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Sorry, your browser doesn't support Java(tm).
  特別收錄淫雨之作【血緣】 參與討論或發表心得

 

   

 

 

(三)失戀的傷痕

 

  坐在哥哥的身後,有種短暫的甜蜜感,短暫,是的,他畢竟是我哥哥嘛!

希望有一天也能擁有一個像哥哥一樣的男朋友,那生命就太美好了。

  短暫的路程,五分鐘就到家了,能幻想的時間就那麼一剎那。

  回到家後,就是我變成灰姑娘的時候了,唉!放下書包,我就得走進廚

房,為這一家大小洗手作羹湯了,反正我已經熟能生巧了,洗菜,切肉,煎

魚,啊!糟了!忘了煮飯了。

  這下可好,菜都炒好了,生米還沒煮成熟飯,等飯好了,菜也涼了。

  坐在餐桌前,盯著桌上的四菜一湯,只等著飯跳了。

  「還沒弄好啊!」哥哥的聲音從樓梯傳來。

  「沒啊!忘了煮飯了,現在還在電鍋裡呢?」

  「妳幹麼?心不在焉的,早上晚起,飯也忘了煮。」

  還敢問我,罪魁禍首就是你,我白了哥哥一眼,懶得理他。

  「喲,利用完了就不理我了。」

  「我哪有不理你啊!」

  哥哥已然走到我身旁,「好香,我就知道有煎魚,我在二樓就聞到了。」

哥哥突然伸出魔爪,想偷吃桌上的魚肉,被我一筷子給打了回去,「嗚,嚐一

嚐都不行啊!」看哥哥撫著被敲疼的手背,害我笑了出來,「妳還笑,我肚子

都餓昏了,還沒飯吃。」

  「奇怪了,你幾時開始在家吃飯,我都不知啊!」除了假日偶爾會在家

吃頓午餐,哥哥自從上了大學後,幾乎都不在家裡吃晚飯的。

  「家裡有好吃的為什麼不吃啊!」

  「哦!」我狐疑的看著他,「不是被人甩了,一個人孤零零的在外面吃飯

很淒涼,所以想重溫家的溫暖吧!」說完這些話,我就開始後悔了,我是這

麼刻薄的女孩嗎?明知說的可能是事實,我卻如此無情的傷害哥哥。

  哥哥還真是鎮定,面不改色,難道我猜錯了?

  哥哥沉默的太久了,是被我說中了吧!「不是真的吧!」我小心翼翼的

問著,也注意著哥哥的表情變化。

  哥哥突然笑了,「是真的。」說的雲淡風輕,好像不當一回事似的。

  「啊?不會吧!」從哥哥口裡得到證實我還是感到很錯愕。

  「是真的。」

  「嗯,唉呀!天涯何處無芳草,再找就有了嘛!別難過別難過。」這是

什麼爛安慰,真是尷尬啊!

  「妳看我難過嗎?」哥哥面帶微笑的問我。

  這不是太刻意了吧!難過就難過嘛!我又不會笑他,不會嗎?我捫心自

問,我不可能不笑的,「你這叫強顏歡笑。」

  「強顏歡笑,這麼慘?」

  「你真的一點都不惋惜?」

  「惋惜就能挽回嗎?」哥哥總算是有正常的反應了,在他的眼裡我看了

些許惆悵。

  「為什麼?」誰都想知道原因吧!

  哥哥搖搖頭,「飯好了吧!我真的餓昏了。」

  轉的也太快了吧!還沒滿足我的好奇心,就想逃跑嗎?「沒那麼快,等

你說完,就差不多了。」

  「妳好狠,要逼供也得把我餵飽啊!」

  「那你就錯了,你要是不說清楚,才不給你飯吃呢?」

  「不要這麼好奇好不好?」哥哥伸出手指頭捏了我的鼻頭一下。

  「痛啊!」揮掉哥哥的手,我揉著有點痛的鼻子,噘起嘴問著,「真不告

訴我?」

  「等你大一點就會明白了。」哥哥的聲音越來越哀悽,我是不是應該就

此打住?

  「你還當我是小孩子?」

  「青青長大了,可是有些事過幾年妳才會明白。」

  還是把我當小女孩,算了,再問也問不出所以然來,“叮”正好飯也跳

了。

  「飯好了。」一聽飯跳哥哥就要衝過去。

  「慢著,剛跳還不能吃。」

  「那要等多久?」

  「過幾分鐘吧!」

  「好吧!那我去叫爸媽。」

  「嗯!」

  「對了。」哥哥剛走到樓梯口又折了回來,「別跟他們說我剛告訴妳的事。」

  「你有告訴我什麼事嗎?」

  「妳...最好是沒有。」哥哥撂下狠話就上樓去了。

  好可怕的眼神,殺氣騰騰的,一點也不誇張,哥哥就是常常這樣威脅我,

  放心吧!青青是長大了,不作打小報告這種事了。

        ※        ※        ※

  雖然不打小報告,不過絕不會讓哥哥有頓好吃的,誰讓他有把柄落在我

手上,最可惡的是還恐嚇我,吃飯時我故意提議要艾芠姐來我們家玩,媽媽

倒是配合的很好,就見哥哥的臉一下青一下白的,好不開心啊!總算平息我

胸口的氣了。

  回到房裡看到電腦,我就忍不住打開電腦,想看看有沒有最新的發展,「快

點啦!速度這麼慢。」坐在電腦前,不耐煩的等著網頁下下來,總算到首頁

了,動一動滑鼠,“妹妹的衣櫥 3”,咦,有“妹妹的衣櫥 4”了,哇!

想不到手腳還真快啊!趕快看看。

  『想起闖進妹妹的房裡也是逼不得已的,女孩的香閨嘛!男人怎麼可以

隨意亂闖呢?』

  『那天,我和文文看完電影正打算回家,事前和媽媽說好帶文文回去吃

晚飯的,誰知一出電影院,就飄起雨來,可文文說沒關係,反正不是很遠,

照這雨勢看應該不會下大,戴安全帽就夠了,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就在到家

前一分鐘,雨勢驟轉,一陣滂沱大雨就這麼來了,全身上下除了坐在椅墊上

的屁股外,無一倖免。

  媽媽一見我們全身濕淋淋,就指點我到妹妹的房裡替文文找衣服,我一

個男生,身強體健,讓文文先到浴室沖洗,脫了衣服,換件乾淨的T恤,就

光明正大的走進妹妹的房間,打開妹妹的衣櫥,從此妹妹的衣櫥就成了我尋

寶的地方了。

  女孩子的房間真是不同凡響,所有男生想看的都有,回想起第一次進妹

妹的房間,我當然是說進入青春期以後的妹妹的房間,好像是上了國一還是

國二吧!反正是大姨媽進入她的生活後,這個小妮子,就不讓我進她房間了,

只不過她沒有鎖門的習慣,而我也一直很遵守這個不成文的規定,“男生不

能進女生的房間”,要不是媽媽授意,我也不會貿然闖進妹妹的房間。』

  “大姨媽”,連這你也寫,我真是服了你了,埋怨完哥哥,我繼續往下

看。

  『說到妹妹的日記,本想說拿了衣服就好,卻不小心勾倒一條圍巾,這

下可好,妹妹整整齊齊的衣櫥,被我給弄亂了,大事不妙了,可此時卻傳來

文文的叫喚聲,不管了隨便拿件衣服先,回頭再來整理。』

  難怪,有一天覺得我的衣櫥好像也些亂,不會是那一天偷走的吧!而我

竟然沒有察覺,我真是太大意了,媽媽竟然還是幫兇,我暈了。

  『嘿嘿,也許是上天有意安排這一切的吧!在替妹妹整理衣櫥的時候,

竟然發現一樣“寶物”,稱之為“寶物”可是一點都不誇張,一本記載著妹

妹國中生涯的成長日記,哇!寫的還真是巨細靡遺,先收起來,有空再慢慢

看,粗手粗腳的收拾好妹妹的衣櫥,還是趕快離開現場吧!要是人贓俱獲就

不好玩了。』

  可惡,我就要你人贓俱獲,看你如何抵賴?

  等哥哥去洗澡的時候,我就溜進他的房間,好好的找一找我失落不知多

久的日記,這個小小的陰謀在我冰雪聰明腦袋裡成形。

  可是哥哥什麼時候要去洗澡呢?萬一他半夜才洗呢?唉!這真不是一個

好計策,真是的都被哥哥給弄暈了,先問問看吧!

  拿好換洗衣物,走到哥哥房門前,敲了敲門,「哥,你要洗澡了嗎?」

  「還沒,要洗妳先洗吧!」哥哥沒開門,只在房裡回應我。

  「我洗很久,要不你先洗吧!」

  「我不急,妳慢慢洗吧!」

  「好。」真是令人洩氣,只好乖乖的去洗澡了。

        ※        ※        ※

  哥哥還真能摸,小桓都吃完夜點了,還不打算去洗澡,先催那小子去洗

澡好了。

  「小桓。」大的叫不動小動總還管得動吧!

  「有事嗎?」小桓探出門外問我。

  不是這麼冷淡吧!我是姊姊耶!

  「晚點我要用浴室,你快去洗澡吧!」

  「妳先用啊!」

  怪了這二兄弟要比晚是不是,「你先洗,我現在還不用,趕快洗喔!」展

展姊姊的威風。

  「好啦!」小桓雖是不甘心,也莫可奈何,心裡頭不免有些小小的得意,

當姊姊還是有好處的,更何況我還掌管他的五臟廟呢,呵呵。

  解決小的,我看哥哥要摸到幾時。

  都十點半了,一點動靜都沒有。

  終於,聽到一個腳步聲,應該是哥哥吧!假裝要上廁所,出來去看看。

  「妳要上廁所啊!」哥哥一見我就問。

  「不是,我只是要下樓喝水,你要洗澡了?」我這是明知故問。

  「嗯。」哥哥點點頭便走進浴室裡。

  我正要行動,哥哥卻又跑了出來,差點嚇死我。

  「衣服忘了拿。」哥哥靦腆的笑了笑,跑進房裡一會又衝進浴室。

  我站在外面聽到沖水聲,確認哥哥已經開始洗澡,這才放心的偷偷溜進

哥哥的房間。

        ※        ※        ※

  難道是作賊心虛嗎?才剛進門我的一顆心就開始乒乒乓乓的跳個不停,

環顧一下四週,該從哪裡下手呢?

  書架,嗯,就從書架下手,古文觀止,我不是看錯了吧!哥哥會對這種書

有興趣,空城計,我看八成是擺在書架上裝飾的,看來在書架上是不會有什麼

收穫的。

  抽屜,對找抽屜才是正確的,哥哥的房裡就二個櫃子,書櫃和衣櫃,應該

不難找,先找衣櫃,說不定藏在衣櫥裡的抽屜裡也說不定,打開哥哥的衣櫥,

突然覺得自己像個白癡,我幹麼這樣偷偷摸摸的啊!

  我怎麼會這麼說呢?哥哥的房間其實也是我管轄的範圍,除了替他打掃房

間外,偶爾還要替他疊被子,當然每天收下來的衣服也是我替他摺的呀!我大

可利用整理房間的時間再來好好的搜索一番,我現在這樣偷偷溜進他的房間,

又算什麼,真是...

  算了反正來都來了,哥哥大概也沒那麼快洗好,看看他的電腦裡有沒有什

麼新貨,坐到哥哥的電腦前,靈活的操控著滑鼠,沒看過這麼大膽的賊吧!

  打開Windows Media Player,看看瀏覽清單,隨便點一個來看看吧!

  天啦!這這這...以下畫面未滿十八歲的青少年不宜觀賞,我差幾個月而

已,沒關係啦!

  畫面上的男人,用手掀起了女人的連身洋裝的裙子,慢慢地將她的內褲脫

下,哇!真的是限制級的,我應該繼續看下去嗎?萬一等會看到不該看的“東

西”怎麼辦?想是這麼想,我卻一點移開視線的舉動都沒有,眼睜睜的看著男

人用手掰開,女人的下體,那二片,就是小說上說的花瓣嗎?長的還真不是挺

好看的,等等,我的也是長那樣嗎?我低下頭望了一下二腿之間,長到那麼大,

我還真沒看過我全身上下的每個地方呢!

  這個男人還真噁心,竟然用舌頭去舔女生那裡,難道不覺得髒嗎?我簡直

不敢相信男人真的會去舔女生那裡。

  怎麼越來越熱了,不是沒開冷氣吧!這麼一直燥熱起來,拿起冷氣機的遙

控器,溫度給他調到22,應該就不會熱了。

  「啊!...」真有這麼爽嗎?叫的這麼大聲,女生放肆的叫喊著,一臉陶醉

的神情。

  「啊!」這回不是螢幕上的女人在叫了,是姑娘我的大叫聲了,天啦!我

吞了口口水,那個男人竟然站了起來,就這麼一絲不掛的站在我的面前,錯,

是螢幕前,趕緊遮住眼睛,非禮勿視,那個在下腹聳立的“東西”,就是男性

特有器官嗎?叫什麼的,陰莖,對,好歹我也點常識,怎麼這樣大,拿開遮住

雙眼的手,反正看都已經看了,就好好看個清楚,也算長點知識。

  不知道哥哥的那裡是不是也是這樣的,今天早上看到只穿著小內褲的哥

哥,一時匆忙也沒看清楚,喂!我在想什麼啊!

  等等,我還沒看清楚啊!男人已經把那碩大的陰莖噗哧一下就插進女生的

小穴裡了,簡直讓我目瞪口呆,男人奮力的抖動著,女人就拼了命的叫著。

  突然覺得整個身體癢癢的,手不知不覺的隨著畫面上的男人撫上女人胸部

的手,也撫上了自己的胸部,男人用手指搓揉著女人的乳頭,我的手指也不自

覺的輕柔著自己的乳頭,一種難以言喻感覺在我的心頭漾開,是癢又不是,摸

著摸著,乳頭真的都硬了起來,從衣服外面看,真的可以看到二個凸點,不過

摸著乳頭的感覺真的很舒服。

  男人俯身而下一口含住了女人的乳頭,放肆的吸吮著,「噢!──」一陣

小小的抽搐也讓我感到無比的爽快,這不會就是人家說的高潮吧!身體不由自

主的顫抖了一下,突然之間,覺得下體有股暖流,不是大姨媽來了吧!

  伸手往內褲底一摸,有點濕濕,果然不妙,可拿到眼前一看,除了一點濕

氣,什麼顏色也沒有,那就不是大姨媽來了,那是什麼呢?難道真是“淫水”

橫溢,我不是這麼淫蕩吧!這麼快就有反應了...

  「青青。」

  啊!糟了!還在迷思中的我就這麼讓哥哥給喚醒。

  「這麼晚了不睡,在我房裡幹什麼?」哥哥的聲音還算平穩,可是我的心

臟就好像要跳出來似的。

  「我...」慘了,我該怎麼辦,最慘的是我的手還在滑鼠上,趕緊離手,「我

在等你。」我在說什麼呀!我等哥哥幹麼呀!

  「等我?」哥哥邊擦著頭髮邊用腳把門踢上,走了過來。

  『啊!──唔!──』什麼聲音?

  當我發現哥哥的眼神越過我看著電腦螢幕時,我才發覺大事不妙了,噢!

我的天啦!

  「我...」

  「妳對A片也有興趣?」哥哥一臉曖昧的問著。

  「誰對A片有興趣啊!我只是等你等的無聊,想說有沒有什麼好聽的,隨

便聽聽,我才剛剛打開,我什麼也沒看到。」還真是此地無銀三百兩,誰會相

信呢?又赫然發現剛剛摸過內褲的手還懸在半空中,趕忙在裙擺上擦一擦。

  「妳手幹麼?」怎麼眼那麼尖啊!連這個小動作都給哥哥看到了。

  「哪有幹麼?」雖然不是大姨媽,可是總是有點濕濕的,可是讓哥哥這麼

一說,我都不敢擦了。

  「不是看了有反應吧!」哥哥臉上的笑容真是越來越曖昧,越來越討厭。

  「我不懂你在說什麼?」我當然得繼續裝蒜,「我什麼也沒看到。」

  「有看就有看嘛!我又不會笑妳,也不會向媽媽告狀。」嗯?這是在影射

我嗎?「臉那麼紅,說起話來還喘吁吁的,妳讓我相信妳沒看?騙鬼啊!」哥

哥一副嘲笑的樣子,好討厭喔!我真想找個地洞動躦進去算了。

  「我要回房去了。」再待下去不知還要受盡多少嘲弄,不如一走了之。

  「走好。」結果竟然給椅子絆了一腳,就這麼直撲撲的撲進哥哥懷裡,還

讓哥哥給扶了一把,最要命的是,好像...好像哥哥的手還碰到的我的胸部,不

是故意的吧!「妳的身體好燙!」哥哥抓著我的手膀子問著。

  「你房間太熱了。」我隨手應上一句。

  「我剛剛進來差點冷死,妳竟然說我房間熱?」

  「我是覺得熱啊!」

  「你不是發燒了吧!」說就說還摸起我的額頭來,「哇!妳的臉越來越紅

了,額頭倒還好,沒有發燒。」

  「我本來就沒有發燒啊!」

  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我發現哥哥好像朝我剛剛坐的椅子望了一下,我也

順著哥哥的眼神看了一下,不看還好,這一看,藍色絲絨的椅子上好像有一小

塊水漬,不是很明顯,卻也不容忽略,不會是我留下的吧!

  更沒想到的是,哥哥竟然抓起我的左手,硬是把手掌給撐開還靠近鼻子聞

了一下,「你幹麼?」我當然是死命的把手抽回。

  「小女孩長大了。」

  什麼意思啊!

  「不過太早看這些東西對妳不太好,過幾年吧!到時哥哥再送妳一套。」

  什麼跟什麼呀!還對我說起教來,再過二個月我也滿十八了,什麼過幾,哼!

  「唷!好像挺不服氣的樣子。」

  「沒有,哥哥說的是,不過要不是你的電腦裡有那種東西,我又怎會看到呢?」

  「喔!那還是我的錯嘍!妳偷看我的電腦,我沒怪妳,妳倒怪起我來。」

  「說了嘛!我是來等你,你電腦又沒關,我就隨便看看...」

  「嗯,妳剛是有說在等我,那等我做什麼呢?」

  「嗯,這個...」慘了,我哪能告訴哥哥我是來找日記的,給哥哥一鬧,我

都不知要這麼圓這個場了,「噢!我想起來了。」突然靈機一動。

  「哦!想起來了呀!」瞧哥哥那副不以為然的嘴臉。

  「吃晚飯時,我故意那樣說,你沒生我的氣吧!」算了,我委屈一點,假

裝來道歉吧!不然怎麼地。

  「哦!早知妳不會放過機會整我的。」

  「是嗎?那你一點都不生氣嘍!」

  「我是這麼小心眼的人嗎?」

  「那就好,那我回房去了。」安全過關,我還不走嗎?站起身來我就要離

開哥哥的房間了。

  「青青。」

  「還有事嗎?」我停下腳步問哥哥。

  「青青。」

  「有事就說啊!我很睏了,不早點睡,明天又起不來了。」

  「青青。」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哥哥竟然一把抱住我,我的心跳突然加速,

整個人更加熱了起來,「青青,留下來陪我好嗎?」哥哥的聲音聽起來好哀怨,

這也難怪,他剛剛失戀了。

  「天涯何處無芳草嘛!你就忘了艾芠姐吧!」我摸摸哥哥的頭,拍拍他的

肩安慰著。

  「青青。」一連叫了我幾回啊!我怎麼覺得有點不對勁,哥哥的頭好像埋

進了我的胸懷裡,他的頭微微顫抖著,不是在哭吧!

  「哥,別難過,你的條件又不是很差,今天我同學都被你給迷的像花癡一

樣,一定有不少女孩暗戀你,隨手一抓一大把,很快就會有新的女朋友了,真

的不用太難過。」我向來不會安慰人,這讓我怎麼辦?

  「沒事的。」哥哥?起頭來,看著我,「如果...」

  「如果什麼?」哥哥說了一半就停了,半天也沒有下文,「哥,你說如果

什麼?」

  「沒什麼?早點睡吧!明天早上我載妳。」

  「真的?」哥哥自願要載我,這是因禍得福嗎?嗯?因禍,沒錯本來以為

哥哥會怪我亂闖他房間,沒想到他竟然要載我上學,那我起碼可以多睡半個小

時,「哥,你真是太好了。」抱著哥哥的頭在他的額頭上猛親了一陣,「我愛死

你了,哥。」

  「好了,好了,妳這個小馬屁精,快回去睡吧!」哥哥在我的屁股上拍了

一下,就把我趕出房間。

  呼!還好沒有被他發現我的企圖,時候不早了,是該睡了,「啊!」打了

一個大哈欠,真的睏的睜不開眼了。

  回到房裡,書桌上一片淩亂,幸好作業已經寫好了,收拾一下就可以了,

準備關了電腦就要睡了,可手才碰到滑鼠竟然有種不想放的念頭,也罷,反正

明天哥哥要載我,可以晚點起床,剛才看了一半的衣櫥,繼續把它看完吧!

  『仔細想想和文文分手,也不是沒有前兆的,只是我一直刻意忽略,直到

真的發生了,我所能作的也只有坦然面對。』

  前兆?難道是吵架,可是我也沒見他們吵過架,不過誰會在別人面前吵架

啊!還不是二個人私底下吵吵,一會又沒事了,就像我和哥哥也是常吵啊!還

不是沒事,到底是親兄妹嘛!

  『文文不只一次向我抗議,說我總是開口妹妹,閉口妹妹,說妹妹的可愛,

講妹妹的頑皮,如果一天沒有提到妹妹好像就沒話題似的,我也不是能言善道

的男人,生活裡頭最頻繁的事,除了和哥兒們聊哪個女人如何如何,這個我想

文文不會愛聽吧!要不就是教授在課堂上的授課內容,這個也不會有人想聽

吧!那就只剩我這個頑皮又可愛的小ㄚ頭了,誰知道這個竟然是我們分手的導

火線。』

  不會吧!我是導火線,我不是這麼顧人怨吧!我讓你們當成話題聊,都不

覺得委屈了,竟然還嫌棄我,和文文分了也好,這麼討厭我,將來要是做了我

的大嫂,也是會姑嫂不合,分了好,分了好。

  『當文文含淚離去,我始終不明白,女孩子心裡到底在想什麼?吃別的女

孩的醋就算了,我妹妹的醋她也吃,唉!輕嘆一聲,我真是三聲無奈。』

  我也跟著嘆口氣,我更是無奈又無辜啊!

  『想了一整夜,女孩子的心思是十分敏銳的,難道像我這樣整天把妹妹掛

在嘴邊的男人,真的有什麼問題嗎?該不會我就像那些亂倫小說裡寫的,我愛

上了自己的妹妹...』

  不會吧!這可不是開玩笑的,哥哥呀!你別受小說的影響胡思亂想了。

  『我的妹妹,確實是一個值得男人細心捧在手心裡呵護的女孩,如果她不

是我的妹妹該有多好!我衷心的期盼著...』

  如果她不是我的妹妹該有多好!

  難道哥哥一直說不出口的如果,就是...

 

上一頁

回頂端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