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八)愛情的味道

 

  我緩緩的走下床,走出房間,來到哥哥的房門前,輕叩二聲。

  「誰呀!」哥哥還未清醒吧!我在門邊聽到哥哥的聲音。

  「是我。」我貼著門小聲的應著,彷彿聽到自己砰砰的心跳聲。

  「青青?」一聽是我的聲音,哥哥有些驚訝,但他隨即打開了房門,「怎
麼了?」他的聲音裡充滿了關懷。

  「我……」我是中邪了,為什麼我會出現在這裡,我突然覺得自己是不是
太衝動了,我要怎麼擁有哥哥呢?就憑我?真可笑。「我做惡夢了…」確實,
失去哥哥一直都是我最大的惡夢。

  「哦?」哥哥的嘴角揚起淡淡的笑意。

  「我可不可以跟你一起睡,像小時候一樣。」雖然心裡開始有那麼一點點
遲疑,但我仍沒有放棄的打算。

  「進來吧!」哥哥一把把我拉進房裡,把門關上鎖上了。

  我突然覺得全身熱血沸騰,全然的不知所措。

  「上來啊!」哥哥已經爬到床上拍著另一半的床位對我說著。

  「嗯…」我脫了鞋慢慢的縮到了床上,抓起涼被背著哥哥我緊張的矇著
頭,我是怎麼了?為什麼緊張成這樣。

  「妳會冷嗎?」哥哥把涼被扯了下來問著。

  「我不冷。」我的確不冷,但是我的身體卻抖的厲害。

  「作什麼惡夢啊?嚇成這樣。」哥哥伸出雙臂將我圈進他的懷裡,「別
怕,哥哥陪妳。」多們令人安心的話語啊!

  小時候我們三兄妹常常半夜在客廳裡偷看恐怖電影,哥哥總笑我"惡人無
膽",膽小又愛看,但是我就是想和哥哥一起看電視,每回讓劇情嚇的手腳發
軟,弟弟總是在一旁取笑我,只有哥哥,就像現在一樣把我緊緊的抱在懷裡,
說著,『不怕不怕,哥哥會保護妳。』

  「哥哥。」我一時激動,伸出雙臂緊緊的圈著哥哥的頸子,把頭靠在他的
肩上。

  「好好睡,不用害怕。」哥哥輕拍著我的背,好像孩提時媽媽哄我睡覺時
的樣子,我覺得好溫暖好溫馨。

  這樣就好了,能倚在哥哥的懷裡入睡,我就心滿意足了。

  我竟然真的被哥哥哄得睡著了……

  當我再次睜開眼,不知是多久之後的事,我是自然醒來的嗎?好像不是。

  我撐開沉重的眼皮,想用手揉揉惺忪的眼看看時鐘,卻發現我的手動彈不
得,感覺到胸部有種酥麻的感覺,酥麻的令人忍不住想呻吟。

  我突然想起,原來我在哥哥的房裡。

  一張溫暖的手掌覆在我的一只乳房上輕柔的撫摸著,我的乳頭好像被揉捏
著,這到底是夢還是真實?我緩緩的將視線往我的胸部移動,天啦!

  視線所及的我幾乎是全裸的,那我的衣服呢?我的雙手被自己的睡衣給縛
在頭頂上,難怪我雙手動彈不得了。而我的乳房正如我所感覺到的,有一雙手
正放肆的撫摸著我的乳房,靈巧的手指正揉稔著我的乳頭。我正想掙扎,突然
所有的感覺一剎那間消失了。

  嗯?是夢嗎?但又是那樣清晰,我稍稍的鬆了一口氣,突然間,一團黑影
擋住了我所有的視線,那手的溫度再一次回到我的胸部上,我的乳房好像被推
擠著,不斷向中間靠攏,然後有一種濕黏柔軟的東西觸碰著我的乳頭,那是什
麼東西?

  我嗅到淡淡的髮香,我仔細的觀察著在我眼前的物體,是哥哥的頭髮,他
正在我的胸部上方左右的搖擺著,他在幹什麼?

  他在舔我的乳頭啊!先是用手揉捏然後用舌頭舔舐,我的哥哥呀!真是一
點都不客氣啊!這就是我來的目的嗎?我是打算把自己最寶貴的身體獻給哥哥
嗎?是嗎?我真的準備這麼做嗎?可是…即使我想反悔,還有餘地嗎?此刻的
我,就像是一隻赤裸的羔羊,完完全全的展露在哥哥面前,他也正開心的品嚐
著我。

  他的舌頭來回的在我的二顆乳頭上舔舐著,我喜歡這種感覺,酥麻的令人
覺得舒服,我終於明白書上說的那種欲仙欲死的感覺了。我好想呻吟,但是我
不能,因為我不知道,如果我是清醒的,哥哥是不是還敢這麼做,而我是不是
也有勇氣面對哥哥。我還是繼續裝睡吧!

  哥哥的頭部停止擺動了,結束了嗎?這樣哥哥就滿足了嗎?

  當然不。

  他把動力集中在一顆乳頭上,他輕輕的含住了我的一顆乳房,我可以感覺
的出來。他先是張大嘴含住了我的一個乳房的一半,然後才慢慢的縮小到只含
住乳房的頂端,他吸吮著,像小嬰兒吸母乳一般。

  好奇妙的感覺,哥哥在吸我的奶啊!雖然我是沒可能有奶水,至少現在沒
有,可是哥哥認真的吸吮著,讓我所有敏感的神經全都匯集在那一點上。人只
有一張嘴啊!是不能同時吸吮二個乳頭,被冷落的乳頭幾乎要出來抗議了,哥
哥用溫柔的手指安撫了亢奮的乳頭,讓他感受到與被吸吮一樣的享受。

  我的二個敏感的部位,一個讓哥哥含在嘴裡,一個被掬在手裡,這就是人
們喜歡做愛的緣故嗎?這種感覺讓人飄飄欲仙啊!

  可是做愛不只是這麼單純吧!我還沒看到哥哥怎麼使用那一根曾經在我面
前勃然興起的老二呢?它是要同誰搭配的呢?不會是我的那裡吧!小弟弟和小
妹妹。

  說上說第一次都會很痛的,想也是,那麼粗的一根東西,怎麼可能放進那
窄小的空間裡呢?開玩笑的吧!可是想想我們不都是從母親的那裡出來的嗎?
女人怎麼這麼命苦啊!第一次也痛,生孩子更不用說了,媽媽生弟弟時,痛的
哇拉拉的,嚇的我也在哥哥的懷裡哭呢!

  嗯?嗯!不要不要,我才不要痛呢?我不能放縱哥哥繼續下去,他現在只
是在愛撫階段,我可以隨時阻止他的。可是當他交換了嘴巴與手指間的動作之
後,我又感覺到另一波的快感向我襲來,而這一次這個感覺以乳頭為起點,逐
漸蔓延到我的下體了。

  我的身體不自覺的顫搐著,一股熱流又自我的體內慢慢流出,然後覺得全
身無力。

  「妳這個敏感的小東西,睡著了都能興奮。」哥哥細細的說著,加大了撫
摸我的動作,我緊緊的閉著眼睛,就怕被他發現我已醒來。

  他嘴巴和手指的動作突然全停了下來,有一種空虛的感覺,我好想睜開眼
看看他在幹什麼,可是我不能,只能靜靜的等待。

  我聽到了一些聲音,但是我還是沒法判斷哥哥到底在幹什麼?但是哥哥溫
暖的手又回到我的胸部上,可是卻只有一隻手,哥哥繼續用手指搓揉著我的乳
房和乳頭。我還是不敢貿然張開眼睛,但我聽到窸窸窣窣的摩擦聲,他到底在
幹什麼?我實在忍不住想張開眼了,就張一點點,一點點就好。

  我瞇著眼睛,看到了一點影像,心想還好哥哥算是側著身的,我放了膽的
半張開眼睛,從哥哥放在我胸部上的手往他的身體移動。哥哥的手裡好像握著
什麼東西,原來沒放在我的胸部上卻是握著…握著…嘩!哥哥在打手槍!

  快速套弄著自己老二的動作,讓床舖也跟著晃動起來,我的心也跟著起伏
著。他不是應該佔有我的身體嗎?怎麼可能還自慰呢?雖然說我還沒有完全準
備好,事實上我也不知道我該準備什麼,但是哥哥應該清楚的,怎麼說他的閱
歷都比我豐富。

  可是哥哥說他還是處男啊!這是我進房前,哥哥在我耳邊輕聲訴說的,想
到這,我的身體微微的顫抖了一下,哥哥還不曾碰過艾芠?不,應該這麼說,
他是還沒有和艾芠做過愛,但是像剛剛那樣的愛撫一定有的,哼!摸過別的人
的手還來摸我。

  怎麼了?我這是在吃醋嗎?是,我確實在吃醋。

  難道就因為我們是兄妹,所以我們就該保持距離,然後眼睜睜的看著對方
投入別人的懷抱……

  我為自己差點失控的情緒感到恐懼,我慢慢的緩和呼吸,我不應該去想這
些的,我要做的是珍惜每一個可以和哥哥相處的時光,可是我…能違背倫理,
和自己的哥哥相愛嗎?我能嗎?

  哥哥的身體開始移動,我急忙的閉上雙眼,我聽到哥哥粗喘的氣息聲,然
後一陣溫熱的感覺從我的肚皮上傳來,但那不像是哥哥的撫摸,那是什麼呢?

  「呼──」哥哥像是鬆了一口氣的呼了一聲。

  我感覺哥哥的指尖輕輕的我的肚皮上划著,那溫熱的觸感在我的肚皮上流
動著,流動?是這種感覺沒錯,我的腦海裡閃過一個想法,哥哥不會在我的身
上射精的吧!這個想法讓我的神經一時緊繃了起來,但隨著哥哥的指腹在我的
身上游移我很快的就放鬆了。

  哥哥的手指不斷的游移著,玩弄完我的胸部,開始玩弄我的腹部了,好在
我不怕癢的,不然肯定笑場。哥哥真是頑皮,我在心裡笑著,看你能玩出什麼
花樣來。

  畫圈圈?哥哥在我的腹部上畫圈圈,但又好像不是,他不斷規律的畫著一
些圖案,而這些圖案慢慢的在我的腦海裡好像浮現。是英文字母,"I"這是
一個草體的I字,接下來呢?"LOVE",是這四個字母,沒錯,哥哥一氣
喝成的寫完這四個字母的草寫,那麼…第三個圖案不就是,"YOU"。

  "I LOVE YOU"哥哥一直重複畫著的正是這三個字,他用他的
精液在我的肚皮上寫下這個句子,我的呼吸快要停止了,心跳也快要暫停了,
多麼瘋狂啊!哥哥用這種方式來傳達他對我的愛意,可是哥哥有沒有想過,熟
睡中的我是不會知道這一切的。

  突然間我的唇上也有了溫熱的感覺,哥哥的氣息吹拂在我的臉頰上,哥哥
在吻我,但只是一瞬間,哥哥的唇便移開了,但是卻滴下了一滴水滴在我的眼
皮上,如果我沒猜錯那是哥哥的眼淚,是哥哥的掙扎,他渴望我,愛我……

  可是……這是老天爺的玩笑,因為我們一出生就註定了不能廝守一生的命
運。

  抽取面紙的聲音打斷了我的思緒,我感覺到哥哥用面紙在擦拭我的腹部,
在為他的頑皮處理善後。清理完後,哥哥像是對我的二顆乳頭吻別,公平的各
吸吮了一下,便拉下我的睡衣,替我整理好衣服,便背轉身去。

  我不知道哥哥有沒有睡著,但是夜十分的寂靜,除了風吹動窗戶的聲音,
我什麼聲音都沒聽到。

        ※        ※        ※

  「青青,青青」

  「不要吵我啦!我好睏喔!」

  「妳還要不要上學啊!都快中午了。」

  「什麼?中午!」我突然驚坐起來,哥哥的臉出現在我眼前,「你怎麼在
我房裡?」

  「我在妳房裡?是妳在我房裡。」

  我搔搔頭,好像是這樣的,我看著哥哥的背影,一直到聽到小桓起床走動
的聲音我才入睡的。

  「想起來沒?昨天晚上誰作惡夢,然後來敲我的門啊!」我怎麼覺得本來
理直氣壯的哥哥,顯的有點縮瑟了。

  「哥哥昨晚睡的好嗎?」

  「不好,突然有個人跟我擠一張床,怎麼會舒服呢?」

  口是心非,你巴不得我天天來陪你睡吧!

  「妳早上肯定是泡湯了,下午還要去學校嗎?」

  「慘了,我……」

  「放心,早上我假幫妳請好了,就看妳下午還要不要去上課了。」

  「那就不用去了。」我打了一個大哈欠,我還睏的呢。

  「怎麼還這麼睏呢?昨晚沒睡好?」

  當然沒睡好啊!有個人一直摸你,你睡的好?「我認床啊!旁邊又有一隻
大猩猩,擠死了,我怎麼睡的好。」

  「我是大猩猩啊!下回不要再來吵我了。」哥哥突然板起臉來說著。

  「不是這麼容易生氣吧!你不是大猩猩,是我的好哥哥嘛!下午再幫我請
假吧!拜託拜託了。」

  「妳唷!」哥哥摸摸我的頭,對於我的要求他向來都是難以拒絕的吧!

  「哥,我們下午出去玩好嗎?」我提議道。

  「好啊!我今天剛好沒課。」

  「太好了。」我興奮的抱著哥哥歡呼著。

  「想去哪呀!」

  「不知道啊!哥哥帶我去哪就去哪了。」

  「嗯…好,那妳快去換衣服,我們先去吃午餐,然後再出發。」

  「嗯。」

  我興奮的踏出哥哥的房間,我才突然有危機意識,要是被人發現我穿著這
麼清涼的睡衣從哥哥房裡走出來,會怎麼想?好在上班的上班,上學的上學,
才讓我鬆了一口氣。

  脫下睡衣,我的身上就只剩下一件KITTY的粉紅色內褲了,昨晚哥哥
就是撫摸著我的幾乎全裸的身體,我的乳頭到現在還挺立著呢。

  我佇立在鏡子前,看著自己被哥哥撫摸過的胸部,總覺得乳頭好像被哥哥
吸吮的紅紅的,想起哥哥的愛撫,我忍不住再一次扥起自己的乳房,輕輕的揉
捏著,往下看到我的腹部,彷彿可以看到哥哥在我身上寫下的愛的告白。

  還有這裡,我把手放在我的嘴唇上,我的初吻也給了哥哥了。

  我不後悔,如果這樣可以留下一輩子的回憶,我一點都不後悔。

        ※        ※        ※

  用完午餐,在百貨公司逛了一下午,賴著哥哥給我買了些新衣新鞋。

  「我這月的零用錢都被妳榨光了。」哥哥面帶微笑的抱怨著。

  「大不了我晚上請你吃飯嘛!」

  「說的真好聽,用米桶裡的米,冰箱裡的菜是嗎?」

  「唷!好像不是很滿意喔!」

  「當然啦!」

  「好嘛!你說要吃什麼,我都請,決不皺一下眉頭。」看著手提袋裡滿滿
的戰利品,我眉開眼笑都來不及了,又怎會皺眉呢?

  「妳說的喔!可不要後悔。」

  「當然。」

  我看看手錶,四點了,「那現在去哪呢?」

  「帶妳去一個風景優美的地方。」

  「好啊!」

  離開市區,哥哥用機車載著我,約莫一個小時的車程,我們來到漁港附近
的海邊。

  「哇!坐的屁股都麻了。」跳下車我第一件事就是活動筋骨。

  海風輕輕的吹拂著我的頭髮,「好涼爽的風喔!」我敞開雙臂迎接海風。

  「會不會冷?」

  「不會。」我向沙灘走去,遠遠的看到一對情侶,坐在沙灘上,卿卿我我
的,讓我聯想到哥哥和艾芠是不是也曾經來過這裡。忽然間我的心情就沉了下
來,我轉身向馬路對面的人行道走去。

  「不是要去沙灘上?」

  「不好去打擾人家吧!」我指著那對情侶說著。

  「沒關係啦!沙灘那麼大。」

  「你和艾芠姐來過這對吧!」

  「怎麼突然提這個…」哥哥的表情有點尷尬。

  「對不起,碰到你的傷心處了。」我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都過去了。」哥哥若無其事的笑著。

  真的過去了嗎?

  看著哥哥眺望著遠方寂寞的眼神,我忽然有個奇怪的想法。哥哥為什麼帶
我來這裡,難道是想用我來代替艾芠嗎?那麼昨晚的一切,我只是艾芠的代替
品嗎?不,如果真是那樣,不,我不敢去想,不是的,哥哥是因為愛我,對,
他愛的是我,我在發什麼神經,無端端的歇斯底里起來。

  「在想什麼?」

  「啊!」哥哥突然的拍了我一下,我活生生的嚇了一跳。

  「想什麼想的那麼出神?竟然被我嚇一跳。」

  我抬起頭來,想解釋什麼,卻對上了哥哥那雙關愛的眼神,當四目相觸的
一刻,竟然沒有人捨得移開目光。我彷彿又看到那雙柔情似水的眼神,那雙有
著萬千情意的眼眸,那已不是一雙對著親妹妹應該有的眼神,那眼神裡有愛。

  哥哥的唇再一次的覆在我的唇上,但我隨即移開了我的唇,我的理智把我
從這迷醉的氣氛中拉回。

  你可以在我睡著時偷偷的吻我,但不能在這大庭廣眾之下吻我,我們終究
只能是兄妹啊!我在心裡這樣對哥哥說著。

  「你是把我錯看成艾芠才吻我的吧!」我昧著良心的說著,然後拉開我和
哥哥間的距離。

  哥哥沒有回答,只是靜靜的跟隨著我的腳步,和我抱持著一定的距離,我
猜想他的內心也在掙扎吧!

  我漫無目的的走著,已經走到沙灘上了,那對情侶意識到有陌生人靠近,
早已不知閃到哪裡去了。我沿著沙灘繼續走著,偶爾踏踏在沙灘上的海水,偶
爾回頭看看哥哥,他沒有走近我,但是當我回頭看他時,他會對我微微一笑。

  在沒有想出解決辦法前,我不知道要和哥哥說什麼,難道就這麼繼續走著
嗎?我再一次回頭看哥哥,哥哥笑容依舊。

  「啊!」剛剛只顧著回頭看哥哥,卻沒注意到前方有個不大不小的岩石,
正好讓它絆了我一腳,慘了,我非跌的一身濕不可。

  離我有十步之遙的哥哥竟然能在我落入水面之前攔腰抱住我,我滿懷感激
的看著哥哥,而哥哥又再一次的凝視著我,我立刻躲開哥哥的眼神,卻躲不過
他再一次熾熱的吻上我。

  我掙扎著想擺脫哥哥的吻,可是哥哥卻像鐵了心的不肯放開我。他的舌頭
不停的想撬開我的唇,那強大的力道,豈是我能抗拒得了的,但其實是我的心
根本不想再抵抗了。

  我鬆軟無力的倒進哥哥懷裡,任哥哥的舌頭在我的嘴巴裡翻攪著,他的舌
尖不斷的勾引著我生澀的小舌,在他的導引下,我們互相吸吮著對方的舌尖及
唇瓣。

  終於在我快要窒息前,哥哥放開了我。

  「我吻的是青青,是我一直以來最愛的女人,妳聽清楚了嗎?」哥哥像宣
誓一般的說著,「我永遠都會守在妳的身邊,呵護妳,保護妳,愛護妳。」

  「你別傻了,我們不會有結果的。」不是我要粉碎哥哥的誓言,而是事實
如此。

  「我不要結果,我只要妳。」哥哥將我緊緊的擁在懷裡,不斷的吶喊著。

待續。。。

 

上一頁

回首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