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Sorry, your browser doesn't support Java(tm).
  特別收錄淫雨之作【血緣】 參與討論或發表心得

 

   

  (十四)、人體的奧妙

 


日期:2004.10.23

  雖然是耽擱了點時間,不過涼沙圓滑入口中的滋味,依舊是如此的滑嫩順
口,令人不忍一口氣就吞了下去。

  「好殘忍喔!只顧著自己吃,欺負我四肢不能動彈。」哥哥嘴饞的在一旁
抗議著。

  「對不起,對不起,誰要你們一直在鬥嘴啊!我吃得可開心了。」好心的
塞了一個涼沙圓進哥哥嘴裡。

  「唔──嗯──咳──咳──咳──」哥哥忽然猛咳了幾聲,「青──妳
想謀害親──哥哥呀!」

  「哪有啊!」我可冤枉了。

  「好歹也看在我是病人的份上,弄小口點給我吃吧!」哥哥可憐兮兮的說
著。

  「怎麼弄小口啊!難道還用刀子切兩半嗎?平常都不是這麼秀氣的人……」我咕噥著,同時想著要怎麼把這不過湯圓大小的涼沙圓給分成一半。

  「青青,妳吃吧!我來幫大哥切。」劉文聰熱心的自告奮勇,還真是貼心
呢。

  「慢著,來者是客,這點小事青青可以辦得好的。文聰你就坐下吃,別客
氣。」

  太陽打西邊出來了?這麼友善?

  「青青,過來。」

  怕是這一聲「文聰」讓劉酷哥受寵若驚了,還當真乖巧的坐在沙發上享受
起點心了。而我呢就得像小ㄚ環似的伺候咱家的大少爺了。

  「你想好怎麼吃了沒?」

  「妳咬一半,剩下的一半,我吃。」像說什麼秘密似的,哥哥在我耳邊細
語。

  「什麼?這麼噁心的方法你也想得出來!」

  我總算明白,哥哥打的什麼主意,但劉文聰就在病房裡,要我旁若無人的
如此餵食哥哥,我可辦不到。

  「文聰,可不可以麻煩你一件事?」

  「大哥請說。」

  「光吃點心,口會渴,勞你去買點飲料吧!」

  哥哥倒懂得退而求其次啊!先打發了劉文聰。

  我到門邊看著劉文聰走遠,直到進入電梯,才折回病床旁,就嘟著一張
嘴,問哥哥:「你什麼意思啊?」

  「我就想吃東西而已啊!」一副何其無辜的姿態。

  「不要這樣做。」

  「人都走遠了,還不餵我?」完全忽略我的話,顧自張著一張饞嘴。

  「我欠你的啊!真是的。」嘴巴裡唸著,但還是如哥哥所願的先咬了一半
涼沙圓,然後把另一半用手放進他嘴裡。

  哥哥三兩下便吞進肚子裡,我只得再餵上一個。

  「幹麼那麼麻煩用手啊!直接餵進我嘴裡就得了。」真是得寸進尺。

  「不要吃好了。」雖然心裡頭真有那麼一點想如此照辦,可總還是有所顧
忌。

  「好嘛!好嘛!沾了青的口水就很美味了,我不敢奢求了。」好心酸哪!

  我走到門口四處張望了一下,匆忙的回到哥哥身旁,含住半顆涼沙圓,快
速地將另一半塞進哥哥嘴裡,在哥哥打算把我也吞進口裡時,即刻抽身,緊張
的嚇出一身汗來。

  哥哥的嘴角綻放出甜美的笑容,得意的說著:「真是我的好青青。」

  「得了便宜就乖一點,不要在別人面前耍性子,不然當心我不理你。」

  「好兇喔!誰惹著妳了?」

  「明知故問。」

  「好嘛!我不刁難他了行吧!可我怕妳真的和他……」

  「你怕什麼呢?你還有艾文啊!」想起剛才艾文的那些舉動,心裡就不是
滋味。

  「我們早分手了,妳知道的。」

  「是嗎?那怎麼人家又……」

  「又什麼?想說什麼就說啊!吞吞吐吐的幹什麼?」

  「你真不知,還是裝蒜啊!」

  「啊?」哥哥一臉茫然的真像完全不知情。

  「人家摸你,又──吻你,你真的一點感覺都沒有?」

  「妳什麼時候偷襲我,我怎麼沒感覺,唉呀!真是可惜了。」儼然一副竊
喜又嘆惜的模樣。

  「不是我啦!我才沒有……」我說越心虛,我開始懷疑剛剛為什麼有勇氣
去餵哥哥了。

  「難道妳說的是艾文?」

  「不然還有誰呢?」

  「那麼青青是吃醋了?」眉飛色舞。

  「人家對你仍是一片痴心,可是你卻一點感動都沒有,她走的時候還掉眼
淚呢!」

  「唉!失去都已經失去,惋惜又有何用呢?」

  「這麼絕情啊!」對於哥哥的釋然,我應該歡喜還是憂愁,恐怕哥哥的心
裡只剩我一人了。

  「只要青青不對我絕情就好了。」

  那雙深邃的黑眸裡,蘊藏著令人難以負荷的情意,一再的提醒我,不要辜
負了哥哥,可是越是如此,我越有逃走的念頭。

  「怎麼買那麼久,我去看看劉文聰回來沒?」

  「女孩就是女孩,總是反覆無常。」哥哥感慨著。

  如果我不是你妹妹,我會傾盡真心的愛你,可惜!

  站在門邊,整理好心情,正好劉文聰已經踏出了電梯。

  我迎上前去,從他手裡取過飲料。

  「全部都是橘子汽水!」望著袋子裡的飲料我驚道。

  「青青每回都點芬達,我也不知大哥喜歡喝什麼,乾脆都買一樣的,這樣
都不用挑。」

  「還真是省麻煩啊!」哥哥涼涼的說了一聲。

  「哥──」我偷偷地捏了哥哥大腿一下,從他的面部表情看出他的屈服,
立即改口道:「辛苦了,文聰。」

  「剛剛你出去時,涼沙圓被我們吃完了,剩下的紅豆餅給你。」

  「我不餓,青青這麼辛苦買來的我捨不得吃光,留著給你們吃吧!」

  「對了,青青好像出去很久啊!等的我都睡著了。」哥哥忽然道。

  「真可惜,大哥睡著了。」劉文聰話中有話,但我和哥哥都明白了。

  「大概……護士又在我的點滴裡加了鎮定劑吧!青青是在哪買到這些東西
的?」

  「市場啊!我走了好久,所以才這麼晚回來。」

  「市場倒不是很遠,只是……喔──車子很多──」劉文聰揉著被我捏疼
的手臂,自己圓謊。

  有些事,並不是太好的回憶,誰也都不願意提起。

  哥哥遵守他的承諾和劉文聰和平共處,餘下的一個小時裡,兩人算是交談
甚歡,我甚至希望哥哥能就此喜歡劉文聰,進而真心的祝福我和他,但我知道
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        ※        ※

  傍晚爸媽又到醫院,來看他們的寶貝兒子和女兒,當然我那寶貝弟弟也來
了。

  「晚上我留下來陪哥哥吧!」小桓自告奮勇。

  「你得了吧!就快學測了,還是回家看書吧!」哥哥不太領情的說道。

  「是啊!你不會希望考兩次才通過吧!」我在一旁幫腔。

  「哇!人家一片好心被當成驢肝肺。」

  「哥哥、姊姊開玩笑的啦!晚上我來陪哥哥就好。」媽媽慈祥和藹的笑著
安撫弟弟。

  「你們都不要搶了,還是我留下來陪哥哥吧!爸媽幾天都沒好好睡了,回
家好好休息吧!」我還是開口了。

  「睡了一下午了,再說晚上又不是沒得睡,我……」媽媽繼續逞強著。

  「爸,你勸勸媽吧!魚尾紋都不知多出幾條,黑眼圈都跑出來了……」雖
然叫著爸爸,但說的都是恐嚇媽媽的話,就是希望他們答應讓我留下來──陪
哥哥。

  「青青這麼貼心,妳就放心吧!」爸爸簡簡單單的一句話,抵過我說的口
沫橫飛。

  一家人在醫院共進一餐後,爸媽和弟弟在月亮出來前離開了醫院。

          ※        ※        ※

  「只剩我和青青了。」哥哥笑咪咪的說著。

  「你別想動歪腦筋。」我盯著哥哥身上的石膏說著。

  「呵呵。」這笑聲好像充滿了玄機。

  「笑的這麼詭異,有什麼企圖?」

  「沒有啊!只是我想睡覺了,可是身上黏黏得好不舒服。」一轉眼成了可
憐蟲。

  「那我擰條熱毛巾幫你擦擦。」

  「好啊!好啊!要擦乾淨一點喔!」笑得有些曖昧。

  熱毛巾從哥哥的臉上一直擦到頸部,再往胸膛移動時,手竟然發起抖來。

  「別停啊!才剛到重點呢。」

  「什麼重點?」我給弄迷糊了。

  「身體啊!」

  深吸口氣,把毛巾滑向哥哥的胸膛,兩團結實的肌肉在哥哥的胸前鼓起,
褐色的小小乳頭看起來是那樣的不相稱,可又顯得幾分可愛,讓人忍不住想摸
它一下。

  「喔!」

  「怎麼會痛嗎?」聽到哥哥一聲呻吟,我忙問。

  「沒有啊!舒服的很,妳可以繼續摸。」一臉陶醉。

  「那這樣也舒服嗎?」那一臉色咪咪的模樣,以為我矇懂無知嗎?看我不
給點顏色瞧瞧,手指施了點力把那突起的乳頭狠狠捏了下,呻吟轉變為哀嚎。

  「妳好狠,我告妳虐待病人。」

  「誰讓你不安分。」

  「我不安分妳都知道了?」哥哥一臉狐疑的瞧著我。

  「幹麼這樣看我?」

  「沒什麼,妳快點幫我擦一擦,我要睡覺了。」氣溫好像從五十度降到五
度。

  「好啦!」

  擦過哥哥的胸膛,快速的向下移動,滑過腰間,我再一次感受到阻礙。

  先清一清毛巾再說吧!

  從浴室出來,哥哥已經閉上眼睛了。可我知道就算只是擦澡,也不能過於
馬虎,既然答應照顧哥哥就要盡心盡力得去做。

  看著遮掩住哥哥下半身的被子,我當真無從下手,雖然是親哥哥,甚至我
也看過被下風光,可是要我用毛巾去擦拭「那個地方」,還真的是一件高難度
的工作。

  怕什麼呢?護士小姐也是女生啊!每天也要照顧這些病人,就假裝自己是
護士吧!只是幫哥哥擦身體而已嘛!不要想太多。

  做好心理建設,緩緩地將被子掀開,忽然想起什麼,又蓋了回去。

  先把簾子拉上吧!萬一有個什麼人闖進來,瞧見這一幕,那不羞死人了。

  拉好簾子,深呼吸一口,想像自己是一名看護,而哥哥只是我必須照顧的
一名病患,然後,現在所要做的只是幫病患擦拭清理身體。

  緩緩地掀開被子,一團黑影映入眼中,我忙撇開眼去,迅速將毛巾覆在上
頭後,才敢用眼角偷瞄一眼,輕輕的擦拭著那個部位。

  男人和女人的身體構造真的是大不相同,女人的胸部豐滿而柔軟,男人的
胸部卻是平坦而結實,但下腹卻正好相反。抓著毛巾在哥哥的下腹上來回擦拭
著,像是在柔軟的墊子移動著。

  可是……

  怎麼這軟墊子越來越硬,而且還會跳動!

  我被驚嚇的連忙移開手,眼睜睜看著毛巾被緩緩撐起,越撐越高,像個帳
棚似的。

  天啦!怎麼會這樣?

  望了哥哥一眼,睡的像小貓一樣安穩,毫無任何動靜,那就不是哥哥搞的
鬼嘍!

  看著那高高撐起的毛巾,想伸手掀開它瞧一瞧,又怕發現什麼更驚人的現
象,可好奇心實在令人膽量倍增。反正哥哥睡著了,我就來一探究竟吧!

  小心翼翼的拎起毛巾,一根肉棍直挺挺的矗立在眼前,這東西並不陌生,
幾個月前在哥哥房裡,我親眼瞧見過。

  真是奇怪,下午瞧見時好像一隻軟弱的小鳥,怎麼這會變成這樣堅挺的肉
棍。上回只是匆匆一瞥,什麼也沒看清楚,這回我可要仔細研究研究。

  再一次檢視哥哥的眼睛,仍舊緊閉著,應該沒有被我吵醒,而簾外仍舊一
片寂靜,也似乎沒有閒雜人等闖入。那麼,就讓我好好的觀察一番。

  彎下身體,靠近這奇怪的肉棍,它也許是怕冷,竟有些顫抖。我用手包住
它,只露出頂端的部分,這才發現這頂部有點像香菇頭呢,色澤成深玫瑰色,
用手輕輕一按,竟然是柔軟細滑的觸感,但握在我手心裡的部分卻像鐵杵般堅
硬,和我腦海中的印象完全不同,真是一個奇怪的構造啊!

  我赫然發現,香菇的頂端開始冒出晶瑩的液體,在燈光下顯的閃閃動人,
在這柔軟的頂端輕輕捏了下,發現了一個小孔,原來液體是從這冒出來的。

  慢著!下午哥哥是從這尿尿出來的,該不會這是哥哥的尿吧!想到這我忽
然撤了手,了解到一個事實,這是用來解尿的器官。

  有些不對勁,那時在哥哥的電腦裡我明明看見女人把這東西含進嘴裡的,
如果它是解尿的器官,怎麼有人敢放進嘴裡呢?應該有另外的器官負責這個工
作,我再仔細找找。

  找到了!肉棍的下頭還有兩個深褐色,滿是皺紋的肉蛋蛋,不是我說,這
些器官長的還真醜,難怪終年不見天日,被隱匿在人體最私密的部位。不知道
摸起來的觸感如何?

  再次伸手向下探去,果然像看起來的質感一樣,粗粗皺皺的,害我全身起
了雞皮疙瘩。再仔細翻看,似乎沒發現下午用來解尿的器官,頓時心裡充滿了
疑惑。

  「怎麼會沒有呢?」我再次翻看著。

  「喔!──」一聲長長的呻吟聲傳來。

  反射性的望向哥哥,將那一臉陶醉不已的卻又帶著羞赧的神情盡收眼底。
登時,我全身猶如火焚的熱了起來,一雙手不知要做什麼動作好。就這麼和哥
哥的眼神對視著。

  「我……我……」我怎麼結巴了。

  「好玩嗎?」哥哥的臉上充滿了極盡曖昧的神情。

  「我只是在幫你擦乾淨……擦乾淨而已。」說著趕緊抓起被扔在一旁的毛
巾,胡亂地在哥哥的下腹擦拭著。

  「喫──噢──」哥哥十分享受地微閉上雙眼說著:「擦乾淨一點喔!」

  「喔!」一時間手足無措,竟忘了我一直在重複擦拭著同一個地方,而哥
哥竟然也毫無抗議的意思。

  「不行了,不行了,啊!──噢!──」呻吟轉為一聲低吼,「青──停
──停──」又轉為痛苦的哀鳴。

  「對不起,我……」哥哥一喊,我立刻抽手,「我弄痛你了是嗎?」

  「呼──」哥哥似乎相當專心的調息呼吸,以至於過了好幾秒都沒有說任
何話。

  我怯生生地看著哥哥,等候他下一步指示。

  「青──這樣就好了,這樣就好了,妳休息吧!」哥哥仰著頭,呼吸急促
的從起伏的胸部看得出來,他不停的大口吸氣,我隱約的感覺到他好像在忍耐
什麼。

  「哥──,是不是我弄痛你了,要不要叫護士來……」

  「不用。」這一聲短促而有力,「我沒事,幫我把被子蓋好就可以了。」

  「好的。」替哥哥蓋被子時,突然發現挺立的肉棒逐漸在退縮中,「哥─
─你那裡怎麼……」

  「什麼怎樣?」看著我的眼神又覆上了似笑非笑的曖昧。

  「嗯……」原本只因好奇的探查,可是接觸到哥哥幾次曖昧的眼神後,開
始覺得自己像做了什麼不可告人的事一般,竟說不出話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