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十三)硝煙的味道

 

發表日期:2004.10.16

  看來勿須我再提醒了,只等著哥哥自己揭露真相。

  「嗯……這個嘛!」哥哥支支吾吾的還企圖隱瞞。

  「嗯?」我不施一點壓力是不行的。

  「小ㄚ頭年輕輕就這麼健忘,妳忘了小時後我們在一塊洗澡不是嗎?」

  「這我哪會忘啊!每一次都弄我一臉泡泡,還害我喝到水,還……」

  還有……

  一幕幕熟悉的影像自久遠的時空回到腦海中,兄妹三人在擁擠的浴室中,
玩水嬉戲,好不快活。

  『哥哥,這是什麼?為什麼我沒有?』抓著哥哥下腹前多餘的長物我問
著。

  『妳不要亂抓啦!』只見哥哥匆忙的拍開我手,驚慌的說著。

  『為什麼弟弟也有?』我伸手要去抓弟弟,卻早被他逃之夭夭。

  『妳是女生啊!當然沒有。』媽媽把奔出浴室的弟弟給拎了回來,回答了
我的疑問。

  『那媽媽也沒有嘍!』

  『我又不是陰陽人,怎麼會有。』

  『媽媽,什麼是陰陽人?』我們三兄妹異口同聲的問道。

  『這……』

  『媽媽,妳告訴我們啊!媽媽……』

  「笑的這麼詭異?想起來沒有?」哥哥的笑容才更加顯得詭異吧!

  不是只有這樣吧!「妹妹的衣櫥」裡寫得可不單純喔!

  「咦!怎麼不說話?是不是要我再多提示一點啊?」

  「好啊!」我怎能錯過哥哥自己招認的好時機,當然二話不說的同意。

  「真要我說啊?」

  這人怎麼這麼不乾脆,拖拖拉拉的。

  「你說呀!」

  哥哥的喉結忽然動了一下,顯然是一個吞嚥的動作,「其實……,也沒什
麼啦!」

  老半天吐出來的還是廢話一句,真如此難以啟口嗎?

  「算了,真不想說就別說了。」我也不想強人所難,反正早晚有機會逼問
出來的。

  「這麼便宜就放過我?」哥哥僥倖的說著。

  「看在你已經被五花大綁,可以任我宰割的份上,暫且留你一條小命。」
哥哥此刻的模樣確實怪可憐的,我只好大發慈悲。

  「多可怕呀!我怕死無全屍啊!」

  「呸、呸、呸,這是什麼地方,不要亂說這種話。」玩笑歸玩笑,「死」
這個字還是別亂用。

  「哥哥死了妳會難過嗎?」

  越說越不像話了。

  「回答我。」哥哥的臉上只有一種表情──認真。

  「幹麼那麼認真啊!又不是明天就會……」

  「妳過來一點。」

  「幹麼?」我警覺性的問道。

  「過來嘛!我綁成這樣了妳還怕什麼?」

  「過來、就過來,誰怕來著!」抱著疑問我走到床頭。

  「再靠近一點。」

  「再走撞牆了。」

  「把頭低下來。」

  「哪裡不舒服是嗎?」我低下頭來查看哥哥的頭部四周是否有異狀。

  「別動。」忽然一聲令下。

  蹴不及防地,二片溫潤的嘴唇襲上了我低垂的額頭,我驚乎道:「哥─
─」

  「我絕不再離開青青,除非我死。」哥哥彷如宣誓般地表明他的決心。

  心臟忽然撲通撲通地加速地跳躍著,人卻像窒息一般,幾乎暈厥。

  不知過了多久,我才在哥哥纏綿的吻裡醒來。下意識裡,將身體脫離哥哥
的勢力範圍,但卻仍僵立在哥哥面前,久久不能言語。

  「我不是開玩笑的,昏迷的那一剎那,我以為再也見不到我的青青了,睜
開眼後看到爸媽,我才……」泛紅的眼框,哽咽的聲音。

  「哥──」

  出事的那一晚,我想哭,但哭不出來,我告訴自己,哥哥定會平安無事,
眼淚是多餘的。可是看到向來堅強的哥哥,因為害怕再也見不到青青而難過,
癮忍的淚水再也忍不住奪框而出。

  「青──對不起,我惹妳傷心了,妳別哭,別哭──」床邊的點滴架劇烈
的晃動著。

  「哥,你別亂動。」我抬起頭來阻止哥哥試圖伸出的手臂,也拭去那不爭
氣的淚水。

  「青,不哭了,哥沒事,醫生說只是輕微骨折,很快就可以出院了。」

  「嗚──」聽了哥哥安撫我的話語,眼淚更如泉湧。

  「都是哥不好,都是……唔……」

  我再也聽不下去哥哥自責的言語,一股衝動,堵上了哥哥的嘴。

  這一次,是我放任他在我口中翻攪,任由他攪亂我一池春水,其實我的心
海,早已掀起了漫天的驚濤駭浪,再也不可能風平浪靜了

          ※        ※        ※

  口中的激情過後,冰涼的冷水可以冷卻發燙的面頰,卻冷靜不了兩個人狂
熱的內心。

  「都是哥哥不好,才會變成這樣。」雖然心裡頭有種甜滋滋的感覺,但想
起現實面,不禁埋怨起哥哥。

  「青,不要欺負我啊!」

  「我怎麼欺負你,都是你欺負我。」說著好不容易止住的淚珠,再一次滑
落。

  「這還不欺負我,明知我動彈不得,可是妳的眼淚扯得我心都痛了,卻連
抱著安慰妳都無能為力。」裹著石膏,吊著點滴的雙手企圖掙脫。

  哥哥心急如焚的模樣瞧在我眼裡,何嘗不叫我心疼,「我不哭了,哥哥別
急。」快速的拭去眼淚,連忙阻止哥哥不甚傷了自己。

  「乖,別哭了,我會用一輩子好好彌補妳的。」

  「……」

  「妳不信?」

  「不是我不信,而是不能,我們根本是不可能的。」不是我殘忍,只是我
不得不提醒哥哥。

  「為什麼妳總是要去考慮那些無聊的問題?」聲音裡有著憤怒。

  「好啦!好啦!我不跟你爭這個問題。」連我自己都有點氣自己了。

  「糟了!」忽然一聲慘叫,面部表情一陣糾結。

  「哪不舒服?我幫你叫醫生。」我擔心的問著。

  「嗯……青──可以去幫哥哥買東西嗎?」

  「那有什麼問題呢!小事一樁。」

  「好,我突然想吃……」哥哥費神的想著。

  「說呀!不管哥哥想吃什麼我都會幫哥哥買的。」

  「那想吃妳行嗎?」

  「少不正經了。」

  「啊!」哥哥的臉部再度糾結,並且發出哀嚎。

  「我還是先叫醫生吧!」我的心都被揪疼了。

  「涼沙圓,妳去幫我買。」

  「痛成這樣還只想著吃?」

  「痛?對對對,點滴好像有些鬆脫了,出去的時候順便幫我叫護士小姐過
來,然後妳就直接去買紅豆餅,我突然好想吃。」

  「到底是涼沙圓還是紅豆餅啊!」我都搞迷糊了。

  「都要行嗎?妳快去吧!別忘了帶錢。」

  「我這就去,不知道你幾時變得這麼饞。」

  「病人嘛!妳多擔待些吧!」

  「放心交給青青,我很快就回來了。」

  「路上車多,妳慢慢走,不要闖紅燈,不要……」

  「跟個管家婆似的,我會注意『交通安全』的,我出去了。」

  取了錢包,準備踏出病房。

  「別忘了叫護士啊!」

  「好的。」

  交代了護士之後,我搭著電梯下了樓。

          ※        ※        ※

  站在醫院門口,放眼望去,什麼攤販也沒瞧見,我有些茫然了,一時間上
哪去買哥哥想吃的東西。正苦惱之際,看見了路過的行人,手裡正拿著熟悉的
小紙袋。

  「請問一下,妳的紅豆餅在哪買的?」

  「市場就有了。」

  「市場在哪?」

  路人向我指了個方向,我便循線而去。約莫走了十分鐘,才找到她說的市
場。不過總算沒有白走,哥哥想要的涼沙圓和紅豆餅,都一次買齊了。

  我開心的提著食物往回走,卻發現了前方有個恐怖的障礙物。

  「汪、汪、汪。」

  我的天啦!一隻狗在對我吠叫著。想繞道而行,卻發現道路正在施工,怕
是只有這唯一一條通道。奇怪了,剛才並沒有發現牠的蹤影,幾時冒出來的?
抬頭仔細一看,正是一家美容院的店門口,恐怕是客人帶來的寵物吧!不知道
主人是洗頭還是燙頭?真是令人苦惱!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幾次試圖闖關,可是只要我稍有動作,眼前的狗便大
聲吠叫,心裡又氣又急,怎麼主人都不看好自己的狗,任由牠如此猖狂。

  不管了,牙一咬,忍一下就過去了,我閉上眼睛,準備視而不見,一衝而
過。

  「青青。」忽然聽到一聲熟悉的呼喚。

  「劉文聰!」緊繃的精神在一瞬間鬆懈,彷彿見到救星了。

  「妳怎麼在這裡?」

  「別問那麼多,你幫我把牠趕走。」我指著狗說著。

  「趕走?為什麼?」

  「我要過去啊!」

  「走過去就好了啊!」

  「氣死我了,如果我走得過去,我早就走了。」

  劉文聰一臉疑惑的看著我,但或許看我火氣不小,二話不說擋在狗前,我
才順利的通過。

  「呼∼」我吁了一口氣,調整一下氣息。

  「妳怕狗是嗎?」劉文聰向發現什麼驚人的秘密似的,查證著。

  「誰怕牠呀!我只是不喜歡牠。」

  「哦!只是不喜歡嗎?那幹麼不敢從牠面前走過,不過是一隻小小的博美
狗罷了。」略帶嘲笑的語氣輕鬆地說著。

  「是狗都討厭,哼。」為了一隻討厭的狗,耽擱了不少時間,哥哥一定耽
心極了,三步併作兩步的往前跑著。

  「小心點,有車。」適時伸出的手,阻止我闖紅燈。「紅燈了,等會再過
吧!」

  「你怎麼會在這出現?」

  「我聽說大哥住院了,所以來探望大哥,剛在車上看到青青,所以就先下
車了。」

  「可是剛剛那邊在修馬路,你的車怎麼過得來?」

  「我跟蹤青青很久了。」

  「什麼?跟蹤我?」

  「嗯。」

  「你的意思是從我離開醫院後的一路上你就一直跟著我?」

  「本來想叫妳的,可妳一直跑,我還是叫了妳幾聲,可你也沒聽到,只好
跟著妳……」

  「你好過分,那你早就看到我被狗纏住卻不伸出援手。」

  「我原先以為妳是喜歡小狗,故意停下來看牠的,觀察了一陣子才發現不
是我想的那樣,所以……」

  「你好樣的,見死不救。」燈號切換,我氣憤的踱步而出。

  「別生氣嘛!我不是故意的。」劉文聰邊走邊陪著道歉。

  「看我出糗,你開心了。」

  「絕對沒有。」

  「哼!」

  「別生氣了,我幫妳提東西。」他伸手從我手裡接過東西。

  「剛剛的事,不准和我哥提,明白不?」

  「是的,我絕對守口如瓶。」

  也許是我反應過度了,沒道理對他發這麼大脾氣的,好歹人家也是來探望
哥哥的,怎好意思一直給人臉色看,我回頭笑了笑,和他一起走回到醫院。

          ※        ※        ※

  回到病房,發現病房裡多了一個人,那人不是護士小姐,而是──艾文,
她的唇正貼在哥哥唇上。

  「來的不是時候。」劉文聰自以為識相的拉著我要離開病房。

  騙子!腦海裡揮之不去這鮮明的影像,原來哥哥和艾文根本還在一起,那
我算什麼?

  天字第一號大傻瓜!

  「怎麼了?青青,我們不要當電燈泡吧!」劉文聰再一次的想把我拉開。

  「誰是電燈泡?」

  話一出口,我才豁然驚醒,而艾文也打算離開了。看著艾文憐惜的撫摸著
哥哥蒼白的面頰,留下了兩行清淚,掩著面倉促的離開,甚至沒有注意到站立
在門邊的兩個人。

  不知怎地,我對艾文的舉動一點感動都沒有,誰教她拋棄哥哥在先,如今
再來悔泣又有何用呢?

  「她是大哥的……」

  「他們已經分手了。」我直接阻斷劉文聰的臆測。

  「這樣啊!」

  我快步走進病房,才發現哥哥好夢正酣,那當然,前女友方才送來香吻,
這夢能不甜嗎?

  「哥──,涼沙圓和紅豆餅買回來了,快起來吃吧!」我才不讓你繼續作
夢呢!

  「青青──」哥哥睜開惺忪的眼,「我怎麼睡著了,妳回來多久了?」

  「剛到,你剛剛有睡著嗎?」老實說我不太相信哥哥毫無知覺。

  「嗯,還作了個好夢呢,夢到……」

  「哥,劉文聰來看你了。」哥哥的笑容好甜,看著我的眼神尤其溫柔,不
用說他應該是說夢到我,如果不即使阻止,不知道他會說出什麼話來。

  「你怎麼來了?」哥哥的語氣裡有些許掃興。

  「我打電話到貴府,伯母告訴我的,大哥還好吧!」

  「死不了,你放心。」

  大哥怎麼這樣說話?

  「那就好。」尷尬爬上了劉文聰冷峻的臉龐。

  「開玩笑的,你別介意。」

  「怎麼會,難得大哥還這麼開朗。」

  「日子總要過嘛!」

  「好好修養,很快就會康復的。」

  「是啊!對了,期末考考的如何呢?」

  「差強人意了。」

  「差強人意?那怎麼行,青青的功課雖然不是名列前矛,起碼也是中上,
如果太差了是沒有資格和青青作朋友的。」

  「會的,我怎麼可能讓青青丟臉呢,如果我估算的沒錯,滿分應該是沒問
題。」

  「話別說的太滿,要是滿分那麼容易得,那每個人都考第一名了,做人還
是謙虛點。」

  我怎麼好像聞到了一股火藥味。

  「過分的謙虛,就是虛偽了,我對自己當然有相當的信心。」

  「哦!那麼『差強人意』這話不就是虛偽了?」

  天啦!我的頭好痛,能不能找個地方躲起來。

  「哥,你不是要吃紅豆餅,涼了就不好吃,我買了兩份,我三個人一塊吃
吧!」我要不適時出來打圓場,我怕會引發喋血事件。

  原來暴風雨不是不來,而是遲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