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八)心跳的旋律

 

  緩緩的走下床,走出房間,來到哥哥的房門前,輕叩二聲。

  「誰呀!」哥哥此刻好夢正酣吧!

  「是我。」貼著門我小聲的應著,彷彿可以聽到自己砰砰的心跳聲。

  「青青?」一聽是我的聲音,哥哥顯得有些驚訝,但隨即打開房門,「怎麼
了?」這詢問的聲音裡充滿了關懷。

  「我……」我是中邪了,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突然覺得自己是不是太衝動
了,我要怎麼擁有哥哥呢?就憑我?真可笑。

  「我做惡夢了…」確實,失去哥哥一直都是我最大的惡夢。

  「哦?」哥哥的嘴角揚起淡淡的笑意。

  「我可不可以跟你一起睡,像小時候一樣。」

  或許就只能這樣眷著哥哥吧!

  「進來吧!」哥哥一把把我拉進房裡,便把門關上鎖上了。

  突然覺得全身熱血沸騰,全然的不知所措。

  「上來啊!」哥哥已經爬到床上拍著另一半的床位對我說著。

  「嗯……」脫了鞋,我慢慢的縮到了床上,抓起涼被背著哥哥,緊張的矇著
頭,我是怎麼了?為什麼緊張成這樣。

  「妳會冷嗎?」哥哥把涼被扯了下來問著。

  「我不冷。」我的確不冷,但是身體卻抖的厲害。

  「作什麼惡夢啊?嚇成這樣。」哥哥伸出雙臂將我圈進懷裡,「別怕,哥哥
陪妳。」多們令人安心的話語啊!

  小時候我們三兄妹常常半夜在客廳裡偷看恐怖電影,哥哥總是笑我"惡人無
膽",膽小又愛看,但是我就是想和哥哥一起看電視,每回讓劇情嚇的手腳發軟
時,弟弟總是在一旁取笑我,只有哥哥,就像現在一樣把我緊緊的抱在懷裡,說
著,『不怕不怕,哥哥會保護妳。』

  「哥哥。」我一時激動,伸出雙臂緊緊的圈著哥哥的頸子,把頭靠在他的肩
上。

  「好好睡,不用害怕。」哥哥輕拍著我的背,好像孩提時媽媽哄我睡覺時的
樣子,覺得好溫暖好溫馨。

  這樣就好了,能倚在哥哥的懷裡入睡,我就心滿意足了。

  沒想到竟然真的被哥哥哄得睡著了……

        ※        ※        ※

  好像睡了有一會了,卻不知為何又突然的醒來。

  好熱喔!我的手心竟然在冒汗,張開眼仔細一看,這是哪啊!這好像不是我
的房間。

  我想起來了,自己半夜跑到哥哥房間,所以……

  手心裡有股溼熱的感覺,手一緊,才發現是哥哥緊握著我的手放在我胸前。
慢慢的下半身也有了意識,大腿像給什麼壓著似的,沉甸甸的感覺,瞥頭一看,
原來是哥哥的一條豬腿。

  第一個反應當然是清除障礙物了,這應該是一個再簡單不過的動作,可實行
起來卻有了阻礙。原來是手被掐在哥哥的手心裡,捏的可緊了,怎麼拔也拔不出
來,不得已只好用手肘頂了哥哥的胸膛一下,好讓他改變姿勢。

  好不容易,哥哥翻過身去,也鬆開了我的手,總算是可以喘口氣了。

  哥哥這一挪動,倒是躺成了個大字型。

  看?仰面躺?的哥哥那平?的睡容,聽著哥哥平穩的呼吸聲,心裡頭有一種
溫暖甜蜜的感覺,我坐起身來仔細的端詳著哥哥,多麼俊美的一張臉,讓人好想
摸一摸。想著想著便把手放在哥哥臉頰上,用指背輕拂著光潔的肌膚,用姆指輕
描著那濃密的眉毛,看著那挺峻的鼻樑,更不由得令人想用力捏他一下,不過怕
弄醒哥哥,我只以指尖輕輕的劃過鼻樑,翻過鼻尖停在豐潤的嘴唇上。

  好柔軟的嘴唇,哥哥是不是用這張嘴親過艾芠?

  哼!一想到這個可能,我立時收回了手。

  我是在忌妒嗎?就算哥哥親了誰,吻了誰,又與我何干呢?

  可是我就是不甘願嘛!

  我再一次把手指放回哥哥的唇上,興起了一個念頭,我也要親哥哥一下。

  可是萬一哥哥突然醒來發現了,那不是很糗,不如這樣吧!

  用手指輕點了一下哥哥的唇,然後放在自己的唇上,在指尖上親了一下,再
放回哥哥的唇上。

  這樣也算是和哥哥接吻了吧!

  心裡正感覺甜蜜蜜的呢,忽然間,哥哥抓住我的手,害的我的心跳加速,難
道是把哥哥吵醒了,該怎麼辦呢?

  靜靜的等了一會,哥哥便鬆開了手,垂放在床上,似乎並沒有清醒,這才讓
我安下一顆心。如果真的被哥哥發現,那豈不是糗大了,趕快睡覺吧!

  我背轉身去,緊閉眼睛,只希望快點睡著。

  正當心跳趨於平緩,卻聽到一聲長長的嘆息聲,是哥哥嗎?又為何嘆氣呢?
難道是剛剛的舉動被他發現了。

  雖然我極力的想讓自己入睡,但是在數過一千二百六十三隻羊後,還是沒能
睡著,哥哥的那一聲長嘆,或許是主因吧!

  我本以為哥哥會有什麼舉動的,卻沒有。

  我在期待什麼呢?

  就在放棄有所期待之後,一隻溫暖的臂膀,旋過我的身體,把我攬入懷裡,
是哥哥。

  我不敢睜開眼睛並努力的保持呼吸的平順,可心卻不受控制的砰然跳躍著,
就在同時,我感覺到我好像有二顆心臟,在右胸上也有一顆心跳動著,那是哥哥
的心跳。

  迷懵之間,臉頰上好像有一陣春風拂過,那應該是哥哥溫暖的指背。莫非哥
哥也學起我來,果然沒錯,哥哥依樣畫葫蘆的摸過我的眉,我的鼻,最後停在我
的唇上。

  不,不一樣,有那麼一點點不一樣,雖然感覺也是很輕很柔,但是,我就是
覺得不一樣,好像還多了一點氣息,有一股暖暖的氣流,吹拂著我。

  哥哥不是用他的手指觸碰我,而是用他的唇,是這樣嗎?

  除了柔軟的觸感外,還有一點點的濕潤的觸碰感,繞著我的二片唇若即若離
般緩緩的滑移著,有點像是小貓用舌頭舔著似的。吹拂在臉上的氣息也越來越快
速,貼在右胸上的心跳似乎和我左胸下的心跳,用同等的速率加速著。

  在安靜無聲的空間裡,我彷彿只能聽到一種心跳的聲音,但是明明是二顆心
啊!難道我和哥哥心跳的旋律是一樣的嗎?

        ※        ※        ※

  「青青,青青」

  「不要吵我啦!我好睏喔!」

  「妳還要不要上學啊!都快中午了。」

  「什麼?中午!」我張開眼,突然驚叫一聲。

  但是當我定下神來,卻發現哥哥笑咪咪的看著我,笑的好甜好幸福,身體還
緊緊的依著我,這種感覺好奇妙。

  「昨晚睡的好嗎?」哥哥笑著問我,還用手輕撫著我的臉。

  「你好噁心喔!這樣摸人家。」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會這麼說,我明明是很
享受這種撫觸的。

  「是嗎?」哥哥不以為意的繼續摸著,「喜歡我這樣抱妳嗎?」還變本加厲
的抱起我來。

  我喜歡,我喜歡哥哥這樣抱我,可是,可是,「不喜歡,一點都不喜歡,噁
心巴拉的,我又不是你老婆。」為什麼?我要一直說著口是心非的話。

  「可是我喜歡這樣抱妳啊!小時候,我不都是這樣抱妳的嗎?」

  好無賴的哥哥,『今非昔比,我不是小女生,你也不是小男生了,這樣抱著
會出問題的。』實在很想這麼對哥哥說。

  「把你的鹹豬手拿開啦!」手用力一推,把哥哥的手給撥到一邊。可好像還
有什麼東西扎著我的臀部挺難受的,「這是什麼啊!也拿走開。」在我們二個人
的身體中間,摸到了一個硬硬的東西,我隨手一捏一推。

  「噢!」哥哥突然一聲哀鳴。

  我趕忙問道:「怎麼了?」

  「這麼粗魯。」哥哥坐起身來癟著嘴一臉哀怨的看著我。

  我粗魯?我只不過把哥哥的手移開而已,「誰叫你抱我抱那麼緊?」

  「唉!傻ㄚ頭。」哥哥嘆息一聲,我卻迷糊了。

  「起床吧!我幫妳請了一天假了,我帶妳出去玩。」

  「請一天假!」我驚訝的張開嘴,向牆上的時鐘望去,時針與分針就要交會
在12的數字上了,「已經中午了,我怎麼這麼會睡?」

  「哥哥的床特別好睡是嗎?」

  哥哥的眼神有些曖昧,說話的語氣也變的格外親暱,會不會是因為昨晚的舉
止,讓哥哥誤會了什麼吧!

  是誤會嗎?我主動去撫摸哥哥,還親了哥哥,雖然是用手指,但是在哥哥的
感覺來判斷,一定以為我是用嘴親的吧!那哥哥……

  心口突然湧起一陣燥熱感,臉頰也熱了起來,我只是動手啊!哥哥動的肯定
是嘴啊!

  那麼,除了親吻之外,哥哥還做了什麼嗎?我怎麼一點印象也沒有了。我趕
緊低頭看看我的衣服,怎麼皺巴巴的縮成一團,全卡在腰圍上了。

  我正想向哥哥興師問罪,可我要怎麼問?問他有沒有非禮我?心裡頭覺得毛
毛的,如果哥哥真有做什麼?我會一點感覺都沒有?既然沒有感覺那應該就是沒
有了,那肯定就是沒有了,若說有,就是偷親我而已吧!

  「怎麼不說話,如果覺得哥哥的床好睡,妳可以天天來啊!」哥哥說道。

  那怎麼行,「讓我天天請假啊!」哥哥的床是好睡,不,不是床的問題,而
是床上有哥哥。

  糟了,又一股熱意衝上腦門,只要一想到哥哥的一舉一動我就會感到臉紅心
跳,我得趕緊離開這裡。

  「怎麼臉這麼紅,該不是著涼了吧!」哥哥把手貼在我的額頭上詢問著。

  我的臉肯定是燙的,慌忙的閃開了哥哥的觸摸,「沒有,我只是……擔心我
的功課。」

  「哦喔!妳放心,下次我會早點叫妳的,我是看妳昨晚半夜三點才睡,早上
又睡的那麼熟,才不忍心吵妳,沒耽誤妳的功課吧!」

  「耽誤也來不及了,我回房去了。」

  虛應二句,我匆匆下床回房。

  關上房門,我靠著門站著,心裡亂成一團。

  昨晚哥哥的舉動代表什麼?他真的愛我?還是……

  但是就算哥哥真的愛我,那又如何?我們是兄妹啊!親的不能再親的兄妹。

  我的腦海裡突然閃過一個念頭,我們家有三個孩子,可只有我是女生,說不
定我是爸媽抱來的孤女,因為某種原因我的親生父母拋棄我,所以……

  站到鏡子前,想從我的五官裡找出和爸媽及哥哥不一樣的地方,可是相同的
氣質,一樣的神韻,在在顯示我和哥哥是血濃於水的親手足。

  為什麼?為什麼?第一次這麼渴望柳青楊不是我的親哥哥。

        ※        ※        ※

  用完午餐,在百貨公司逛了一下午,賴著哥哥給我買了些新衣新鞋。

  「我這月的零用錢都被妳榨光了。」哥哥面帶微笑的抱怨著。

  「大不了我晚上請你吃飯嘛!」

  「說的真好聽,用米桶裡的米,冰箱裡的菜是嗎?」

  「唷!好像不是很滿意喔!」

  「當然啦!」

  「好嘛!你說要吃什麼,我都請,決不皺一下眉頭。」看著手提袋裡滿滿的
戰利品,我眉開眼笑都來不及了,又怎會皺眉呢?

  「妳說的喔!可不要後悔。」

  「當然。」

  我看看手錶,四點了,「那現在去哪呢?」

  「帶妳去一個風景優美的地方。」

  「好啊!」

  離開市區,哥哥用機車載著我,約莫一個小時的車程,我們來到漁港附近的
海邊。

  「到了。」哥哥把摩托車稍稍傾斜方便我下車。

  抱著哥哥一個小時了,一路上我緊緊的靠著哥哥的背,現在一下子要鬆開手
了,卻覺得有些捨不得,捨不得也得捨。

  「哇!坐的屁股都麻了。」跳下車我第一件事就是活動筋骨。

  海風輕輕的吹拂著我的頭髮,「好涼爽的風喔!」我敞開雙臂迎接海風。

  「會不會冷?」

  「不會。」我向沙灘走去,遠遠的看到一對情侶坐在沙灘上,卿卿我我的,
讓我聯想到哥哥和艾芠是不是也曾經來過這裡。忽然間我的心情就沉了下來,我
轉身向馬路對面的人行道走去。

  「不是要去沙灘上?」

  「不好去打擾人家吧!」我指著那對情侶說著。

  「沒關係啦!沙灘那麼大。」

  「你和艾芠姐來過這對吧!」

  「怎麼突然提這個……」哥哥的表情有點尷尬。

  「對不起,碰到你的傷心處了。」不是我故意要提的,只是一不小心就會想
起哥哥和艾芠親暱的模樣,叫我好生嫉妒。

  「都過去了。」哥哥若無其事的笑答著。

  真的過去了嗎?哥哥從來就沒有想念過艾芠嗎?

  看著哥哥眺望著遠方寂寞的眼神,我忽然有個奇怪的想法。哥哥為什麼帶我
來這裡,難道是想用我來代替艾芠嗎?

  那麼昨晚的一切,我只是艾芠的代替品嗎?不,如果真是那樣,不,我不敢
去想,不是的,我在發什麼神經,無端端的歇斯底里起來。

  「在想什麼?」

  「啊!」哥哥突然的拍了我一下,我活生生的嚇了一跳。

  「想什麼想的那麼出神?竟然被我嚇一跳。」

  我抬起頭來,想解釋什麼,卻對上了哥哥那雙關愛的眼神,當四目相觸的一
刻,竟然沒有人捨得移開目光。我彷彿又看到那柔情似水般的眼神,那雙有著萬
千情意的眼眸。

  可是在那略顯憂傷的黑色雙眸堿y出來的淡淡柔情,是為我,還是艾芠?

  哥哥的臉越靠越近,他想幹什麼?就在二個人嘴唇之間的距離變為零之前,
我別過頭去,「你是把我錯看成艾芠吧!」

  哥哥沒有回答,我一把推開了他,漫無目的的走著,已然走到沙灘上。那對
情侶意識到陌生人靠近,早已不知閃到哪裡去。沿著沙灘繼續走著,偶爾踏踏海
水,偶爾回頭看看哥哥,有一默契似的保持著距離,但是當我回頭時,他會對我
微微一笑。

  「啊!」只顧著回頭看哥哥,卻沒注意到前方有個不大不小的岩石,正好讓
它絆了我一腳。慘了!我非跌的一身濕不可。

  幸好哥哥靈敏的飛奔過來,在我落入水面之前攔腰抱住我,我滿懷感激的看
著哥哥,我們的目光又再一次的交會了,我立刻躲開哥哥的眼神,卻躲不過他熾熱的吻。

  我掙扎著想擺脫哥哥的吻,可是哥哥卻像鐵了心的不肯放開我。他的舌頭不
停的想撬開我的唇,那強大的力道,豈是我能抗拒得了的。然而,我的心根本也
不想再抵抗了,不管此刻哥哥心裡想的是誰,都不重要了。

  我鬆軟無力的倒進哥哥懷裡,任哥哥的舌頭在我的嘴巴裡翻攪著,他的舌尖
不斷的勾引著我生澀的小舌,在哥哥的導引下,我也慢慢開始舔起哥哥的舌尖及唇瓣。

  終於在我快要窒息前,哥哥放開了我。

  「我吻的是青青,是我一直以來最愛的女人,妳聽清楚了嗎?」哥哥像宣誓
一般的大聲說著,「我永遠都會守在妳的身邊,保護妳,愛護妳,呵護妳。」

  對於哥哥的突然表白,我愣住了。

  哥哥真的是愛我的!?

  「青青,在我的心裡只有妳,除了妳我誰都不要。」哥哥繼續說著。

  我張著嘴看著哥哥,竟然說不出一句話來。

  看了哥哥的小說後,我就隱約的知道哥哥是愛我的,但是當哥哥真的說出口
來,我卻覺得一切都像夢一樣,是那麼的不可思議。

  「青青,我要妳。」哥哥將我緊緊的擁在懷裡再一次的表白著。

  你要我?怎麼要?這不是小說裡才有的情節嗎?不,這是小說裡也沒有的,
我們是兄妹啊!兄妹怎麼能在一起,不能,這是不可能的。

  我像個芭比娃娃似的任由哥哥抱著,在我的臉上繼續親著,我的腦海卻像弄
亂的毛線一樣,每一條神經都錯亂了。

  「青青,妳回答我,妳要哥哥嗎?」

  我要。

  我多想這樣大聲的回答哥哥。

  可是我不能。

  我好恨,為什麼混亂的腦袋裡,卻還才留著這該死的清醒,為什麼不能像小
說裡的女主角一樣,被愛沖昏了頭,這樣我就可以不顧一切。

  「青青,哥哥真的很愛妳,妳也愛哥哥的不是嗎?」

  我還是說不出話來,只能拼命的搖著頭。

  「那麼,妳昨晚為什麼吻我?」

  天呀!哥哥居然真的知道我對他所做的舉動,所以他才會吻我,才會向我表
白。

  是我,竟然是我給了哥哥暗示。

  這是夢吧!是夢就快點醒來。

  當哥哥把我的頭貼近他的胸膛,聽到了強而有力的心跳聲。

  我就知道這不是夢。

  「妳聽聽……」哥哥激動的說著。

  哥哥的心撲通撲通的跳著,就像昨晚我聽到的一樣,以一種超乎正常人心跳
的速率,快速的跳動著。

  「青青──,妳說句話啊!」

  我該說什麼呢?我是不可能接受哥哥這麼荒謬的想法的。

  「哥哥,就到此為止吧!如果你真的愛青青的話。」我用殘存的理智對哥哥
說著。

  「妳甘心嗎?妳也是愛我的不是嗎?」

  「沒有,我沒有愛哥哥。」我搖頭否認著,不爭氣的眼淚終於潸然落下。

  「妳再說一遍,妳不愛我,我就相信妳說的話。」哥哥認真的抬起我的下
巴,看著我的眼睛說著。

  「我……」說不出來,我竟然說不出來,我不忍心傷害哥哥,也不願違背我
的心意。

  「妳說啊!」哥哥的眼逼視著我,「妳說不出口對嗎?因為妳也愛我。」哥
哥自己下了結論,而我無可反駁。

  哥哥在我的眼瞼上親了一下,我的淚水便再也遏制不住的傾瀉而下。

  哥哥緊緊的抱著我,在我耳邊輕訴著,「我們很可憐是吧!明明是彼此相愛
的,卻因為兄妹的關係而無法結合。」

  「可是你永遠都會是我的好哥哥呀!我們不會像一般戀人那樣分手,我們永
遠都可以維持親密的關係。」我試圖安慰哥哥,也安慰自己。

  「呵呵。」哥哥的笑聲裡充滿著無奈,「總有一天妳會嫁做他人婦,而我也
要娶妻生子,到那時,我們還能這麼親密嗎?」

  「那一天還早不是嗎?」我再次安慰著哥哥。

  「可是在那一天來臨之前,妳也不願意接受我是嗎?」

  我不明白哥哥的意思?「我們現在這樣不是很好嗎?」

  「嗯……那麼妳不反對我偶爾抱抱妳,親親妳嘍?」哥哥的聲音輕快許多。

  抱抱我?親親我?我差點破涕為笑。

  難道哥哥真正想要的就僅僅是這些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