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十)空白的記憶

 

  一時衝動說了大話,說什麼約劉文聰來家裡,向來都是我被邀約的,要我怎
麼開口去約人家,真是傷腦筋啊!

  「說,妳昨天跑哪去了?」巧婷真是一個粗魯的女生,啪的一下,差點把我
拍到地上去了。

  「幹麼啦!妳手不痛是嗎?」我沒好氣的問著。

  「誰叫妳老不理我。」巧婷噘著嘴說著。

  總不會是她已經叫了我N遍了吧!

  最近老是這樣,心不在焉的,不是同學叫沒聽到,就是上課打瞌睡,終日恍
恍惚惚的。這樣下去是不行的,哥哥的事情一定要早點解決。好吧,硬著頭皮上
了!

  可是,如果就在大庭廣眾之下約劉文聰,肯定會引來蜚短流長,這該如何是
好?

  沒想到我柳青青要淪落到主動約男生的地步,更慘的是,無從下手。

  從長計議了大半天,終於決定在午休時間進行。

  匆忙的用完午餐,我翻開了數學課本,準備好好的預習一下下午的課。

  當然不是了,是要藉故找劉文聰說話的。

  「劉文聰。」我猛然地一個轉身,面對著劉文聰。

  「有什麼事嗎?」劉文聰的口氣十分冷淡。

  「嗯……」

  「嗯?」

  說話啊!舌頭被貓給咬了是嗎?我深吸了一口氣,把數學課本攤在劉文聰的
桌面上,「我可不可以請教你幾個數學題?」好不容易一口氣把話說完。

  「沒問題。」

  隨便問了幾題數學,以我的聰明才智當然很容易就理解了,但是都懂了,就
沒戲唱了。

  「我還是不太懂耶!這個公式會什麼要這樣套呢?」我問了很多諸如此類的
問題,真怕他就此以為我是笨蛋,那我一世英名豈不全毀。但是為了達到目的,
只好不擇手段了。

  「妳是真不懂還是裝不懂?」

  哇咧!難道被他識破了,不會吧!

  「是不是覺得我很笨啊!」我故意有些生氣的說。

  「是有點……」

  還真的這樣回答,我無言以對。「……」

  「生氣了?」

  要激怒我沒那麼容易的,「沒有,我是笨啊!老師又這麼沒耐心,我有什麼
辦法呢?」我可憐兮兮的說著。

  「這……我已經說的很詳細了,妳還是不懂,我也沒辦法。」

  確實,他解說的比哥哥教我時還要詳盡了,但還是要裝不懂啊!

  「我知道,可能你一下子說的太多,我反而吸收不了。不如,找個空閒的時
間,清靜的地點,你再從頭跟我說一遍,或許我就懂了。」我是在說什麼?怎麼
感覺好像在泡妞啊!

  「空閒的時間?清靜的地點?」

  喂!重點不是只有那個好不好,「對呀!午休時間那麼的短暫,教室裡又鬧
哄哄,根本沒辦法專心的聽你解說啊!」我解釋著。

  「妳不是風紀股長嗎?大吼一聲,全部都安安靜靜了。」

  「這不是挖苦我嗎?本校午休時間是同學在校自由活動的時間,我又怎能濫
用職權去干涉他們呢?」我向他說明實際的情況。

  「這樣啊!」他好像頗不以為然似的。

  「那這樣好了,時間:本週末早上十點,地點:我家,如果你沒有異議,就
這麼決定。」

  聽完我的決議,劉文聰噗哧一聲笑了出來,「好,妳這麼說就這麼辦。」我
覺得他是在取笑我。

  有什麼好笑呢?我可是很認真地說的呀!

  「請問妳家在哪?」

  「我家啊!在……」我詳細的告訴了劉文聰家裡的地址和路線。

  「我知道了。」劉文聰點了點頭,「那除了數學之外,還有什麼要問的,我
一起準備。」

  「嗯……」還有什麼嗎?醉翁之意不在酒啊!隨便再扯點別的吧!「英文,
我的英文也不太好。」

  「我知道了。」

  一點都沒錯,你來了,就會就知道了。

        ※        ※        ※

  約了劉文聰之後,就好像吃了一顆定心丸,下午上起課來也精神多了。

  還好劉文聰一如他冷酷的外表,不會像蒼蠅盯著肉一樣的纏著我,這也是我
當初決定找他下手的理由之一。

  那理由之二呢?

  雖然劉文聰不屬於那種帥氣的男生,不過他很有個性。長相嘛!斯斯文文,
比起哥哥雖有些不足,但比起……我四處張望了一下,和青蛙相比,他算得上是
王子了。

  基於以上二個原因,我選擇劉文聰當我的駙馬人選。相信哥哥看了劉文聰,
應該也會滿意的。

  打掃完畢已是最後一堂課了,突然覺得今天時間過的好快,怎麼這麼快就要
放學了。本來哥哥來載我是一件令我十分開心的事,可是現在卻成了我的負擔,
一想起來,心情就變的沉重許多。

  忽然間,感覺背後有點刺刺的,什麼東西啊!「柳青青。」一個微細的聲音
傳進耳朵裡,原來是劉文聰在叫我。

  我把身體往後一靠,問道:「什麼事?」

  「放學一塊走。」劉文聰說道。

  「為什麼?」

  「順路啊!」

  這……我有點難以決定,本當一口回絕的,但是我今天才約了人家,現在就
拒絕他,是不是太冷漠了。

  「下課後我等你。」他自顧自的決定了。

  也罷,我倒要看看哥哥有何反應。

  下課鐘響後,同學們各個忙不迭的衝出教室,趕著回家,而我卻還在收拾書
包。其實,我是故意等同學都走光的,這樣就不會被人看到了。

  我跟巧婷說哥哥會來載我,便把她打發走了。現在教室裡只剩我一個,劉文
聰站在門口。他這人有點孤僻,不可能這麼快交上新朋友的,所以也不會有人注
意到他。

  差不多了,走廊上已經沒什麼人了,我背起書包向他走去。

  「不好意思,讓你等那麼久。」我開口道。

  「沒關係。」劉文聰笑笑道。

  「走吧!」我帶頭走在前面。

  雖說是一塊走,但我是刻意和他保持一點距離的,不希望引人注目。劉文聰
倒是挺配合的,和我保持著一大步的距離,頗不失君子之風。

  一路走著,心情越來越緊張,等會見到哥哥時,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啊!」我忽然大叫一聲。

  「怎麼了?」

  「我想起來,我哥說他要來載我,還害你等那麼久,真是不好意思!」我理
虧的說著。

  「哦!這麼好,有專車接送。」

  我傻笑著。

  「也沒關係,一塊走到校門口,和你哥打聲招呼,我再自己回家。」

  「不用吧!」

  我竟然臨時怯場了,這愣小子,還要跟哥哥打聲招呼,我看還是不要吧!可
是看他態度很堅定呢。

  劉文聰跟著我出了校門口,遠遠的就看見哥哥已然摘下安全帽再等著我了。

  我三步併作二步的跑向哥哥,劉文聰也加快腳步跟上我。

  「哥,讓你久等了。」

  哥哥只是微微一笑,然後視線就落在劉文聰身上。

  「你好,我叫劉文聰。」

  我沒聽錯吧!劉文聰會自我介紹,還伸出手來要和哥哥握手,我得看看太陽
是不是打東邊落下的。

  「你好,我是青青的哥哥,柳青楊。」哥哥當然也很有禮貌的自我介紹,並
握住劉文聰的手。

  但這手是不是握的太久了,看見劉文聰臉上有點不自在的表情,又瞥見哥哥
嘴角得意的笑容,看來星期六會有一場龍爭虎鬥了。

        ※        ※        ※

  回家之後,我一如往昔的先進廚房做飯,不過今天家裡卻有些反常。一家五
口想要齊聚一堂,除非是逢年過節,否則一定是四缺一的。但是今天,我們一家
五口竟然全員到齊,簡直是破天荒。

  自從哥哥上了大學後,有將近二年的時間,哥哥的晚餐都是在外頭解決的,
直到不久前和女友分手後,才開始出現在晚餐上。爸爸呢?有時候需要配合公司
加班,缺席也是正常的。媽媽則是有時做護膚保養,有時是和爸爸約會。說到最
苦命的還是我那還在讀國中的弟弟,小桓。為了和哥哥一樣,將來能考上好的大
學,從國二就開始奮鬥,為得是先拼上一所好的高中。除了學校的輔導課之外,
還外加補習班的晚間輔導。除了每天的宵夜會出席外,晚餐是肯定不會現身的。

  昨天開始弟弟因為有輕微的腸胃炎,白天學校的課不能缺席,只能請補習班
假來修養。連最不可能出席的人都出現了,其他人當然不是問題。

  如此千載難逢的機會,全家人應該都是開心的。但是我今天的心情卻不是怎
麼好的,我看哥哥也好不到哪去,整個晚餐的氣氛顯得有些詭譎。

  昨天開了先例後,洗滌碗筷的事,哥哥便一手包辦了。我想他是想藉故和我
親近吧!

  「原來以前妳都是這麼辛苦啊!不但要準備晚餐,還要收拾善後。」哥哥洗
著碗盤邊說著。

  「其實也還好,平常沒什麼人在家吃飯的,只是最近比較熱鬧而已。」我擦
拭著流裡台答著。「有時候就我一個人,我也懶得煮,泡碗麵也就解決了。」

  「那妳不是常常吃泡麵了?」

  我一個人在家的機率確實很高,「習慣了。」

  「以後不會了,至少我一定在家陪妳,以後,如果只有我們二個,就不開
火,哥哥包妳的晚飯。」

  聽起來真的好窩心,可是我一想到哥哥是因為『愛』我,才對我這麼好的,
不免感到有些不安。我不能害哥哥,不能因為我一時心軟,誤了哥哥的未來。

  「我明天有小考,碗就拜託你了。」撒了個小謊,我逃回房間。

  翻開書本,根本無心看書,更何況明天也沒有小考,那只是一個藉口而已。
想起哥哥每一個烙印在我唇上的吻,讓人既渴望卻又害怕。

  如果真的有仙女能讓我許一個願望,我的願望就是,我和哥哥不是兄妹。

  可是我和哥哥是兄妹,這是事實,我也無力改變現狀,只能盡力去維持了。
我一定要阻止這場亂倫悲劇的發生,即使我會遺憾終生,我也不能接受這種違反
倫常的關係。

  劉文聰是個優秀的人才,雖然我們只認識二天,但是我的直覺告訴我,他會
是個好人,至少在高中的這段期間,他可以作為我的男朋友。哥哥雖然和艾芠分
手了,但是憑哥哥的條件,一定很快又可以交到新的女朋友。哥哥會說愛我,一
定是因為失戀,情緒失常,才會產生這種錯覺。

  沒錯,一定是這樣。

  心裡頭有了決定,心情也穩定不少,做完了今天的作業,時間還早。

  看看『妹妹的衣櫥』吧!說不定哥哥會在小說裡說他捉弄了妹妹。老實說,
我真的希望是這樣的,雖然我會因此生氣,但是,這是最好的結果。

  進了網站,真的有更新,時間是今天下午三點。

  抱著忐忑的心情,我再一次閱讀哥哥的小說……

        ※        ※        ※

  “半夢半醒之間,聽到一個令我魂牽夢縈的聲音,睜眼看看牆上的時鐘,三
點剛過。晴晴為什麼會在這個時候來到我的房前,是我在作夢吧!可是,如果不
是夢呢?於是我決定立刻下床證實,果然門打開的那一剎那,伊人就在眼前。”

  “『怎麼了?』看著晴晴微微顫抖的身子,發生了什麼事嗎?”

  “『我……』晴晴的眼神裡有些閃爍,『我做惡夢了……』”

  “『哦?』原來如此。"

  “『我可不可以跟你一起睡,像小時候一樣。』”

  “像小時候一樣……,因為這句話,我的思緒回到孩提時期。”

  “那時因為家裡只有二個房間,所以我們三兄妹一直都是睡在同一房間的。
房間裡是一張大通舖,在那段歲月裡,三兄妹時常一快在褟褟米上嬉戲玩耍,累
了,躺著就睡了。”

  “現在想起來還真是很懷念那段歲月。”

  “晴晴這個膽小鬼,做了什麼惡夢?能嚇成這樣,縮進被子裡的身體仍不斷
的抖動著,連頭都蒙在被子裡。”

  “『妳會冷嗎?』我拉下她的被子問道。”

  “『我不冷。』”

  “『作什麼惡夢啊?嚇成這樣。』一如小時候晴晴看完恐怖電影之後,他總
要縮進我的臂彎裡,才睡得著。『別怕,哥哥陪妳。』”

  “晴晴像以往一樣,整個身體緊貼著我,當然我也就不可氣的抱住晴晴。只
不過小女終究是長大了,晴晴胸前二團發育良好的嫩肉,此刻正和我的胸部緊緊
的密貼著。嘩!最近是走什麼運了,先是看到晴晴的裸體,現在竟然能將這誘人
的身軀摟在懷裡,真是太幸福了。”

  果然是色鬼一個,看來我是不用擔心了,男人對女人的身體有所嚮往,是不
足為奇的。看到這裡,原本沉重的心情,稍稍的放鬆了一些。說也奇怪,我竟然
沒有為此生氣。呵呵,看著螢幕我傻笑著,繼續看吧!

  “輕輕的拍撫著晴晴的背,像哄嬰兒似的,而晴晴居然就睡著了。”

  “這麼大的姑娘了,重量不比從前,抱久了手會酸的。我輕輕鬆開手,不過
我的視線絲毫沒有移開。”

  “多麼美麗的一張容顏啊!連睡著的時候都是如此的迷人,只可惜她是我妹
妹。我輕輕的嘆了一口氣,給妹妹拉上被子,轉身睡去。”

  “沒睡多久就感覺到下體的地方有些搔癢的感覺,拉開被子一看,天啦!竟
然是晴晴在摸我的老二。”

  哪有啊!你胡說八道,我怎可能去摸你那裡,胡說,胡說。我對著螢幕向哥
哥抗議著。真是的,寫自己色就好了,還扥我下水,哼!。

  “噢!久違的感覺了,自從幾年前爸媽買了現在這間新居之後,我們三兄妹
就再也沒有機會睡在一起了。現在住的這間房子,是在我唸國二的那年暑假購置
的。這是一棟透天的樓房,總共有三層樓,一樓是客廳和廚房,二樓是我和妹妹
及弟弟的臥室,父母喜歡有獨立的空間,所以整個三樓都是他們的,頂樓是晒衣
場和一個小型的空中花園。”

  “還記得當時,妹妹聽說要搬新家,歡天喜地的,弟弟倒是沒什麼特別的反
應,而我呢?好像失落大於興奮。為什麼?因為,再也不會有人在夜裡安撫我寂
寞的小弟弟了。”

  “晴晴睡覺有個習慣,我不知道她自己有沒有發現,她喜歡抓著某樣東西睡
覺的,抓著什麼便是什麼,除非她醒來,不然是不會輕易放手的。”

  “很小的時候,大概是幼稚園的那個階段吧!晴晴會抓著我的手,放在嘴巴
裡吸吮著。剛開始我也不喜歡她這樣,因為她有蛀牙,會咬傷我。不過久了,我
似乎也喜歡她的這個小動作,如果有一天沒有她這樣吸吮著我的手,我就會睡不
著。記得有一次,晴晴和媽媽去外婆家玩,一去好幾天,那幾天我真的都難以入
睡。”

  “後來,晴晴吸我手指頭的這件事被弟弟發現,向媽媽告狀後,晴晴就不再
吸我的手指頭了。起先我也是很不習慣,還因此好幾天不理弟弟,這個小討厭,
如果不是他,我又怎會失眠。”

  “晴晴也覺得自己大了,該斷奶了,再吸我的手指頭,也覺得不好意思,可
是習慣就是習慣,一時要改也不容易。但是人總是有警覺心的,每當晴晴又拉起
我的手指想放進嘴裡,臨到嘴邊又想起,就拉下我的手,揉捏著,久了,吸指頭
的習慣改成捏手了。”

  真是丟臉啦!看著哥哥敘述著我小時候的糗事,想著我都臉紅呢。虧他還記
得那麼清楚。

  “有一回,我騎腳踏車跌倒,手受了點擦傷,不是太嚴重,但總是有破皮傷
口的,手就不讓妹妹摸了。可結果,她睡到半夜裡,卻摸到了我身上一個也有條
狀物的地方,不用想也知道是哪吧!”

  “當我發現時,晴晴已經不知道摸了多久,原本軟軟的小雞雞,都變成強壯
的公雞了。那好像是我第一次勃起。沒想到,我生理上的第一次重大改變,是妹
妹引發的。”

  有人看小說看到背脊發涼嗎?當然有,但那是恐怖小說,可是我看的是很普
通的色情小說而已,還是寫我的故事的小說。

  我怎麼不記得我幹過這種事,我頂多是摸哥哥的手而已吧!摸小雞雞,是你
自己幻想的吧!

  “小雞雞突然變大變硬,我還以為是被妹妹給捏腫的,想一把推開她的手,
可是因為沒有疼痛的感覺,便先按兵不動。一點點漲漲的,還有一點點酥麻的感
覺,想不太起來當時具體的感受了,總之和打手槍的快感是一樣的。”

  “妹妹越摸我越舒服,也就由著她,直到從小雞雞噴出了液體,才發現事態
嚴重了。隔天,還被他們姊弟倆取笑我『尿床』,我真是啞巴吃黃蓮。我還因此
接受了爸爸的特別輔導,才知道原來我開始射精了。現在想起來真的很好笑,幸
好爸爸並沒有追問,大概認為這是男孩子的必經之路,也就不那麼大驚小怪。”

  “不過從那之後,爸媽就開始積極的找新房子了,一定是認為我們已經漸漸
地長大了,再也不能這樣男女混睡了。爸媽找房子的行動持續了整整二年,這二
年,妹妹仍然會在半夜摸我的小雞雞。”

  “剛開始的幾次,我還是會忍不住射出來,為了怕再弄濕被子及床單,我自
作聰明的蓋了條大浴巾,就算射出來我也不怕了。慢慢地我學會控制不再隨便射
精,其實是在我快要射之前阻止了妹妹,然後快速衝到浴室去。”

  “多令人懷念的一段時光,只可惜,二年後,搬到這間新家後,我們各自擁
有自己的臥房,再也沒有機會讓妹妹摸我了,從此也展開我打手槍的歲月了。”

  “沒想到,晴晴自投羅網的跑到來說要和我一起睡,除了驚喜還是驚喜。這
幾年沉重的升學壓力,壓的我幾乎喘不過氣來,搬新家後,夜裡再也不會有人撫
摸我的小弟弟了。打了幾次手槍之後,因為課業實在太繁重,進入國三最後的衝
刺階段了,實在沒有多餘的精力和時間去進行這個活動了。漸漸地,我幾乎遺忘
多年前發生的這些事了。”

  “晴晴的手不安分的在我的老二上頭胡亂的摸著,我導引晴晴的手正確的握
住我的老二,慢慢地讓她的手上下套弄著,睡夢中的晴晴漸漸地像從前那般的揉
捏著我的老二。原本就因為擁抱晴晴而勃起的老二,在還沒來得及消退前,又讓
晴晴給喚醒了,此刻正一吋一吋的漲大著。”

  “自從我開始看色文,寫色文,沒有一天不打手槍的,當然也知道了要怎麼
樣才能讓自己最爽快。比起當年,小弟弟雖然還沒有真槍實彈的和女人做過愛,
不過再我的五姑娘的順練下,已經能控制自如了。妹妹的手藝顯然是沒有進步,
她的撫摸,與其說讓身體滿足,還不如說是心靈上的享受。只要想著妹妹正在替
我手淫,就覺得快要爆發了。”

  “不行了,不行了,再摸下去,我就要棄械投降了。不是不想在妹妹的撫摸
下射精,而是這善後是件麻煩的事,再者我也不希望妹妹發現這件事,我只想把
這些難得的經驗留在回憶裡。這是屬於我一個人的秘密,我想連晴晴自己都不知
道吧!因為當她醒來時,握著的一定是我的手。”

  “牙一咬,我把手介入晴晴的手和老二之間,我緊緊的握住晴晴的手,環在
她的胸前,還是就這樣抱著吧!能夠讓我再一次如此親近的抱著晴晴,我就心滿
意足了。”

  哥哥……。

  我該說什麼好,原來不是哥哥對我做了什麼,而是我對哥哥做了什麼。

  “幸好我懸崖勒馬,這個小妮子,不知幾時醒來的,一醒來就想過河拆橋,
毫不留情的把我踢到一邊,好啊!我就先翻個身,還好老二已經消的差不多了,
剛剛又被晴晴的手肘頂了一下胸口,這一痛,不消也得消了。”

  “這個小ㄚ頭又在幹麼了?摸完我的老二還不夠,又來摸我的臉,當我是玩
具啊!一會真的惹火了我,後果自負喔!”

  “好輕柔的觸感,這會是在摸我的眉毛吧!只有男人這樣摸女人啊!讓晴晴
這樣摸,心裡頭還真是癢癢的。連鼻子她也不放過,晴晴細滑的指尖劃過我的鼻
樑,落在我的唇上,怎麼一會就拿走了,再多停會嗎?隨著手指的移開,心像被
掏空似的。”

  "當嘴唇上再度有了感覺,不只心被填滿,連老二都再次有了反應,晴晴在
親我嗎?這是晴晴的初吻吧!”

  “不,這不是晴晴的初吻,這算是我第二次和晴晴親嘴了。”

  什麼?我瞪大了眼睛看著這句話。

  “國二上學期的那一年,男孩子們開始聚在一起討論和性有關的話題,也交
換一些色情刊物,我的膽子比較小,不敢把那些書帶回家看,只能在同學家裡瞄
個幾眼。那時爸媽已經決定搬家的日子,一想到和晴晴睡在一起的時間不多了,
心便慌了起來。”

  “晚上晴晴又來摸我的時候,我想起了書裡寫的一些內容,有股衝動,想如
法炮製一番。可是,書上說第一次會很痛的,這麼可愛的妹妹,我怎麼捨得傷害
她呢?便忍了下來。可是又心有不甘,於是決定親妹妹一下,沒說親嘴會痛啊!
那就親一下,一下就好。”

  “當時,我便慢慢的爬了起來,弟弟的打呼聲讓我感到安心,晴晴的手還握
著我的老二,證明她還在睡夢中。我的臉慢慢地往下沉,我的唇緩緩地的貼近晴
晴,終於,我的嘴唇觸碰到了晴晴柔嫩的櫻桃小口,我還伸出舌頭舔了一下。我
沒敢停留太久,但是我已經感到相當滿足,真是太爽了。”

  “我在晴晴的手裡第一次射精,晴晴的初吻讓我給奪了,這是相當公平的一
件事,這樣咱們誰也不欠誰了。”

  沒想到哥哥的初吻早就給了我,有一種喜從中來的感受。

  “回到晴晴此刻的這個吻上,和艾芠交往五年,吻也不知吻過幾回了,若說
晴晴這個是吻或是親,總覺得不太真實,好像少了點什麼?我又不能睜開開眼睛
看,這該如何是好呢?”

  “我伸手一抓,果然讓我抓到了晴晴的手,有些失望,可是她這麼做是何用
意呢?過去的那些事情,我相信她是沒有記憶的,在我的眼裡晴晴也一直都是一
個清純的女孩,讓她在清醒的時候,對我做些什麼?我想她也是做不出來的。可
是,這個觸摸到底代表什麼意義?”

  “我鬆開了手,繼續假寐,看看她還有沒有進一步的動作。"

  “唇上的感覺沒有了,床舖搖晃了一會,好像一下全歸於平靜了。攪亂了我
一池春水,就這麼離開了。『唉!』我嘆息了一聲,我還冀望什麼呢?”

  “但是這麼千載難逢的機會,我就這麼白白放棄嗎?這個小妮子,騷擾了我
數年的歲月,現在又來擾亂了我的心,我能這麼輕易放過她嗎?當然不。”

  "晴晴該睡著了吧!我按兵不動有半個小時了。轉過身,我把晴晴重新攬入
懷裡。看著晴晴恬靜的睡容,真想一輩子這樣抱著她不放。”

  “我輕輕摩娑著晴晴光滑細嫩的面頰,吹彈可破的肌膚,讓人想細心呵護。
描繪著這彎彎的眉毛,想起古人說的畫眉之樂,果然很有道理。滑過這挺俊的鼻
樑,是晴晴和我最相像的地方。粉紅色的櫻桃小口,幾年沒嚐了,不知道還是不
是一樣可口。低下頭,我的唇就落在晴晴的唇上,好甜好香,忍不住讓人想咬一
口。我伸出舌頭沿著脣形輕輕的舔著,深怕太用力了把晴晴吵醒。”

  “這所有的一切是那麼的美好,但看似垂手可得的佳人,卻是命中注定了和
我無緣,只因為她是我的親妹妹。”

  “認命吧!眼前的這個可愛的女孩,只能看不能摸的,也只有在這夜深人靜
的時刻,才能如此的親近。天亮之後,所有的一切都要回到正軌,我只能盡哥哥
的本分,好好的守護她而已。”

  “那麼天亮之前呢?”

  “看著妹妹隨著呼吸而起伏的胸口,輕薄的睡衣之下,微微突起的二個小凸
點,不禁讓人起了邪念。就摸一下吧!摸一下就好。我伸吸一口氣,抬起感覺到
沉重的手臂,極力的放輕動作,顫抖的指尖終於觸到了妹妹的乳尖。剎那間,好
像有百萬伏特的電流流過我的心臟,指尖也隨之彈開。”

  “我怎麼能這麼齷齪,她是我的親妹妹啊!我不停的自責著,從一開始我就
不該起偷看妹妹的念頭,剛才更不該去親吻妹妹,更不用提我現在想做的事。但
是,我的身體一再的違背我的良心,我的手掌在我猶豫的期間,已然整個覆在妹
妹豐盈的乳房上了。”

  “好柔軟,好有彈性。不管了,就讓我放肆一次,讓我盡情的撫摸這讓我幾
夜不能成眠的源頭吧!什麼良心,什麼道德,都等天亮之後再說吧!”

  “我慢慢的將妹妹的睡衣往上捲,隨著衣衫的捲起,妹妹晶瑩如玉的肌膚一
吋吋的展現在我的眼前,我俯身細細的品嚐著。妹妹小蠻腰上的是一個可愛的肚
臍眼,很想再多留連一會,但時間不多了,只有直接攀到頂峰,在玉女峰上才停
下我的腳步。”

  “妹妹一對渾圓的乳房已經表露無遺的展露在我的眼前,看著如此誘人的秀
色,誰不渴望佔為己有。再次揮去心裡殘存的良知,我一口含住其中一只甜美的
乳頭。”

  哥哥,你怎能這樣,你真的侵犯了我?可是我為何一點知覺都沒有,我真的
睡的那麼熟嗎?可是如果哥哥不是真的對我做了這些舉動,又怎麼解釋他後來的
行為呢?

  “我縱情的吸吮著妹妹的乳頭,這才深深的體會到男人對女人身體的仰慕,
女人的身體是多麼的奧妙啊!我繼續貪婪地交替吸吮及柔捏著晴晴的二個嬌羞的
乳頭,妹妹的乳頭在我的刺激下變的硬挺,在口中任由舌尖撥弄著,這是人間最
美味的果實了。”

  “我真不願就此放棄啊!既然老天爺把妳送到我身邊,沒道理讓妳離開我。
是的,晴晴是屬於我的,我也將屬於晴晴。就讓我們彼此擁有吧!不要管什麼倫
理道德了,我的愛人就是晴晴。文文說的對,在我的眼裡,心裡就只有妹妹一個
人。原來連文文都看出來了,我卻還渾然不知,就連晴晴也是如此認為,那我還
有什麼好猶豫的。難道要晴晴向我開口嗎?這種事怎麼能讓女孩子開口呢?”

  我真的是這個意思嗎?是像哥哥想的那樣嗎?

  不是呀!我拼命得搖著頭,想否認什麼,可砰然的心跳卻不會說謊,清清楚
楚的表達著我的心意啊!

  為什麼上天要如此捉弄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