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回目錄

 

 

Sorry, your browser doesn't support Java(tm).
 

第二回

 

  第二天,我起了个早,正好刘洁带了小美要出去玩。看到刘洁时,她下意识

的脸红了下。“嫂子,大哥呢?他不和你们一起出去?”

 

  “他早就出门了,好像李家村有些事情要处理,有事么?”刘洁牵着小美的

手,离我远远的,一副戒备的神情。

 

  “昨天是我不好,惹您生气了,下次我不敢了,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我这里

向您道歉了,您就饶了我这一回吧。”我涎着脸说。

 

  “叔叔,叔叔。你要我妈妈愿谅你什么,跟我讲,我原谅你,”这时小美在

旁边插了进来,“下次叔叔带我出去玩。”

 

  “好了,好了。看在你年纪小,我原谅你,不过下不为例。”看得出刘洁碍

于小美在旁边,不好说什么,随口说了几句。不过这对于我来说无异于仙乐,不

是吗?

 

  在镇政府里,我,江凯,刘洁都在一个办公室办公。虽然刘洁有意防范我,

但是由于同处一个办公室,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加上这

段时间我的刻意伪装,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地刘洁和我又开始有说有笑的了,

有的时候还主动和我开开玩笑。

 

  一天,江凯出去办公了,刘洁则在看着小说书,我实在闲得无聊,就拿出笔

记本,在上面乱涂乱画。想着那天看到刘洁和江凯做爱的情形,在上面画起了春

宫图。说是春宫图,那其实是涂鸦之笔。不过一眼还是可以看出我画的是什么。

 

  画好后,我还在旁边题了一首在一本书上看到的淫诗:“花径不曾缘客扫,

蓬门今始为君开。”

 

  正当我画得不亦乐乎时,“喂!”的一声吓了我一大跳。我忙不迭地把笔记

本合上。抬头一看,原来是刘洁坐在对面写字台前,笑吟吟的对我说,“小雨,

你在画什么东西画得那么入迷呀?”

 

  “我在画山水画。”我言不由衷。

 

  “来,拿给我看看,让我评评你画得怎样。”刘洁伸出手掌,向我招了招。

 

  “不行不行,你不能看的,我画得不好看。”我做贼心虚。

 

  “你说不好看,我偏要看。”刘洁一把抢过笔记本打了开来。

 

  “啊!”刘洁看到了我画的春宫图和写的淫诗,不由一声惊呼,脸颊一阵绯

红,她想不到我会画这些东西,“小雨,你看看你,把心思都用在了什么上?你

还小啊,这些事情你不该想的。”

 

  “我还小,我都十八岁了,你们这里十八岁做爹的多的是。”我一脸的不服

气。

 

  “哦,看来小雨是到了找媳妇的年龄了。”刘洁笑得一阵花枝乱颤,“小雨

啊,在我们这里找一个好了,嫂子帮你找吧。想找什么样的?”

 

  “要找就找嫂子这么漂亮能干的,如果嫂子没结婚就好了。”不知怎的,这

句话脱口而出。

 

  一瞬间,办公室里鸦雀无声,我和刘洁互相对视着,一种微妙的气氛在我们

之间产生,谁都没说话。

 

  “嫂子,呆会把笔记本还给我吧,”我打破沉寂,低声对刘洁说,“如果让

别人看到那可坏事了。”

 

  “哼,你小小年纪就想这事,以后不知成什么样子了。”刘洁板着个脸。

 

  “嫂子,你就还我吧,我哪敢欺负你。要不我给你猜个谜语,你猜中的话,

就不要你还了。”听到刘洁没有怪罪我的意思,我心头不禁一阵狂喜,决心再戏

弄她一下。

 

  “好,你说吧。”刘洁一口答应。

 

  “离地三尺一条沟,断断续续热水流,不见牛羊来喝水,但见和尚来洗头。

这样东西嫂子就有。”我说的是老孙头讲给我们听的。

 

  “臭小子,你以为我不知道这谜底啊?竟然敢几次三番调戏你嫂子,看我不

告诉你江大哥去。”刘洁似嗔非嗔,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我心中不由一动,站起身子刚要走过去,门外传来了脚步声,打破了办公室

的寂静,江凯回来了。我连忙又坐了回去。望向刘洁那里,只见她不声不响地把

笔记本放到了抽屉里。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生活还是老样子,不紧不慢,不咸不淡的过着。看到

刘洁,她还是和以前一样,若即若离。正当我以为没有机会得到她时,机会却出

现了。

 

  星期六晚上,由于今天在镇上处理一些事务,回家晚了些,到家时已经六点

了。西厢房的灯还亮着,江凯正一个人喝着酒,好像很高兴的样子。

 

  看到我来了,他给我斟了一杯冰镇啤酒,“来,小陈,干一杯!”

 

  “什么事情这么高兴?”看着他一副兴高彩烈的样子,我不由得奇怪。

 

  “乡里要提拔我了,所以安排我到县里去学习半个月,”江凯喝了口酒继续

说:“兄弟,好好干,有我的就有你的,有你的就有我的,咱俩是一根绳上的两

蚂蚱。”

 

  “好!祝大哥早日高升!”我把啤酒一饮而尽,心想,“是呀,有你的就有

我的,可是大嫂啥时候有我一份呢?”

 

  “哎!嫂子她们呢,怎么不出来吃饭?”

 

  “小美和我娘吃好了。你嫂子,别提她了,她一听说我要学习两个礼拜,就

连说不行。我执意要去,她连晚饭都不出来吃。真是头发长,见识短。”

 

  真是个粗心的丈夫,连自己的妻子想什么都不清楚。不过还好他这副德行,

不然的话,我哪里又有可能得到我的洁姐呢?我心里暗自高兴。

 

  “那大哥啥时到县里去?”我自己倒了杯啤酒。

 

  “就在下星期一,很、很快的,两个礼拜很快就会过去的,用不了多久我就

会高升、高升的。”江凯已经有了些醉意。

 

  “好了,好了。大哥,少喝点,别喝醉了。”

 

  ……

 

  很快,星期一到了,江凯准时去了乡里。送江凯出发时,看到刘洁满脸的不

高兴,我心里却是说不出的高兴,心中预感到即将发生些什么。或许刘洁也预感

到了什么,所以她才那么不高兴吧。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