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回目錄

 

 

Sorry, your browser doesn't support Java(tm).
 

                第三回

 

  星期一上午送走了江凯,一直到下午四点钟下班的时候,我整个人一直处于

兴奋之中。好不容易等到下班,我三步并做两步的回到了家里。刘洁还没回来,

我径直走进了厨房,拿了饭篓,把米洗了洗,倒在灶上的大锅里,加上水就开始

在厨房做起饭来。

 

  说实话,在老家由于我是个独生子,娇生惯养,也不怎么做饭,而且在老家

用的是煤气灶,不像这里是砖灶,所以这一次可以说是大姑娘上轿,头一遭。

 

  为了我的目标,不管了,什么苦我都高兴吃的。

 

  我坐在灶头后,把柴火放进灶眼,点燃了柴火。火红的火花透过灶眼映红了

我的脸庞。没多久,就听到开院门的声音,刘洁回来了。接着厨房门被打开了,

刘洁走了进来。

 

  当她看到灶头上热气腾腾的,又看到我坐在灶头后满头大汗的样子,很明显

的惊讶了一下,“原来是你在做饭,我还以为是小美的奶奶在做饭呢。可你到底

是城里来的花花公子,连怎么做饭都不知道。”

 

  “嫂子,我做错了什么?饭里的水我没少加或多加,呆会烧出来的饭肯定好

吃。”听到刘洁说我不对,我反驳道。

 

  “我没说你饭烧得不好,我是说你应该在里锅烧饭,外锅烧菜才对。有你帮

我省力多了,好了,我来理菜,你继续在灶下烧。”说完刘洁拿了篮子,从冰箱

里拿了些菜到院子里洗去了。

 

  我用手擦了擦头上的汗水,到底是夏天了,原本天就热,更别说在灶下做饭

了。没多久我就汗流浃背了。

 

  一会儿工夫,刘洁把菜洗好拿了进来,看到我满头大汗的样子说:“你看看

你,热成那样,我给你弄把凉毛巾。”

 

  刘洁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连衫裙,里面胸罩的吊带若隐若现,高耸的双峰让

人忍不住就想抓上一把。

 

  她把面盆放在地上,弯下腰绞毛巾。我坐在灶后,从我这个角度,正好看到

了刘洁那曲线优美的臀部,隐藏在连衫裙下的白色三角裤让我更是欲火猛升,我

的老毛病发作了,下半身又翘了起来。没办法,谁叫我是十八岁的小年青呢。虽

然我只不过穿了一条西装短裤,但由于我坐着,她看不出我的失态。

 

  刘洁绞好毛巾转身走到我面前,把毛巾往我面前一递,一段如藕似玉的白嫩

手臂裸露在我眼前,“快擦一下吧。”我接过毛巾往脸上胡乱擦了擦,把毛巾递

还给她。就在她伸手接过毛巾的一刹那,我心底不知从哪里升起的一股勇气,一

把抓住了她的手。或许这就叫做色胆包天吧。

 

  刘洁满脸通红,“你要干什么?”没等她回过神来,我顺手一拉,由于我坐

得矮,她正好被我拉到了怀里,半躺在我的腿上。我高翘的阴茎无巧不巧地顶在

了她那深陷的臀沟之中。在我的怀里她才像清醒过来似的,用手推搡着我,有些

慌张,又有些色厉内茬,低声叫道:“你还不放手,再不放手,我马上就要叫人

了!”

 

  我又怎会给她反抗的机会呢。

 

  “嫂子,我爱你,我想你都快想疯了。”说完我一手抱紧刘洁的细腰,一手

托住她的头,低头就往她的红唇亲了下去。啊,碰到了,碰到了,这可是我的初

吻啊。我心里一片沸腾。我拼命地抱着她,不给她挣脱的机会。她大睁着双眼,

难以置信地看着我,嘴里呜呜有声,可是由于双唇被我堵住,却什么声音都发不

出。

 

  我用舌尖在刘洁的香唇上亲吻,她的双唇抿得紧紧的。我一手抓住了她连衫

裙下肥硕的屁股,她浑身颤抖了一下,双手推搡的力道好像也少了些。我用力揉

捏着她的屁股,感受着她滚烫的体温。真是奇怪,刚才烧饭的时候还觉得浑身发

热,现在软玉温香抱满怀的时候,却不是很热了。

 

  我的舌头继续在刘洁的红唇上探索,用我的舌尖往她双唇里钻,她的红唇一

点都不配合,继续紧闭着。这时我把阴茎往上一拱。硬梆梆的阴茎被她的臀沟更

深的包夹着。阴茎隔着裤子和连衫裙,一下子碰到了她臀沟的底部。大概这下碰

到了她的敏感部位,只听到她噢的一声小叫,双唇不由自主的张开了。如此大好

良机我又怎能错失,我的舌尖不失时机的钻了进去。

 

  我的舌头碰到了她的牙齿,一瞬间我的脑海闪过一个念头:“如果她咬我怎

么办?”

 

  还好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刘洁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我细细的在她的牙齿里

边轻轻的舔着,撩拨着她的舌尖。慢慢的她闭上了双眼,双手也放弃了抵抗,转

而抓住了我的衬衫。她的舌尖和我交缠在一起,我吸吮着她的舌头。她渐渐的有

了反应,双手抱着我的头,也开始用力吸着我的舌头,双眉微微颤动,眼睑里沁

出两颗晶莹的泪珠。可是这时我已经被欲火冲昏了头脑,又怎会理会她的感受。

 

  我撩起刘洁的连衫裙,往下一探,伸向她的两腿之间。一层薄薄的布片阻住

了我前进的步伐,那是她的三角裤。隔着三角裤我继续往下摸索,感觉手指进入

了两片凹槽之中,一条裤衩紧贴在凹槽,已经是湿沥沥的一片。我用手指勾起裤

衩,想要进一步深入时,她抓住了我的手。可是她又怎么有我力气大呢。

 

  扯下裤衩到大腿处,我坚持着把手指从三角地带伸了下去,摸到毛茸茸的一

片,继续往下碰到了她的阴道口,感觉滑腻腻的,中指往里一伸,两节手指一下

子进去了。刘洁鼻子里发出了哼的一声,双手紧紧抓住了我,我则对她还以更激

烈的亲吻。

 

  这时我把抱住她头的那只手松开了,想要去摸她的双峰。因为我觉得事情到

了这一步,已经大功告成,接下来她肯定对我俯首贴耳,这从她私处那热烈的反

应可以看出。

 

  可是我失策了。我刚一松手,刘洁就在我的下嘴唇上狠狠的咬了一口。接着

把我往后一推,从我的怀里逃了出去。

 

  “啪”的一声,我又挨了她的一记耳光,脸上火辣辣的痛。出乎我的意料,

刘洁并没有大声叫人。

 

  这时的我已经从兴奋的巅峰摔了下来,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呆呆地愣坐在

那里,一股咸咸的味道从嘴唇处传来,原来嘴唇已经出血。

 

  “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都已经二十八岁了,比你整整大十岁啊!你叫我

怎么做人啊?”带着哭腔刘洁把三角裤重新拉上臀部,放下了连衫裙,整了整凌

乱的头发。

 

  “我才十八岁,比你小十岁,可你怎么也会爱上我!我知道嫂子爱我的!上

次你没揭穿我就是最好的证明,”我连滚带爬地跪倒在刘洁的跟前,两眼无助地

看着她,“嫂子,我爱你,我太爱你了!”

 

  “啪!”我的脸上又捱了一记,好痛。

 

  “我爱你,嫂子!”

 

  “啪!”

 

  “我爱你,嫂子!”

 

  “啪!”

 

  “叫你再说,再说打烂你的嘴!你这么做对得起你江大哥么!”刘洁边哭边

说。

 

  “你打我吧,嫂子,不管你怎么打我,我都爱你。我知道江大哥是个废物,

他在这方面根本不可能满足嫂子的!”说完我跪着移到了刘洁的跟前,一把抱住

了她的大腿,把头依偎在她的腿上。

 

  我的这番话好像戮中了刘洁的痛处,一会儿,她才回过神,“你怎么知道你

江大哥不能满足我的?”

 

  “就是上个礼拜六,我骚扰你之前,我提早下班。看到你和江大哥做事,才

知道的。”

 

  “那我岂不是全让你看光了?”

 

  “嗯!”

 

  “哎,你真是我的冤孽,这可叫我怎么办呀!”

 

  这时我纵然再傻,也看得出刘洁态度已经软化,只要我再加把劲,成功就会

向我招手。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我连忙站了起来,又一次抱住了她。这次刘洁

没有逃避,任由我抱着。刘洁高耸的双峰紧靠在我的胸前,随着呼吸一起一伏。

 

  我的手伸向了她丰满的胸前,一把抓住了我梦寐以求的宝物。

 

  “啊,你干嘛…不要这样…”刘洁气喘吁吁地握住了我的手,可是这次她的

手上感觉不到任何的力气。她的脸红艳欲滴,给我以莫大的鼓舞,一股暖流在下

身涌动,阴茎再度勃起。我把阴茎在她的下身乱撞。

 

  我再一次吻了刘洁的红唇,她也回吻着我。“嫂子,我要摸你下面。”我撩

起了她的连衫裙,把三角裤头往下扯到膝盖,她也配合地弯下身子,撅起肥臀。

 

  这时我终于看到了刘洁下身的庐山真面目,洁白粉嫩的屁股,两片粉红色的

肉片微微张开,窄小的肉洞已经湿渍渍的了,泛滥着米白色的水沫。我把中指往

里一插,在刘洁的阴道里来回拉扯,阴道随着手指的抽插发出咕唧咕唧的水声。

 

  我把刘洁湿成一片的三角裤头继续往下扯,到了脚踝处,我拽了拽三角裤,

她配合地提起小脚让我顺利地扒了下来,我把三角裤往八仙桌上一扔。

 

  “啊…你做什么呀…”刘洁媚眼如丝,气喘吁吁。

 

  “嫂子,我要操你,”我把西装短裤褪到膝盖,掏出早已硬得不耐烦的阴茎

让刘洁握住,“嫂子成全我吧!”

 

  “不行…小美快放学了呀…还要做饭…”

 

  “可以的嫂子,一会工夫就好了。”说着,我抱起刘洁,把她放到了八仙桌

上。

 

  “真拿你没办法,你这个小冤家。”刘洁说着,斜着上身,坐在八仙桌上,

撩起连衫裙,叉开大腿,把湿成一片的阴道口露了出来。我挺起下身,把阴茎对

准阴道口插了过去。或许是我第一次做,没有经验,虽然刘洁的阴道口湿得一塌

糊涂,可我还是数度过其门而不入。

 

  我的额头上渐渐渗出了汗水。脑子里有个声音在说:“还说江凯是废物,你

连废物都不如,一个女人张开大腿等你插,你都插不进。”

 

  这时刘洁仿佛看出了我的窘境,轻轻用手捏住我的阴茎带了带,对准了一团

软肉,拍了拍我的屁股。

 

  感觉龟头对准了一个凹下去的地方,里面的水一阵阵的涌出。在刘洁的暗示

下,我用尽全力往里一顶,龟头一下子破关而入,只留一小截在外面。

 

  “啊!”我和刘洁同时发出了轻叫。不过可以断定的是,我并不是舒爽才叫

的,而是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做爱,龟头上的包皮第一次全部上翻,痛得厉害才叫

的。

 

  我亲着刘洁的耳垂,在她的耳边兴奋的说:“嫂子,我真开心,我终于得到

你了,终于进来了。”

 

  刘洁紧紧抱住我,低声呢喃:“是呀,你终于得到我了,这下你开心了。”

 

  我抱着刘洁的屁股,开始学着江凯的样子轻轻抽送。“唔…真舒服…你的好

长…”刘洁发出了一串荡人心魄的呻吟。抽送了十来下,阴茎变得亮晶晶的,可

以感觉得到刘洁的淫水正一股股地往外流出,顺着臀缝流到了八仙桌上。阴茎插

进去的时候由于阴道肉壁的压迫,再加上被阴道温暖的体温所包围,我有一种想

要尿尿的感觉,可这又和尿尿有些不一样。

 

  “嫂子,阴茎很舒服,好像要尿尿。”我抽出水亮的阴茎说。

 

  “别,别走,嫂子知道怎么回事,再插进来。”刘洁抱住我的屁股不松手。

 

  我又插了进去,继续抽插。“啊…嫂子不行了…”刘洁双手紧紧抓住我的肩

膀,“嫂子来高潮了…用力…”我只觉得刘洁的阴道一阵阵地抽搐,紧握,一股

液体暖流从刘洁阴道深处直冲而出,喷淋在龟头上。

 

  正当我感觉龟头一阵麻痒,那种尿尿的感觉又上来的时候,只听到院门咿呀

一声开了。“妈妈,我回家了。”一个脆脆的童声在院门响起。

 

  刘洁慌忙把我往后一推,阴茎硬生生地从阴道里抽了出来。“啪”的一声,

阴茎在我的小腹上反弹了一下。

 

  “快,躲到灶头后面去,现在只好委屈你一下了。”

 

  刘洁把三角裤从八仙桌上拿起,顺手把阴户一抹,往我手里一塞,从八仙桌

上下来,两手把连衫裙往下一撸,拿起先前洗过的菜,走到厨房的外面,我则踉

踉跄跄地提着西装短裤跑到了灶头后。从刘洁推我,到我跑到灶头后面,短短几

秒钟,真可以用电光火石来形容。

 

  我躲在灶头后面,胡乱地把西装裤穿好,虽然阴茎又硬又湿,可是没办法,

只好忍着。

 

  这时听到刘洁对小美说,“乖女儿,回来啦,来,快帮妈把菜洗一下。”

 

  “妈,让我把书包放好,我再帮你洗。”小美边说边走进了厨房。这时我已

经重新点燃了灶火,开始烧饭。

 

  “小雨叔叔,你在烧饭啊?”小美看到了我,跟我说,“今晚吃什么好小菜

呀?”

 

  “你问他干什么,他又不知道的。你还是先把书包放好吧。”这时刘洁走了

进来。

 

  “好的,我这就把书包放好。”小美说着走到了八仙桌前。

 

  “咦,这是什么东西?妈妈?”小美指着桌口一滩乳白色、亮晶晶的水状物

问刘洁。

 

  “这,这是…”刘洁一时语塞,说不出话来。

 

  我一看,原来这水状物是我和刘洁做爱时,从刘洁体内流出的淫水。我连忙

从灶台上拿了块抹布走过去,“噢,这是刚才叔叔端粥时不小心打翻的。来,让

我把它擦去。”说着我走上前,不露声色地把桌子抹了一遍。

 

  毕竟才一年级的孩子,还不懂。小美见我把桌子抹过一遍后,就把书包往桌

上一放,转头说:“妈妈,我帮你洗菜去。”说着就和刘洁往外走。就在刘洁走

出厨房时,她回头看了我一眼,从她的眼里我读出了感激。

 

  一个小时后,我们就把饭菜全部准备停当。“小美,你去叫你奶奶吃饭。”

刘洁坐在八仙桌旁对小美说。

 

  一俟小美走出厨房,我迫不及待地抱住了刘洁,一把握住了刘洁的奶子。不

愧是人间极品,虽然生过孩子,可握上去还是弹性十足。“不要这样,小雨,我

婆婆就要来了。”刘洁有些慌乱的看着门外。

 

  我牵过她的手,摸向我的两腿之间。“啊,怎么还翘着?”刘洁很吃惊。

 

  “我不管,这都是嫂子害的,我要嫂子赔。”我用力的揉搓刘洁的奶子。

 

  “啊,轻点,你这冤家。这样吧,呆会晚上十一点之后,我到你房里来,你

别关门,要等我,可别睡着啊。”刘洁啧的在我额头上亲了一下。

 

  “好吧,我等你。”听刘洁这么说,我心满意足,仓促地与刘洁吻了一下,

走到桌子的另一边,正襟危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