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Sorry, your browser doesn't support Java(tm).
  特別收錄淫雨之作【血緣】 參與討論或發表心得

 

   

 

 

(九)暴風的前夕

 

  「嗯……那麼妳不反對我偶爾抱抱妳,親親妳嘍?」

  抱抱我?親親我?

  難道哥哥真正想要的就僅僅是這些嗎?

  在我的腦海裡回盪著這些聲音。

  抱我,或許問題不大,但是親我……,這可就是個大問題了。

  我在胡亂想什麼。

  問題不在抱或是親,而是哥哥說他愛我。更要命的是,我也愛哥哥。

  我愛哥哥?可是我真的懂愛嗎?

  愛情到底是什麼?這個我不是很清楚,但是戀愛的對象,不應該是自己的哥
哥,這是我唯一可以肯定的。

  對,沒錯,我是不能和哥哥相愛的。

  厭惡至極了,為什麼腦海的這些聲音不斷的在提醒我,不能和哥哥相愛,為
什麼?為什麼?

  「青青,回答我,妳是愛我的。」哥哥似乎在誘導我。

  「我......」

  說話啊!告訴哥哥"我愛他",說啊!大聲的說出來啊!

  我好像精神分裂似的,心裡的另一個聲音不斷的鼓勵著我,要我接受哥哥。

  我迷惘了,到底該聽誰的。

  拒絕?

  接受?

  難道我沒有第三個選擇嗎?

  「哥哥,我們回家吧!」

  這就是我的第三個選擇──不回答。

  「好吧!」

  從哥哥的聲音裡聽不出來,是否感到失望,但至少不是絕望。而我為何不乾
脆拒絕哥哥,讓他死了這條心;又或者接受哥哥,讓哥哥開心。

  難道,我是不忍心哥哥傷心,還是不想違背自己的心意。

  坐在哥哥的身後,環著哥哥的腰,倚著哥哥的背,我反覆思索這些問題。

        ※        ※        ※

  一個小時後,已經回到我熟悉的家了。臨下車前我突然想起下午答應哥哥請
他吃飯的。

  「哥,晚上想吃什麼我請你。」

  「我想吃什麼,妳都請嗎?」哥哥摘下安全帽,甩甩頭髮後,反問我。

  「是啊!你儘管說,我想,我還請的起。」哥哥不會趁機敲竹槓吧!想著我
荷包裡這個月的零用錢,不由得心痛了一下。

  「我想吃妳。」

  什麼?哥哥說什麼?吃我?我睜大了眼睛看著哥哥,「嗯?」

  「吃妳煮的菜。」

  原來如此,嚇死我了。

  「你不是說這樣很沒誠意?」真想打自己一個耳光,胡說什麼啊!

  「即使是飯店的大廚都沒有青青的手藝好,我又何必捨近求遠呢?」

  這麼諂媚的話都說的出來,我非好好的露一手了。

  「那麼,這位客人,你要點什麼菜呢?」

  「讓客人在門口點菜嗎?」

  說的也是,「歡迎光臨。」我搖身一變成了服務生,做了一個歡迎的手勢,
哥哥在我的注目下走進了餐廳。

  拉開了座椅,哥哥大方的坐下了。

  餐廳、桌椅是現成的,那菜單呢?總不能把食譜攤在桌上讓哥哥隨便點吧!
不過倒也不失為一個好方法。

  「請點餐。」我攤開一本食譜放在哥哥面前。

  「這麼專業啊!是不是我點哪一道妳都做的出來?」

  「那當然。」這可不是我吹牛,這本食譜上的每一道菜我都實際料理過。

  「嗯......那我仔細瞧瞧。」哥哥拿起食譜認真的瞧著。

  「那先來個『五福拼盤』好了。」

  不是這麼認真吧!現在是什麼時候,給我點這道『五福拼盤』。

  「再來個,『八寶魚翅』,這有個什麼『金絲萬縷』挺有意思的,也來一份
好了。」

  「等等......我看您也甭點了,你點的這些菜都沒有。」乾脆收起哥哥手裡的食
譜,「什麼『五福拼盤』,家裡沒有腰果,『八寶魚翅』還魚翅咧!不過這『金
絲萬縷』倒是不成問題。一個小時後上菜。」

  「一個小時?」

  「懷疑嗎?你沒看到食譜上寫的:『干貝用水浸泡30分鐘後,再加醃料入蒸
籠蒸30分鐘取出』,這加起來不是要一個小時。剛好前天媽媽買了一些干貝,這
道菜有材料,本廚師就接受下單了。」

  「總不能只有一道吧!」

  「說的也是,好吧!我想想,冰箱有魚,有雞,那就來個『糖醋魚』和『宮
保雞丁』吧!再來個『開陽白菜』,什麼湯好呢?」我認真的想著。

  「來個『人蔘雞湯』如何?」

  我差點暈倒,「只有『蛋花湯』。」

  「『蛋花湯』,不是吧!『糖醋魚』、『宮保雞丁』、『開陽白菜』,聽起
很豐盛的樣子,配個『蛋花湯』,會不會太......寒酸啊!」

  「我柳青青的手藝,您還信不過嗎?放心啦放心。那就來個『出水芙蓉湯』
如何?」

  「『出水芙蓉湯』?那是什麼?」

  笨蛋,還是『蛋花湯』啊!「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選好菜了,那就看我大顯身手了。

  圍上圍裙,開始在廚房裡忙活起來,該洗的洗、泡的泡、煮的煮。這年頭像
我這般賢慧的女子,上哪找啊!

  「要不要我幫忙?」哥哥走進廚房來,問道。

  「好啊!幫我把魚殺了吧!」正好從冰箱裡取出一條魚來。

  「這魚還活著嗎?」

  「當然沒可能啊!幫我把沒刮乾淨的鱗刮一刮就好了。」

  「喔!」看哥哥拿著一條魚,不知所措的樣子真有趣。

  「菜刀拿去。」遞給哥哥一把菜刀,可能他也不會使用,「還是我來吧!」

  「說了要幫忙的,只是刮鱗嘛!很簡單的。」

  「別逞強喔!」真怕他鱗沒刮掉,倒割傷了手。

  「小意思。」說著真的用菜刀從魚背及魚鰭的邊緣下手,一片片的魚鱗就這
麼被剝落而掉入在水槽裡。

  這麼俐落的身手,看的我目瞪口呆啊!

  「好了,刮的很乾淨,妳摸摸看。」哥哥還真的抓起我的手在魚背上摸著。

  「還有沒有其他事啊!」哥哥繼續問著,「這魚還要沾粉對吧!」說著哥哥
把魚放在沾版上在魚身的正反面上,各用菜刀劃了三刀,「薑在哪?」

  「在這。」遞給哥哥一塊生薑。

  當我回過神來,哥哥已經把魚處理好,擦過薑、抹過鹽、裹上麵粉了。

  「好了。」

  「呵呵,你挺上手的嘛!」我傻笑著。

  「沒什麼啦!和艾芠一起做過幾次菜,都學會了。」

  原來如此啊!

  不知怎地,聽哥哥提起艾芠,心裡頭的感覺,就跟我正要倒進碗裡調味的醋
一樣,酸不溜丟的。

  「喂喂!妳醋是不是放太多了?」哥哥大聲叫著。

  「啊!好像是太多了,那重新調過。」一下子倒了半碗醋,這糖醋魚肯定酸
死。

  本來還以為哥哥會越幫越忙,沒想到有了哥哥的協助,料理的時間少了三分
之一,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啊!

  「把魚煎好,一會就可以開飯了。」怕哥哥久等,先預告一下。

  「不急,慢慢來。」

  「客人應該到餐廳等候。」我把哥哥推出了廚房外。

  為了保持魚肉表面的酥脆,所以魚是最後才下鍋的。

  鍋子燒熱後,倒入適量的油,等油燒熱,魚就可以下鍋了。小心翼翼的把裹
了粉的魚置入油鍋中,嗤的一聲,魚身慢慢的變的金黃。

  突然嗶啵幾聲,唉呀!怎麼有水滴進油鍋,我趕忙閃身離開,但還是讓濺起
了油給噴到手了,「啊!」我自然的喊了一聲,並立刻開水沖洗。

  「怎麼了?」哥哥焦急的跑進廚房來。

  「沒什麼,剛剛手沒擦乾,可能滴了一點水到油裡......」

  「有沒有燙到?」哥哥胡亂的翻看我的手。

  「這裡被噴倒一點點而已啦!」我指著手背說道。

  「我看看,有點紅紅的,我拿藥膏給妳擦。」哥哥一轉身便離開廚房,但很
快的又回來了。

  「來。」提起燙傷的地方,哥哥輕柔的替我抹上一層藥膏。「小心點,以後
還是到外面吃好了。」

  這不是因噎廢食嘛!

  「一點點小傷而已,沒關係啦!多注意一點就好了。」

  這一耽擱,魚應該翻面了。拿起鍋鏟,正要替魚翻個身。一隻溫暖的手掌覆
在我的手上,「交給我。」

  「你行嗎?」

  「當然行啊!」

  既然哥哥都這麼說了,我就放手了,再爭下去,魚可要焦了。

  好不容易,所有的菜全上桌了。

  「哇!好香啊!」哥哥深呼吸一口道。

  「不賴吧!」

  「嗯!確實是不錯。」哥哥用筷子夾起一口魚肉,放進嘴裡,「果然色香味
俱全,這是我吃過最棒的糖醋魚了。這糖和醋的比例剛好,有點酸又不會太酸。
魚皮也很酥脆,真是美味極了。」

  看哥哥吃的讚不絕口,我也很開心。

  「咦!好像少了一樣東西。」

  「什麼東西?」我數了數桌上的菜,『糖醋魚』、『宮保雞丁』、『開陽白
菜』一樣不少啊!

  「湯呢?」哥哥放下筷子,用右手背拍打著左手心,打了二拍說道。

  「湯?我忘了。」果真是漏了,「看我的,客倌您請慢用,湯隨後就到。」

  說罷,我即刻奔進廚房,燒了一鍋水,切了點蔥,打二個蛋進碗裡用筷子打
散。等鍋裡的水一熱,下蛋汁、倒鹽巴、撒蔥花,一鍋美味的『出水芙蓉湯』便
完成了。

  「上湯了。」吆喝一聲,熱湯上桌,「『出水芙蓉湯』。」我報聲湯名。

  「妳說這就是『出水芙蓉湯』?」哥哥用極度懷疑的眼神看著我問道。

  「沒錯。」

  「明明就是『蛋花湯』嘛!」

  我抿起嘴來對哥哥傻笑,一副你能耐我何的模樣。

  「很好,那我就不可氣了。」我看哥哥也只有認命了。

  不到十五分鐘,桌上的菜全部清潔溜溜,幸好我的手腳也不慢,要不然只能
分到菜渣了。

  「好飽喔!」哥哥站起身來,伸了個懶腰,然後慢慢的移動步伐走到我的身
後。

  他要幹什麼?

  「青青,謝謝妳了。」我還不及反應,哥哥已經從背後抱起我,在我臉頰上
親了一下。

  「哥哥......」

  「妳一定沒有準備甜點吧!」

  「甜點?」

  「妳看妳的嘴角還有糖醋汁。」

  經哥哥提醒,我伸出舌頭要舔掉糖醋汁,怎料,哥哥倏地撲上我的臉,用他
的舌頭替我舔掉了。我當場愣住了。

  「我要開始享用我的甜點了。」

  我還沒弄懂哥哥的意思,哥哥已經扥起我的下顎,用舌頭在我的嘴唇上來回
的舔著。不知幾時,我驚訝的張開嘴,卻讓哥哥趁隙而入,用他靈活的舌頭再次
勾引我笨拙的舌頭,在我的口腔裡翻攪著。

  「唔......唔......」我想開口說話,卻只能發出這般的聲音。想推開哥哥,才發
現自己的柔弱無力。

  在哥哥的主導下,我離開了椅子和哥哥一起站立著。哥哥的手離開了我的下
巴,正好有逃離的空隙,可是,沒想到哥哥的嘴唇力量也那麼大,把我的嘴吸的
緊緊的,讓我根本無法掙脫。

  一股強大的力量,從我身後施力,我的身體已經緊緊的靠著哥哥。哥哥的手
在我的臀部上來回的撫摸著,那是一種輕柔的撫觸。可是在下腹的地方,卻是一
種被堅硬的物體抵住的感覺。

  哥哥厚實的胸膛,壓迫著我豐滿的乳房,好像要喘不過氣來似的,四周的空
氣越來越稀薄。身體一陣陣灼熱的感覺,像周圍有熊熊烈火在燃燒一般,我快要
被哥哥的熱情融化了。

  就在此時,一個開鎖的聲音,讓我的心跳加速,是誰?誰在這時回來?

  爸媽今晚要去喝喜酒,八九點才會回來。難道是漏了東西回來拿嗎?

  我開始推擠著哥哥,哥哥先是離開了我的唇,剎那間,我感到那燃燒的火焰
已經慢慢的熄滅,等到哥哥完全放開了我,就只剩灰燼了。

  我向後退了幾步,稍稍整理凌亂的衣衫,然後收拾起桌上的碗盤。

  哥哥站在原地向大門的方向望去。

  門被開啟了,走進來的人,竟然是小桓。

  他怎麼會在這時回來?

  「姐,有沒有東西吃,我好餓喔!」小桓可憐兮兮的邊說邊向我走來。

  「你翹課啊!」哥哥沒好氣的說著。這不難理解,誰讓他壞了哥哥的好事。
可我要感謝他的即時回來,才沒有讓我因為一時的迷失而鑄成大錯。

  「我肚子痛,就提早下課了。」

  我這才發現,小桓一直抱著他的肚子。

  「怎麼了?你又亂吃東西是吧!」我問道。

  「我也不知道,我拉了一下午了,好難受喔!有沒有東西吃。」小桓的視線
移到餐桌上,「你們剛吃飽啊!」

  「是啊!」哥哥冷冷的答道。

  「早知道我就早點回來,想說再撐一下看看,結果還是不行。」

  「好可憐啊!你拉肚子是吧!」我問道。

  「嗯!」小桓抱著肚子回答。

  「那我煮點稀飯給你吃好了。」

  「我就知道姊姊對我最好了。」這小子突然興奮起來,把我抱住在我的臉上
亂親了一陣。

  「臭小子,把書包拿去放好,再下來吃飯。」哥哥厲聲道。

  「好。」小桓高高興興的跑上樓去。

  我得先把餐桌收拾好,再去煮稀飯給小桓吃。

  「我來收拾就好,妳去煮稀飯吧!」哥哥自告奮勇的替我收碗盤。

  「哥,你真好。」我感激的看著哥哥。

  「我可不想累壞我的寶貝......妹妹啊!」哥哥憐惜的看著我。

  我迴避了哥哥的眼神,立刻走進廚房去。

  在狹小的廚房裡,瓦斯爐上鍋裡的熱氣上升著,看著哥哥賢慧的洗著碗,我
的心裡也覺得暖暖的,「哥哥。」

  「嗯?」

  「謝謝你。」

  「傻ㄚ頭,謝什麼呢。」

  哥哥突然放下手裡的碗,向我靠近,一個親吻落在我的臉頰上。

  「哥,小桓在......」小桓已經回來了,我不能不提醒哥哥。

  「我知道。」嘴巴說知道,卻又在我唇上親了一下,才肯罷手。

  唉!我在心底嘆了一口氣,我到底該怎麼辦才好?

        ※        ※        ※

  小桓吃完稀飯,我讓他先去洗澡,要他早點睡覺。

  而我則回房打電話給巧婷,問她今天的功課。

  一天沒上課,進度又落後了,本來就不擅長的數學,今天可是排了二堂。本
來哥哥是可以教我的,可是我不敢再和哥哥有過多的接觸了。剛才如果不是小桓
突然回來,我真不敢想像後果會如何?

  我才不相信哥哥所謂的愛,只是想抱我、親我那麼簡單。一對相愛的男女相
處到最後,會做些什麼,會產生什麼樣的結果,我並非一無所知。如果繼續由著
哥哥胡來,遲早會出事的。

  叩叩叩,「青青,妳在房裡嗎?」是哥哥的聲音。

  一聽到哥哥的聲音我就心跳加速,「有什麼事嗎?我在寫作業。」

  「要我幫妳嗎?」

  「不用,都是文科的,我自己可以搞定。」

  「開一下門好嗎?我有話跟妳說。」

  「......」

  「青青。」哥哥繼續敲著門。

  我該開門嗎?「什麼事?你說吧!」

  「小桓剛睡了,我怕吵醒他,妳還是開門吧!進去再說。」

  「青青......」

  「進來吧!」我也不想小桓聽到什麼,只好放哥哥進來了。

  「寫什麼作業?」哥哥看著我攤在書桌上的數學作業簿,「這是文科?」

  「我只是拿出來看看而已,一會就要收起來了。」我心虛的說著。

  「還沒寫完就要收?」

  「後天才要交的。」其實是明天要交的。

  哥哥在我的書桌椅上坐了下來,「哦喔!第三題和第六題不會算?」哥哥轉
頭看著我。

  「嗯。」我只好點點頭。

  哥哥把梳妝台的椅子拉到書桌旁,拍著椅墊說道:「來,坐下。」我只好過
去坐下。「這一題,這樣解......」

  哥哥細心的告訴我每一題的解法,我也認真的聽著。可是我的心裡總想著,
哥哥不會只是來教我數學吧!

  「數學寫完了,還有什麼作業要我幫忙的?」

  「地理要畫圖。」好吧!既然有人要幫忙,我又何必拒人於千里呢?

  有了哥哥的分工,明天要交的作業很快就完成了。

  「功課都做完了?」哥哥問著。

  「嗯,都做完了。」我把作業一一放進書包,「你剛剛說要和我說什麼?」
該說的還是要說。

  哥哥又一把把我抱住,「青青,妳真的不接受哥哥嗎?」

  放下書包,我轉過身來看著哥哥,「你是我的哥哥啊!永遠都是青青的哥
哥。」

  「只是哥哥?」哥哥的手稍稍的鬆開了。

  我點點頭。

  「哪妳為什麼親我?」

  我知道哥哥問的是昨晚的那個觸碰,「我沒有親哥哥,我只是......」我伸出手
指在唇上碰了一下,然後放在哥哥唇上。

  哥哥隨即抓住了我的手,「你知道這代表什麼嗎?」

  我搖搖頭。

  「妳的心意。」

  「不是的,我只是好奇而已。」

  「心意也好,好奇也罷,妳要怎麼說都隨妳。」

  真的?我相當懷疑。

  「但是妳告訴我,除了我,妳還會喜歡上別的人嗎?」

  「當然會啊!」

  「回答的這麼快,我的心好痛啊!」

  「你為什麼認為我不會喜歡別人?」

  「直覺。」

  「直覺?」太荒謬了,「那是你的直覺,不是我的感覺。」我的腦海裡突然
浮現了一個影像,那個桀驁不馴的劉文聰。雖然才認識他不久,不過既然他說喜
歡我,倒是可以利用一下。

  「哦!」對我的回答,哥哥頗不以為然。

  「還記得我昨天提起的那個男同學嗎?」

  「叫劉什麼的是嗎?」

  「劉文聰。」

  「怎樣呢?」

  「他說喜歡我。」

  「然後呢?」

  「其實,我也對他滿有好感的,說不定我們是一見鍾情的那一種。」

  「哦!」

  我留意著哥哥的表情,可是哥哥的情緒似乎不受影響,沒有絲毫波動。

  「你看,我就會喜歡劉文聰啊!還說我不會喜歡別人。」

  「那好,你約他到我們家來玩。他要是敢來我就給他好看。」後面那句是我
想像的,不過哥哥的眼神就是給我這種感覺。好端端的約人家來,不是擺明了是
鴻門宴嗎?哥哥想幹什麼?

  「那有什麼問題。」話是這麼說。可是劉文聰那個人怪怪的,要是他不答應
的話,那我的面子不就掛不住了,也更沒有藉口拒絕哥哥了。

  「好啊!就這個週末,妳約劉文聰來。要和我搶女人,得看看他有沒有這個
本事。」這回,最後的那句話,可不是我幻想的嘍!是哥哥親口說的。

  突然有種不祥的預感襲上心頭,這麼做,會不會害了劉文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