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第一章 遙遠的寂寞芳心

 

  一雙纖纖玉手,按在嫩白豐盈的椒乳上,如青蔥般的玉指不時揉稔著粉紅色
的蓓蕾,一陣陣的嬌喘聲自口中溢出,「啊!∼啊!∼」揉稔著乳尖的手指加快
速度,呻吟聲也隨之加快,就在一陣等待已久的顫搐來臨時,耳邊卻響起了驚天
破地的鈴聲。

  「該死的,半夜三更還擾人“春”夢!」凡心低咒一聲,不理會它,響響就
會停了。玉指繼續搓稔著乳尖,期盼再找回那令人亢奮的感覺,但似乎已是徒勞
無功,此刻身體再不想有任何刺激了,雙手頹喪的攤在床上。電話鈴聲已經響了
又停,停了又響,算了,看看是誰吧!打電話也不看看時間,但是這麼有耐心的
持續撥打,不是算準她一定在家,就是有什麼急事。

  「Hello!」凡心心不甘情不願的接起電話。

  「夫人。」電話的那一端,傳來陌生已久的稱呼,這是老管家雷忠的聲音。

  凡心立刻精神抖擻,因為她知道如果不是發生了天大的事,雷忠是不會打電
話給她的,「什麼事?」

  「雷霆萬鈞破產了。」電話裡傳來雷忠哽咽的聲音。

  「什麼?」凡心幾乎握不住手裡的話筒。

  「夫人,少爺請您回來處理。」

  「好。」凡心掛了電話。

  「破產?」不知道是不是應該痛哭一場,離開二年,本想好好的把博士班念
完,眼看就要畢業了,竟然發生這種事,凡心真的是欲哭無淚啊!

  匆匆搭上飛機,凡心等著看看這些人是怎麼經營的。

        ※        ※        ※

  一身輕裝,白T恤,牛仔褲,一個背包,凡心走在機場大廳裡,邊走仍邊想
著可能發生的情況,『破產』這可是非同小可啊!從接到電話開始,凡心一直感
到心神不寧,就這麼心事重重的低著頭走著,就連快撞到人了仍渾然不知,果然
"碰"的一聲,撞在一個肉牆上。

  「妳是瞎子,走路不長眼啊!」當下惹來一句咒罵。

  本來想好好道個歉的,聽到這一句粗鄙的話語,凡心不甘示弱的揚聲罵道:
「你才是瞎子,路這大你偏偏來撞我,你是故意的是不是?」

  「喲!還挺兇的啊!」來人本想臭罵她一頓,可是一看到那張靈秀可人的容
顏,竟然罵不出口了。

  「怎麼樣?」凡心當即應了回去。

  這名男子對於凡心這個長相看起來十足的氣質美人,可是眼下卻是一副咄咄
逼人的潑婦姿態,真是覺得格格不入,若不是上司交付了重要任務,真想好好戲
耍她一番,「要不是我趕時間懶得跟妳計較,妳就倒大楣了。」留戀的看了凡心
一眼便匆忙離去。

  「簡直莫名其妙。」凡心氣呼呼的走出機場,招了輛計程車,直接殺到總公
司。

  一進樓下的大廳,看到公告欄上招募人員看板,「不是要破產了嗎?還招什
麼人?」看來是個陰謀了,可惡的是雷忠竟然和他們聯合起來誆騙她。

  「總經理秘書?」有意思!凡心低頭看看自己的穿著,想去面試這個工作,
這樣是不行的。

  走出雷霆大樓,凡心進入隔壁的服裝精品店。

  店員乍見凡心時,楞了一會,每天來來往往的客人,其中不乏名媛淑女,也
不少影藝紅星,可是像凡心這樣清新脫俗,氣質高雅的美人,倒是不多見。可惜
的是,那一身隨便的穿著,卻讓人感到不搭調,驚艷的眼光一閃而逝,隨之而來
的是輕鄙的眼神,不屑地在凡心臉上一掃而過。

  這種輕視的眼神令凡心感到不自在。瞧不起她,認為她消費不起?凡心搖搖
頭,要是按她平常的個性,一定掉頭就走,不過現在情況緊急,只好忍下了。

  凡心把視線移到剛才一進這家店她就已經相中一件穿在模特兒身上的套裝。

  「我要這件。」凡心連價牌看都沒看就要了這件衣服。

  「這套衣服很貴的。」女店員擺出一付她買不起的態度。

  「順便替我配雙鞋。」凡心沒搭理她,繼續吩咐道。

  「要不要再配個皮包啊!」店員索性自個說下去。

  凡心微微一笑,從背包裡掏出一張大來卡,「結帳。」

  店員看到那張炫目的大來卡後,兩眼為之一亮,態度立刻來了一個一百八十
度的大轉變。她迅即轉身取下凡心指定的套裝。而作為一個精品店的店員所必備
的專業素養,也讓她自覺地為凡心配好了合適的皮鞋及皮包。

  當凡心換上新的衣服從更衣室裡走出來的時候,整個人恍若脫胎換骨一般,
越加明艷動人。尺寸驚人合適的套裝,配上?色和款式都十分適當的鞋子,這身
打扮完全就像是?她量身訂做而成。

  「小姐,這套衣服簡直就是專門為您準備的!」女店員的眼光中滿是欣羡的
味道,剛才那鄙視的神態已經完全不復存在。她心媟t自道:『這樣的美人就是
應該這麼打扮嘛!如果我也……』一股濃濃的嫉妒情緒從她的心中猛地湧出,恨
不得自己立刻變成眼前的女人。

  凡心照照鏡子,似乎很滿意。

  「總共是八萬六千元,算您八萬就好了。」說著把簽單拿給凡心簽名。

  凡心簽完名後,店員將簽單、發票交給凡心。

  「妳脖子上這條項鍊多少錢?」凡心瞥見女店員胸前的項鍊,開口問道。

  「這是朋友送的。」店員笑笑說。

  凡心仔細看了看她胸前的項鍊,顯然是真鑽,項墜的主鑽連帶旁邊的碎鑽,
加起來應該已經超過一克拉了。『哼!剛才還敢看不起我!看我怎?收拾你!』
凡心可不會放過任何報復別人的機會,斬釘截鐵地向店員說道:「十萬塊,我買
了。」

  「小姐,我說過了!這是私人物品!不賣的!」店員很刻意的加重語氣,凡
心那自以為是的態度讓店員感到了無限的屈辱。

  「嫌少?那二十萬!」凡心嘴角冷冷地扯動了一下,用一種不屑的語氣報出
了新的價格。

  女店員顯然有點生氣了,漲紅著臉堅定地回應道:「小姐,對不起!我不
賣!」

  「那真是可惜啊!」凡心惋惜了一聲,看著店員臉上微慍的神色,見好就收
吧!還有要緊是得辦呢。「麻煩你幫我把舊衣服也包起來吧!」

  店員俐落的將衣服裝好,交給凡心。

  「不是穿著隨便的人,就買不起妳店裡的東西,不用這樣狗眼看人低。」凡
心從她手裡接過袋子,臨走前還訓了她幾句。

  想必此刻那店員一定是恨的牙癢癢,算那個女人倒楣了,這一肚子氣總要找
人消一消吧!

  凡心把裝舊衣服的袋子和背包寄放在百貨公司的寄物櫃裡,一身新衣新鞋,
到化妝間將頭髮稍事整理一下,化了個淡妝,便到"雷霆萬鈞"應試了。

        ※        ※        ※

  一百多名的應徵者,經過幾輪的篩選,最後只剩下十名最優秀的候選者。凡
心當然是其中一個。

  最後的一關面試主考官當然就是總經理了。

  凡心被安排在最後一個,坐在會議室裡和其他人一起等候著。看著臨坐的女
孩忐忑不安的拽著衣角,凡心也稍微的受到感染,跟著緊張起來。

  幾分鐘後,第一名進總經理辦公室的女孩走了出來,一臉頹喪的表情說明了
一切。

  招呼她們的秘書小姐一個個的叫喚著她們,凡心也趁機打量這些女孩們。能
夠從一百多人中脫穎而出的必定是相當優秀的,不論是氣質還是談吐都是相當優
雅的。但凡心還發現了一個共同點,每個女孩的身高和身材幾乎都可以媲美模特
兒了。和她們相比起來,凡心顯的嬌小多了,不過將近一米七的身高,加上足下
二吋的高跟鞋,看起來也是相當高挑了。

  這是徵選秘書,還是選美呢?不禁讓人打了個問號。

  「沈凡心。」

  終於輪到她了。

  凡心走進了總經理辦公室,她已經是最後一個候選者了,前面九個女孩各個
垂頭喪氣的離開了會議室,這讓向來自信的凡心,也不得不動搖了些。

  寬敞的辦公室裡,只有簡單的佈置,現代化的辦公桌,流線型的沙發椅,除
此之外沒有其他多餘的東西。辦公桌的後方,是一整面的落地窗,窗外是繁華的
市中心。

  「您好,我是沈凡心。」瀏覽過了辦公室之後,凡心開口對背著他的男人說
道。

  男子並沒有轉過身來,只禮貌性的說了一聲,「請坐。」

  「謝謝!」凡心微微頷首,並在沙發上坐下。

  「妳認為妳有希望被錄取嗎?」男子仍舊望著窗外的天空漫不經心的問著。

  「我以為我已經被錄取了。」

  好自負的口氣,「呵呵,妳很有自信嘛!」男子輕笑著,緩緩轉過身來。

  凡心見到男人的相貌時,霎時愣住。

  映入眼簾的是一張曾經令凡心魂牽夢縈的面容,可是二年來多少個夜裡,凡
心想夢卻夢不到,不意,此刻竟然是一個活生生的人出現在她眼前。

  但隨即,凡心從陌生的眼神裡回過神來。

  他是誰?為什麼長的如此像“他”,雖不是一模一樣,可是眉宇之間都充滿
“他”的神韻。他就是總經理吧!是雷家的人嗎?應該是的,撇開身份不說,光
是長相就足以證明他的血統,如果不是有血緣關係,怎麼可能會如此相像。

  男人也在瞬間為凡心的眼神所吸引。那乍看之下,和一般女人見著他時的癡
迷模樣別無二致,但是那眼眸深處所蘊含的深刻情意,卻令縱橫情場的凱文也為
之動容。

  他曾經見過這個女人嗎?為什麼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他的女人雖然多如牛
毛,但是如此靈秀脫俗的女子,還是頭一回遇到。

  那精緻的五官,清新的氣質,簡直就是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唯一感到不搭
調的是,她身上昂貴的行頭。她肯定是個富家千金吧!

  「妳需要這份工作嗎?」男人問道。

  「如果不需要,我就不用來面試了。」凡心隨性的回答了男人的問題。

  「很好。」男子點點頭,瀏覽著攤在桌上的履歷表,詳細的看了一下凡心填
的資料。

  「沈小姐。」男子抬起頭來開口道,「妳應該知道我是誰吧!」

  「您就是總經理啊!」

  「叫我凱文就可以了。」凱文露出了一貫的笑容,不過這可是他今天頭一回
笑。

  就在凡心進門前,凱文對何玉芝的安排感到相當不滿。身為他的機要秘書,
對於他的喜好應當是相當清楚。可是先前的那九個女孩,各個是濃妝豔抹,看起
來俗不可耐,雖然談吐也算得宜,但矯揉造作的令人作噁,讓他險些抓狂。

  何玉芝是故意把沈凡心排在最後吧!或者壓根不希望他有機會見到沈凡心,
那又為何讓她過關呢?對於這個女人的想法,凱文著實摸不透。

  凱文按例考了凡心幾個機智問答,凡心的答案都讓他相當滿意。表面上是例
行的面試,實際上,凱文只不過是想展露自己的優點,在凡心的心裡留下好的印
象。

  凱文溫文儒雅的態度,言談之間亦無少年得志的囂張氣焰,確實頗得凡心讚
賞的。

  「沈小姐,什麼時候開始上班?」

  「隨時都可以。」

  「哦!」凱文露出滿意的笑容。

  這時電話鈴聲突然想起,似乎是一個緊急電話,「不見了?一群飯桶。」凱
文一反溫文的形象對著話筒粗暴的罵著,最後氣呼呼的掛了電話。發覺到凡心用
異樣的眼光看著他,解釋道:「手下辦砸了一件事,沒什麼,妳別介意。」

  凡心尷尬的微笑點點頭,心裡暗忖著是不是該重新評估這個人。

  「明天早上找何小姐報到吧!」凱文的語氣已不復方才的親切近人。

  「這麼說我被錄取了?」凡心還真的裝出一付興奮的模樣。

  「妳可以回去了。」這話說的更像是想早點把人打發走的不耐語氣。

  凡心識相的向凱文行禮後便踏出了總經理辦公室。

        ※        ※        ※

  離開公司後凡心找了一家餐廳用餐,一直坐到餐廳打烊了才離開。

  二年了,有二年的時間沒有回到這塊土地,沒有過問這裡的人、事、物,事
實上這裡也不屬於她,但是有一個地方是她一直不能忘記的,“維納斯花園”。

  她故意等到夜深,為的就是要偷偷的潛回去看看那個地方,在還沒弄清楚有
什麼陰謀前,她暫時不打算暴露行蹤,所以只能摸黑回"家"。凡心讓計程車在
距離雷宅二百公尺處便停車了,待計程車駛遠,凡心慢慢地走這二百公尺的小小
路程。

  雷宅大門口有守衛,凡心繞道而行,打算從"維納斯花園"後門翻牆而入。
三公尺高的圍牆她根本不放在眼裡,爬上牆外的榕樹上,凡心縱身一躍,便輕易
的穿過圍牆的紅外線掃描,翻身落地。

  「終於回家了。」看著眼前熟悉的景緻,凡心感嘆一聲。

  花園裡依舊是一片欣欣向榮,顯然還有人持續地在整理。凡心無心留戀這美
好的夜景,穿過花徑,來到一間木屋之前。門上了鎖,這不難,凡心從皮包裡取
出一把鑰匙,這原本就是她的房間。

  木門開啟後,一陣淡淡的百合花香撲鼻而來,凡心想起來是她未用完的香水
揮發了。這瓶香水是婚後雷霆送給她的,但是不愛擦香水的她,用的次數不多。
想不到擺了二年竟成了室內芳香劑,也幸好有這香水,才不至讓木屋內的霉味刺
鼻,凡心打開屋內所有的窗戶,讓新鮮的空氣可以飄進來。

  晚風襲來,往事也一一浮上心頭。

  『霆,我們終於在一起了。』倚在心上人的胸膛,沈鈞心滿意足的說道。

  『委屈妳了。』站在沈鈞身側的是一個八旬老翁,她就是沈鈞口裡的霆。

  『累了吧!你先坐下。』沈鈞扶雷霆坐下,同時倒了杯水給他,『別說傻話
了,等了那麼久,你應該高興的。』

  『太晚了……,只是想不到這輩子還能再見到妳。』雷霆用那雙滿是皺紋又
顫抖的老手,握住沈鈞光滑細嫩的手,『鈞,我會把我的一切都給妳,希望妳可
以找到妳的幸福。』

  『你不要這麼說,我的幸福就是你啊!』沈鈞抱著雷霆哭了起來,哽咽地說
著,『我只要你。』

  『我也要妳啊!如果我要的起的話。』雷霆嘆息一聲,輕撫著垂在沈鈞背上
的烏黑秀髮,她才二十二歲,正值花樣年華,而他已經是一個日薄西山的遲暮老
人,如果不是她堅持,他怎忍誤她。

  『我是你的,永遠都是你的。』沈鈞緊緊抱著雷霆宣誓著。

  想起往事,凡心潸然落淚。自從雷霆在她的懷裡嚥下最後一口氣,只要待在
這間屋子裡,她的淚就不曾停歇。

  『鈞,忘了我。』雷霆知道自己的生命已到盡頭,但是他始終放不下沈鈞,
他了解沈鈞,她外表看似堅強,實則脆弱,但是他再也保護不了她了。

  『不,我要一直陪著你。』從醫生那裡,她已知道雷霆已經撐不了多久了。

  一年前雷霆本就該走了,卻因為沈鈞的出現,讓他又苟延殘喘一年。

  『來,讓……我……好好看……看……妳。』雷霆連張開雙臂擁抱她的力氣
都沒有了,只能痛苦掙扎著擠出一個個斷斷續續字詞。

  看著雷霆忍著病痛勉強維持的笑容,沈鈞心如刀絞,卻還得強抑住自己隨時
可能決堤的淚水。這種時候她不能讓雷霆看出自己心底那無盡的傷痛。

  『霆。』沈鈞靠近雷霆的臉,並輕呼他的名子。

  『啊!』雷霆輕呼一聲,努力地撐著沉重的眼皮睜開眼看著沈鈞,這是他最
後一次看她,『吻──我。』這是他最後一個要求了。

  沈鈞熱情的覆上雷霆的唇,當沈鈞的面頰再也感覺不到雷霆鼻子呼出的氣息
後,她知道雷霆已經走了,她仍舊吻著雷霆,但是淚水卻傾洩而下,無法遏制內
心傷痛的沈鈞,整整哭了一個月,直到她離開了這個地方。

  二年了,她以為她夠堅強,可以坦然的面對這裡的一切,沒想到還是流下了
眼淚。看見鏡中的自己,淚流滿面的樣子,彷彿聽到雷霆的嘆息聲,『快樂的過
日子,我喜歡看到妳的笑容,那是世間最美的笑容。』凡心笑了,對著鏡中的自
己笑了。

  世間最美的笑容?可是為誰而笑呢?

 

此篇為最新修訂版

由於凰戲鳳擬修改中故未貼出全文

欲閱讀全文者可至下列位址下載

《凰戲鳳目前合集下載》

上一頁

回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