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Sorry, your browser doesn't support Java(tm).
  特別收錄淫雨之作【血緣】 參與討論或發表心得

 

   

 

 

(四)意外的刺激

 

  「哇!又睡過頭了。」慘叫一聲,差點連人帶被的滾到地上,「什麼?七

點十分了。」

  叩叩,一個短促的敲門聲傳來。

  「誰呀!」我的襪子呢?昨晚明明放在床腳的呀!

  叩叩,門繼續被敲響著。

  「誰呀!」敲的人心煩死了,竟然在門邊找到襪子了,真是的,沒長腳都

會走路。

  「唷!大小姐肯起床了呀!」門剛一打開,就看見有個人悠悠哉哉的,一

隻手插在口袋裡,嘴裡還嚼著檳榔,沒有啦!應該是口香糖吧!

  「喔!如果你是要叫我起床,不嫌太晚了嗎?」

  「我敲的手都快斷了,都叫不醒你,還怪起我來。」瞧哥哥還真裝出一臉

無辜樣呢!

  「是嗎?」我真是沒聽到哥哥的敲門聲,有也就剛剛二次,難道是我剛剛

夢到啄木鳥時,聽到的叩叩聲。

  「不用懷疑了,我在樓下等妳。」哥哥看看手錶,「妳還有十二分鐘。」

  「什麼?十二分。」不用慌,哥哥說要載我的,十二分鐘對我來說很夠用

了。

  從容的梳洗完畢,再看看手錶七點二十分,至少比昨天快的多了。

  下了樓哥哥就把安全帽拋給我,戴好帽子關了門,就坐上哥哥摩托車的後

座,扶著哥哥的腰側,原以為就要出發了,卻發現哥哥抓起我的手,讓我的二

隻手重疊的交放在他的腹前,「抱好。」

  「嗯。」我是乖乖的抱著哥哥,可是哥哥的手怎麼還不肯放開,他手心裡

的溫熱通過我的手背,我突然感覺到一股電流穿過全身,哥哥是捨不得放開

嗎?哥哥的手好像很刻意的握起我的指尖,輕輕的柔捏了一下,如果只是要我

抱緊他,這個動作又代表什麼意義呢?突然間我覺得我的心跳好像加速了,恐

怕一分鐘跳個一百下也不成問題了,「哥,我快遲到了。」可是現在不是思考

這個問題的時候,我得去上學,還不能遲到。

  「坐好了?」哥哥遲疑了一會問出這句話。

  「坐穩了。」我在哥哥的腰間加了點力,哥哥才放心的發動車子,朝我的

學校出發了。

  今天比昨天快了二三分鐘吧!還有時間可以從容的脫下安全帽及向哥哥

道別。

  「放學我來載妳。」哥哥一邊放置我的安全帽一邊說著。

  「我和同學一塊走就好了。」潛意識裡我突然有種想疏離哥哥的念頭。

  「是嗎?...那也好。」是我的錯覺嗎?這是一種失落的語氣啊!

  「哥。」

  「嗯?」

  「你還是來載我好了。」

  「沒問題。」透過安全帽的罩子我還是明顯的看見哥哥興奮的笑容從失落

的臉上升起,這...,「時間快到了,進去吧!」

  「對喔!掰掰!」揮別哥哥,我三步併作二步跑進校門,下意識裡我回頭

望了一下,哥哥竟然還沒走,還向我揮揮手,而我的心臟卻在這時又開始砰砰

的跳了,太奇怪了,我會因為自己的哥哥而砰然心跳,這種詭異的感覺,讓我

急忙轉過身往教室飛奔而去。

  砰的一聲,我好像撞到了什麼東西,定睛一看,顯然我是撞到人了,「對

不起。」這個時候道歉就沒錯了。

  「搞什麼嘛!走路不長眼睛啊!」被我撞倒的是一個男生,一邊收拾散落

一地的書本和文具,口裡還念念有詞。

  「對不起,對不起。」我雖然對他的反應很不滿,可是看著因我而一片凌

亂的書包,我也只好認了,誰讓我理虧嘛!彎下身來,想幫他撿撿東西。

  「不用妳多事了,下回小心點就是。」

  既然不領情,那就算了,站起身來,拍拍裙擺,以為我愛撿啊!「你慢撿

吧!」

        ※        ※        ※

  「妳幹麼一早氣呼呼的?」巧婷問我,大概是剛剛的餘氣未消給她看出來

了吧!

  「一大早遇到一個白目。」

  「白目?」

  我將經過情形描述了一遍,巧婷聽了哈哈大笑,我正要繼續大肆批鬥一下

那個大白目,但是當我看到從門口走進來的人時,我就當場便啞吧了!不是啞

巴是淑女。

  「各位同學早安!」老師帶了一個男生走進教室,而那個男生就是那個白

目,「這位同學剛轉到我們學校,你們要多多照顧他。」

  「做個自我介紹吧!」陳文俊提議道。

  那個男生就走上講台,拿起粉筆在黑板上寫了三個大字,“劉文聰”,然

後轉過身來開口道,「我叫劉文聰,照顧就不用了,別來惹我就行了。」

  我的天啦!這是什麼介紹詞啊!我和巧婷相覷一眼,我看老師的臉都綠

了。

  「劉文聰你就坐到第二排後面那個空位吧!」

  什麼?那不就是我後面那個位置,真是冤家路窄,算了,算我倒楣了。

  老師看劉文聰坐定位置,便離開了教室。

  「原來妳是這個班的。」從我背後傳來一個聲音,劉文聰的聲音。

  「真是不巧啊!」

  「妳叫什麼名子?」

  「一來就想泡馬子啊!」劉文聰隔壁的張博印嬉笑道。

  「你最好不要惹我。」劉文聰還真是直接啊!

  「你跩什麼跩啊!」張博印也老大不爽的回應他。

  「吵什麼呀!現在是自習時間。」說話這個人是班上最兇的女生,風紀股

長,本姑娘我,公然在我身後吵鬧,是不是沒把我放在眼裡,我當然得顯顯威

風嘍!我也是不想他們因此而吵大了。

  「哇!母老虎發威了。」張博印倒是乖乖的閉嘴了。

  「我喜歡妳。」

  我沒聽錯吧!哪有人這樣直接了當的啊!我站了起來轉過身,二隻手拍在

他的桌上,衝他說了句,「你有沒有搞錯啊!」

  他冷冷的說了句,「現在是自習時間。」我真是自食惡果了,只能乖乖的

坐回椅子,頓時,我的思緒亂成一團。

  還好他沒有再繼續說無聊的事了,我是很好捉弄的人嗎?別開玩笑了。

  昨晚又晚睡了,瞌睡蟲猛來找我,現在才第二堂課耶!我卻哈欠打個不

停,國文老師的聲音更像是催眠曲,聲聲催人眠,我不行了,就讓我睡一下吧!

  「柳青青。」

  「柳青青。」

  我想我既是被叫醒也是被踢醒的,當我抬起頭張開眼,看到的就是一張憤

怒的臉,完了!我腦海裡只出現了這二個大字。

  「請妳翻譯一下這一段。」老師面無表情的說著。

  「哪一段哪?」我小聲的問巧婷,但是老師馬上就把眼神飄向巧婷,害的

巧婷也不敢跟我打暗號,我只能站著發呆了。

  「我來翻譯吧!」劉文聰竟然自告奮勇說要替我翻譯,還真是令人驚訝!

  「好吧!就給新同學一個機會。」老師倒還挺善解人意的,沒繼續刁難我。

  呼!好險,還真是沒想到一早表現的那樣冷漠的人,竟然會仗義相助,倒

是讓人另眼看待了。

  經過這一驚嚇,國文課我想我是不會也沒有膽再繼續打瞌睡了,好不容易

捱過了一個漫長的國文課,一想到下一堂是英文課,又是一個難熬的五十分鐘。

  噹噹噹噹,終於解脫了。

  「青青,妳怎麼了?怎麼一大早就打瞌睡啊!」我就知道一下課一定會有

人來關懷一下我,真不愧是我的死黨,巧婷。

  「我也不知道,可能昨天睡太晚了吧!」我總不能告訴她說我胡想亂想了

一夜吧!

  「今天又沒考試,不用熬夜看書,也沒有作業要交,妳從實招來,是不是

熬夜看小說?」

  「上個月我就把租書坊壓的錢看完了,哪還有小說的看啊!」

  「噢!那妳幹麼還晚睡?」

  「一定是看A片啦!」張博印沒頭沒腦的冒出一句話來,害的我心驚了一

下。

  「誰像你們男生啊!死色鬼,才會看那種東西,我們可是純潔善良的少女,

少來污染我們了。」話是說的理直氣壯,可我的心理可虛的很,我確實是看了

所謂的A片了。

  「裝純潔。」這話這麼惡毒,到底是誰說的,竟然是剛剛才被我另眼相看

的俠士,劉文聰。

  孰可忍孰不可忍,「你再給我說一遍。」現在可不是自習時間啊!我絕不

跟他客氣。

  「妳生氣的模樣還真可愛。」

  是啊!我是可愛啊!我竟然有點沾沾自喜,不對,這不是我該有的情緒,

「把你剛剛說的那句話收回去。」

  「說妳可愛還要收回去?」什麼樣子啊!還一臉無辜的看著我。

  「是前一句。」還要我提醒嗎?

  「裝純潔,妳說的是這句話嗎?」

  「沒錯。」

  「為什麼要收呢?」

  「為什麼?妳以為我們會像你們男生那樣污穢嗎?說什麼看A片,簡直是

侮辱我們,還說我們裝純潔,你以為你又多純潔?」我真想戳進他的腦袋裡。

  「沒看過啊!改天到我家我放給妳看。」

  「你...」還放給我看,我...

  「青青,別理他啦!他是故意逗妳的。」巧婷出面勸架了,也讓我意識到

一個事實,他真的是故意在逗我的,瞧他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模樣,真像在看我

一個人在唱大戲似的,而我竟然會上當。

  「走,我們買涼水喝去。」拉起巧婷,丟下這些臭男生,我們便衝到福利

社了。

  喝杯冰涼的橘子汽水,整個人就神清氣爽起來,希望能把瞌睡蟲一掃而光。

  只可惜,精神只好那一下,捱過了英文課、數學課就再也撐不下去了。

  「柳青青。」不用說我又被點名了,「妳上來解這題。」

  什麼解...天啦知道我最不會數學了,還故意刁難我,我真想哭啊!

  「柳青青。」一個低沉的聲音呼喚著我,音源就在我後方,我回頭一看,

劉文聰塞給我一張紙條,不是這麼明目張膽吧!公然在上課時間傳字條。

  「柳-青-青-」數學老師一字字的再次叫喚我的名子。

  就來了不是,討厭的數學老師,看到題目我就愣住了,不是新教的內容吧!

我怎麼一點印象都沒有,想起手裡握著的紙條,可是老師就站在我身後,就是

想看也沒輒,拿著粉筆的手也下不了筆,又要出糗了。

  「老師,我可不可以請教老師一個問題?」這個聲音聽起來不陌生了,劉

文聰,就是他。

  「什麼問題?」偷瞄一下,老師可轉過身去了。

  難道手裡的紙條會是解答,我的第六感這麼告訴我,果然紙條上寫著幾行

數學公式,依我的理解這是答案無誤,我立刻振筆疾書,寫完答案總算鬆了一

口氣。

  「老師,我寫好了。」

  「哦!」老師的視線從劉文聰的書本上離開回到我身上,不應該說是黑板

上,看來老師應該是很滿意了,看著他微微上揚的嘴角,一定想不到我這個打

瞌睡的學生也能解出答案。

  「回座位吧!上課注意點。」

  「是。」

  背著老師吐吐舌頭,同學們都給我一個劫後餘生慶幸的笑容。

  走到座位前,我看了一眼劉文聰,我對他的看法又變了,原本以為他是一

個冷漠的人,國文課的仗義,讓人覺得他不是那麼冷漠,可是下課的捉弄卻是

令人反感,但是剛剛那個給我解答的舉動,讓我有那麼一點點感動,他不是真

的喜歡我吧!

  眼睛盯著黑板,我腦海裡回盪的竟然是他那淺淺的笑容,再想下去,浮上

來的竟然是哥哥的面容,那張摘下安全帽後讓人突然驚艷的俊容。

  怎麼突然覺得心跳的厲害,是為劉文聰嗎?還是...

        ※        ※        ※

  睡眠不足真是要命,總算捱過這一天了,今天晚上一定要早點睡,不然明

天又慘了。

  「青青,今天妳哥還來載妳嗎?」巧婷問著。

  「嗯。」

  「有哥哥真好,我只有二個討厭的弟弟,除了吃喝拉撒什麼也不會。」

  「咱們的弟弟都一樣,我弟弟整天只會嚷著要我煮東西給他吃,其餘的什

都不會。」

  我們倆就因為埋怨沒有啥用的弟弟足足耽擱了五分鐘之久,等發現大家都

走光了才驚覺時間不早了。

  「糟了,我哥一定等的不耐煩了,我們趕快走吧!」我尖叫一聲。

  「我的公車搞不好也跑掉了。」

  教室的迴廊上立刻響起了驚人的跑步聲,為的就是要趕回家啊!

  還好,哥哥看到我還是笑容滿面,不像生氣的樣子。

  「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奇怪,我幹麼跟他客氣起來。

  「沒關係,趁機看看小妹妹也好。」

  「你這個色狼,果然男生都一個樣的。」

  「不是你們班的男生也都是色狼吧!」

  「我看也是差不多了。」

  「哦!」

  把哥哥遞給我的安全帽戴好,我便跨上的哥哥的摩托車。

  「等等。」哥哥突然叫了一聲。

  「幹麼?」害我跨了一半還得剎車。

  「妳穿裙子就這麼給我跨上車喔!」

  「不然怎樣咧?我坐了二天了,你現在才發現。」會不會有些後知後覺啊!

  「妳不怕春光外洩啊!」

  「不會啦!就算裙子飛起來也不怕啊!」

  「啊?」

  聽完我的話哥哥肯定是一臉驚訝,不是我那麼豪放,而是,我把裙子一掀,

說道,「你看,我裡面穿了運動褲的。」

  「我拜託妳好不好,這裡人那麼多,妳還給我做這麼不文雅的動作。」哥

哥趕緊按下我的裙子說道。

  「我要回家了啦!今天一整天都睏死了。」不管哥哥的抗議我就是要跨坐,

坐上車,皮鞭一抽,馬兒快跑,我真的很想這麼做。

  「今天起那麼晚還睏喔!」哥哥又把我放在他腰側的手往前一拉還住他的

腰,我的心突然又震了一下,乒乒砰砰的又急速跳動,怎麼又是這麼奇怪的反

應。

  「睡著了?」

  「哪有?」

  「那怎麼不說話。」

  也不過就遲疑了一下,就說我睡著了,「我昨天晚上根本就沒睡好不好。」

說完我才發現我不該這麼老實的。

  「整晚沒睡?那妳在幹麼?」

  在幹麼?這我可難回答了,「那有幹麼!就...看書啊!」只好撒謊了。

  「看書?呵呵。」

  那笑是什麼意思?很詭異的感覺。

  「下車吧!」

  「這麼快就到家了。」

  「妳發呆就花了三分鐘啊!」

  「有那麼久嗎?」我幹麼回答他呀!真是的。

  鈴鈴鈴,電話聲響了,脫了鞋我就衝進客廳接電話去。

  「喂。」

  「妹呀!我和爸爸今天不回去吃飯了,不用煮我們的份了。」

  「又去約會啊!」這對夫妻就是這樣,老夫老妻了還噁心巴拉的,搞浪漫,

想的我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是啦!小ㄚ頭,掰了。」媽媽笑吱吱的掛了電話。

  噁心是噁心啦!不過如果以後我和我老公也能這樣,我就心滿意足了。

  「誰打電話來?瞧妳笑的那麼滿足。」哥哥一進門就這麼問我。

  「媽啦!又和老爸去約會,放我孤單一人了。」

  「妳孤單一人?我不是人喔!」

  「是是,你當然是人,可你又不是我的男朋友,管什麼用。」

  「咦!怎麼這樣說,好歹我至少還可以載妳上下課啊!」

  「嗯!是還有點用處,對不起,看扁你了。」

  「快十八歲了,有沒有男生追妳啊!從實招來。」

  怎麼突然問這個,正好今天劉文聰說喜歡我,也不知是真是假,肯定是假

的了,哪有人第一次見面就這樣說的,不過想想他倒是挺可愛的,雖然個頭不

是很高,也比我高了快半個頭,人嘛!不是很帥的那一種,不過脣紅齒白的,

臉上倒也光潔,不像一般青春期的男孩子滿臉豆花...

  「在想什麼?想的那麼入神。」

  「沒有啦!今天早上好倒楣喔!」

  「倒楣?那妳還笑的那麼開心。」

  「唉呀!其實也不是真的很倒楣,算是不幸中的大幸。」我這麼說會不會

太誇張啊!不過我看哥哥已經是一頭霧水了,「就早上一進校門...」想到這,

我就想起哥哥依依不捨的看著我離去,是那種感覺沒錯,要不然不會一直目送

我走進校門,還不離開。

  「然後呢?」想必哥哥又認為我在發呆了。

  「噢!」回過神來,我繼續說道,「我在走廊遇到撞到一個人,結果害人

家書包都掉到地上...」

  「妳沒怎樣吧!」哥哥緊張兮兮的問著。

  「沒有啊!」不是這麼關心我吧!雖然這種事不是常發生,不過沒有車禍

相撞那麼嚴重吧!我繼續往下說,「看他東西掉了一地,我都不好意思了,除

了抱歉還是抱歉,本來想幫他撿撿東西的,沒想到...」我故意吊了一下哥哥的

胃口,就想試試他會有什麼反應,總覺得會有有趣的反應出現。

  「然後呢?不會是他破口大罵,把妳罵哭了吧!」

  還真是一個有趣的回應啊!我的臉上出現了櫻桃小丸子臉上的三條線了,

就像這樣^^|||,虧他想的出來,「妳妹妹我是這樣柔弱的小女子嗎?」我滿不服

氣的站起身來,雙手叉腰的說著,「他說不用我雞婆,要我下回小心點。」

  「哈哈哈。」聽完我的話,哥哥大笑幾聲,「那妳怎麼回他的?」

  「我?就像這樣。」我就拍拍裙子,像早上那樣,「你慢撿吧!」我現在

才感覺到,原來我當時的態度是如此傲慢,唉!真是有損我淑女的風範。

  「不錯不錯,這才是我的妹妹,那種不識好歹的人別理他。」唷!看來哥

哥還頗滿意我的反應嘍!

  「別理他!說有多巧你都不信。」

  「多巧?」

  「他竟然是我們班上的轉學生。」

  「哇!那可糗了。」

  「更絕得是,你知道他怎麼自我介紹的嗎?」想到劉文聰說的那幾句話,

再想到老師發綠的臉,我簡直已經笑到快不行了。

  「別顧著笑啊!告訴我他是怎麼介紹的呀!」瞧哥哥急的。

  「他說我叫劉文聰,照顧就不用了,別來惹我就行了。」我可是連那神韻

都模仿給哥哥看了,他那才叫傲慢,我真是甘拜下風了。

  「哇!這麼勁爆,那妳們同學不都傻眼了。」

  「同學傻眼算什麼,看到老師的臉都綠了才過癮呢!」

  「確實,要是我也會。」

  「更可惡的是還在後頭呢?」

  「可惡的事?不是他挾怨報復妳吧!」

  「報復,沒那麼恐怖啦!」我繼續說道,「只不過他被分到我後面的座位...」

  當我說到劉文聰說喜歡我時,「太誇張了吧!才剛認識就說喜歡,別被他

騙了,他只是想報復妳的。」

  看哥哥反應這麼激烈,故意再逗逗他,「報復,可是不像啊!」我又把他

仗義行俠的事跡告訴哥哥,「我覺得他還是以德報怨呢!」

  「哇咧!以德報怨,這只是他的技倆,專騙妳們這些小女生,知道略施小

惠,妳們就會上勾了,等騙到手了再拋棄妳,這樣就達到他報復的目的了。」

  「人家哪有你想的那麼壞,再說我和他又不是什麼深仇大恨,你是小說看

太多了吧!把人都想的那麼壞。」把我說的像花癡一樣,我是那麼容易上當受

騙嗎?哼。

  「總之妳離他遠一點,那麼反覆無常的人,不是好相處的人。」

  「知道啦!」不想跟哥哥再辯論下去了,我又不是真的喜歡上劉文聰,說

什麼離遠一點,什麼不是好相處的的人,我也沒說要和他相處啊!

  等等...哥哥不是吃醋吧!看有男生喜歡我,照顧我他就...

  「對喔!他這個人啊!可能和某些色鬼一樣,房間裡藏了一堆A片,還說

要我去他家看呢!」我是故意說這些話的。

  「什麼?要妳去他家看A片,妳看看這麼居心叵測,妳還不離他遠一點,

小心給他賣了還幫著數鈔票呢?」

  我不行了,還真當我是白痴啊!「我上樓去了。」

  我是怎麼了,為什麼要生氣,哥哥也是怕我吃虧才那麼說的,祇不過我也

祇是說說今天發生的事而已,又不是真的喜歡那個劉文聰,幹麼緊張成那樣,

煩死了,啊!又打哈欠了,先洗個澡吧!洗完澡我就要睡了。

        ※        ※        ※

  洗個舒舒服服的澡真好,炎熱的天氣沖沖涼還真是一大享受,不過好像也

太涼了吧!怎麼覺得有股寒風颼颼吹了進來,不是我忘了關門吧!

  想回頭確認一下,天啦!

  「對不起,我不知道妳在洗澡。」哥哥神色慌張的關上門,想必是落荒而

逃。

  我竟然獃住了,我真的春光外洩了,哥哥究竟看了多久?又看到了多少?

我剛剛一轉身,我都不敢想了,不是三點全露吧!這下我可虧大了,現在不是

吃虧的問題,小時候我們三個兄妹一塊洗澡,還不也是光溜溜的,可現在不一

樣了。

  對於我的身材,不是我自戀,傲人的雙峰,纖細的柳腰,圓翹的臀部,不

知要羨煞多少人,不過那天看了哥哥坦露的上身,還真是挺結實的,躺在那樣

的懷裡...

  等等,我在想什麼呀!躺在哥哥的懷裡,那可不是我應該做的事啊!

  三兩下沖洗好擦乾淨穿好衣服。

  我心裡有個疑問,我記得我是鎖了門的,怎麼會讓哥哥有機可趁呢?為

此,我特地檢查了一下門鎖,天啦!門是鎖了,可是卻鎖不緊,難怪哥哥可

以.......

  怎麼好端端的門鎖會壞了,我看一定是哥哥搞的鬼,咦!哥哥的房門沒

關,那他一定在房裡,竟然設計偷看本姑娘出浴,這口氣我怎嚥的下去。

  半踹開式的踢開哥哥的房門,「妹妹我的身材怎麼樣啊!」我就是來興師

問罪的。

  「很好啊!超辣的,沒想到咱家的小妹妹有這麼好的身材。」雖然哥哥說

的口沫橫飛,不過我還是在他臉上看到了驚慌的神色。

  「你在幹麼?」我這才注意哥哥用棉被蓋著下半身。

  「沒幹麼呀!就看電視啊!」哥哥的目光移向在他房裡的一個十四吋的小

電視,電視裡頭播的是棒球賽轉播。

  「你不熱嗎?大熱天還蓋棉被。」

  「我有吹冷氣啊!」

  「吹冷氣不關門,想被媽媽罵呀!」

  「難怪......」哥哥的臉上有點懊惱,「妳有事嗎?」

  「我有事嗎?你別以為裝著若無其事,就算了。」

  「妳在說什麼呀!」還想裝蒜。

  「我不管,你看了我,我也要看你。」這就是我的目的。

  「那你看啊!我就在這啊!」

  「你剛剛看到我的可是....裸體,所以我當然也要看你的裸體啊!」

  「真不害臊啊!哪有女孩子這樣子說要看男人的裸體的。」

  「我就是要看。」

  「這......」

  「嗯?乾脆一點吧!看一下又不會少一塊肉。」

  「看就看哪!」哥哥又頓了一下,「不過現在不行。」

  「還挑時間的啊!」少找理由推託了。

  「等我洗好澡。」

  「有差嗎?我只是看一眼而已啊!」

  「妳不會想長針眼吧!哥哥洗乾淨再給妳看不好嗎?」

  「嗯......」我猶豫了一下,也好,反正他是跑不掉的,「那好吧!等你洗

好澡,擦好香水再通知我一下,我要去煮麵了。」

  「嗯,還要擦香水啊!」

  「隨便你啦!」人家隨便說說而已。

  「等一下。」這一聲把剛踏出房門準備喘口氣的我嚇了一跳。

  「幹麼!改變主意想現在給我看了。」

  「不是啦!不用煮麵了,我們出去吃。」

  「我已經洗好澡,不想出門了。」

  「那我去買,妳想吃什麼?」

  「賄賂我是沒有用的,我是一定要看的。」誰不知你在想什麼呀!

  「拜託,我一片好心被妳說成賄賂,我堂堂男子漢,還怕給妳看嗎?怕妳

到時臨陣脫逃不敢看。」

  「妳放心,本姑娘絕對不會。」

  「呵呵。」

  「你笑什麼?」哥哥的笑容感覺有點詭異。

  「沒什麼,說吧!想吃什麼?」

  「嗯,我想想,我想吃巷口那家的牛肉麵還要加一個滷蛋,再來二塊海帶,

一份豬肚,還有......」

  「妳是豬啊!吃這樣多。」

  「別那麼小氣嘛!就這些了。」

  「我不是小氣,是怕妳吃太多變肥了,身材走樣就不好看了。」

  「妳放心,我才不會變胖呢!你快去買吧!剛剛一說我的肚子都餓了。」

  「好啦!好啦!妳先出去吧!」

  「我們一起下去啊!我幫你把冷氣和電視關了。」拿起遙控器我正要關冷

氣,「咦!你還不起來啊!我要關冷氣了。」

  「嗯.......這局看完我就下去,妳先下去開客廳的冷氣。」

  「噢!好吧!你冷氣和電視可要記得關啊!」棒球有什麼好看的,也好我

先把客廳的冷氣打開吧!

 

上一頁

回頂端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