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回目錄

 

 

Sorry, your browser doesn't support Java(tm).
 

第一回

 

  一眨眼,我到鹿镇已经两个星期了,和小镇上的人们渐渐熟悉起来。我渐渐

地习惯了这里的生活。每天朝九晚五,和城里的上班族没什么两样。在这里我觉

得自己就像进入了远离尘世喧嚣的一个桃花源。小镇的民风很淳朴,人们都很善

良。我同几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年青人狗剩,二娃和虎头成了好朋友。他们都是江

凯的街坊邻居。

 

  他们有个共同的爱好,就是晚上到镇政府大院里乘凉,听老孙头讲荤段子。

 

  老孙头最爱讲什么张家的闺女结婚前被人搞大了肚子,什么李家的媳妇在割

草时和人偷情等故事。在他们的影响下,我也成了老孙头的忠实听众。可以毫不

夸张地说,老孙头是我的性启蒙老师。有时真是搞不明白老孙头哪里来的这么多

黄色故事和笑料,他可以说得毫不重复。每一次结束的时候,我的老二都是硬邦

邦的。

 

  也许是生理已经成熟的缘故,也许是老孙头的言传身教,总之我对女人是越

来越感兴趣了。和我在同一屋檐下的美妇人——刘洁,自然而然地成了我的意淫

对象。我整天幻想着刘洁的身体被脱光了是怎样的洁白如玉。

 

  也是机缘巧合,有天我终于看到了刘洁的裸体,而且是看了个一览无余。

 

  因为我在镇政府里做镇长助手,所以作息时间虽然是一个星期六天上班,但

自由时间还是蛮多的,经常可以提早下班什么的。下了班,又没什么事,我一般

就直接回到住处。

 

  今天是星期六,下午两点半,看看没什么事,我就回去了。

 

  推开院门,看到院子里静静的,乡下夏天就是这样的,白天院子里没什么人

的。走到井前,拿起水桶,刚要打水冲凉,忽然听到镇长的卧室传来一声压抑的

低叫:“不要!”我一下子紧张起来,镇长家有什么事!三步并做两步,猫着腰

走到镇长卧室的窗台前,偷偷的往里看。因为是夏天,镇长家的窗帘是竹帘,正

好给了我偷看的机会。

 

  从竹帘缝隙里看进去,江凯正在脱着他老婆刘洁的衣服,“老婆,我要,快

点给我吧!”江凯一边脱着一边和刘洁吻着。这时刘洁的衬衫已被江凯脱掉,就

剩下胸罩了。

 

  “叫你不要急,你偏那么急!”刘洁嗔怪着,“晚上等大家睡着了我们再做

不是蛮好的。”

 

  “老婆,没办法,我等不及了。”江凯急吼吼的脱下刘洁的裤子。刘洁雪白

的大腿露了出来。

 

  江凯大手伸进刘洁的双腿间,隔着三角裤一阵乱摸。

 

  “啊,你知道的,江凯,我一舒服就会叫的,万一小雨回来,我叫时让他听

到那岂不羞、羞死了。”刘洁在江凯的抚摩之下,说话断断续续。她根本想不到

我此时正在窗外看着他们。

 

  江凯继续着他的动作,三下两下把刘洁脱了个精光。

 

  一瞬间,我呆若木鸡。我看到了十八年来我从未看过的东西。白的,黑的,

红的,眼前一片混乱。

 

  等到我回过神来时,江凯也已把自己脱光了。正搂着刘洁又吸又嗅的,极是

用功。

 

  刘洁虽然生育过,但身材依旧保持得很好,三围很标准,该凸的凸,该凹的

凹,和挂历上的那些美女绝对有得一拼。小肚子上有条淡淡的疤痕,大概是剖腹

产,这在山区应该并不多见。

 

  江凯把刘洁横放在床上,用手握住刘洁的乳房,一阵吸啜。“噢,你快点,

那个小雨快回来了,你不会希望我叫时让他听见吧?”刘洁轻扯着江凯的耳朵低

声问。

 

  江凯用手摸了摸刘洁的下身,“老婆,你已经湿了!我的老婆就是好,两三

下一弄,就水到渠成了,嘻嘻!”

 

  “你不也是这样,才和人家亲了一口,就变成擎天一柱了。”刘洁用纤纤玉

手套弄着江凯的分身。

 

  “老婆,我要插进来了。”江凯说着翻上刘洁雪白的身躯,扒开她的大腿,

把老二对准早已湿得一塌糊涂的下身插了进去。咕唧一下,连根尽没。

 

  “哦,”刘洁抱着江凯的腰,媚眼如丝,“阿凯,卖力些啊!”话音刚落,

只见江凯已是气喘吁吁的干开了。

 

  “老婆,你的真紧,真舒服!”江凯抓捏着刘洁坚挺的乳峰,用力抽插。

 

  “老公,用力,啊……我要不行了……快……”刘洁无力的摇晃着头,双手

紧紧抓住江凯的后背,抓出了一条条血印。

 

  正在这紧要关头,江凯猛的把阴茎抽了出来,凶恶的阴茎上青筋凸显,闪烁

着亮晶晶的液体,把窗外的我看得心惊肉跳,我不由自主的用手握住了自己硬邦

邦的老二。

 

  “老婆,帮我舔一下。”江凯把阴茎凑到刘洁嘴边,用哀求的口气说,“老

婆求你了,我知道你不愿意,可我很想,你就答应我一次吧。你不是说快些么,

舔一下我很快就结束了。”硕大的阴茎一颤一颤的,仿佛连窗外的我都能闻到上

面的臊骚味。

 

  刘洁皱着眉头,张开樱桃小嘴把阴茎含进嘴里吮了一下,连忙别开头去道:

“好了,满足了吧?这下该使出你的全力了吧。”

 

  这时江凯欣然领命,提枪上马,继续他的冲刺。

 

  “喔……太好了……我要不行了……”刘洁发出了一连串娇媚蚀骨的呻吟。

 

  “啊!我射了!”江凯大叫一声,一下子往刘洁身上猛力一压,把一股滚烫

的热流射入刘洁的体内。

 

  “不,不要停……”刘洁抱着江凯,屁股拼命的向上抬,仿佛要找寻什么失

落的东西,但到了最后只好徒劳的躺着不动。

 

  一会儿,刘洁把江凯翻下身子,拿出床头的卫生纸抹了抹下身,就起身穿衣

服了。看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丈夫,说:“刚才生龙活虎,现在像头死猪,快

点起来和我一起做晚饭,女儿放学回来就要吃的。”

 

  江凯躺在床上有气无力的挥了挥手,“老婆,让我睡会儿吧。”

 

  我看到他们完事了,连忙猫腰一阵小跑,逃出了院子。

 

  过了几分种,我假装刚下班,推开了院门。只见刘洁上身穿了一件白色的短

袖衬衫,下身穿了一件黑色的平脚短裤,腰上扎了个粉红色的围裙,正站在水斗

前洗菜。

 

  “嫂子!做晚饭了?”我走到旁边和她打起了招呼。

 

  “是呀,现在一家四口,连你要五个,不早点做饭怎么行?”

 

  “那我谢谢嫂子了,嫂子真好!有嫂子在,再苦我也愿意的。”

 

  “你的嘴上抹了蜜是不是?怪不得咱乡下人老说你们城里的男孩子会讨女孩

子欢心。”

 

  “好像是有这种说法,不过我可不是这种人,不然,组织也不会安排我下来

了。”

 

  “哎,现在才三点半,你怎么这么早就下班了?”

 

  “嫂子,你又不是不知道,下午一般没事的话,我可以早走的。”

 

  “来,我帮你洗。”说完我自说自话的撩起衣袖,在水斗边和她一起洗菜。

 

  也不知是否刚云雨过,还是洗菜用力的关系,她的脸红扑扑的,看上去特别

诱人,我两眼呆呆的看着她的脸。

 

  “你看什么呀!小鬼头!”

 

  我的脸上感到一阵水意,原来刘洁在用水甩我。

 

  “我,我没看啥,我在看江大哥到家了没。”我顾左右而言他。

 

  “哦,”刘洁继续洗菜,好像有些失望,“他早就到家了,现在正睡得像头

死猪!”

 

  “你休息去吧!呆会吃晚饭叫你。”

 

  “不,我在嫂子家住了这么些天,也该让我帮你们做些事情的,哪怕洗菜也

行。”说完我就拿起一把青菜洗开了。

 

  “还是小雨有良心,不像你大哥,就知道玩乐睡觉。”刘洁一边扯着菜叶,

一边说。

 

  水斗大家都知道,没多大的地方,四只手在里面难免磕磕碰碰的,看着刘洁

修长的玉手,又不时的被她的手碰到我的手,我不期然想起了刚才偷看他们做爱

的情景。下半身不由自主的起了变化,阴茎直翘起来,实在无计遮掩。我的老二

翘起来时有十六厘米长,在一般国人中算是长的。我的脸也烫烫的,不知该怎么

办才好。

 

  “你怎么了,是不是发烧?”刘洁看到我有些奇怪,用手搭了搭我的额头。

 

  由于离得近,一阵成熟妇人的体香扑鼻而来,使我的阴茎更加的挺拔。我再

也忍不住了,借势往前一站。直挺的阴茎就这么往她的胯部一顶(这里要补充一

点,刘洁身高一米六五左右,我当时身高一米七二)。这时感觉再迟钝的人也不

会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脸红了。

 

  瞬时刘洁整个人好像中了石化魔法般呆住了,脸腾的红了起来。

 

  “啪!”的一声,我被刘洁不轻不重地扇了一个耳光,“怎么连你都学坏

了!?”

 

  “嫂子,我一时冲动,我对不起你!”我捂着被扇痛的半边脸,垂头丧气。

 

  空气仿佛凝结了一样,我们很尴尬地呆在原地,但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好。

 

  “江凯,你家的电视报!”这时院门外传来了邮递员的叫声。

 

  “噢!来了,来了!”刘洁高声回应。把手在围裙上抹了抹,到院门口去拿

报纸去了。

 

  我连忙慌不择路的逃回了自己的房间。到了房间,我马上反锁上门,躺在床

上,不知道下步该怎么办。“刘洁会不会和江凯说?刘洁会不会和江凯说?”这

个问题始终在我脑海里萦绕。想着想着,我竟昏昏沉沉的睡著了。

 

  “小陈,吃晚饭了!”窗外传来了江凯的声音。

 

  听到江凯叫我吃晚饭,我那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看来刘洁没和江凯说

刚才的事。我连忙回应:“噢,来了,来了。”

 

  打开房门,来到西厢房厨房。江凯一家子已坐在八仙桌旁吃开了,江凯的老

妈和小美坐在一起,江凯和刘洁一人一个长凳,剩下一个长凳自然是留给我的。

 

  江凯的老妈今年七十岁,当年据说也是镇长,解放前还是小地下党员,县里

很多领导都认识她。现在由于两只眼睛都得了白内障,视力不行,成了睁眼瞎,

才从镇长的位子上退了下来。不过下来时把位子让给了自己的儿子。要不然凭江

凯的水平是当不上这个镇长的。不过话要说回来,有的人运气就是好,没什么才

能却能挣大钱,做大官,娶到漂亮的老婆。

 

  “就等你了,”江凯的老妈说着给我的碗里夹了一筷菜(不要奇怪,虽然双

眼已经瞎了,但有时瞎子在自己家里却和正常人一样),“小陈呀,你这娃子到

我们乡下来真是受苦了,这么些天来,我们的饭菜不知道你吃不吃得惯?”

 

  我拿起饭碗扒了一口,“吃得惯的,其实在老家吃得也不是很好的,填饱肚

子就行。而且大妈,你就把我当做自己的孩子一样,可不要当做外人。我可是把

这里当做自己家的。”

 

  “就是嘛!来,大家吃。”江凯大吃大嚼着。

 

  我低头吃着饭,瞄了一下刘洁,她一声不吭的吃着。

 

  “嫂子的手艺就是好,”我吃得很香的样子,“可以和饭店的厨师比了。”

 

  “有什么好的,还不是一般的家常菜,爱吃就吃。”刘洁板着脸,白了我一

眼。

 

  晚饭很快就结束了。小美牵着她奶奶回西房去了,她和她奶奶睡一起,因为

江大娘眼睛瞎了,所以和孙女睡一起,可以有个照应。

 

  我回到了东厢房,躺在床上,心里胡思乱想,“看来嫂子没有和江凯说,这

证明她打我,但并不恨我,明天我抽空向她认个错。以后做什么可要想想清楚,

可不能一时冲动,我不过是顶了她一下,就吃了她一个耳光,如果我说要和她上

床,她可会送我去派出所的。慢慢来吧,机会总会有的,我一定要得到你。”

 

  想着想着,脑海里全是刘洁的笑颜。那熟透了的身体,那散发着成熟女人的

体香,还有那乌黑的体毛,满脑子都是,让我难以入睡。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