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回目錄

 

 

Sorry, your browser doesn't support Java(tm).
 

引 子

 

  故事发生在九十年代,我叫陈春雨,那时我十八岁,做为支援贫困地区的有

志青年被安排到了太行山下一个叫鹿镇的地方。

 

  鹿镇是个小地方,巴掌大的地方。百十来户人家,一条三、四米宽的青石阶

路横贯东西。地方虽小,但地处要冲,所以还是蛮热闹的。提着行李,跟着领路

的干部在街上走着。鹿镇给我的第一感觉就像是来到了一个江南小镇,古朴的民

风,明清时代的建筑,袅袅的炊烟,再加上山区特有的那股新鲜空气,一切的一

切,让我忘记了旅途的疲惫。

 

  “到了,这里就是鹿镇政府。”干部指着小街北边的一个大门。大门开着,

里边是一个不大的庭院,一栋六上六下的楼房面南背北,鲜艳的五星红旗在屋顶

飘扬。

 

  “老孙头,上头来人了,还不快去叫镇长,我们等着。”干部对着传达室一

个正在看报纸的老头说。

 

  “噢,我马上就去。”老孙头取下脸上的老花眼镜,屁颠屁颠地跑出了传达

室。

 

  一会儿,一个三十二、三岁的中年男子和老孙头过来了,一眼看上去是一个

老实人。“你好,陈春雨同志,谢谢你的到来,我叫江凯,是鹿镇镇长。我等到

现在天快黑了,你们才来,一路辛苦了吧。”说着他伸出了手。

 

  “不辛苦,叫我小雨,叫同志生分。”我笑笑和他握了握手。

 

  “好了,我的任务完成了,要走了,我还有别的事情。”干部和我们寒暄了

几句,就走了。

 

  “小雨,把行李给我,”江凯二话不说拿过我的行李,“走,上我家去。”

 

  “到你家去?”我很惊讶,原本以为要住招待所或镇政府的。

 

  “镇上的事我一个人忙不过来,你以后就是我的助手,”江凯提着行李边走

边说,“我家离镇政府最近,所以你住在我家,上下班方便。”

 

  “那就谢谢你了,江大哥,以后要拜托你们了。”

 

  “哪里,哪里。”

 

  走了七八分钟,就到了江凯的家,他家在镇政府东边不远,就在小街边上。

 

  推开院门,来到院子里。江凯家是四合院式的房子。东厢房,西厢房,再加

上北厢房。北厢房有三间,中间一间是客堂。院子里有口井和一个水斗。

 

  “刘洁,上边派来的陈春雨来了,快出来帮忙拿东西。”江凯冲着西厢房大

声说。

 

  江凯话音刚落,一个美丽妇人的身影出现在西厢房门口。妇人二十七八岁,

一米六五左右,脸色白净,皮肤细腻,看上去标准的一个良家少妇。妇人上身穿

着一件粉红色的紧身衬衫,下身一条黑色的及膝中裙,一双凉鞋配着一对雪白的

小脚,成熟女人的魅力尽显无遗。

 

  我一看,心口一颤,老天,这是个什么样的妇人啊,简直就是人间尤物。想

不到落后的山区也有这么美貌的女子。见到她,我仿佛心里所有的疲劳都烟消云

散了。

 

  “人家才做完饭,刚刚想坐下休息会儿,你就来大呼小叫的。”妇人边说边

走了过来。

 

  妇人从江凯手中接过了行李,打量着我,“唷,还是个半大娃子哪。我叫刘

洁,是江凯的老婆,鹿镇会计。”说着莞尔一笑。

 

  “我、我叫陈春雨,以后你就叫我小雨吧。”见到她笑,我说话都变得结巴

起来。

 

  “刘洁,我去喝些水,渴死了,这个夏天怎么天这么热。你带小雨去东厢房

把行李放好。呆会我去叫妈和小美吃晚饭。”江凯说着急匆匆地走进了西厢房。

 

  “别理他,咱们走,他就这副德行。”刘洁提起重重的行李。

 

  “还是我来拎吧。”不知怎的,心头涌起一股怜惜之情,我从刘洁那里拿过

行李。

 

  跟在刘洁后头,我来到了东厢房。这是一间不大的屋子,西窗下有个床,东

窗下有个写字台,写字台上有个三五台钟,正滴答滴答地走着。写字台旁边是个

老式的衣橱。房子很小,可是给人的第一印象却是整洁。

 

  “把行李给我,我帮你放好。”刘洁拿过我的行李走到床边。弯下腰,把行

李放到床底下。

 

  由于我站在刘洁的侧后方,正好看到黑色中裙包裹下刘洁撅起的圆臀,脑子

里不由闪过一丝猗念,“好圆的屁股。不知摸上去感觉怎样。”一瞬间,一股兴

奋涌向股间。

 

  我连忙转过身去,心里暗骂自己无耻,“你怎么这么下流?见了女人就像公

狗一样发情?而且她还是有老公的人!”与此同时心里另一个声音却在说:“刘

洁确实漂亮,是男人哪个不喜欢,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你认了吧,别以为你有

多高尚,这才是你的本性。”

 

  刘洁把行李放好,转过身,对我说,“小雨,以后这里就是你的住处,你可

要把这里当做你自己家里呀。”

 

  “是,嫂子,我接受你的教诲!”我一本正经地说。

 

  “好,我就接受你这个小叔子。不过你可要听话。”刘洁嫣然一笑。

 

  正说得热闹间,西厢房传来了江凯的喊声:“刘洁,小雨,吃晚饭了,妈和

小美都坐好了。”

 

  “来了,来了。”刘洁忙不迭的回答。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