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Sorry, your browser doesn't support Java(tm).
  特別收錄淫雨之作【血緣】 參與討論或發表心得

 

   

  (十五)、無心的誘惑

 


日期:2006.04.28

  看著哥哥逐漸萎縮的肉棒,赫然發現一個真相,那不就是下午我瞧見的玩
意兒。但是就在不久之前,我卻像個傻瓜似的胡亂翻找著,以為那是兩個不同
的部位,真是讓我羞愧的無地自容。

  「怎麼會這麼奇怪?」我皺起眉頭凝視著已經縮小到僅僅拇指大的肉棒,
安安靜靜的躺在一攤肉球上,這就是男性的生殖器官啊!長得還真奇怪呢!有
一股衝動想捧起那軟綿綿的肉彈玩弄一下,可我終究還是忍住了。

  「妳弄的,妳還問我?」瞧哥哥那副楚楚可憐的模樣,還真是挺可愛的。

  「我沒有啊!」我鬆開手,轉過臉,撇的一乾二淨。

  「我不管,妳要負責。」說翻臉就翻臉了。

  「負責什麼?」我一臉無辜。

  「我的清白都毀在妳手上了,還想抵賴?」哥哥表的表情變得認真起來。

  「什麼跟什麼呀!」怎麼淨說些莫名其妙的話呢?感覺摸不著頭緒。

  「小ㄚ頭,妳國中生理沒上喔!」

  「這干國中生理什麼事啊!」

  「看妳反應我已料到八成,不是老師教的不認真,就是妳上課不專心。」

  仔細想想我好像真的沒上過這堂課,可我為什麼沒上呢?

  「不用那麼認真想吧!哥哥教妳就好了。」

  「誰要你教啊!」還不是趁機吃我豆腐。

  「男生的身體構造和女生在某些部位有相當明顯的不同,比如說女生的胸
部會比男生多上兩坨肉肉,男生的……」哥哥的聲音突然嚘然而止。

  咦!怎麼不說了,我可是很專心的聆聽著呢,「男生的什麼呀?」

  「呃……就妳看到的那樣嘛!」哥哥一臉尷尬,俊俏的臉龐竟然染上的粉
彩。

  「哪樣嘛!你不說清楚我弄不懂的。」愛說就讓你說個夠。

  「妳都看到了,還要我怎麼說清楚嘛!」

  「我看到什麼了,你別胡說,我什麼也沒看到,沒看到喔!」我這才驚覺
到哥哥的那裡還暴露在外呢,匆匆蓋上被子,我溜之大吉。

  「呵呵呵。」哥哥的笑聲直到我關上浴室的門才消失。

  在寧靜的浴室裡,看見鏡子裡那一張緋紅的雙頰,一股灼熱從胸口一直向
上蔓延,涔涔汗珠自額頭沁出,心臟像亂了拍的胡亂跳動著,腦海裡浮現的淨
是哥哥那一顫一跳的「小雞雞」,看來也不小了,應該叫「大鳥」了。

  洗了把臉,稍稍降低了臉上的高溫,但一想到剛才的事,臉卻又馬上熱了
起來,心口也突然緊了下,那個活蹦亂跳的「大鳥」又浮現在眼前,感覺到口
中的唾液開始增多,好像饞的想吃點什麼東西,大概是肚子餓了吧!找點東西
祭祭五臟廟吧!

  「哥哥,你肚子餓不餓呢?想不想吃點什麼東西,我下樓去買。」走出浴
室,看到置物櫃上的蘋果我沒有半點興趣,就想到樓下去買點東西。

  「沒有。」哥哥搖搖頭,「晚餐吃得很飽了,妳買自己想吃得就好,時候
不早,早去早回喔!」此刻的哥哥就像一個慈祥的大哥哥,細心的叮嚀著我。

  「嗯,買了東西我就上來。」應了聲,摸了下口袋,有兩張紙鈔,放心的
出門去了。

  到了醫院樓下的水果攤前,又望了望隔壁的便利商店,猶豫著該買些甚麼
好,餘光掃到了水果攤上幾串黃澄澄的香蕉上,覺得舌頭癢癢的,就想舔點什
麼東西,香蕉正好,水果之中我最愛的就是香蕉,香香甜甜的取食又方便,剝
了皮就能食用。

  決定了,就買一串香蕉吧!

  挑了一串又大又黃的香蕉,快速的結了張,趕緊上樓回病房去。

          ※        ※        ※

  「這麼快啊!妳買了甚麼?」哥哥本來已經閉目養神休息,但聽見我進門
的聲音,又把眼睛給睜開了。

  「香蕉。」我把手裡的香焦給提高了些,讓哥哥看清楚,「你要不要來一
根?」

  「我不能吃香蕉。」哥哥搖搖頭。

  「啊?為什麼?」

  「筋骨受傷的人是不能吃香蕉的。」

  「有此一說?」

  「妳忘了啊!妳國一的時候出了車禍,那時媽媽就交代妳不能吃香蕉的,
啊!」哥哥突然大叫一聲,「我想起來了,妳那時請假半個月,該不會就是因
為這樣,所以……,哈哈哈!」哥哥兀自說著然後大笑起來,「原來如此,哈
哈哈!」他越笑是越發誇張。

  「你笑甚麼呀!跟發神經似的。」我讓他這個突如其來的大笑弄的滿頭霧
水。

  「你先吃香蕉吧!等妳吃完再告訴妳。」看得出來哥哥很努力的抑制再次
大笑,我想他現在大概也沒法說出冗長的句子,就等我填飽肚子再好好地拷問
他。

  在沙發椅上坐下,拔下一根香蕉,一片片的剝下香蕉的外皮,淡淡的果香
飄進了鼻子裡,這根香蕉一定好吃。把香蕉含進嘴裡,我吃香蕉從來就不用咬
的,這甜蜜的滋味我捨不得讓它一下就消失,所以我喜歡先用牙齒把香蕉的白
色外皮先慢慢刮下,然後再輕輕的舔舐真正富含糖份的內部果肉。

  「喂!妳香蕉怎麼這樣吃啊!」哥哥突然對我吃香蕉的方式抗議起來。

  「呦!不這樣吃那要怎樣吃?」我倒是問哥哥,然後故意把香蕉在嘴裡抽
抽吐吐的,刮下第二段香蕉的白色表皮,再用舌頭舔弄香蕉的黃肉部份。

  「噢∼妳要饞死我啊!這樣吃香蕉。」哥哥帶著呻吟的聲音說著,看得出
來他也很想吃香蕉。

  「我也想給你一根香蕉吃啊!是你自己你剛剛說你不能吃的,可不是我小
氣喔!」

  「我才不想吃呢,我想被吃。」

  「啊?被吃?」怎麼老說莫名其妙的話,不管他,繼續享受我的美食。

  一層一層的刮下白色的表皮,正是品嚐黃肉的甜味的好時機,看著香蕉在
我嘴裡進進出出,那種逐漸吞噬的感覺特別有意思,可惜香蕉越吃越小,吃到
最後就變成小小細細,和舌頭的接觸面積逐漸變小,就顯得無趣時,只好一口
將香蕉咬斷。

  「啊嗚∼」哥哥突然一聲哀鳴。

  「怎麼了,哪裡不舒服?」我狼吞虎嚥的把香蕉給吞了,上前探問哥哥。

  「痛啊!妳幹麼咬斷啊!」

  「甚麼?」我睜大雙眼一臉困惑的看著哥哥,「甚麼跟甚麼呀!你哪邊不
舒服嗎?」

  「呵呵∼青青這麼關心我,我哪邊都很舒服了,不過……妳再幫哥哥吃一
根香蕉吧!把我的分一併吃了。」

  「可我很飽了耶!」真的,剛剛一下吞下去,肚子就飽飽的了,又給哥哥
給嚇了,一點飢餓的感覺也沒了。

  「沒關係啊!妳慢慢吃,看著妳吃,我就覺得很舒服,嗯……好像我在吃
一樣,妳就幫哥哥吃一根嘛!好不好?」哥哥半哀求的說著。

  「好吧!就當是幫哥哥吃的,那我吃很慢喔!你不要在笑我了喔!你順便
跟我說你剛剛要說的事。」我坐回沙發上,再取出一根香蕉,慢慢剝下外皮,
緩緩的納入口中,重新再享受一次,香蕉與舌頭接觸的美妙觸感,要是有一種
東西,既能吃,又不會變小,那就太美了。

  「我不是說妳沒上過生理課嗎?」

  「嗯。」我含著香蕉回答著。

  「噢∼」哥哥又呻吟一聲,「我沒事,妳別管我,我繼續說。」

  「啊!我想起來了,當時我上了石膏,行動不便,所以沒去上課,該不會
生裡課就這樣錯過了,唉呀!那真是可惜了。」哥哥一提我就想起來了,肯定
沒錯,哥哥說我沒上過生理課,果然是真的,難怪連一點常識都沒有,真是糗
大了,連小雞雞就是解尿的器官都不知道,還真是孤陋寡聞,難怪要被哥哥取
笑了。

  「可惜甚麼呀!」哥哥好奇的問著。

  「唉呀!也沒甚麼啦!你知道嗎?國一的時候大家都很好奇那兩章呢,滿
心期待的想看老師怎麼介紹,結果我居然錯過了,你說可不可惜啊!」現在突
然想起來還覺得嘔呢。

  「呵呵∼原來是可惜這個啊!那哥哥我給妳補課就好,保證比老師講的精
彩。」哥哥笑嘻嘻的說著,可那眼神看起來有點不懷好意,有那麼點色咪咪的
味道。

  「才不要呢。」不知怎地,有一種感覺,哥哥只會藉機調戲我,所以不想
讓他得逞。

  「不要啊!那可惜了,我還想傾囊相授呢。」

  「不用你教,我也會知道的。」還擺出一副好像我不識相的表情,以為我
不知道你打甚麼心眼啊!才不上當呢,可哥哥究竟打甚麼心眼呢?我的腦袋瓜
子裡打起了一個大問號。

  繼續吃香蕉,吞吞吐吐的含弄著美味的香蕉,慢慢吃更是別有一番風味。

  「青青,可不可以問一下,妳為什麼喜歡這樣吃香蕉?」

  「甚麼意思啊!這樣吃香蕉不行嗎?」

  「不是不行,只是妳這樣吃,會……嗯……」

  「會怎樣?」這麼話老說一半。

  「妳先告訴我。」

  「這個啊!我覺得這樣好吃啊!可以慢慢品嚐香蕉的味道。」

  「那咬斷了吃也行啊!可以放在口中讓它慢慢消化。」

  「那不一樣,我喜歡這樣慢慢的刮著香蕉,然後讓它在嘴巴裡滑動著,我
喜歡這種舔弄的感覺。」我盡力的描述出吃香蕉的感受。

  「哦!妳喜歡舔弄香蕉的感覺?」哥哥的眼睛忽然發亮,大而明亮的雙眸
直勾勾的凝視著我,我的心忽然又亂跳了一拍。

  「嗯,就是可惜香蕉會越吃越少越吃越小,又不能一直吃,那會變成胖子
的。」

  「我的天哪!我的小青青啊!妳真是太可愛了,有個東西妳一定會愛死它
的。」

  「哦!什麼東西?」居然真有我夢寐以求的東西存在。

  「嗯……這個嘛!」哥哥欲言又止。

  「你快點告訴我是什麼東西?」我有些迫不及待了。

  「妳看過的呀!」感覺哥哥的臉好像突然變紅了,說話的聲音也逐漸變得
有些沙啞。

  「哪裡可以買,我怎麼沒看見過這樣的東西。」我努力的尋思著。

  「沒得買的,不過勉強要買也是有的,不過青青不用買,哥哥就有。」

  「那還不拿出來給我。」

  「啊!呵呵∼我現在不能拿呀!」哥哥傻笑著,雙眼瞟視著無法動彈的雙
手。

  「那你放哪啊!不會壞掉了吧!你都住院幾天了,怕是已經餿掉了,不能
吃了。」想想都可惜啊!

  「不會餿的,只要洗乾淨,一樣香甜可口。」

  「那是什麼東西啊?」說了半天還是沒個答案,遐的我口水直流。」

  「這個……哎呀!叫我怎麼說啊!」哥哥一臉為難,臉卻紅的像蘋果似
的,突然有一種不好的預兆。

  「喂!你在耍我啊!」我有點小小的不高興了,嘴巴微微的翹了起來。

  「哪有啊!唉……」哥哥忽然輕嘆一聲,有點洩氣的說,「就是拿給妳,
妳也不肯吃的。」

  我一臉狐疑的注視著哥哥,「到底甚麼呢?」

  「是……我……你真想吃?」

  「得看看是什麼東西嘍!」

  「妳把香蕉吃完再說吧!」哥哥從剛剛的興致勃勃到現在的洩氣,我始終
不明白他為何自己突然有了情緒上的轉變。

  「我看啊!你是瞎說的,根本沒那東西對吧!就是想逗我開心而已,哪有
東西是又好吃,卻不會變小的,就是棒棒糖含久了也要溶掉的。」受到哥哥情
緒的感染,心情變得有些低落,三兩口把香蕉咬一咬,一吞下肚了。

  「青青生氣了啊!」哥哥柔聲問道。

  「你耍我嘛!不過你開心就好了,誰叫你是病人呢。」我無奈的回答。

  「我沒有耍妳,只是把事實說出來而已。」

  「什麼東西我都不知道,還說不是耍我,根本就沒這東西對吧!」

  「這個……」只要一追問,哥哥就支支吾吾的。

  「算了,我不會因為這個生哥哥氣的,哥哥也是想逗我開心嘛!」看著哥
哥的被子有些凌亂,我走上前替哥哥整理好被子,一隻手卻不小心按在哥哥的
下腹上,薄被裡有個鼓鼓的東西,軟中帶硬,我好像感應到甚麼,反射性的望
了哥哥一眼,哥哥的眼神忙向一旁移去。

  不久前這被下正有一隻活蹦亂跳的大鳥,那形狀不正像未食用過的香蕉,
甚至要大一些,難道……哥哥說的東西就是——它。