三百兩,誰會相信呢?

  我的視線落在她欲蓋彌彰的手上,瞧她急急忙忙在裙襬上擦著剛才放到胯下
摩蹭的手指,『你手幹麼?』我心存不良的故意問她。”

  真是太可惡了,我一氣呵成的看到這裡,但實在憋不住了,原來那天我的所
作所為全讓哥哥收入眼底,天哪!我還有什麼臉見人,羞死人了。明明知道是人
家的那個……那個,還故意拿去聞一聞,真是變態了,我從來都不知道原來哥哥
這麼變態。

  再繼續看下去,說人家變態還繼續看,我不是更變態,要你管啦!

  “瞧著妹妹一皺眉一跺腳的嬌俏模樣,又惹得我春心蕩漾,『晴晴。』我一
把抱住妹妹,感覺到她砰然的心跳和炙熱的體溫:『晴晴,留下來陪我好嗎?』
我是真的很想這麼做,不過我也知道這是不可能的,就算是試探一下妹妹的反應
吧!說不定她早就愛我在心口難開了。”

  “『天涯何處無芳草嘛!你就忘了文文姐吧!』這善良的小ㄚ頭還摸起我的
頭來拍著我的肩安慰著,這……”

  這樣還不知足啊!看著哥哥滿“紙”的荒唐言,我已經很努力按捺了。

  “『晴晴。』我應該趁機再需索點什麼,我突然想到一招,雖然是有點下三
濫的招數,不過應該很有效,我把頭埋進妹妹柔軟的胸脯裡,嗯,真是香啊!我
輕輕的蹭著,真想脫掉妹妹的衣服,直接貼在那柔嫩的乳房上。再忍耐一下,我
故意抽動肩膀,我想她大概會以為我在哭吧!雖然男兒有淚不輕彈,但是失戀哭
一下無傷大雅吧!反正我又不是真哭。”

  “『哥,別難過,你的條件又不是很差,今天我同學都被你給迷的像花痴一
樣,一定有不少女孩暗戀你,隨手一抓一大把,很快就會有新的女朋友了,真的
不用太難過。』果然見效了,我心裡得意的想。”

  “『沒事的。』我慢慢抬起頭來,用很哀怨的眼神看著她,欲言又止的說
著:『如果……』”

  “『如果什麼?』我知她一定會好奇的追問:『哥,你說如果什麼?』”

  “『沒什麼?早點睡吧!明天早上我載你。』我若無其事的說著。”

  “『真的?』瞧她樂的:『哥,你真是太好了。』哇!我不過是說要載她就
高興成這樣,抱著我的頭就在我的額頭上猛親了一陣:『我愛死你了,哥。』別
只親那啊!我微微噘起嘴,當然我知道是不可能,想像一下總行吧!”

  “『好了,好了,你這個小馬屁精,快回去睡吧!』我藉機拍拍她富有彈性
的屁股。就在她高興的正要離開之際,我從她身後一把抱住她。”

  咦!我記得我後來就直接回房了,有這一段嗎?難道不是照事實寫嗎?我心
裡起了疑惑,那就繼續看哥哥葫蘆裡賣的什麼藥吧!

  “『哥,你不是說讓我回去睡覺了?』她還真信我會趕她走嗎?你自投羅網
跑進我的房間,還想全身而退?我心裡暗暗笑妹妹傻。『明天不用早起,再陪哥
哥一會嘛!』我的臉貼在妹妹的耳鬢邊輕輕的蹭著,抱著妹妹的手開始不安分起
來。一開始只是輕撫著妹妹白嫩光滑的手臂,妹妹的身體先是有些僵硬,但隨著
我的撫摸慢慢的放鬆了。”

  死色鬼,竟然開始幻想起來,我才不會讓你這樣摸呢?門都沒有。

  “『你好香喔!』我嗅著妹妹頭髮上的淡淡香味,雖然明知那是洗髮精的味
道,可是卻是如此醉人。我的下半身是越來越堅硬了,我很想貼近妹妹的身體,
但是我還不想太早驚動妹妹,暫時保持點距離吧!”

  “我的手從手臂慢慢的移到她的小腹上,平坦的小腹,從外表看就可以清楚
妹妹的身材一定是濃纖合度,身上絕無一絲贅肉的,小小年紀就有著魔鬼般的身
材,要是再過幾年,那就更不得了了。一想到將來這麼曼妙的身材要讓別的男人
品嚐,我的心裡就燃起了妒火。”

  “慾火加上妒火我再也忍受不了了,我的手直接襲上妹妹34C的乳房。我
先用手托著妹妹的乳房下緣,用虎口推擠了一下,『哥,不行。』妹妹試圖阻止
我,可是卻只是嘴上說說,光是這樣我怎麼可能停止呢?反而我覺得那是一種鼓
勵,一種暗示,女孩子家就算想也難以脫口而出。”

  “『放心,我不會傷害你的。』我在妹妹的耳邊輕聲訴說著,還故意在她的
耳邊輕輕吐了一口氣,她的身體顫抖了一下。文文最受不了我在她耳邊吐氣了,
通常在那之後,她就會放任我撫摸她的身體了,妹妹好像也是。”

  我一邊看著,眉毛不斷的扯動著,原來哥哥都是這樣騙女人的。

  “看來妹妹是不會激烈反抗了,我放大膽子的把整個手掌覆蓋在妹妹亭亭玉
立的乳房上,我意外的發現她乳房上的兩顆小小蓓蕾竟已硬硬地頂著我的手心,
接收到這個訊息我的老二抖了一下,應該是已經漲到極限了。妹妹身上的紗質睡
衣,質地十分輕薄,若有似無的貼在妹妹的肌膚上,我在想如果從正面細看,一
定可以看見乳暈的輪廓。”

  什麼?看得見?不中斷一下不行了,竟然說我的衣服這麼透明,我低下頭,
把衣服稍稍拉緊,天啦!真的看的見,我的乳頭竟然還硬了起來,從外觀上一看
就可以看見兩顆小小的櫻桃挺立在我的乳波上了,哇!那我不是給他們兄弟倆給
看光了。

  鎮定鎮定,這是我的睡衣嘛!我只有睡覺時才穿的,那天是為了找我的日記
才會穿這樣出房間的,最多是那時讓哥哥看了一點點,一定是這樣的,我自己安
慰著自己,然後再繼續往下看。

  “我慢慢的用整個手掌在她的乳房上旋著圈,任她的乳頭頂著我的手心,我
強忍著呼之欲出的低吟,繼續撫弄著妹妹,她的頭微微的向後仰,身體也向我靠
近,我抱起她坐在床上,讓她傾躺在我的懷裡:『哥,這樣不行啦!』她的話一
點說服力都沒有,我知道她也在掙扎。”

  “『我只摸摸你而已,不會作別的,真的。』我很誠懇的說著,但是誰知道
呢?她沒有再說什麼,讓我又增強勇氣繼續下去。”

  “我解開了她前襟唯一的三個紐扣,年輕又富有彈性的胸部,敞開的襟口豐
滿的乳波一覽無遺,我不急著將手伸入衣服裡,我稍稍拉開襟口,從上方俯視著
妹妹粉紅色的乳頭,爽了我的眼卻苦了我的屌了,我努力的調息呼吸來分散下身
的脹痛,多麼令人垂涎的小寶貝啊!”

  這麼誇張嗎?真的會流口水?我自問著,我解開了自己的前襟的扣子,像哥
哥寫的那樣稍稍打開來看看,哇!真是什麼都看見了,不過自己看自己的好像沒
那麼興奮,可是我也忍不住想摸一摸了。

  “欣賞夠了,就要好好的來品嚐品嚐了,小妮子大概以為進到我房間可以神
不知鬼不覺地離開,所以連胸罩都沒穿,這下可就方便我了,我手一伸,滑進妹
妹的衣襟裡,一下子就握住了妹妹的柔嫩有彈力的乳房,這回可是最親密的接觸
喔!”

  “我毫不客氣地捧起她的乳房,拇指便按在她的乳頭上揉捻著,『嗯───
哥。』妹妹終於忍不住呻吟了一聲,她的手想把我的手拉走,那怎麼可能呢?我
一不做二不休,另外一隻手也伸了進去,兩隻手同時搓揉著妹妹的乳房和乳頭。
她整個身體已經軟軟的躺進我的懷裡了。”

  你美呢?想得這麼天真,看他寫得這麼陶醉,真的是這樣的嗎?兩手都放進
衣襟裡?我自己比劃了一下,那我的衣服不是給撐壞了,要就脫掉我的衣服啊!
那豈不是更過癮。

  “兩隻手在這窄小的衣襟裡活動空間真的很有限,看妹妹已經沉醉其中,我
想即使我拉起她的裙襬她也不會反對吧!於是我沒有征詢她的意見,逕自把她及
膝的背心裙也撩了起來,『你幹什麼?你說只摸的。』察覺到我不軌舉動妹妹趕
緊抗議,『只摸啊!你總不希望我把你的衣服撐破吧!脫下衣服會比較舒服。』
妹妹幽幽的看著我,放鬆了緊繃的身體,我溫柔的把妹妹的背心裙給脫了。”

  這樣就脫了,那不是全都露了。我摸著自己的胸部也覺得衣服礙手,索性也
脫了睡衣,拉起裙襬,往上一撩,整件睡衣便輕易的脫除了。哇!好奇怪的感覺
喔!光溜溜的坐在電腦面前,看著哥哥寫的性幻想,我一邊自我撫摸著。

  “衣服脫掉的剎那,妹妹緊緊的用手環胸抱著,正好擠出了深深的乳溝,我
的口水都流出來了,我再次從妹妹的背後抱住她,二人的體溫都在逐漸上升中。
我的手從妹妹的腋下潛入,輕輕的挑起妹妹的手,成功的進佔了她誘人的裸胸,
現在是我的手包住她的乳房,她的手則覆蓋在我的手背上。”

  “我把她的乳頭推擠出虎口,用手指勾過她的手指頭,讓她的拇指和我的拇
指一起搓揉著她的乳頭,『嗯──』妹妹嬌吟一聲,身體突然一顫,難道她已經
高潮了,既然如此我更要增加對她的刺激,這是妹妹第一次在我懷裡達到高潮,
我要她永生難忘。於是我的雙手使勁的揉著她的乳房,拇指不停的在她的乳頭上
旋轉著,她已經渾然忘我的呻吟了,我的老二也已經受不了了。”

  “我緊緊的抓著妹妹柔軟的乳房恣意的揉捏著,我的手和我的心都感覺到滿
足,就連頂著妹妹身體的老二都已經興奮到最高點了。妹妹呢喃一聲鬆軟無力的
倒進我的懷裡,是時候了,我的臀部用力一夾,老二猛烈的一顫,我射出了濃濃
的精液……”

  “待續……”

  喂喂,什麼待續,哪有人在最精采的地方中斷啊!我看著螢幕抗議著,剛剛
看有七了,那肯定有六,我立刻把六給翻出來。

  “舒服的射完精,我吐了一口氣,看著自己手中握著逐漸鬆軟的老二,我嗤
嗤笑著,我懷裡哪有什麼妹妹啊!不過是我幻想著妹妹在打手槍罷了,不過真的
很爽。房間裡彌漫著妹妹所留下來的香氣,還有妹妹在我手裡的余溫,雖然我不
是第一次幻想著妹妹打手槍,但是都沒有這一次來得酣暢淋漓……”

  去,原來是寫成性幻想啊!還以為哥哥要篡改歷史呢。性幻想,原來這就是
哥哥的性幻想,幻想妹妹在自己懷裡高潮,我的臉上冒出了三條線。光是幻想而
已就可以這麼滿足嗎?我沉思著。

  不對啊!喂!怎麼可以拿妹妹當性幻想的對象啊!就算你已和艾芠分手了,
你還是可以幻想撫摸她的時光啊!由文中看來,哥哥肯定是摸過艾芠了。哼!摸
過別的女人還想來摸我,門都沒有。

  怪了,我在吃哪門子的醋啊!是啊!我的反應確實是在吃醋啊!為什麼呢?
無論如何哥哥都要娶別人的,就像我要嫁給別人一樣,我們都是屬於第三者的。
我親愛的哥哥總有一天會擺脫處男之身,和他心愛的女人共覆雲雨,而我……想
著鼻都有些酸了。

  摸摸鼻子,準備收拾一下要來睡覺了,低頭一看才赫然發現,我竟然一絲不
掛的,還有一件Kitty圖案的小內褲啦!我仔細的看著自己的胸部,用手輕
輕的托起一個乳房,哥哥是怎麼寫的,我重新用兩隻手從側邊托起兩顆圓鼓鼓乳
房,輕輕的捏了捏,軟軟的挺好玩的。

  然後呢?我用手指夾起兩個慢慢向前挺立的乳頭,噢!這裡感覺不太一樣,
是很不一樣。

  這是我一直百思不解的問題,同樣是乳房的一部份,乳暈外的肌膚摸起來的
感覺和其他部位似乎沒什麼分別,為了確認,我沿著乳房向外撫摸再摸回乳房,
果然感覺都是一樣的。可是當我在乳頭上輕輕點著,一種我難以形容的感覺,以
乳暈為中心向我的腦門及下身擴散,我可以明顯的感覺到私處明顯的收縮著,我
還挺喜歡這種感覺的。

  好吧!既然衣服也脫了,我就幻想哥哥撫摸我的身體吧!不只有你會幻想,
我也會的,我在心底對哥哥說著。

  我走到床邊脫下鞋子,把枕頭立在床頭,要躺在哥哥懷裡嘛!用柔軟的枕頭
來假裝一下吧!我坐上床把身體躺進立好的枕頭裡,嗯!好柔軟好舒服,這是一
個好的開始。

  躺好後,我開始把手放在胸部上,由側邊托起乳房,應該是這樣吧!把富有
彈性的乳房在手掌裡彈了兩下,多好玩,難怪哥哥喜歡了。

  我的手指迫不及待的捏起會產生異樣感受的乳頭,「嗯──嗯」好奇怪,只
要一摸我就忍不住想呻吟,雙腿也想夾緊,這種感覺一直不斷的刺激著我,我改
用手心緊貼著乳頭摩娑著,刺激弱了一點,那就用拇指吧!我用拇指撥弄著挺立
的乳頭,「噢!──」太刺激了,可是我喜歡。

  我不間斷的用拇指或是食指交替的或摩娑或揉捻的刺激乳頭,腦海裡想著哥
哥滿足的神情,「哥哥。」我輕輕的呢喃著,剎那間我真的想躺在哥哥結實的胸
膛裡,用哥哥的大手覆在我的胸部上撫摸著我,然後用他堅挺的小弟弟……

  等等,小弟弟能幹麼?我正在思考這個問題的時候,私處突然抽搐起來,顫
的我的身體不自主的抖動著。當身體不再顫抖,整個人感到一陣虛脫,就是一種
鬆軟無力的感覺,我的身體慢慢的向下滑,躺平在我的床上。我又感覺到私處裡
有一股熱流在流動,是淫水吧!我懶得去管他了。

  不知不覺的我睡著了,當我再次醒來已經是一個小時以後。

  快十一點了,我從床上爬起來,有點涼意,趕緊把衣服穿回去,我是怎麼搞
的,看了哥哥的小說竟然自慰起來,如果在哥哥房裡那次不算的話,這是我第一
次自慰吧!我想這應該就是吧!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心裡頭有一種罪惡感,摸自
己的身體都有罪惡感,真的很奇怪。

  收收東西吧!我正打算切掉IE,有一段內容又吸引了我的視線。

  “如果能夠親眼看一看妹妹玲瓏有致的胴體一眼,我就心滿意足了。意念所
及,我決定心動不如馬上行動,沖進妹妹的房裡扒光她的衣服。什麼呀!我會用
這麼沒大腦的方法嗎?還沒開始脫她的衣服,我早就被爸媽給海扁一頓了。當然
是要妹妹心甘情願的脫光才算是高招啊!”

  我心甘情願脫光給你看,你想都不要想,剛才幻想你抱我摸我,已經是對你
最大的仁慈了。

  “你知道我在想什麼了吧!讓妹妹脫光也不是件那麼困難的事,人都要洗澡
的嘛!美女就更不用說了。對,就是偷窺,你猜的沒錯,偷窺妹妹洗澡。計是好
計,不過執行起來好像有點困難。怎麼說呢?我家的浴室是夾在房屋中央的,浴
室裡根本沒有窗戶,關上門就跟密室一樣,我從哪裡看啊!確實是傷腦筋了。有
了,不如把門鎖弄壞,趁妹妹洗澡的時候,假藉急著上廁所,然後,門一推就開
了……”

  這就是證據了吧!還說門不是你弄壞的,我瞇著眼看著螢幕上的罪證,得意
的挑起眉,看你要如何抵賴。

上一頁

回首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